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可能的事 22> 因為愛II【MN】可能的事
> 【MN】可能的事 2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没有心情去看他们之间恋恋不舍的告别。在某种程度上,他有点感激尼亚的父亲没有将这个约会订在酒店房间里——他猜就算那样,他的母亲大概也不会拒绝。 一个冷静的,理智的,因为冷静和理智而对自己残忍的男人。如果当初尼亚的父亲要求他的母亲留在那个小镇里,或许他的母亲也会留下。他知道他有个天下最善良温柔的母亲,她不懂得拒绝,甚至看起来可悲。悲剧已经造成了,再说些什么也无法挽回。他悄悄从臂弯的缝隙里看着他的母亲走出去停在路边,频频回头望着这里——然后很悲伤地,弯腰坐进那辆已经等了许久司机开始催促她动作快些的计程车里,而后关上了车门让车驶走。
他坐在那里,等着尼亚和他的父亲离开,许久许久,当服务生过来询问他是否还需要些什么,他疲倦地摇了摇头结掉帐,起身摇摇晃晃地朝外面走。或许他该去找尼亚,带着那个还在一心等着他去带他到处去玩的男孩再好好逛一下这个繁华的城市,他们还有太多的地方没去。但他知道他现在没有任何心情。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一个人安静待会儿。一个人。
寐罗走出咖啡厅,沿着街道缓慢地行走。耳边的声音变得虚幻飘渺,他则像走在一个不真实的梦境之中——让他该用什么办法去强迫自己接受,他和他的弟弟相爱的事实?那不是他的尼亚,那不是。那也不是他的母亲,那也不是尼亚的父亲。他忽然发觉他们距离他都是如此遥远——遥不可及,而他被屏蔽在他们的世界之外。他觉得有点冷,尽管阳光很温暖。
寐罗独自走了许久,回到他的家时发觉他的父母早已去赴宴。他走进他的卧室,爬上床倒在那里面让身体沉沉陷入柔软的床垫。他不想再去想那些让他头痛的事实,可他根本无法停止思考。尼亚,他的母亲,尼亚的父亲,他的父亲。还有他自己。这些影子充斥着他的头脑让他不能休息。他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出神,在沉默中折磨着自己脆弱的神经。
他这样躺在床上,一直到半夜时分,门外突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寐罗愣了一下,连忙翻身坐起,“谁?”他边说边扫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惊讶地发觉已经快到凌晨。
“是我,寐罗。”女人的声音在外面轻柔地响起,“我可以进来吗?”
“……呃,嗯。……当然,妈妈。”寐罗坐直身体,将被子枕头扔到一旁。
门被轻轻推开,他看到他的母亲端着托盘走进来。“我听说你晚上没有吃东西,”她走到他身边将托盘放在床头,里面有他喜欢的热巧克力和烘烤的小甜饼。那是他母亲最拿手的,让他不管在什么地方想起这些就要流口水——可他现在却对此一点反应没有。他看着母亲在他身边坐下来,淡棕色眼睛一眨不眨凝视着他,他的心脏忽然提到了喉咙——无法呼吸。
“好,好的,妈。”他朝一旁挪了挪,“我会吃的。”
女人看了他一会儿,半晌才低低地开口,“你一直在奇怪那些照片,是吗?”
他摇头,继而很快地看了一眼表情诧异的女人,“我知道那是谁,妈。”他说着顿了顿,将身体倚上后面舒适的靠垫,努力组织着他的语言,好让这一切从他口中说出来不会太强烈地惊动那个女人。可他知道,这没可能。是她先开始的,是她先让他震惊和愤怒。而后才是他。他什么也没做,他没犯错误。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男孩而已——而他该感激他的母亲让他的男友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还是恼恨她让他的男友有这样一个复杂的身份??……
“你知道?”女人很吃惊,“你为什么……”
“你的小孩,在另一个小镇上。”寐罗平静地说着,“今天我看到你们在咖啡厅里见面。”
女人的脸色变得苍白——这让他在一定程度上感到某种类似于残忍的满足。他开心能够用这样低沉的声音让她感到慌张失措,甚至有点享受她的恐惧。他轻轻地舔了下嘴唇,继续下去后面的话。他突然不觉得紧张,这有什么好紧张的呢??……他也是无辜者之一。他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的母亲玩什么躲避战。尼亚是他的,母亲也是他的。没人能改变事实。“爸爸知道吗?”他很直白地问到,“妈,别再拿我当孩子看——我已经成年了,对吧?”
“……是的,寐罗,”女人近乎惶恐地望着她那个朝她微笑的儿子,或许从未见过这样的寐罗让她感到陌生——但她一直知道她的儿子是个喜怒形于色的人。毫不掩饰,也不屑于掩饰。此刻的一切更是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寐罗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她无法对他隐瞒一切。“他不知道我和他们见面,”她迟疑地答着,“但是……但是他知道那些。”
“知道你有个小孩,并且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你为了某种责任或是出于内心的愧疚不安而留在这里,尽管你并不爱我们两个——但他愿意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因为你从来没有做过过分的事,没有私自见过他们也没有再去那个小镇,看起来就像一个完美的妻子和母亲?”
“寐罗!”女人有点激动地打断了他,“我也是你的母亲,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同样爱你和你的父亲,这是两回事。我已经在很多年前做过选择,我也知道那是我的错误。”
“如果我去告诉父亲,你今天去见了十几年前的情人和你们之间可爱的儿子,他会不会勃然大怒?”寐罗微微侧头看着他母亲苍白的脸,很好奇为什么这样一个柔弱的女人竟然会造成这样荒唐可笑的灾难一幕。两个男人,和两个男孩。她在温柔地伤害他们,摧残他们。而她本人却在这里无助地流着眼泪,看起来就像个最无辜的可怜人。上帝,她真可恶。“他会不会把你出去——好让你能回到海边去找你喜欢的男人和你宝贝的儿子,然后一家人幸福地在一起?而我和爸爸,就要接受这么多年来你全是在欺骗我们的结局。是吧??”
