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報恩者
> 【MN】报恩者 08
他把TONY从晾衣绳上拿下来递给尼亚,男孩很满足地抱着小熊亲了好一会儿。他很无奈地看着尼亚那种弱智到家的举动,觉得给尼亚装耳朵完全不是在侮辱他。是侮辱耳朵。 “好啦,你今天该满足了吧。我要去看电视了。”
“我可以一起看吗?”
“当然,过来吧。”他很大方地说,走到沙发那里坐下拿起遥控打开电视找着感兴趣的节目。在寐罗比较着篮球赛和橄榄球赛哪个比较有趣的时候,坐在地板上的男孩回过了头,“我们可以看这个吗?”他说,指着此刻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的野生动物节目。
“这个?”寐罗定睛看了看,是关于野兔之类的小动物的。“这有什么好看的?”
“我想看,”尼亚说,“我想看这个。”
寐罗不想跟小孩吵架。“哎好了你看,”他说,“不就是看个兔子嘛。”
于是尼亚很高兴地抱着小熊看了起来。简直看得津津有味。寐罗觉得用这个词形容此刻尼亚的状态非常地恰如其分——要不是尼亚一直咬着可怜的TONY的左耳朵的话,他估计尼亚的口水要滴下来了。“……尼亚,”他抬脚轻踢了下男孩的后背,“喂,尼亚!”
尼亚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他看到尼亚开始不由自主地舔嘴唇,并丢人地吞着口水。
“喂尼亚!!”他提高声音喊到,“尼亚,你在吗?!”
尼亚这才勉强掉转回目光看着他,表情有点紧张。
“你不用把口水弄到TONY的耳朵上好吗?”寐罗没好气地说,“我不想再洗它了。何况你也要为TONY想想——它一定不会喜欢被扔进洗衣机里转来转去然后夹在晾衣绳上。”
尼亚愣了几秒,低下头看到小熊的耳朵还在自己嘴里,并且快要被他咬下来了。他迅速松了口重新把小熊抱进怀里,想了一会儿又把它放在一旁的地板上,继续聚精会神看电视。那个节目大概是野兔专辑——自始至终寐罗只看到一片各色兔子在他眼前跳来跳去。他实在想不通这种动物有什么让人倍受吸引的。但看尼亚的表情,显然那是超级美味大餐。当男孩开始不由自主地咬着手指时,他觉得他快要忍无可忍了。“喂,尼亚!”他再次踢了下男孩。
尼亚迅速将手指缩回去,并把手放在背后。“……对不起。”他说。
“你饿了吗?”寐罗纳闷地看着那男孩,“我记得我们刚吃过早餐没多久??”
“刚才不是很饿,”尼亚说,“但是……我看到这个就饿了。”
“那就不要看兔子了,我看球赛。”寐罗说着,调到他想看的频道。激烈的棒球比赛也不错。他想着,换个姿势躺好开始兴致勃勃看起球赛来。当十分钟过后寐罗扫向那个男孩,他看到尼亚像第一次看电视时那样无聊地卷着头发坐在那里发呆。“喂,这很有趣的!”
尼亚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电视,“我不懂。”他说。
“哦……也是,”寐罗点点头,“你只能理解兔子。”
过了一会儿,尼亚慢吞吞地挪到有阳光的地方蜷缩起来,像是准备睡觉。寐罗不能理解那个男孩躺在地板上就能睡觉的习惯——虽然现在不是冬天,但地板还是会冷的。何况地板硬梆梆的一点也不舒服。“你要睡觉?”他问到,“去床上睡吧,地板不难受吗??”
“没关系,这里也很舒服。”尼亚回答,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寐罗只好将电视的声音调低一些。要是尼亚这么喜欢睡地板,以后客厅里的地板都是他的。他实在不想再跟尼亚睡床了——每天早上他都被那个家伙缠得死死的。他实在搞不明白那是尼亚从什么鬼地方学来的睡觉方式。难道以前尼亚都是那么睡觉的??……尼亚会缠着什么人还是什么东西??寐罗再次看了一眼尼亚,觉得那个男孩身上充满了神秘的东西。
那些是什么呢……
寐罗刚把目光移回到电视屏幕上,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他跳下沙发绕过尼亚,跑过去拉开房门,一个男人站在外面看着他,“嗨,寐罗,”他愉快地挥挥手,“我来得不晚吧?”
