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生命幻覺
> 【NM】生命幻觉 03
当他站在玻璃门前,很快一个女孩走过来给他开门。
“您好,”她微笑着,“请问您要找哪位?”
“莫尼卡,”寐罗说到,“我们约好五点见。”
“哦,好的,我现在就带您过去——那么,寐罗先生,是吧?”女孩甜甜的模样让寐罗紧绷的神经暂时松懈下一丝,但并没有很多。“莫尼卡小姐一直在等您,还有尼亚先生。”
“……尼亚先生?”寐罗不解地重复一遍,“那是……”
“是我们的上司,也即将是您的。另外,我叫莉萨。”女孩停下脚步,站在一间办公室外抬手礼貌地敲了敲门,“莫尼卡小姐,是寐罗先生来了——要他现在进来吗??”
“好的。请稍等。”
随着另一个年轻的声音,寐罗面前的门被打开,一个挽起头发的女孩出现。“您好,寐罗先生是吧?”她指引着他进来到里间并帮他推开门,“您直接和尼亚先生谈就可以。”
“呃,好的,谢谢。”寐罗道了谢转身走进那豁然开朗的奢华房间。
一个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后盯着手里一沓文件。当听到有人进入他空间的声响,他下意识地皱了下眉,缓缓抬起眼睛望向那个突然出现在他视线里的闯入者,仿佛寐罗的冒出根本不在他的预期之内——寐罗才不信呢。莫尼卡早已跟这个男人说过他要来面试之类的废话。可现在寐罗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个男人有多么虚伪做作之上——他只是站在那里瞪着那张第三次出现在这个世界里的面孔发呆。之前大街上一次,刚刚电梯间一次,现在办公室里又是一次。他不觉得和一个人有这么多相见之缘是什么好事——何况那还是个男人。
“呃,是你?!”寐罗毫不礼貌地脱口而出,“是你要找专人司机??”
男人再次皱了下眉,似乎相当不满他的无礼态度。“……什么?”
“喂,什么不什么——是不是你要找司机?!”寐罗瞪起眼睛,“那么说你就是尼亚?”
灰蓝色瞳孔里的冰冷气息加重了。“你是什么意思?”
寐罗有点气急败坏。“什么——你装傻吗?!是你要找司机没错吧??”
“是我,”男人开口,“但是……你就是以这副样子来应聘的吗?”
“这副样子……那又怎么了吗?”寐罗不屑地哼了一声,眼睛毫无惧色地挑衅那个男人的冰冷眼神,“之前我们已经见过了——你何必在这里假惺惺地表现出一副陌生模样??”
男人轻缓地眨了下眼睛,放下手里那沓文件在桌上,然后后倚身体靠进他那宽大的色转椅里,屈起小臂支在两侧扶手上,两手交叠着置于下巴。“那么,你就是寐罗?”
“没错,我的名字你不是已经听过了吗?!”寐罗说出这句后似乎终于觉得自己的态度的确有点不那么礼貌——于是他稍稍站正一些,但很快又恢复到他稀松懒散的姿势,他甚至觉得身上这套西装实在太他妈的让他难受。他几乎没法顺畅地呼吸了。但他必须要坚持到走出这该死的大得让人讨厌的房子之后再松开领带和领口纽扣,“所以,你要找司机??”
男人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在打量着他。然后点了下头,“是的,是我。”
“好吧,那我们干脆就痛快点说,”寐罗实在无意再去接受这个男人即将会发出的层层盘问或是耐心审查之类的——在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他就已经对这份工作不报什么希望了。现在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让他压抑的局面。“你觉得我行还是不行,别浪费太多时间。”
“你——很时间吗?”灰蓝色瞳孔极快地扫了一眼桌上的台钟。“现在是五点十分。”
“不,我不时间,”寐罗耸耸肩,“但我知道,你对我意见大着呢——所以说实话我也不对能得到这工作报什么太大希望,要是你觉得我不行,跟你想象中的差的很远就快告诉我好让我快点转身走人,省得我们两个在这里白费口舌浪费时间——那实在没什么意义。”
“嗯……”男人微微侧了下身体换个姿势,“你为什么觉得——我对你意见很大?”
“哈,这还用说吗?!”寐罗满脸失笑地再次耸了下肩膀,“还是你觉得我是个傻瓜连这都看不出来??瞧,我没你想象中的谦卑有礼,说话直接态度蛮横,你不说我也知道自己的表现有多恶劣——这不用你指出。真抱歉,我看起来似乎不是个听话、少言、沉稳、冷静的类型。但我知道你需要一个那样的人当你的司机好让你随意支配——真糟糕我不是。”
“所以,你觉得你无法得到这份工作?”男人问到,“是吗?”
寐罗把他上下来回打量一番,不觉得这废话有什么意义。“没错,”他毫不犹豫地点头,“难道这还有什么奇怪的吗?!——我知道你不需要我这样的人当司机,这毋庸置疑。”
“嗯,或许。”男人将双臂放上办公桌,十指交叉相握着。这让寐罗在瞬间便毫不费力地想起那只曾经握着他手的手。那只指骨骨骼突出,指节修长有力,温暖覆盖着他的皮肤的手。他甚至突然想要上前尝试一下那个男人的手是否与那只手给他同样的感觉。而他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他知道——所以寐罗迅速转动脑筋开始琢磨自己能得到这工作的可能性有多少。同时,他听到那个男人继续说了下去。“但或许你也有着与你的缺点相匹配的优点。”
“嗯?”他挑起眉毛看着那个男人,“什么??”
