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報恩者
> 【MN】报恩者 04
“寐罗,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坐在一旁的男孩拨弄着小熊的耳朵问到。
“一个好玩的地方,”寐罗拿出墨镜给自己戴上,顺便看了一眼男孩有没有给自己系好安全带——理所当然的,尼亚看起来完全不懂那回事。“喂,把那个带子系好!”他说。
尼亚看看身边的带子,拽出来在手臂上缠了几圈。
“不是那样系的,”寐罗一手给他弄好,“你这白痴。”
“我没用过这个。”尼亚很有理地说,然后把那带子也给小熊绕上。“它叫什么?”
“什么?”寐罗问到,意识到尼亚在说那只玩偶时他摇摇头,“一个玩具有什么名字!”当路过一个便利店时,他考虑到早上起床之后还没有吃过东西并且不知道这次『运送』要用多长时间,寐罗停下车决定去买点吃的和饮料。“我去买点东西,”他说,“你坐在这里!”
“我能去吗?”尼亚快问。“我也想去。”
“你给我老实在车里待着!”寐罗说罢便转身进了便利店。
他买了些巧克力,矿泉水和烟,看看店外还在扒着车窗看他的男孩,寐罗叹了口气,又拿了些薯片糖果之类的零食。“要这些,”他说,“一共多少钱?”
当他回到车上时,他看到尼亚正『盘踞』在座位上晒着太阳。他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那男孩古怪的姿势了——不但见鬼的缩成一团并且还在磨蹭着柔软的垫子。“你要吃东西吗?”他说着,把购物袋丢到尼亚身边,“自己拿点东西吃——喂,你不吃东西也不会死吗??”这不是很奇怪吗?他想着。尼亚整天坐在他家外面好像根本不用吃饭。至少他从没在开门的时候看到男孩手里捧着什么吃的东西——并且他房间里也从没丢过食物。那男孩真怪。
尼亚拿起袋子里的东西看了看,扔到一旁。“不要。”
“你不饿吗?”寐罗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你每天吃什么?”
“你院子里的东西。”尼亚回答。
寐罗的动作停了下来。“……我院子里的东西?”他问,脑袋里塞满问号。“我院子里有什么能吃的东西??花?草和树叶?你总不会靠泥土过吧。还是我丢的垃圾??”
“总之是吃的东西。”尼亚回答。他总不能告诉寐罗他可以在变成蛇的时候用地鼠和鸟来填饱肚子。不然寐罗一定会马上拎起他丢出车外。“我们很快就能到要去的地方吗?”
“我想是,”寐罗继续喝了几口水然后拧上盖子丢到一旁,“我也希望它能快点结束。”
他开车一路奔向美加边境。就他所知那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他把这家伙丢在加拿大,没有身份证是无法穿越边境的。然后他就再也不用看到尼亚那张让他胆颤的脸了。在到达边境之前,寐罗远远看到公路警察正在那里盘查身份,他停车,看着男孩。“喂尼亚,你需要帮我个忙,”他说,“你得在我的车子后备箱里待一会儿——好吗?我要带你去的那个非常有趣的地方是要有某种证件的,显然你没有。所以你最好听我的话,去后面待一会儿。我保证那不会太久。最多——”他看了看表,“最多五分钟,怎么样??”
