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可能的事 08> 因為愛II【MN】可能的事
> 【MN】可能的事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当尼亚终于脱了身上那些累赘的衣物,他瑟缩一下身体放开寐罗的手,然后很快地挪到床的里面并抓住被子拉过来给自己搭在身上,“我,我睡觉了。”他说完背对寐罗躺了下去。
当然,寐罗现在不可能走。何况他一开始也没打算走。
他站在那里看着尼亚小心翼翼缩在被子里躺好,不由自主跟着挪上去在尼亚身后躺下,然后拉住尼亚攥紧的被子拽了一些过来,“你要我就这样睡吗,尼亚??”
尼亚没有作声,却分了一半多的被子给他。
寐罗给自己搭上被子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他在那里躺了一会儿,不由得转过头看看那个始终一动不动的男孩,迟疑了好一阵才开口,“你睡了吗,尼亚?”
男孩没有给他任何回答,于是他只能告诉自己那是尼亚睡着了。虽然他知道尼亚只是在装睡而已,寐罗沉默一会儿,翻了个身面朝尼亚的后背躺着,然后将手臂随意搭上男孩的腰放在那里,他感觉到尼亚的身体忍不住猛地一抖然后本能地绷紧,不由得想要偷笑出声。他不动声色地移了移手臂找到尼亚怕痒的地方,突然动手呵了一下男孩的痒。尼亚立刻扭动着身体尖叫了一声,他迅速回过头看着寐罗,寐罗没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便发起猛烈的进攻。
尼亚尖声笑着求饶的声音让他感到莫大的满足和愉悦,当然,他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他直起身跪在床上找到尼亚最怕的地方一个劲地呵痒,看着那个男孩在床上翻腾着身体一边气喘吁吁地大笑一边胡乱抓他的手恳求——当尼亚快要窒息时他才略略满意地停了手坏笑着看那男孩,尼亚几乎喘不过气,满脸通红嘴唇半张,拼命呼吸着好不容易才得空能够喘入的空气,他的眼睛因为太过刺激而微微眯起,脸颊上带着几丝没能控制住的泪痕,双手则紧紧握住寐罗的手不肯让他再侵袭自己,“……求你啦,”他喘着气笑,“我真的不行……”
寐罗刚动了动手他便又惊慌地大叫起来。
“承认你是女孩,我就放过你,”寐罗邪恶地看着他,“快点,说你是个可爱的女孩。”
“……我不是女孩,啊!!”尼亚尖叫着蜷缩起身体,“我真的不是……”
“明明是女孩,”寐罗笑着握紧他的手腕扣在他头部两侧,然后压低身体看着他,“喂,你是人鱼的小孩对不对?所以你就是小美人鱼,那是女孩没错,所以你就是女孩。”
“……人鱼?”尼亚的表情微微一愣,继而恢复下来,“你听到他们那么说了……”
“嗯,”寐罗怪笑了一声,“喂,你其实是有尾巴的吧??”
尼亚看着他,蓝色眼睛慢慢地弯了起来,“没有,”男孩回答,“我有腿。”
“因为你遇到了喜欢的王子,拿你的宝贝小狗去和巫师交换了人类的腿,”寐罗俯下身撑在他的上方凝视着那双还未褪去雾气的湛蓝瞳孔,“你喜欢的王子是谁,嗯??”
尼亚抿着嘴微笑着,望着他的目光让他的心跳越来越失去规律。
为什么尼亚保持沉默呢??……他暗自想着,难道被他真的说中,那个男孩心里的确有喜欢的人??还是想要让他在这里胡乱猜测故意为难?或者……尼亚只是紧张得说不出话。也可能那个男孩没有喜欢的人,只是想要看他会胡扯八道到什么地步罢了。他仍然紧紧握着尼亚的手按在柔软的枕头上,撑得太久的姿势让他感到肩头发酸,他想要躺下去却又不想就这么放弃现在的状态——从这个角度看着尼亚,男孩微笑的模样让他觉得……心醉。
“说啊,”他催促他,“有没有那个王子,嗯?”