“……你想要说什么?”女人惶然望着她的儿子,“你到底……”
“我没说什么,”寐罗摇摇头,“我只是突然觉得,妈,我没办法爱女人。”
“……什么?”女人茫然地问到,“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讨厌女人,”寐罗更加坦白地说到,“她们让我觉得可恶。然后,我还要告诉你最好别再去见你的那个宝贝儿子,也不要天真地抱着侥幸心情偷偷让他留下来。早晚有天爸爸会知道,然后你就完了。尼亚也会完蛋。妈,我是爱你的,我不想看到你被爸出去。所以我在很好心地提醒你,让他们两个回到他们的世界里,你只要记得你有我这个儿子就够了——至于那个男孩,跟你无关。”他扬了扬下巴,言语中流露出对母亲的嘲笑和同情。“我不会把今天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告诉爸爸,我只是偶然看到这一幕而已——但你知道,爸才不会像你预想里的那么迟钝和仁慈。他也不会管尼亚有多可爱是不是像个天使。他会把他毫不留情地斩草除根,趁你不注意甚至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他悄悄解决掉。”
他的话成功地让女人全身一抖,惶恐睁大眼睛看着他,却说不出话。他得意地勾起嘴角朝她露出一抹近乎残忍的微笑,而后歪头看着那个可怜的女人,“妈,你听到我说话吗?”
女人点了点头,“可你——还想要说什么,寐罗?”
“我没想要说什么,”寐罗摇头,“我只是觉得这很有趣——我居然有个弟弟,并且他很可爱,让我看到就想把他抓到手里来玩。……嗯,妈,你会想看我让那个男孩为你当初犯的错误代替你遭受惩罚吗??”他抬手拿起床头已经有些冷的巧克力,喝了一口。他看到女人的脸上盛满无措和惊恐,让他心情很好。他突然觉得事情不是可怕而是……有趣。他才不会让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切扰乱他的生活。他要霸占尼亚的全部,还有他母亲的全部。没人能够夺走尼亚,也没人能够破坏他的家庭。他已经足够大了,可以一手掌握这一切,让事情按照他想要的方向发展下去。他安静地凝视着他的母亲,欣赏着她悲伤无助的表情。
“不,你不能伤害尼亚,你不能伤害他!”女人果然激动起来,“求你了,寐罗。放过他——他是没有错误的。那与他无关。别对一个男孩这样残忍!!尼亚是无辜的……”
“我知道,”寐罗点头,“所以你要想他不受到伤害,就该断掉和他们之前的一切,好好回来继续过我们的日子,对吗?你有我,还有爸爸。我们还是很和睦的家庭,没有任何外人可以介入——谁也不行。从现在开始,忘记你之前做的事情。不然我就去告诉爸爸。”
“……你不能这样,寐罗……”女人几乎在恳求她无情的儿子,“我会想尼亚……”
“我没有不让你想念他,你可以尽情想念——但只能在心里,”寐罗将剩了一半的杯子放回床头,“然后,你不许给他们打电话询问尼亚念大学的事,让他们知道你对此无能为力,让他们两个回去他们来的地方。我们就当这一切从没发生,好吗??”
“……寐罗,你怎么能——”女人脸上的眼泪直直掉了下来。“寐罗……”
“因为我是爸爸的儿子,”寐罗傲然地看着他的母亲,“我不想我的家庭被破坏,不想我的父亲被伤害——难道你对他的伤害还不够吗?!……你留在他身边,可你在心里却喜欢着另一个男人。你会知道,这样的事情宣扬出去会让我们多难堪多狼狈然后被人暗地里嘲笑。妈,忘记尼亚和那个人,你只有我一个儿子。这个世界上你只有我一个儿子。”他伸手过去握住女人的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里。“爸爸不会认得尼亚,对吧?他从没见过他。”
“……是,”女人嗫嚅着,“他没见过尼亚。他不会认出这个男孩。”
“那就好,”寐罗愉快地点头,“让我们保守这个秘密,好吗,妈?”为了让自己把一切演得像模像样,他干脆摆出一副彻底无理的态度,并且给他的母亲错觉,让她知道他做这些不过是出于无聊的目的而已。“妈,我要钱。很多很多钱——无论如何我也帮了你大忙。”
当然,他的母亲答应了他的『勒索』。
他才不会在意什么钱不钱的问题。他要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误。他要好好演给他的母亲看,是她让他讨厌女人,让他没办法爱女人,让他觉得女人是可恶的生物。然后在日后『不经意却又是有意』的接触间,他接近他那个弟弟,或许是出于某种无聊而孩子气的想要报复或是纯粹好奇的念头,却在那个过程当中和他的弟弟坠入爱河。无法自拔。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一切全都是她的错误。是她造成那个无法收拾的局面。是因为她。因为他很爱她,所以他不想让尼亚夺去她对他的爱。之前母亲会一直觉得愧疚于尼亚,从现在开始母亲会更加愧对于他。他不要让尼亚接近他的母亲,也不要让他的母亲靠近尼亚。
“妈,你不能骗我哦,”当他得到他『勒索』的东西,他微笑着提醒他的母亲,“我会有很多办法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离开了他们——相信我,我绝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无所不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1(10:38)|【MN】可能的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