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可能的事
> 【MN】可能的事 24
他和尼亚坐在海边说话。把男孩搂在他的怀里——像尼亚搂着心爱的小狗那样,他抱紧他,双臂从尼亚腋下穿过把他圈子怀里,下巴搁在尼亚的肩上在男孩耳边喃喃着他的思念。当尼亚的嘴角勾起可爱的微笑时,他就忍不住将嘴唇轻轻贴住男孩的唇。 “你想妈妈吗,尼亚?”寐罗低声问到,双手和尼亚的手相互交叉着手指握紧。
“……有点。”尼亚歪头想了一会儿,“但不是很多。我觉得她是个很好的人,但或许是因为我和她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存在——所以并不是很想念她。……寐罗,她很漂亮。”他转过头单纯地看着寐罗,脸上带着一丝丝得意而幸福的表情。“她是我看到的最美的人。”
“……呃,是啊,你当然觉得她漂亮。”寐罗不自然地笑笑,“她是你的妈妈嘛。”
“寐罗的妈妈呢?漂亮吗?”尼亚好奇地问,“她是什么样子?”
寐罗想了一下,“和你的母亲一样,”他笑着说,“一样漂亮。”
尼亚不相信地看着他,半天才孩子气地撇了下嘴。“不可能,”他斜睨着寐罗,就像对方是个为了争抢什么而欺骗他一样。“因为你不想承认你的妈妈没有我的妈妈漂亮,对吧?”
“哈,你真傻瓜,”寐罗大笑着咬了下尼亚的下巴,“她就是很漂亮!一样漂亮。”
“骗人。”
“没有。”
“你在嫉妒。我知道。”
“我没有。上帝知道。”
“上帝才不知道呢,”尼亚别过脸哼了一声,“上帝根本不在这里。”
“好吧,他去什么鬼地方玩了??——我去抓他回来让他公平地评判评判,看看我们俩谁的妈妈最好看。”他收紧手臂抱紧尼亚,“要是我说的没错,就让他把你发给我做奖励。”
“难道……”尼亚小心地看着他,“我现在没有被发给你吗?”
“……呃,不,不是。”寐罗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已经是我的了,宝贝。以后永远都是,还有下辈子和下下辈子——呃,只要你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你就是我的。不管你是小狗还是小狗的尾巴,你都是我的。”他笑眯眯地在他脸上吻了一下。“我只是要提醒一下上帝。”
“上帝不在,”尼亚有点悲伤地说,“要不他就会给我机会让我留在城里念大学。”
“呃,大概——大概他很忙。他每天要做的事太多了。”寐罗心虚地随口敷衍着,“不过总有一天他能听到你的声音,然后给你个机会,让你去城里——念你喜欢的大学。”
尼亚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不,我喜欢在这里待着,”他说,“然后你来陪我。”
“嗯,我会常常来陪你的,宝贝。”寐罗说罢,思索片刻又开口,“你爸爸说什么?”
“……什么?”尼亚不解地看他。“爸爸说什么?”
“我是说你的爸爸是否说过什么,关于你念大学或者……或者你妈妈的事?”寐罗小心地观察着尼亚的表情,“他是不是很生气?或者——很失望,很怨恨之类的??”
“没有,”尼亚摇摇头,眼神有点寂寞地看着远处泛出晃眼光芒的细沙。“我想他只是有点伤心,因为妈妈一直都没再出现……他也很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妈妈被发现……”他有点尴尬地看看寐罗,苦涩地挑了下嘴角。“妈妈还有丈夫和小孩,我觉得好不公平耶……”
“……嗯,为什么?”寐罗问到,“她先有了丈夫和小孩,所以她和你父亲是不对的。”
“可是她后来爱我的爸爸,”尼亚认真地跟他辩解,“为什么喜欢的人不能在一起?而且她有爸爸和我,我们也可以过快乐的日子——为什么她要留在不喜欢的人身边呢?”
“你怎么会知道她不喜欢他们?!”寐罗忍不住让反驳冲口而出,“她当然喜欢着她的丈夫和那个儿子——她不过是当初一时愚蠢犯了错误,难道你认为她该一直让错误继续下去?错误的是你的爸爸,他不该和结婚的女人在一起。然后又有了你。你不觉得你们在破坏一个家庭吗??……她已经做过了选择,那也是你爸爸的选择。他们没有权力再重新选择。”
“……她喜欢的是我的爸爸,”尼亚较真地说到,“不然她不会来见我们。”
“大概她只是不想让你们伤心罢了。”
“如果她不喜欢他,才不会在意他是不是伤心。”
寐罗有点生气了——这小子怎么这么固执?!明明是他的父亲不对,然后他还要在这里振振有辞。“要是她在意你们是不是伤心,”他瞪着尼亚说到,“她当初就会选择留下。”
“……她……”尼亚说不出话来了。他怔怔望着寐罗,半晌没有任何语言应答。
“所以你在这里说些什么都没有意义,尼亚,”寐罗继续说到,“她不可能会好好地照顾你念什么大学——你留在那个城市里的唯一结果就是迟早被她的家人发现,然后被回来。她的丈夫绝对不会允许你留在那里,让你在她眼前晃荡,让你扰乱她的心情总是想起你和你的爸爸。你们不过是在破坏别人的美好幸福而已,所以她停止和你们联系是正确的选择——既然她当初选择那个家庭,她就该尊重那个家庭的一切。她没有权力再顾及你。”
“……可她是我的妈妈,”尼亚怔怔地答,“为什么——你那么生气??”
