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生命幻覺
> 【NM】生命幻觉 13
他觉得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雨。铺天盖地倾盆而下。而那个该死的工作狂,自然不会因为天气恶劣就放弃去公司的权力。他猜尼亚就算明天要死在刑场也会在今天继续工作。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除了一路扬起让他觉得稍微畅快了点的巨大水花和雨雾。 “你是否觉得——”他打破车厢内的沉寂,因为实在是厌烦那个男人总是用一切时间来做那该死的工作。即使不是他在工作,他也觉得头痛无比。“昨晚有点出乎你的意料?”
“你是指你喝醉?”虽然看着东西,尼亚仍然能够非常自如地一心二用。从来不必寐罗重复说过的话——这一点让寐罗觉得更加怒火中烧。“可能吧,我的确是没想到。”他边说边翻过一页文件并用签字笔熟练地做下随手记录,“我是说没想到你会跑来要酒喝。”
“那你干吗不阻止我?!”寐罗有些恼火,“你明知道我喝起来就会酗酒!”
“你跟我说你不会。”尼亚说到,“而且我有提醒你。”
“是啊你提醒了——你那就叫提醒吗?!我现在头还晕着呢。”
“是你自己找的,”尼亚终于看了他一眼,“你想怪我吗?”
“我没说,我只是——呃妈的!”寐罗突然神情懊丧地用力拍了下方向盘,“我想要说的不是这个!你这混蛋!简直是故意转移话题。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我是说昨晚……”
“小心路,寐罗。”尼亚皱了皱眉,“我们还有时间,你不必这么着急。”
“我打赌城里一定在堵车,”寐罗说到,“你倒是乐观。”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你只管开稳你的车就可以。”
“我有在玩忽职守吗?!”
“我听警官们说你把那辆小飞机开得太低……”
“闭嘴!”寐罗转头叫喊,“要是你想关于那车跟我斤斤计较,我才不稀罕你的东西!!”
“……我并没有说什么,”尼亚无辜地耸肩,“只是在重复某个结论而已。你很有天分。”
“该死的混帐结论!!”寐罗大吼,“那你干脆给我配个直升机不是更好吗?!”
“你要在这个无聊的话题上较真到什么时候?”
“我……”寐罗话音未落便觉得车子猛地一沉——意识到车子陷入路上的水洼里他急忙拼命打起方向盘试图让车子驶出去,发动机的声音接连不断地持续,他们却没法再动一动。
车就这样抛锚了。
寐罗有点慌张,转头扫一眼仍然不为所动低头看着文件的尼亚,心里迅速开始紧张那个男人等下又会用什么混蛋口气来告诉他『想接辞退信的话就让车子趴在这里别动』……又不是他想抛锚的!虽然他开车没看前面的路是他的错,不过那都要怪尼亚总是说些让他没法集中精力的废话。他一次又一次徒劳地发动着车子,直到最后终于认定所有的尝试都是白费。“不动了,”他叹了口气放弃努力,“看来情况很糟糕——我们等着雨停吧。”
“这就是你的解决方法?”尼亚问到,“真够听天由命的。”
“你要是有法子就说出来,”寐罗不耐烦地皱眉,“别他妈的总在一旁冷嘲热讽。”
