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中心】搖滾人生
> 【M中心】搖滾人生 15
每一年我都会数次到寐罗墓前看望他。
我遇到过许多来悼念寐罗的人,随着时间流逝,来者越来越少。我希望所有人都不再来打扰他,让他安静地长眠。同时自私地希望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到这里来,独自陪伴他。年复一年,时间过得如此之快,转眼间五年时光倏然而逝,我却仍然觉得寐罗的死如昨日之事。
这一年的秋季,我再一次带着鲜花来到寐罗墓前,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孩正站在那里。
我打算等那个小歌迷离开后再去,但他却站在那里待了许久,就像在跟寐罗说着什么。这让我有点好奇,也很不耐烦。我看了看时间,他已经磨蹭了半个小时。终于他动了起来,似乎准备离开了。当他转过身时,我呆在了原地——完全不能动弹,甚至失去了意识。
寐罗。我几乎当场失声大喊起来。站在那里的分明就是寐罗——
只是小了太多。那是个十几岁的寐罗,初到纽约不久的毛头小子。
他站在那里看着我,然后朝我展开一个还算友好的微笑。“你好。”
“……你叫什么名字?”我仓促慌乱地问到。
那孩子微微有点吃惊,但还是回答了我。“弗洛尔。弗洛尔•菲尔。”
我快步走过去停在他面前,几乎是失礼地抓住他的肩膀,仔细审视他。
他是那么像寐罗。几乎跟寐罗一模一样——碧绿的眼眸,留到齐肩的金发,连皱眉头和勾起嘴角的表情都如出一辙。“嘿,”他怪叫到,“你是谁?干吗要他妈的这么看着我?”
“你是寐罗的儿子?”我忍不住冲口而出,“寐罗•菲尔的儿子?”
“你不相信,对不对?”他满不在乎地说,“实际上我也不怎么相信——但我确实是。我妈告诉我寐罗是我爸,她有他的照片和海报,她有所有关于他的杂志,他就是我爸。”
“我相信,”我说,“我相信。你跟他一模一样。”
他很惊讶地看着我,“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是哪一年出生的?”我问。
“1968年,”他说,“我妈说她和我爸——”
“在旧金山认识的?”我接着说到。
“你怎么知道?”他更加惊讶。
“所以你的名字叫弗洛尔,”我恍然大悟,花童。爱之夏。1967年6月蒙特利音乐节。“你妈妈一定给你讲过那一年旧金山的爱之夏吧?所以你是个1968年出生的花童。”
“噢得了,这名字简直娘得要命,但我妈坚持要给我起这个见鬼的名字。”
“为什么你没有早点来找寐罗?”
“我妈从没说过。直到去年她才告诉我。她说,喂,小子,你知道寐罗吗?就是你一直很迷的那个乐队的前主唱,他是你老爸。别吓成那样——我可没骗你。他就是你老爸。”
我看着他,他的一颦一笑都酷似我记忆中的男人。
“嘿,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他突然说。
“哦,呃——抱歉,我是尼亚•克雷默。”我朝他伸手。“寐罗的朋友。”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喔,怪不得我觉得你的样子很眼熟。你是他男友。”
我顿时脸颊发烫。“呃……是啊,我们——”我只能点头承认。
“所以我妈不肯去找他。噢,他是个双,对不对?”他又问。
“大概是吧。你爸爸——呃,有不少这样的艳遇,骨肉皮们……”
“真是个花花公子。那你难过么?”
“还好,”我硬着头皮说,“有一点。”
“如果我是你,我会宰了他。”他说。“你知道吗,过去我的朋友们总是说,嘿,弗洛尔,你小子长得跟寐罗真是超像,没准你是他儿子。我总是不以为然。我知道Psychedelia,我也很喜欢这支乐队,但这太无稽之谈了。不过当我妈告诉我寐罗就是我老爸时,我吃惊得什么也说不出来。这太惊人了,真的。想想看,那个一直以来被我奉若神明的人是我老爸!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我爱寐罗。我他妈的爱他爱得要死。而他是我老爸。上帝啊。操他的。”
我瞪着他。几秒钟后,我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是寐罗死后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想要笑,而不是出于这样那样的理由假笑。我大笑的同时,那小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玩乐队吗?”我问,忍不住把他反复和寐罗比较;他们就像一个模子刻出的。
“哦,当然。我从十一岁就开始玩乐队了。我是个贝司手,跟寐罗一样——呃,我想我还是比较习惯叫他寐罗。我希望以后能够跟他一样成为主唱。那太棒了,感觉超棒。我希望有一天自己会像寐罗那样站在台上,朝场下咆哮‘把我的狗牌扔在吹向格陵兰的风中!’”
“为什么你妈妈没有来?”我问到。
“噢,她去世了。去年。”他耸耸肩。
“很遗憾听到这个。”我尴尬地说。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我接受它了。”
“那么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我在旧金山。但我不准备回到那里了——我想去纽约。你在纽约吗?”
“我一直在纽约。”我说。
“太好了,”他两眼发光,“我可以去找你吗?”
“当然。而且你一定要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别告诉我是我老爸的遗物什么的。”
“没错,而且还有他的兄弟的。”
他愣了一下。“你真的要给我?”
“你是他的儿子,当然要给你。”
“但实际上我们连话也没说过。”
“刚才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噢,”他耸耸肩,“只是一些——”
“等我一下。好吗?”我指指一旁。
他点头,然后两手插在口袋里,信步走过去。
我转身看着寐罗的墓,把花放在他的墓前。“寐罗,我来看你。希望你一切都好。过去你总是说要打败人生,就算它最终只是一场幻象。我几乎没坚持下来,我总是想到你,难以忍受独自一人的生活。……但我坚持下来了,看到了刚才的那个奇迹。你一定不记得这事,不然你一定会跟我提起——连你也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是吗?你真该看看他,他跟你简直一模一样,就像一个翻版的你。瞧,命运女神揭开了她的盔甲,我已经看到了她的微笑。”
我扫去墓上的浮土,俯身吻了吻那块冰冷的大理石,然后站在那里长久地凝视着。
我带弗洛尔回到纽约,将寄存在银行的箱子更换了主人,然后取出最后一张唱片。
