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身陷其中
> 【MN】身陷其中 10
在尼亚窒息之前,麦克终于放开了他。他无法看得那个人的脸孔,只能听到他在他耳边不稳的喘息。有力的手握紧他的肩膀一再用力,直到尼亚的肩胛骨发痛。 “很痛……”他轻哼一声,皱紧眉头想要推开那个男人,而麦克只是更为用力地压下来再一次深吻住他。他再发不出任何声音,推着麦克肩膀的手在犹豫。他不知道该接受还是该推开,意识在游离之间徘徊,胸口处失去规律的地方正被那个男人温暖的呼吸缓缓冲刷着,他几乎不想放开他——但他却又清楚地知道这些不过是个假象罢了。麦克根本就是个无赖。他不是个孩子,才不会信什么莫名其妙的一见钟情——就算有这样的事,也与他无关。
“尼亚?”男人捏紧他的下巴像是在责怪他的不专心,“你在想什么??”
他在一片暗中伸手触摸着他的轮廓,试图在心里勾勒出那张脸孔的样子。“没什么。”他说到,声音努力维持着惯常的平静,“我在想,你该回去了。”
“嗯……”麦克低哼着,嘴唇掠过他的睫毛,“想我走??”
“干吗要留下来?”尼亚问到,“因为我长得好看??”
“问得好,傻瓜。”麦克笑了出来,“看来你还算聪明。”
尼亚感觉到愤怒涌上他的头顶。如果这就是麦克留下来的理由,他也完全有理由拒绝。“我不知道你样子,”他冷冰冰地说到,“所以我不想你留下来。你可以滚了吗??”
“你觉得不公平??”
“不是。”尼亚动了动身体想要起来,但那个人压得他很用力让他无法动弹。“我不会跟你这种人交往的,”好一会儿他才终于开口,“大概是我之前有点昏头……”
“你以为我在和你交往?”麦克突然哈哈大笑,“你是天真的少女吗??”
尼亚哑然,继而莫名地看着那个影。“什么意思?”
“我可没说要和你交往,”麦克俯身又压下来一些,灼热的气息扫过他的脸颊,“但是我现在很喜欢你,可能你会做得更好些,让我更喜欢你——然后,爱上你也不是没可能。一切都取决于你,是吧,宝贝?”他侧头在他脸颊上重重一吻,“现在我们回卧室,嗯??”
“我不去!”尼亚赫然打断那个人的美梦,“滚出去!从这里!”
“为什么?”麦克问到,“因为……我态度不认真??”
“没有原因!我只是讨厌你,非常讨厌!你明白吗?!”尼亚再也不想跟这人废话,他用尽全力推开身上的人然后脚步不稳地冲回卧室——他突然觉得荒唐,对于自己居然会为这样一个人而……动心吗??似乎是这样的。好吧他诚实点,他就是动心。他觉得他喜欢他,为麦克的一切而有点六神无主神魂颠倒。可能没到那么严重,但也差不多。他喜欢他,想要看到他想要听他说话想要被他抱在怀里像上次那样安心地睡觉,只因为对方的手臂很有力。而现在他觉得他蠢到了家——只因为对方的手臂很有力,所以他就像个傻瓜一样爱上他?!别开玩笑了。而对方,只因为他有张好看的脸就对他念念不忘——麦克这个——流氓。
他用力摔上卧室的门然后爬到床上躺下。没有床单,没有毯子也没有枕头,甚至连窗帘也没有。只有他床上一个毛绒玩具和一件——麦克的外套。他睁开眼睛皱着眉看了眼那衣服,一把抓起冲下床跑到门口拉开房门,朝那影子用力丢了过去。“还给你!!”他大吼。
“嗯,你很生气?”那影问到。
他不说话,咬紧了嘴唇盯着那人。
“因为我的态度,让你觉得受伤了?”麦克继续问他,“被欺骗是很糟糕的事吗??”
“没有比这……”他咬着牙吞着要涌出眼眶的潮湿,“更糟了。”
麦克立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朝他点头,“唔,好吧,我知道了。”那人说着,弯腰捡起他刚刚用力丢过去的外套搭上肩,“那我走了,尼亚——记得有事就打电话给我。”
“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尼亚负气地吼,“我不会再见你了!!”
“那就不见嘛,你急什么。”麦克满不在乎地笑。
在尼亚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狠骂那个混蛋是如何混蛋时,房门打开又合拢的声音已经在房间里响过,隔了好一阵,他才意识过来麦克已经离开了。——所以,那个人就这么走了?尼亚愣愣站在卧室里,几乎没办法相信他就那么轻而易举地把麦克走了。那个人甚至没有丝毫犹豫,在听到他的逐客令后捡起自己的外套就消失在他面前。
所以,只能证明,麦克才不在意他会怎么样吧。
尼亚忍着眼泪回到卧室再次狠狠关上门——所以,他是个傻瓜。
那以后麦克果然没再出现。没有给他打电话也没有再突然跑到他的公寓外。尼亚病恹恹地过了几天,觉得自己像个失恋少女——傻得要命。或许这么说是不恰当的,他没觉得自己『恋』过,那个麦克,说来不过是在跟他玩玩游戏而已,可他认真了。不,他没认真。他才没有认真——他只是有过认真的念头。实际上是还没等他认真,事情就结束了。
一周后,尼亚整理着他的行李准备去其他城市。他把那些新买的东西全都留在公寓里,只带着两件衣服和证件之类,离开之前尼亚看了眼房间,觉得里面空旷得让他难受。从小他就不是个被人喜欢的孩子,直到现在长大,也仍然不是被人喜欢的。或许他就是这样的人。想些什么,奢望些什么,期盼些什么……都不过是无用的浪费精力罢了。
尼亚叹了口气,关上房门转身朝电梯走去。

“哎?最近不去找你的受伤对象去了??”玛特端着热巧克力在寐罗身边坐下,递过一杯给那个正对着影片看得入迷的家伙。“小心被烫到——喂,接着啊!”