尼亚没有说话,然后放下手里的东西在膝上,仰头微微闭上眼睛皱紧眉头。“我想要睡一会儿,”他说到,“要是你没什么主意,我们两个就尽管在这里坐着等雨停吧,总会停的。”
“你真的要睡觉吗?!”寐罗不相信地看着那个男人倚在那里,“喂,当心做噩梦。”
“梦到你?”尼亚笑了笑,“放心,我很少会做梦。”
“嗯,想必你也不会认为那是什么噩梦——”寐罗嘲讽地看了那人一眼,就像对方像他一样常常被那该死的梦中一切困扰着一般。“多么愉快啊,每天守在那里看着一样的风景。”
尼亚只是微微抿了下唇角,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
于是寐罗独自郁闷地坐在那里转过头看着车窗外一片迷雾般的朦胧雨幕,心里祈祷着雨能够快点停下来好让他摆脱这混蛋处境。尼亚没有拿这事大做文章或许他该庆幸——但那不意味着事情就能这么不了了之。大概那个男人只是现在疲倦得很,不想跟他计较。他微微侧头看了眼尼亚,那个男人安静地倚在那里阖着眼睛,似乎是真的睡着了。寐罗有点不相信,他抬起身凑过去靠近尼亚的脸,一眨不眨盯着那双闭着的眼睛,试图能够发觉那人在装睡的迹象。……然而很长时间过去,尼亚始终动也不动悄无声息。
寐罗不由得失望地叹了口气——看来那家伙果然睡了过去。不过也难怪,谁让那白痴用一整晚时间去看什么见鬼的文件不睡。虽然他霸占他的床是有点不对,但那床又不是睡不下两个人,有三个也足够了。没准是那个人有什么精神洁癖一类的变态习惯,不喜欢和别人有任何接触的可能。但……寐罗回忆起昨晚尼亚曾经把他揽进怀里那一幕便立刻推翻了结论。他再次将困惑的目光移到尼亚脸上,那个男人睡得很沉,就算大雨停止大概他也不会醒来。
……这个尼亚和他梦中的那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看着他,然后极轻地叫了一声尼亚的名字——尼亚没有任何反应。他凑上去想要寻找尼亚身上是否还有那股让他着迷的味道,那个男人一直一动不动,看起来就像已经化成雕像一般——没有他的碰触,他就不会醒过来。他会一直沉睡,到不知道什么的时候的时候——在有着寐罗的梦里永久地沉睡。没有寐罗的抚摸,石像永远不会变成有血有肉的人类。他希望尼亚能这样一直睡着,那么他就不用再担心总是被这个过分苛刻的混蛋挑三拣四。并且,在有着尼亚的噩梦里纠缠着挣脱不出。搞得他连现实和梦境都分不清楚。该死的。
寐罗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尼亚的脸颊,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他突然记起自己曾经转过的某些辨认尼亚是否正是那个人的念头——而现在尼亚在他身边毫无防备地睡着,这简直是天赐良机。他深吸口气上前靠近尼亚的脖颈,在碰到那人的皮肤之前,尼亚突然睁开了眼睛微微倾斜着视线看他,“你想干什么?”他口齿清晰地问到,完全不像个初醒之人。“趁我睡觉也不放弃你那些恶劣的小把戏??……真是无聊透顶。”
“你在装睡?!”寐罗有种被欺骗的愤怒,但却没有撤回动作。“是啊,我无聊着呢。”
尼亚似乎有点吃惊,他伸手挡住寐罗的嘴唇,“你要发什么疯?”
“什么?”寐罗无辜地盯着他,“不过是在继续昨晚的事而已。”
“……昨晚的事?”尼亚不由得皱了皱眉,“什么事??”