“……我不知道,”尼亚动了动肩膀,想要挣开他。“好了寐罗…睡觉吧。”
“不行,告诉我答案你才能睡,不然我就……”他的声音突然顿住,因为尼亚又在毫无意识地轻舔了下微微发干的嘴唇,然后他看到那两片淡粉色薄薄的唇被湿润的光泽覆盖着,在灯光的温柔倾洒下透出让他心动的诱惑。他不由得跟着舔了下自己的嘴唇,然后费力地找到他的声音,他听到自己在问那个男孩另一个问题,“你——接过吻吗,尼亚?”
“……什么?”尼亚仿佛没有听清,有点发楞地看着他。
“呃,……没什么,”他支吾一声,再次问他,“我在问你有没有……有没有和别人接过吻……嗯,比如你喜欢的女孩,或者……”他的喉咙不知为何突然变得沙哑,哑到快要让他无法正常地发出声音,他看着尼亚的脸颊泛出与被呵痒不同味道的红晕,忍不住屏住呼吸,一眨不眨地盯着男孩用目光催促他给他回答,他握着尼亚的手摇了摇,“告诉我啊。”
尼亚突然别开脸望着墙壁,仿佛他的目光灼痛了他一样,不再让寐罗看着他,也不肯再看他一眼。寐罗不由得有些着急,快跟着俯过身去堵截尼亚的视线,于是那个男孩又将头转到别的方向——他看着尼亚不停躲着他的目光,像是打定主意不回答他的问题也不想与他对视,他忍不住腾出一手固定住尼亚的下巴让那个男孩停止逃避,“看我,”他半恳求半命令地开口,然后凑上去紧紧盯着尼亚变得慌张的眼睛,“看我,告诉我有没有过,嗯?”
“……你问这个干什么,”尼亚终于嗫嚅着答了一句,“你别这样看我,我好紧张。”
“我没怎么看你啦,你管我问它干什么,”寐罗有点语无伦次,但还是固执地捏着尼亚可爱的下巴固执地看着他,“快点告诉我,你有没有和别人接过吻??”
就算尼亚不给他回答他也能知道,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他只想听到尼亚亲自这么说,仿佛那样能够让他在某种程度上得到极端满足并且……可以给他理由去做什么一样。他看着尼亚,尼亚便微微闭上了眼睛,“你不要这么看我,”男孩低声说到,“我真的很紧张。”
“……我怎么看你你才不紧张啊,”寐罗嘟囔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他迅速放开尼亚的手跳下床跑到书桌旁关掉台灯,然后又到窗边拉上窗帘——当他转过身看到整间卧室处于一片暗之中,他满意地轻轻吹了声口哨,然后数着步子回到床边爬了上去。尼亚仍然在原来的位置躺着,他不能看到尼亚的表情但尼亚也看不到他——所以那个男孩应该不会再紧张了。他侧躺下去面对着尼亚,伸手过去摸索到男孩的脸颊然后……他想要像刚才那样捏住他可爱的下巴问他话,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让它们在尼亚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来回游移,从尼亚的下颌一点点蜿蜒着滑上,顺着脸侧慢慢抚摸到眉梢眼角,而后轻缓地摩擦着男孩光洁的额头,拂开上面卷曲的发丝,让他的手掌感觉着男孩温度微微提升的皮肤,继而落在那两排狭长的睫毛上,最后沿着鼻梁滑下落在他的唇上——他听到尼亚紧张地喘息一声,身体微微绷紧。他凑过去些挨着尼亚的身侧,让他们光裸的皮肤挨紧彼此的,手指则已经结束了在尼亚脸颊上的温柔探索而渐渐游移到耳后轻柔地捏着男孩发烫的耳廓,以及修长的颈项。他感觉到尼亚越来越紧张,他觉得他也是如此。但他不想停止,他想要就这样下去,一直,一直,一直下去……直到把尼亚的全身都这样细致而敏感地探索过来,寻找某些东西。
尼亚不稳地喘息着,像只被捕获的小鹿,只剩下无助的惊慌。他已经不再满足于对男孩头部的抚摸,而渐渐沿着男孩的颈项移到他的锁骨上,继而是肩膀。他感觉到尼亚大力地喘了口气似乎想要挣扎,他迅速用手臂压住男孩的身体让他停止任何无谓的反抗,“别动,”他压低的声音带着警告和强迫的味道,“告诉我,你有没有和别人接过吻,尼亚?”