“KEN?”他惊讶,“你怎么……”
“我们之前不是约好的嘛,”男人满不在乎地微笑着凑上来吻了他,“你忘记了?”
“呃?……”寐罗想了一会儿,大概是有那么回事——但他这样的约会总是很多,所以他经常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又是跟谁订的约会。也可能是那时候他醉得一塌糊涂。他迅速回头看了眼还在地板上睡着的男孩,不知道尼亚会什么时候醒来。“今天不太方便。”
“怎么,有人嘛?”男人探头看看他的客厅,当看到地板上的男孩时,他勾起了嘴角。“哈,”他高兴地说,“那家伙看起来好像很可爱——我不太介意三个人……”
“少废话!”寐罗白了他一眼,“改天吧,KEN!”
“喂等等寐罗——你不必要为这样一个男孩就走我,他是你的朋友还是弟弟?情人?不会吧?……”男人问到,迈了一步进到房间里并不由分说抓住寐罗的手臂把他压到墙壁上吻了上来,“如果你觉得这里不行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去我那里?还是找个酒店??……随便怎样都行,我听你的,嗯?”他温柔地用舌尖扫过寐罗的下唇,手臂搂紧寐罗的腰部。
“我刚从外面回来,累得要死,”寐罗心不在焉地回应着吻,“这不是地方的问题。”
“寐罗,求你啦,”男人像个孩子似的撒娇起来,在这些方面寐罗一直觉得自己掌握着足够的权力——他有时候骄傲,有时候为此烦恼。但今天的心情有点古怪,因为他直到此刻还没决定是否要做下去。或许他可以悄悄地和KEN回到卧室里锁上门,尼亚应该不会醒的。那个男孩睡觉的时候一向很沉。寐罗还在犹豫的同时,男人充满期待的目光和不安分的手指让他觉得或许他也想要这些了。从尼亚出现之后他对这些事似乎暂时有些提不起兴趣。
“好吧,”他说,指指对方的嘴巴,“注意点。别他妈的在床上像个女人一样废话。”
“我什么时候像女人过?!”男人不满地哼着,已经挑起了嘴角。然后他们两个像小偷一样轻手轻脚地穿过客厅朝卧室走过去,各自朝缩在地板上的男孩看了几眼。
一时寐罗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尼亚没占据这张床。
然而当他刚刚和那个男人进入状态的一刻,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随即尼亚的声音在外面传入他们的耳朵,“寐罗,寐罗!”尼亚拍着门,“你在吗?寐罗,能开门吗??”
“……怎么了?”寐罗慌忙问到,“出什么事了吗??”
“我想进去,”尼亚说,“地板太冷了。我想在床上睡。”
“你先在沙发上躺一会儿!”寐罗立刻拒绝了男孩,“我一会儿就出去——听话,尼亚。沙发比床还要舒服。你可以看会儿电视,我打赌那个兔子的节目还没结束……”
“寐罗,他是不是故意的?”男人问到,“刚才他在装睡吧?”
“我怎么知道?!”寐罗低声吼到,“闭嘴,不然他更好奇了!”
“寐罗,我能进去吗?”尼亚仍然叫着他的名字,“寐罗,寐罗,我想进去!”
“你只要等一会儿就好——十五分钟!十分钟!不——五分钟!然后你就可以进来……先去沙发上看你的电视……你干吗!”寐罗抓住对方捂住他嘴巴的手,怒视那个男人。KEN则以更愤怒的目光怒视着他,“五分钟!”那个男人叫到,“五分钟!你以为我们在干吗?!”
“五分钟对于你足够了!”寐罗用力扳开对方的手,“要不你就快点,要不你就出去!”
“他妈的那小子是干什么的?”KEN生气地叫起来,“要是你说他是你现在的伴,好吧那我没办法——我可以出去。但显然他不是,不然为什么你还让我进到这里在那小子睡着的时候做这个??……既然这样干吗不能让他等会儿?他有他妈的那么重要吗??”
“寐罗,我想进去……”
“不是重要而是他很麻烦!你懂吗?他麻烦透了!!”寐罗吼到,“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就快点起床穿好衣服滚出去!我连五秒钟也不想给你——简直莫名其妙!”