尼亚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点头了。“好的。”男孩说。
然后寐罗迅速下车把男孩抱到后备箱那里,抬起箱盖塞进去。看起来只要有小熊陪着,尼亚就不会很怕。他知道这可能有点痛苦,但很快就会过去了。“千万可别出声音。”他说。看到男孩很听话地点了下头,寐罗坦然地合上箱盖绕回驾驶席上。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一切如他想象般的顺利。公路警察只是看了看他的身份证就放行了——他从没这么感激过美加两国关于公民只凭身份证件就可以免去签证互相往来的协定。正北面是蒙特利尔,他认为自己无须开车到那里——只要把尼亚随便丢在路旁的森林深处就万事大吉。想到这里,寐罗才记起后备箱里的那个男孩。他连忙再次停车,绕到后备箱那里打开——尼亚仍然老老实实地待在里面,抱着那只小熊,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我们到了吗?”他问。
“差不多算是,”寐罗愉快地点着头,把男孩抱出来重新放回车里。“马上就到了。”
尼亚坐在车里新奇地看着四周,很快回头告诉寐罗,“我喜欢这里!”他说,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愉悦和舒畅之情,“这里的感觉就像……就像家一样。我从没来过这么温暖的地方。”
“……家?温暖??”寐罗莫名其妙地摇摇头,认定这孩子一定有点问题。他把车停在公路旁边,然后拉着尼亚下车,“就是这里,”他说,“走吧,我知道你想要去里面玩。”
尼亚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点头,站在那里转了个身然后朝某个地方小跑过去。
他跟在尼亚身后,看着那个男孩沿着条崎岖不平的小路一直跑进森林深处,两侧的参天巨木和层层叠叠参差不齐的灌木丛让他感到些微不安,但寐罗还是认定他这么做非常有必要。最多……他回去后打个电话给加国警方。尼亚则始终欢快得像个五岁小鬼。他看着他雀跃的样子,一时产生某种奇怪的尼亚属于这地方的错觉——但怎么可能呢?“你去干什么?”他忍不住停住脚步,不想再深入了,“喂,你这样跑丢了可不要怪我没带你回家!”
尼亚跟着停下,转身朝他跑了回来然后一把拉住他的手,“我们去那里!”他愉快地说,拽着寐罗朝森林深处走,“那里有小溪。你能听到吗?还有鸟和兔子,就在那里!”
“……兔子?你能听到兔子……”寐罗不放心地回头看看已经渐渐隐没的路,犹豫着是否要开车进来。这样是不是很不安全??……不过看样子尼亚似乎很想进去玩个痛快。只要跟尼亚装作玩得很愉快的样子——然后,他可以借口『捉迷藏』一类的游戏把他甩掉。没错就这样。打定主意,寐罗立刻点点头,跟着尼亚朝男孩坚持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快他看到了尼亚所说的小溪,在潮湿冰冷的石头和苔藓之间流淌着,而在他们出现在那里的一瞬间,所有隐匿在周围树丛中的鸟类全都迅速拍打着翅膀飞走——还有些小动物,兔子,松鼠之类的。它们惊惶失措地在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仿佛遇到了天敌一样。不过它们一向是胆小怕人的,这也没什么好奇怪。“这里真的有兔子,”寐罗惊叹着,“你是怎么……尼亚?尼亚??”他转过头寻找那个男孩,却不知道尼亚已经去了什么地方。“嘿??”
“在这里。”头顶上传来尼亚愉快的声音。
当他抬起头,寐罗惊讶地看到尼亚已经爬到了至少有五米高的树上,正坐在粗大的枝桠间朝他露出调皮的微笑,“你要试试吗?”他问,“这里有鸟窝。还有小鸟。还有吃的。”
“还有什么?”寐罗没有听清楚,而尼亚的身影很快又消失在茂密的枝叶之间了。
他等了一会儿,走到那棵树下仰头望着上面宽阔如伞状的树冠,那男孩已经踪影全无。寐罗想不到尼亚居然对于爬树这么在行。但当他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寐罗认为现在正是他溜之大吉的好时机。于是他张望一番,看不到尼亚便迅速转身朝自己的车拔腿跑了过去。
“寐罗,你去哪里?”尼亚的声音立刻远远传来。
寐罗回头,看着男孩四肢缠在树枝上望着他的样子,显然男孩对于『缠绕』玩得很熟练。他相信那一定是尼亚被训练过绕着钢管一类东西的结果——但他现在没有任何心情去欣赏那些。“我去车里拿点东西,”他面不改色地喊到,“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会回来!”
然而当他走到他们停车的地方,寐罗万分吃惊地发现他的车不见了。
除了路边被丢下来的他的身份证之外什么都不见了。他妈的是哪个混蛋偷了他的车?!寐罗站在路边愤怒地四处张望,但触目所及,他什么都看不到。显然他被抛在这鬼地方了。“他妈的!”他朝公路左右两边怒吼,“敢偷我的车——他妈的你死定了!你这混蛋!!”