寐罗含糊地恩了一声接过去。
“喂,到底怎么了啊?”玛特莫名其妙地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发生什么了??”
“……什么?”寐罗才听到玛特在跟他说话,“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那个尼亚呢?”玛特的手掠过寐罗短短的头发,“怎么,头发还没长长,你的超级速递员工作就到此为止了?!不像你嘛,寐罗!”
“唔。”寐罗点头,却没说什么。他喝了一口热饮,差点被烫到。“哇啊!!”
“喂,小心啊——”玛特皱了皱眉,“你在走神吗??”
“不,没什么。”寐罗将杯子放在一旁的桌上,站起身。“看完了,我回公寓了。”
玛特有点奇怪地盯着那个背影,半天没有琢磨过来寐罗身上到底哪些地方不对劲。“这么早就回去吗??”他看看时间,“才只有下午四点钟,你回去要做什么啊?”
“不知道。”寐罗闷闷地答了一句,转过身又回到沙发里坐下,“无聊。”
“为什么不找尼亚?”玛特问到,“你们吵架了??”
“没有,”寐罗歪头想了一会儿,“我们没吵架——呃,不。实际上是还没到吵架的地步。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前些日子自己在干吗。大概是觉得好玩,想要捉弄捉弄他——结果那个傻瓜莫名其妙地认真起来,我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因为我说他好看就一副要哭的模样……啧,完全不可理喻。”他摇摇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那白痴,简直跟过去没两样!!”
“……认真?!”玛特重复一遍,“你是说尼亚喜欢你??”
“唔。我想,大概。”寐罗重新拿起遥控打开电视。
“是爱吗?”
“可能吧。”
“你呢?”
“什么?”
“我在问你对尼亚怎么样,”玛特凑上来看着那个家伙,“喜欢他吗?”
寐罗瞪了他的好友一眼,“开什么玩笑?!”
“不喜欢,干吗在墙上贴满那家伙的照片?”玛特奇怪地问他,“瞧,把人家公寓差不多偷了个一干二净,你倒是个不错的搬运工嘛——速递?我看全都速递到你自己公寓去了!要是这也不算喜欢的话那什么才叫喜欢呢??”他夸张地叹着气摇头。“真是傻瓜。”
“找死!”寐罗愤愤说到,“你非要看到他发觉我是谁那一幕然后跟我歇斯底里吗?!”
玛特没有作声。他看着他,好半天甚至没有动一动眼珠。
当寐罗很是不爽地别过脸继续换着频道调高声音试图用这来掩饰他的激动情绪时,他听到玛特极小声地说了一句,“原来你在为那家伙担心啊。”
“你说什么?!”他立刻掉转脑袋看着玛特,“什么担心??”
“你不担心他,会怕他因为知道事情的真相而——”玛特突然住了口,他紧紧盯着寐罗直到对方开始满脸诧异,才恍然大悟般地直起身体,“我知道了!你怕他知道真相!!”
“胡扯!!”寐罗突然火了,他猛地起身朝房门大步走过去。“我回去了。”
未等玛特开口,他已经用力拉开门走了出去。
怕他知道真相??就因为怕他知道真相以后会跟他歇斯底里——可能会晕过去,也可能会像上次那样躲在墙角里精神错乱般地又哭又叫,更有可能在那些之后会愤怒地吼他是个该死的混蛋和骗子——他不难想象那种场景,当自己摘下墨镜让尼亚看到这张久违的脸。那个人会说什么?会做什么?又会想什么??……他不过是个品质恶劣的混蛋罢了。像过去那样热爱拿尼亚开心,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尼亚的痛苦之上——或许孩子时期的他从来不会在意自己的行为有多过分,但他现在是个成人,他能知道他做的不过是再再次伤害那人罢了。
尼亚跟他没有过节或仇恨。他为什么总要那么对他——
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好吧。他承认,可能他是在怕尼亚知道真相。让尼亚觉得彻头彻尾在被他愚蠢地耍弄,尽管他开始只是完全无心的找乐子而已。寐罗有点搞不明白他在担心什么——难道他不希望看到尼亚被他耍得团团转的模样吗?!他简直想看得要死。他真的很想看到尼亚像过去那个孩子那样因为被他欺负而咬着嘴唇含着眼泪又不肯哭的倔强模样,即使那个人已经是个成人,他仍然对那一幕情有独衷——而寐罗却不能解释,当他看着尼亚站在自己的卧室里用像过去那样的目光瞪大眼睛死死盯着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掉眼泪的模样时,他居然觉得有丝隐隐的……愧疚。并且,那是带着点极不舒服的、让他困扰的……有点疼痛的愧疚。
所以他捡了自己的衣服就回来了。
他不觉得这场闹剧继续下去有什么意义并且他——也不觉得这是多么有趣的事。
尼亚含着眼泪的模样再次浮现,寐罗几乎有些恼恨这样的自己了。
并且,他愤怒尼亚对他露出那种表情。那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00:50)|【MN】身陷其中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