“这是寐罗最后一张唱片,”我说,想到五年来自己只是依靠着它才没贸然去死,但却从没有听过一次,这种感觉令人心碎。“只录了这一张,在我手里。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我只听过一次,在他刚录制好以后。这些年来……我从没听过。现在它是你的了。”
弗洛尔瞪着他父亲特有的那双大眼睛,看着这张无名唱片。“但是这太——我是说,这是寐罗留给你的东西,就算是我,他也不会乐意给的。我想还是你拿着它比较好。”
“我有他的乐谱和歌词,”我说,“寐罗一定会很乐意由你让这张唱片面世。”
他张口结舌。“但——但——”
“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父亲的那支乐队,”我说,“不管怎样,这值得一试。”
他狂热地握紧拳头,“我能跟Psychedelia一起合作?他们不是解散了吗?”
“但每个人都还在这里,他们会非常乐意让你重新演绎这张唱片。”
“哇,这简直太他妈的棒了!”弗洛尔跳了起来,满脸狂喜之色。
我打电话给所有的成员。寐罗的死让Psychedelia元气大伤,乐队在1982年解散,麦克和莱格斯开了一个折扣唱片店,出售和收购唱片,店里有很多乐器——吉他、贝司、键盘和鼓等等,他们教年轻的孩子们玩乐器,为他们新组建的乐队免费录制唱片小样,录音棚就在唱片店的地下室里,那里有寐罗曾经为Psychedelia录制唱片的全套用品。夏尔和尤金分别去了不同的乐队,但两支乐队始终没什么名气。克罗齐利用Psychedelia第二任主唱的身份为自己打开拍摄广告和影片的渠道,以这种方式继续他疯狂怪异的表演欲。但Psychedelia是所有的光辉顶点,每个人都无法再重现昔日的辉煌。只有寐罗在,他们才会攀上高峰。
一个夏日午后,他们齐聚在唱片店地下室里,谈论彼此的生活。
我带着弗洛尔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全部停止——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孩,他穿着寐罗常穿的那件T恤和牛仔裤,戴着寐罗的十字架项链,一副大墨镜。当他摘下墨镜时,麦克跳起来打翻了鼓,莱格斯发出咆哮,每个人都在尖叫。他们冲上来拥抱这个男孩,把弗洛尔搞得很不好意思,脸红得可以斗牛。但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些来自其父往日好友的热情,他叫出他们所有人的名字,还从口袋里掏出专辑让他们签字。
他们重新演奏了寐罗留下的最后五支曲子,包括一首器乐曲和四支演唱曲目。
弗洛尔以他独有的嗓音演唱了那四支曲子,在这个已开始用金属命名乐队的时代,他的嗓音显得成熟、深沉,以沙哑的低吼使歌声极具穿透力,被麦克称为死嗓。弗洛尔说他用很多种不同的发音效果演唱过这些曲子,只感到这一种最为贴切,可以表达出歌曲的情感。
录音过程非常顺利,只用一个月就完成了所有歌曲的录制,麦克和莱格斯完成了后期的混音效果的制作,然后他们自掏费用发行了这张私人唱片,只在这个折扣唱片店出售。
一万张唱片在三天内就被抢购一空。
于是麦克又加大了制作量,一张张封面有着寐罗的招牌微笑和弗洛尔酷似其父的脸孔的唱片被接连不断摆在所有唱片店的门外,在摆上唱片的同时,彩虹旗也又一次席卷了纽约。在任何一个唱片店门外,你都可以看到迎风招展的彩虹旗下被放大的新专辑的海报。早已对寐罗和Psychedelia乐队失去兴趣的新闻媒体再次重拾热情,急切地报道这个爆炸性新闻。
「新专辑命名为《Reborn》,这个名字恰如其分——既是寐罗的重生也是Psychedelia的再现。虽然根据弗洛尔•菲尔和乐队成员们的说法,他们并不准备重组乐队,弗洛尔将会开拓属于自己的摇滚之路,寻找一支属于自己的乐队。但这张唱片无疑给曾经为寐罗的死和Psychedelia的解散而伤心欲绝的歌迷们带来了新的希望,人们热切地期待弗洛尔的乐队。」
「《Reborn》的的精神和力量令你倍感振奋。你可以从这张专辑的每一支曲子里感受到寐罗•菲尔的狂热的爱和生命力,虽然他以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但这种行为就像一种献祭——对于生命、对于音乐、对于难以表述的热切的爱和勇气的献祭,他在最后留下的五支曲子里发出了激情四溢的咆哮,弗洛尔出众的演唱则以超其父的气势,完美地演绎出这位昔日巨星的内心世界。我们看到的是虽死犹生,以无法抗拒的对于生命的热爱去拥抱所有的痛苦与灾难,可怕的磨砺与艰深的考验,即便深感绝望,仍然不会放弃渺茫希望。」
「我不会悲伤,不会痛哭,不会惧怕明天的到来;我从不离开,从不失望,从不放弃面对自己的悲痛;我总是满怀希望,满怀憧憬,用笑容与眼泪迎接明天的到来。弗洛尔唱出了寐罗从未展露给世人的话语。从此他将踏上属于自己的旅途,再现寐罗•菲尔的光芒。」
「这是弗洛尔•菲尔的一年。年轻,大声,风尘仆仆——他来到了音乐新世界。」
当我坐在那里看着弗洛尔头戴耳麦、面对话筒大声歌唱时,我仿佛再一次看到了寐罗。他就站在我面前不远的地方,为了生命和理想唱出他心里的全部热情,他热切的绿色眼眸,他甩动的金发和灿烂的笑容。全部只留给我的一个人的爱和希望,那是只属于我的寐罗。
弗洛尔的脸孔在我面前逐渐变得模糊,我难以自控,忍不住泪流满面。
寐罗就像一个时代的陨落。动荡的六十年代,低迷的七十年代。在寐罗的演唱、矛盾和痛苦中,时间飞快过去。那是整个美国最为荒诞、最为疯狂的一段时光,一场笨拙的狂欢,一幕令人心醉神迷、痴迷混乱的景观。那个时代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每一个人都奔跑追着搭上列车,即便根本不知去向。他们创造了时代,改变了人生,留下了历久不衰的经典。
我知道弗洛尔会带着自己的乐队活跃在80年代的舞台上,而那又将是一个新的时代。
寐罗说,永远不要放弃努力,不必灰心,无需畏惧,勇敢前行。总有某一时刻,你会感到人生不再是一场毫无目的的探险,但却是一场永远无法到达峰顶的攀越。寐罗说,我能够望见高耸入云的巅峰,同时深知自己无法企及。我为永不停止的向上和奋斗而生,哪怕沿途充满荆棘和险恶,满是痛苦与绝望。一切都阻挡不了我。我会踢开一切阻绊,打败所有敌人,会一直朝着目标前进。寐罗说,在最终,每一个人都将见到只有他自己才能见到的景象。
我相信寐罗说的一切。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1.02.04(14:12)|【M中心】搖滾人生コメント(5)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From:  * 2011.02.13 07:40 *  * [Edit] *  top↑