“你才是岂有此理!”KEN火大地咆哮着,“没有你这样的,寐罗!”
“我他妈的就这样了,你想干吗?!”
那个男人怒气冲天地看了他一会儿,起身拽过衣服开始穿。“你这个混蛋!”他怒吼着,“寐罗!!你一定会被那小混蛋折磨死的——我奉劝你快点把他清理干净,省得日后后悔!”
“那也跟你无关!”寐罗狠狠瞪了他一眼,同样开始穿衣服。
“我可以进去了吗?”尼亚坚持不懈地叫着,“寐罗,我想睡觉!”
“你马上就能进来睡觉了!!”房间里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吼到。
门外的男孩立刻噤声。然后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寐罗不免有点紧张,不知道尼亚是不是回到地板上去继续睡觉了。如果不是的话,依照尼亚的脾气应该不会走开……随后他感觉到手臂被那个男人拉住了,他回头,看到对方再次充满期待的目光,“那小子走了吧?”KEN高兴地说,“现在我们能不能继续了??”
寐罗不耐烦地甩开男人的手,“走?你做梦吧,”他嗤笑着,“他才不会走呢!”
“可是他不说话了——既然这样,我们还管他干吗?”
“没准你高兴被人听着做,可惜我不怎么喜欢,”寐罗起身走过去拉开房门,果不其然看到尼亚正默默地坐在门口等着。“……我就知道你会像个门神似的坐在这。喂,起来!”
尼亚站起身,看看寐罗,又看看里面坐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对方立刻朝他露出满脸厌恶的敌视表情。
尼亚退了两步,抱着他的小熊迟疑地站在门外,看着寐罗。
“行了,进去睡吧。”寐罗说着,从他身边走过去,回到沙发那里躺上去调大音量继续看他的棒球赛——他感到出奇的烦躁,不知道是因为尼亚的无理取闹还是KEN的胡搅蛮缠。总之那两个家伙都让他烦透了。他从没有过这样一个让他觉得糟糕透顶的下午。尤其是……那个要命的家伙。他觉得尼亚一定在故意跟他捣乱——那小子不可小觑。见鬼的。
“对不起。”尼亚仍然站在原地,跟他的背影说到。
他只是抬起手挥了挥,示意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过了一会儿,KEN从卧室里走出来,路过寐罗时那个男人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躺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寐罗,又看看仍然杵在卧室门口的男孩,弯腰在寐罗唇上吻了一下,像是故意在耀什么一样,“下次吧,”他说,朝寐罗无奈地笑笑,“去我那里,好吗?”
“嗯哼,”寐罗只是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回了个吻。“抱歉。”
“没关系,等你打发走这个搅事的小鬼,还有的是时间。”
寐罗只是勾了勾嘴角,伸手推开那个男人,“你挡住我看电视了。”
“回来见,寐罗。”KEN直起腰朝他挥挥手,然后转身离开了。
当房间里只剩下电视里传来的比赛吵闹声,寐罗觉得整个世界都他妈的死寂了。他躺在那里兴致缺缺地看着球赛,不想理会后面那个男孩在干什么也不想去想下次又是什么时候。他快要烦死了。要是尼亚一直住在这里,那么岂不是他再也不能……真他妈的。
尼亚走到他这里,厚着脸皮在他身边坐下来,手指不安地揪着小熊的耳朵。
寐罗斜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你再揪它的耳朵就要掉了。”他说。
尼亚嗯了一声,不再折磨那只熊了。“……对不起。”
“你故意的?”寐罗问到。
“地板……太冷了。”男孩卷着头发低声哼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9(10:42)|【MN】報恩者コメント(3)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MN、1213
口爱的尼宝宝~
From: MNEndLess * 2007.10.20 23:28 * URL * [Edit] *  top↑

小害人精XDDDD
M发现N是蛇之后的反应绝对比N发现M是鱼要恐怖一万倍囧
From: mercurix * 2007.10.21 10:08 * URL * [Edit] *  top↑

故意的。。。故意地
口爱的尼亚绝对是故意滴~~
From: 宝宝 * 2007.10.21 10:11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