然后他捡起自己的身份证塞进口袋,迅速朝边境那边走回去。
他希望能遇到一辆过路车之类的——只要能把他送到公路警察那里就没问题。眼下他连个能通讯的工具都没有,要不他就能让玛特来接他了。都是尼亚那混蛋!他怒气冲冲地边走边想着,要不是为了把那家伙扔掉,他至于会丢车吗?!……然后他根本不知道他要他妈的走多久才能到边境那里——这该死的偷车贼!!被他抓到他一定会把那混蛋碎尸万段不可!!
寐罗火大地走了一会儿,热风扬起灰尘扑过来让他一阵窒息,他只能转过身倒退着走。当他看到那片树林并想到还在里面等他回去的男孩,寐罗迅速又转回身。他到这里是为了把尼亚丢掉的。他可不想再带着那累赘回去。何况现在他根本连他妈的车都丢了,要是他还能在今晚回到美国他都会谢天谢地。『我可不是故意对你狠,』他自我安慰着,『谁让你这白痴总是阴魂不散地坐在我门外台阶上——没抓着你让你赔我车子就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
身边偶尔会有过路车过去,但没有一辆停下来愿意带他一程。
显然是最近越来越频繁的高速公路杀手那些罪犯的存在使得司机们都望而却步了。谁也不想因为一次好心而丢命。何况这也不是假的——他刚还被他妈的抢劫了。寐罗只能继续朝前面大步走,希望他能幸运些遇到一辆警车。该死的。现在他身上一分钱也没有。
不过他确定尼亚这次是绝对找不到他了。
寐罗边想边看了眼他已经走出很远的那片树林,想象着男孩此刻还坐在树枝上等着他。呃……他不想说他突然有那么一点点担心。那家伙要是一不小心掉下来摔死怎么办?就他的法律程度而言,带着未成年人进入森林并将其丢在那里似乎能够构成犯罪行为。不过……他并不认识那孩子。谁也不知道尼亚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应该不必对此负责。
又是一阵大风刮来。寐罗快转身背朝那讨厌的风,于是他看到一辆白色福特正朝这边驶来。以那种车速来看应该不会是成年人,没准是老人,或者女人。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得试一次——他伸出手朝那辆车摇晃手臂,让他惊喜的是那车果然在他身边慢慢减速了。
车窗被摇了下来,里面一位老人迟疑地看着他。
“我能不能搭个便车?”寐罗立即问到,“我刚丢了车子,就在那里,”他回手指指丢车的地方,“我把车停在那地方,然后有贼偷走了我的车。我的东西全都跟着丢了。”
老人只是迟疑地看着他,似乎在确认他有没有危险。寐罗第一次有点懊恼自己习惯于穿着这种容易让人误解的紧身衣来。“我说的是真的,”他很沮丧地辩解着,并掏出他的身份证给老人看,“我是美国人,刚刚进入这里没多久就丢了车……我只要到边境那里就行。”
“哦,刚好我去美国办事,”老人微微点头,“既然这样,我送你到边境吧。”
“哦,那太好了!我身上没带钱,要不我就可以……”
“不要紧,我只是想帮忙而已。”老人再次仔细地看他一番,然后推开车门。“上来吧。”
“谢谢,真的很感谢!”寐罗感激地说着,迅速上了车。
“不必这样,”老人摇摇头,随意问到,“来加拿大玩吗?”
这个问题让寐罗小小地犹豫了一下。“……呃,是、是的。”他说,“我来——看个朋友。”
老人只是点点头嗯了一声,并没有怀疑他的回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9(10:46)|【MN】報恩者コメント(2)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适合跳钢管舞的是M吧XDDDD(被M狂殴)
好想看缠绕状的尼亚><
From: mercurix * 2007.10.20 18:39 * URL * [Edit] *  top↑

缠绕状的N...恩~好想看
From: 字母一家亲 * 2007.10.20 19:19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