“比如……”男人勾了勾拇指伸长他那几根交叠的手指——却仍然保持着交握的姿势。脸上的表情不知从哪一刻开始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坦率,坚持,干脆,直接。”
“呃……”寐罗从没想过自己身上所具备的特点,此刻从那个男人口中说出却是如此自然,仿佛那人是他的老师而他则是他某个深深了解的学生,所以对方毫不费力就能准确说出他身上的所有优点和缺点,几乎不必经过任何考虑。而他们真正开始接触只有几分钟而已。他张了张口,有点困难地挤出一句,“这就是你在心里认为的我??”
“或者……有哪里不对吗?”男人微笑,“你可以跟我提出抗议,我会重新看待你。”
寐罗愣了一会儿。“不,”他摇头,目光充满怀疑,“事实上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他看着那个男人一丝不苟却又微微有些随意地坐在那里,任凭对方灰蓝色深邃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来回探察,甚至容许对方无所顾忌地寻找挖掘他身上甚至自己不为所知的某些东西。他的头脑仿佛有些停滞,完全陷入一种不明所以的状态。“你到底……要不要司机??”
“当然,我需要。”男人立刻回答他的问题,“那么,你觉得你乐意接受吗?”
“什么?!”寐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男人的意思是他愿意的话就可以得到这份简直梦寐以求的工作?他极快地舔了下嘴唇,声音带着不确定。“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愿意,那么从今晚就可以开始你的工作。”男人终于分开了他一直交握着的手,一手食指指向桌上的台钟,“现在是五点半钟——要是可以的话,待会儿可以送我回家吗?”
寐罗的呼吸顿时带上了兴奋。
“我得到这工作了?”他迅速冲过来双臂撑在男人的宽大桌面上,微微前倾身体毫不掩饰地看着那个男人坦然应允的目光,却还不满足。他要听到那人亲口说。“是吗??”
“是的,寐罗。”男人说着,伸手将他已经有点歪掉的领带正了正,“我认为你可以。”
“可以什么?”他仍然不满足地继续盘问,“胜任司机还是其他什么??”
“司机,”男人伸出左手拇指,“保镖,”伸出食指,“助手,”中指,“我想你会胜任。”他轻轻晃了晃三根手指,朝寐罗扬起眉毛。“当然,相应地你也会得到三份报酬。”
“你真的这么认为?”寐罗挑起嘴角,“不过我还有一个毛病……”
“情绪化。”男人收回他的手指握成拳撑住下巴盯着寐罗,“不拘小节,容易冲动。不过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你做的事情将与情绪化无关。当然,真正需要你发挥情绪化这个特点的时候也会有,我希望那时你能发挥得很出色。总之,一切看你自己。”
“嗯哼,你这么有把握?”寐罗天性里的爱挑衅不服输突然开始抬头,他感觉不出他的情绪化已经在这一刻大肆发挥,甚至不知不觉屈起他的手臂支在桌面上俯下身体与那个男人坦然平视,他试图从那双灰蓝色瞳孔里找到某些他曾经见过的东西。“我的性格很糟糕。”
“捉摸不定,喜怒无常?”男人伸出手放在他面前,“我这里不是个性挖掘处。”
“冷漠无情,固执己见。当然,那不是我的特点。我是说,我们之间很可能冲突迭起,”寐罗伸手握住那个男人的手用力收紧手指,“无论如何,我很高兴你给我这个机会。”
“是的,我也很高兴能有你这样的司机。”男人同样握紧了他的手。
指骨。指节。皮肤。温度。甚至握着他的感觉和力度——这些让寐罗不无怀疑地再次打量面前那张丝毫没有任何可疑痕迹泄漏的脸孔,他找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但男人的手却让他不得不提起警。石像。少年。恳求和呼唤。梦境中的那些,真的会与现实有关吗??抑或这些不过是他庸人自扰的东西罢了。不经意间,他们之间的握手似乎突然变成某种较量。
寐罗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孩子气顿起。他猛地握紧那只手朝对方施力的相反方向用力扳下去,让他吃惊的是尼亚毫不迟疑地给他回应——握手瞬间变成了比拼力气和强度的却又稚气十足的腕力较量。他唇边的笑意加深,握紧尼亚的手用尽全力想要扳倒。他毫不觉得这有什么困难——不管从那个角度看来他都会是这场较量的胜者。虽然他赢得胜利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他的预期,寐罗迟迟没有扳倒那个男人,对方的气力似乎与他旗鼓相当——尼亚也没有扳倒他。他们盯着对方默不作声地较着力气,而较量的本身却并未染上他们的情绪。他仍然微笑着,尼亚同样微笑着。各自的暗中使力丝毫没有破坏他们的表情。又或者正是极力保持着微笑破坏了他们本能全力以赴的集中,每多一秒的时间都再次加深他们手腕的力度。他们继续着这场持久的较量,直到门外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叩击,“尼亚先生,您要回去吗?”
莉萨——或者是莫尼卡的声音。寐罗没精力去考虑那是谁,但他的注意力已经被破坏了。在那个声音响起的同时他就忍不住多分了一丝注意力过去——那丝注意力使他捕捉到女孩说的每一个字却让他万分惋惜地功亏一篑。还未等寐罗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被尼亚抓到时机的一个用力反击放倒在桌上,对方的手仍然覆在他的手上,没有立刻离开。
“马上,莫尼卡。”尼亚的口气没有任何改变,“你可以先回去了。辛苦。”
“好的,那么我先走了——看起来您今晚要有司机了呢。真好啊。”
女孩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消失。
寐罗感到手腕酸痛得要命。暗自在心里恨恨地叹口气,他沮丧地抬起目光狠瞪一眼那个满脸胜利笑容的男人,“切!”他朝他做个鬼脸,口气充满不屑,“被你钻了空子。”
“或许是。但是你应该学会,”尼亚松开了他的手,“不被任何外界所干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8(10:57)|【NM】生命幻覺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