因为那也是我的妈妈!寐罗几乎就要让这样的愤怒冲出口——但他还是强自压抑回去,尽量不动声色地看着尼亚。“没什么,”他闷闷地说到,“大概我只是有点累了。所以我心情不好。……对不起,宝贝。”他安抚般地拍拍尼亚的手,“我们别再为这个吵了。”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在那里住了两天,仍然像过去那样,尼亚给他做他喜欢的鱼,他们两个在海边散步或坐着说话,和艾比玩,一起洗澡,接连不断地接吻和亲热,他每天要保证几百次他会一直爱他,保证他会给他写信和打电话,保证他每天都会想他,保证他会常常来看他。
当然,他在心里是怜悯着尼亚的。他也知道尼亚只不过是个无辜的存在,可他就是不能坦然面对尼亚在心里告诉自己,他根本不介意那些。他为什么不介意??这个男孩,和他的父亲,在无声地摧毁他的家庭。他不能肯定让尼亚留在这里就能逃避开一切,但至少不会比留在他的身边有着如此可怕的隐患。他爱尼亚,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又恨这个男孩。尤其当尼亚露出满脸无辜的表情看着他,告诉他相爱的人应该在一起,他很想揍他。
他确信自己的父母也是相爱着的。否则她为什么不选择留下来??
然后,他们两个没再提过任何关于这些的话题。尼亚还不至于单纯到察觉不出他不喜欢这个话题,所以男孩没再说过关于他父母的事情。他也没再说过。他们有彼此就够了。很快这个周末终于结束。在他又要回到城里之前的夜晚,尼亚再次流露出不舍而失落的情绪。
“你不能在下个周末来吗?”男孩伤心地问,“我会很想你。”
“我也想来,但我下个周末有安排,宝贝。”他安慰他,“我保证下个月会来,好吗?”
尼亚摇头,然后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不肯让他走。“这三个月我很难熬,”他说着,蓝色眼睛里漫溢出让他心疼的水汽,“我每天等你的电话和信,结果什么都没有。我以为你忘了我,我什么都等不到。我好害怕……然后爸爸出海就没法陪我,我一个人……”
“然后我不是刚好来了吗?”寐罗抱着他的肩膀,“我保证下个月准时出现,好吗?”
尼亚用固执的让他心疼的眼光看着他,不肯回答。他感到为难。他不想拒绝尼亚,不忍心让尼亚失望,可他不可能每周回来。除非他打算快点让一切被搞砸,让他的父亲发现他在海边小镇里有个男友,然后再发现他的男友是他的弟弟。——这个世界真的会被他掀翻。他知道他早晚要面对一切无所遮掩全盘暴露的那天,他没办法阻止,也不可能阻止。他只想在那天到来之前让自己的肩膀快点坚硬起来,坚硬一点再坚硬一点,不要像现在这样某些时刻仍然表现得像个不成熟的孩子。甚至面对尼亚悲伤的表情就想要冲动地掉眼泪。
他还需要时间。
安慰着尼亚他会转天一早离开,他抱着他躺在床上哄他入睡。当尼亚终于睡着之后,他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然后给尼亚留下一封信,鼓起勇气说服自己走出这个束缚着他灵魂的房子。当他站在列车站台上点燃一根从旁边小店买的烟,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尼亚独自睡在床上的孤独身影——他想象着尼亚睁开眼睛后看到空荡荡的房间,然后坐在那里对着空房子发呆的一幕,他感到心脏疼痛地紧揪起来。满口都是苦涩的烟味。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也不过是个不成熟的孩子罢了。
当寐罗坐在位子上看着列车缓缓开动,带着他离开这个海边小镇,他突然忍不住想是否他母亲离开这里的时候也这样难过。……当然,他永远无法设身处地去想象他母亲的心情。离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她的孩子。那会是什么滋味呢。他知道那远远要比现在的他更痛苦。痛苦几百倍。几万倍?但那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她不能再对这个已选择的结果说『不』。她已经让一个家庭破碎,不能再让另一个破碎。她没有这样的权力。她不能这么残忍。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不再有。
寐罗叹了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再继续想下去。
他伸手插进口袋里,将头倚在座椅上盯着车灯白色的顶灯。口袋里一个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摸了摸那个透出一丝冰冷的小玩意儿,用两根手指捏出来拿到眼前——是一个贝壳。很简单也很干净的贝壳,有着淡淡的花纹和光滑的触感,在灯光下泛出朦胧的淡青色。
……尼亚放在他口袋里的??
他不由得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在心里暗自好笑着尼亚的可爱,像个小孩子一样偷偷地把贝壳藏在他的口袋里,等着他摸到这个意外的惊喜?他小心翼翼用指尖摩娑着光滑的贝壳,把它拿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谢谢,宝贝。我好爱你。”他微笑着跟它低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1(10:36)|【MN】可能的事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里面的梅罗太像夜神月了……………………
From: ss * 2009.01.22 17:20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