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在時間的空白處】> 因為愛II【與M或N無關的故事】
> 【在時間的空白處】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月光洒下苍白、寒冷的大地,一个人影出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
小伙子穿着厚厚的羽绒外套,戴着帽子和手套,几乎只露出两只眼睛,迈着沉甸甸的步子,走在一望无际的大雪覆盖之地上。在他行走的身后,留下一长串模糊不清的脚印。远远看去,他好像在一个时间的维度里往复做着循环的事,不管朝哪个方向走上多久,结果都是一样的——在这个白茫茫的大地上空乏地打转。直到他眼前出现一个穿着纳粹制服的国兵,手里端着枪,瞪着他。
“嘿,你是怎么走到这地方来的?”国兵喊到。
小伙子摘下帽子,露出灰白的头发和无辜的表情。
国兵看看他身后,端着的枪逐渐放下来,立在他的脚边。过了一会儿,他朝那个始终一言不发的小伙子摆摆头,“跟我来。”他说。
小伙子跟在国兵的身后,一边听他咕哝着说话。“根本没有人知道这里,理论上应该也没有任何地方通向这里。”国兵说,“你会问我是怎么来的?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场幻觉。巴斯托涅这个地方简直烂透了。我厌倦了跟他妈的美国佬对抗。你知道现在的时间吗?应该是1945年1月17日,但对我来说差不多该是1970年5月。巴斯托涅,阿登森林,对我来说可真遥远。不过我还记得那场持久的对峙战,身边都是倒下去的伙伴,大伙儿疲惫不堪,不是饿死就是冻死。我不想死。我必须给自己创造出一片地域,在想象中给自己创造出这片既没战争也没痛苦的地方。我通过想象的入口来到这里,在这里重复过着相同的一天,实际上是把一天过了无数次。每天都是一模一样,除了脑袋里所想的事。我只能自己给自己编造故事聊以解闷。这鬼地方没有敌人的威胁,没有能致人死亡的寒冷与饥饿,甚至你不会老去哪怕一天——因为你总是在过着同样的一天,但你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只能跟雪、枪、鹿群为伴的日子更糟。原先我只是怕死而已,现在却变成怕生存。我给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枪,第二天仍会活过来,枪里总是一成不变的四发子弹,如果哪一天我没能用四发子弹解决肚子问题,就得挨饿了。但绝不会饿死。因为第二天一切又要重头来过。你永远到不了饿死或冻死的地步。唯一能伤害你的只是孤独和厌倦。我日夜祈祷能有个伴,看来上帝终于被我感动了。你知道,在我来到这里之后,立即关掉了——不如说是毁掉了入口,因为我不希望有人找到这里。我给自己断了后路。为了解闷,我只能做冰雕,然后把它们放在那个山洞里。它们不会消失,很神奇吧?我日积月累地做着雕塑,它们越来越多,简直快要放不下了。”
他带着他去山洞里看雕塑。它们有的奇形怪状、有的栩栩如生,每张冰雕雪刻的脸上都有着同样的表情,纯粹的空洞和茫然,却又有着新生儿的好奇,看着这个陌生的闯入者。
“那么你是怎么走到这个鬼地方来的呢?”国兵问,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还慷慨地给了小伙子一根,“定额配给。每天七支,来吧,别客气。为了解闷,我尝试过各种抽烟的时间方式,一口气把七支烟全部抽掉,或者每隔两个小时抽一根。每天有24个小时,抽一根烟通常用5分钟,你可以用不计其数种不同的方式来消磨。后来这个游戏也失去了乐趣,我打猎、抽烟、做冰雕,再无其他事可作。我不用刻意吃东西或喝水,反正第二天还是一样。我来到这里时只有24岁,现在25年过去,我还是24岁。连一分钟都没有变老。”他摘下头盔把它当作烟灰缸,朝里面弹了弹烟灰。“那么,你到底是用什么法子怎么走到这里的?”
“常有这样的人,出于某种原因,想要逃到一段固定的时间段里。强大的力场,与某种能量恰好碰到一起时,好比头脑与月亮的引力同步了频率,就会有变成真实的可能。我的任务是找到这些迷失者,把他带回正常的世界。要是他不愿意,就原地击毙他。”小伙子原来是个时间维修工,专门修复时间错位或混乱的地方,就像修理某个部分坏掉的机器一样。
国兵马上举手投降。“嘿,别开枪!”
“除非你跟我走。”小伙子严肃地说。
国兵尾随对方走向出口,远远看着那道淡蓝色的门,他悄悄举起枪,一枪击碎了它。出口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一样迅速逃遁到虚无中。小伙子顿时站住,愤怒地回过头。“瞧你都干了些什么!”他吼到,“那是我们出去的门——你却击碎了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让你留下来陪我呀,宝贝。”国兵说,像个西部牛仔一样吹了吹枪口。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1.04.05(22:43)|【與M或N無關的故事】コメント(6)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很可爱的一篇文