太美妙了。
這樣的寐羅簡直讓人想哭。
[虑久]
……他的樂隊有點英雄主義的過分了吧……[/虑久]

Key West離我現在住的地方開車開過去只要幾個小時。
忽然想再去看看那個島了。漂亮的要死 天氣好的時候能看到古巴。
我在南邁阿密……家門口就是一號公路。弗州南部其實人文環境不太好。南美人太多。治安很亂。可我蠻愛這裡的。
當年聽著【寐羅一樣的年輕人】的痛吼和越戰退役的父母的痛吼長大的年輕人已經成了新一代美國人的父母。我讀著凱魯雅克的小說來到美利堅卻發現那個年代的氣息被拋棄的如此之快。只有樂隊名字和煙酒大麻的習慣流傳下來。
傷痛掙扎迷茫恐懼沖撞還有說不清的集體意識什麽的早就是發生在另一個世紀里的事情了



Katt姐的文永遠都清楚的甩出MN性格的矛盾和在矛盾下契合的不可思議..[虑久]廢話吧人家小倆口本來性格就矛盾。[/虑久] 而且都寫得充滿張力。蒼白或者鮮活起來都給力的要死。

是要【在尼亞的外表下有一顆寐羅的心臟】才能寫出這樣的故事吧。。。笑
From: Marlene * 2011.03.09 09:56 * URL * [Edit] *  top↑

太喜欢这篇文了,除了“完美”不知道说什么好,这里的MN是我看过最感人的,内牛满面...
From:  * 2011.05.19 23:05 * URL * [Edit] *  top↑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From:  * 2011.09.23 18:53 *  * [Edit] *  top↑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From:  * 2013.10.30 06:19 *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