“呃,你忘得倒是挺快嘛,”寐罗微微勾起唇角,“你忘记昨晚的事了?——那好吧,就让我来提醒一下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没喝酒的是你,但看起来醉的人可不是我。”
“你又做噩梦了吧?”尼亚嘲讽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这样??”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寐罗不悦地哼了一声,抓住尼亚的手拿到一旁欺身上前重新靠近那个男人,“我说,尼亚,”他在他耳边吹着热气,“反正停在这里也是停着,我们干吗不做点消磨时间的事——好让时间过得快点,你会觉得一个上午咻的一下就过去了。”
“或许你是觉得我的宅子里没有给你预备个妙龄女郎,我提供不了那个,”尼亚想要推开他的头,但他以一副无赖架势盘踞在那里死死不动——打定主意要趁尼亚不注意给他的皮肤上留点可爱标记。他一定要搞清楚这事不可。或许也会有别的法子,但现在他想不起来。尼亚皱紧了眉用掌心挡住他的嘴唇,“别在我的车里做这种无聊的事,寐罗。”他警告他。
“无聊?”他反问,“怎么会无聊??你会发觉……”他伸出舌头轻舔他的手心,发觉那个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是种好的享受。”他低语着,想要含住尼亚的手指。而尼亚似乎相当不愉快他做出这种挑逗十足的动作,那个男人扶正他的肩膀将他推开,“停。”尼亚态度冷淡地说到,“我不喜欢你这样——我也没有下什么聘书让你还兼任这个。”
“好吧,就算满足我一个变态的小要求,嗯?”寐罗不屈不挠地侧头,“你的皮肤看起来很好吃——呃不,是很好闻。事实上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它那么好闻。”
“你要是想要,明天我会送你一箱那种味道的沐浴露,”尼亚回答,“别再惹我烦心。”
“昨晚你不是对我很有兴趣么?”寐罗反问,“你说我的味道也很棒。”
“我说过吗?”尼亚困扰地皱起眉头,“……我可一点印象也没有。”
“喂你想赖帐吗?!”寐罗立刻质问,“你说你很孤独。绝对没错——你就是那么说了!你还说——呃,说什么来着……呃还有,你很伤心要是我不喜欢你那么做。你吻我的脖子。”他理所当然地上前靠近尼亚的脖子,“就这样吻我的脖子,”他咬上他的皮肤,“这样……”
在他用力吮吸之前一只手已经迅速推开他的脑袋,尼亚的力气他不敢小觑——要是那个人想要扭断他的脖子,或许加上另一只手就足够。他确定自己的力气已经足够大,虽然他们较量腕力他输给了尼亚并不能代表尼亚就强他很多,他决定还是小心为好。何况……要是尼亚是那个石像的话,他该想想和石头对抗的后果。“好吧……我开玩笑的,”他叹着气说。
“打电话,”尼亚看了一眼车窗外,“叫杰瑞来接我们回去。”
他无语,转头扫了眼外面,雨仍然大得可以——看起来没什么会即将停止的预兆。“你不记得昨晚的事?”他想要再次提醒那个男人想起什么,“完完全全什么都不记得??”
尼亚摇头,“不,不记得我说过那样的话。”
“难道那时候有人附你的身?!让你说出那种容易让人误解的话?”他生气地嘲讽他。
“可能,”尼亚并不推翻他毫无理论的假设,“那就不奇怪。”
寐罗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人,“你简直是块石头,”他说,“又冷又硬。”
“是啊,可能。”尼亚点头,“我觉得做石头也不错。”
“你就是石头。”
“我就是石头。”
“别他妈的重复我的话——我是说真的!”寐罗突然火了,“你这块该死的石头!!”
“我没说你在骗人,”尼亚看着他,“为什么你要发火?”
“因为我想发火!”寐罗继续叫喊,“我烦死了你每天晚上都他妈的来困扰我——简直是个最混蛋的噩梦,这么长时间,我根本没办法摆脱你。你总是在晚上来找我,为什么?!!”
尼亚轻轻地蹙紧眉头不解地看他,“怎么可能……”
“去你妈的怎么可能!我简直要烦透你了你知不知道?!!”寐罗一把抓紧那人的衣领,他简直想撕碎他脸上那张伪装的表情。“你就是那石像——你别想骗我!!”
“……石像?”尼亚怪异地看着他,“什么石像?我吗??”
“是啊,难道不是吗?!”寐罗愤愤吼到,“你这该死的又混蛋又霸道的混蛋石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尼亚冷漠地转头,“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从没有比现在更清醒的时候了!”他怒吼,“好吧——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弄清楚这些可以吗?我发誓那不会让你很痛然后我们就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要抓他的衬衫,但尼亚捉住他的手不让他乱动,“看着我,”那个男人盯着他说到,“把你困惑的事告诉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8(10:47)|【NM】生命幻覺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