喜欢哼(ˉ(∞)ˉ)唧
From: Ranny * 2011.04.06 21:36 * URL * [Edit] *  top↑

那句寶貝真是太可愛了
From: Niki * 2011.04.08 20:44 * URL * [Edit] *  top↑

认识这里好些年,这种感觉实在很美妙,过去也留过些不痛不痒的留言,到现在才想认真的留言

一开始只是因为NM才找到这,而且MN文我实在不喜欢,早期K殿的MN文多是暴躁的M和小白软弱的N....
除了破坏N的形象,这种任人揉捏、刻意强调无知可爱的小白N...我很难以接受

轻松的NM文,我几乎感觉看到了成熟深情N和玩世不恭M走在纽约街头的阳光下...

能清楚的发现K殿的转变,早期的文都像一般的小说,甚至有些固定剧情,NM两人主导权分的很清楚,很容易就转到床戏上

而后来K殿的文里,已经少有在分主导权的NM,床戏也少了(或代过)
他们的爱早已从毛头小子的激情狂爱,转为一种超越友情、爱情的真爱

所谓的友情、亲情、爱情,都是一种有条件的爱,真爱却是超越所有关系。
而他们早已不是N或M,最终他们融为一个了。

他们不再需要小说剧情的包装、刻意强调的形体、用性来代表爱.....只因他们如此的真实,毋须向任何人证明爱。

我并无意批评K殿早期的文风,只是现在的文风实在令人赞叹。

摇滚人生的生命绽放着、看着一步之遥,我渴望起来了
或许我们都像N一般,需要M那样的生命拉上一把。有人陪你走是最幸运的事。

我非常好奇一个问题,如果K殿没有这样的人生历练,文里的一些生活方式和信念,到底如何写的那么热情真实?

像我从一个单纯小鬼,然后选择自杀(未成功),到接触一堆社会边缘的青少年(不到15岁的毒贩、酒家女、烟酒鬼),
尝过烟、酒精、性、毒品的美妙,最终我还是回归了深爱的神秘学。

我的一切看似都违反'正常人'的标准,我坚信人生如梦的道理,信了十几年。

我很明白没有经验过,实在很难写出那份情感。我很能理解K殿笔下的M沉迷时的感受,毒品带来的迷幻感让人能逃避现实。

虽然K殿不常回留言,但我实在想知道,K殿的文是建立在人生经验、或是强大美好的思考里?
From: E * 2011.04.09 01:12 * URL * [Edit] *  top↑

身为同样热爱文字魔力的人,我想送K殿一句话:『我们写的不是文字,是思想。 』
From: E * 2011.04.09 01:16 * URL * [Edit] *  top↑

谢谢你的留言。惋惜的是,我从没有过丰富的经历,现实生活与文中所描写的那些相差很远。有些写作者依靠经历写作,有些则只能凭借想象。我只能是后者。
From: katt * 2011.04.09 23:33 * URL * [Edit] *  top↑

能看到K殿的回应真是令人感动,从好多年前开始来这里,就没想过K殿会回我的留言。

没有经历也能有如此写作,我想K殿是非常特别的。

以前在外国留学,印K殿的小说天天带去看,那时每天12个小时都在-因为爱- 里头看文。

K殿越发成熟、将思想彻底融入文字的文笔,实在让我惊叹,忍不住留言。
一个优秀的作者如K殿所言,人们会想起他所造的世界,而非他本身。

K殿成熟充满哲学的文字,或许这会让作者陷入消极的思考,但看到笔下的结局,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人生新梦想。

从普通大众的缠绵小说转到现今-蕴含鲜明哲学理念的小说人物,K殿个人思想必经过大转变
我相信只要放下一点你不想要的世俗之物,或许能得到你真正想要的。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年如此美丽的世界,我想我除了N的孤僻风​​格,更添冒险家M的梦想。
如果可以,谁不想看那纽约混乱之美,那印度之灵?
From: E * 2011.04.12 00:31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