尼亚在他的手里迟疑着,而后缓缓摇了下头算是回答。
“真的?”
尼亚又点了下头。
他有点欣喜若狂。不由得靠近男孩的脸孔,直到他可以感觉到尼亚轻柔而紊乱的呼吸,他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诱惑的味道继续问到,“要不要……我教你??”
尼亚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身体却紧张地绷了起来。
“不用紧张,”寐罗的手安抚着男孩赤裸的背部,沿着他的脊椎轻缓地抚摸,“这没什么好紧张的……呃,反正男孩都会有这样的——这样的过程,你总要和别人接吻……要是对方发现你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傻小子,一定会笑你……嗯,是吧?尼亚??……”
尼亚仍然没有说话,一条腿却屈了起来抵在他们两个紧挨的身体之间——像是在拒绝着寐罗的接近又像是别有用意的邀请,他不能准备地断定尼亚这个姿势代表着什么,但无论是什么也好,他下定决心要教他接吻……以免这个缺乏经验的傻瓜日后丢丑。他只是为了不让他难堪而已。只是这样。只是……呃……他感觉到尼亚微微弓起背部,像是要朝墙的那边退过去,却让头撞进了他的怀里,他没有放弃这个偶然的机会,迅速伸长手臂揽住男孩的肩,让尼亚保持着埋头在他肩上的姿势把男孩小心翼翼地朝自己怀里揽过来,“我教你好不好,”他低声诱惑着他,觉得自己像个诱人犯罪的坏蛋,“这没什么难的,尼亚……”
尼亚喘着气用屈起双臂挡在他们的胸膛之间,他用另一手握紧男孩的双腕继而上移着手指握紧那十根修长发热的手指,“我要开始了喔,”他声音不稳地说着,用力握紧尼亚的手挪开一些然后低头寻找着男孩的嘴唇,他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它,然后……轻柔地捕捉了它。
像捉住一只惊慌地拍着翅膀的小鸟,或是挣扎着的小小兔子。他含住尼亚的唇轻轻舔吮着,闭上眼睛去感觉尼亚的味道——稚嫩的,青涩的,却带着一丝难以言喻无法抗拒的诱惑,诱惑着他不断地想要继续深入,去品尝更多更美好的味道。他早已把要教尼亚接吻的事扔到一旁,只顾专心汲取着身下这个男孩柔软双唇的味道,让他沉醉的味道。
轻柔地舔吮着,轻咬着,用舌尖沿着他的嘴唇温柔地描画那好看的唇型轮廓,而后落在已经湿润的双唇之间,小心翼翼用舌尖顶撞着他的唇,分开唇瓣探入他的口中,毫无经验的男孩未作任何设防就让他轻而易举地长驱直入——他的舌在尼亚口中渴求地四处游移着扫荡,细细扫过带着清爽的漱口水味道的牙齿,上颚,舌面,齿根,绕着尼亚的舌轻柔地打转,挑逗,抚弄,还有意犹未尽的品尝。温柔热烈而充满技巧性的深吻让尼亚在他的攻势下迷失了方向,他感觉到尼亚开始蠕动着舌头悄悄给他生涩的回应,他激动,他惊讶,他喜悦而紧张,他引导着他与自己的舌纠缠舞蹈,吮吸,啃咬。予取予求。这种感觉简直是目神迷心旌摇荡的色情。然而他无法停止,他已经深深深深陷入其中无法停止下来——他的手开始沿着尼亚线条优雅的身体轮廓充满渴求和索取地抚摸,用力地揉捏着男孩身上每一寸微微发热的肌肤,然后在尼亚遏制不住的一声呻吟中崩断他摇摇欲坠的理智。他像只捕获猎物的兽类懂得该如何准确而狠重地拿捏对方的要害,猛地翻身攀上尼亚的身体压住那个男孩,在尼亚突然发出的惊呼声中埋头用力吻了下去——这次的亲吻不再是温柔而轻缓的,而是粗暴的,有力的,疯狂的,渴切的,不顾一切的想要吞噬和掠夺的。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他无法控制一切,甚至浑然不觉他已经陷入得太深——除了狂吻那个男孩,他还想要更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1(10:52)|【MN】可能的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