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身陷其中 15> 因為愛II【MN】身陷其中
> 【MN】身陷其中 1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要是他想让日子好过点,一切就不会太困难。但或许是出于某种自我惩罚的心理,寐罗不想让自己好过。这就意味着他一天到晚都会被自己内心里的谴责骂得体无完肤然后被关于尼亚的事情搞得整天失魂落魄。他没心情吃巧克力也不想喝酒,更没有精力出去找乐子。
要是他想的话,他还是能开开心心活下去的。
忘记一个人没那么困难。但关键在于他是否决定要去忘记并且去做点什么。他不想忘,也不想让那些淡漠一点点——他整天坐在沙发里想着尼亚,不知道那个人是否已经离开这个城市去了其他地方。他没再给尼亚打过电话也没再去找过他。尽管他很想,但他不想为这个让自己在尼亚面前更无地自容。事情终于给了他一个漂亮的反击,他被这些命运里注定或是偶然的报复打击得快爬不起来,不但荒唐而且讽刺。他对此无可奈何。他身陷其中无从摆脱。掉进自己挖的陷阱,被自己设的圈套捕获,上了自己充满悬念的钩——他却无力挣脱。越是挣扎越是被束缚得更紧,他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从来没试着挣扎也没有尝试过要去摆脱。他不想摆脱,他心甘情愿就坐在陷阱里翘首企盼,等着他的猎物跟他一起掉下来。
但那家伙……是否已经离开这片『森林』去了其他地方呢??
他无从知晓。他也没力气去找那狡猾的家伙。他不知道那家伙是否已经避之不及地远远逃开——要是那样的话,算他倒霉。他就在这陷阱里坐上一辈子,坐以待毙。
然后,最重要的问题是,他想尼亚。
他非常想他——从来没这样地想念过一个人,尼亚说话的声音和微笑的模样,呆愣的或是喜悦的也可能带着些羞怯的表情,尼亚小心翼翼抚摸他的感觉,尼亚生涩地回应着他的亲吻的感觉,尼亚挤在他怀里被他拥抱着的感觉……他想尼亚想到要他妈的发疯。恨不得现在就能见到那个男人抓住他的手臂把他一把用力抱紧——告诉他有多想他,恳求他的原谅,发誓以后会认真地对他好。像『麦克』一样好好对他,把他放在心里最重要的地方。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他像个已经无药可救的重病者。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一周左右,最后寐罗终于忍不住夺门而出。他没办法在他的房间里再待下去,一秒种也待不下去。墙上贴满了尼亚的照片,他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很多让他见到就想要歇斯底里的东西。他从尼亚那里偷过来不少东西——并且那些东西悉数散落于他房间的各个角落,事实证明在摆满所喜欢的人的东西的房间生活并不是什么快乐的事,那只能让糟糕的感觉更糟糕让强烈的想念更强烈让无法自拔的爱更难以摆脱。他几乎要死在那间到处充满了尼亚气息的混蛋屋子里——最后寐罗只能狼狈地落荒而逃。
当然他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
他大步走在街道上,目标明确步伐坚定,朝着他该去的方向。那个人或许还在的地方。他祈祷着尼亚还在那里,否则他就真的会完蛋。寐罗没有花多少时间就跑到尼亚的公寓,他站在那扇熟悉的门外深吸口气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他抬起手臂敲响了房门。
没有人来开门。
寐罗再次用力敲了敲,里面仍然全无动静。他低头看一眼时间,现在尼亚应该在公寓。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太久——那个男人没有理由跑到外面去做什么。何况尼亚几乎很少外出。他烦躁地叹了口气,拼命说服自己事情不会有那么糟糕。尼亚不会走的。因为这里有他喜欢的人,他不会就这么离开——他一个劲地用这些自欺欺人的念头来安慰自己,一边用力拍着尼亚的门,非常徒劳地别扭着想要等待那个人给他回应,固执地认定尼亚就在里面。
一个小时的时间在寐罗的声嘶力竭和手掌发痛里就这么过去。
当然,没有任何人来给他打开那扇门。
最后,他还是不肯承认尼亚离开。他觉得他可能还需要点耐心,于是他坐下来倚在墙壁那里眼望天花板空虚地出神,仿佛在那里能找到尼亚的影子——或者他这种纯属守株待兔般愚蠢的等待方式能有什么结果。当然,是他期待中的结果。他就那么坐在那里等着,一动不动,像个卫兵。他从来不觉得等待是什么有趣的事,但为了能见尼亚,他乐意做一切枯燥乏味的事。包括坐在这里等着尼亚来开门,包括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打拨不通的电话,包括在心里构想着与那个人再次见面时的种种场景甚至幻想着尼亚最终能够接受自己的歉意和爱。这种自我虚构的乐趣让他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类似于美梦成真的快乐,虽然伴随着那快乐后面通常是同样多的或者更多的失望和痛苦,还有寂寞。但他仍然热衷于那些自我折磨。

尼亚接到电话时大约是上午十点钟。杰瑞在那边寒暄过后,便单刀直入地问他是否知道一个名叫寐罗的人。他迟疑着,本想矢口否认但最终还是给了对方肯定的回答。
“所以,那就是找你没错啦。”杰瑞唉声叹气地说到,“你能不能回来一趟?”
“回去?出了什么事??”这么询问的时候,尼亚不能控制让自己的神经紧张起来。无论如何那是寐罗——对他而言,寐罗永远不会是个普通的名字也永远不会让他能够坦然面对关于这个名字所发生的一切。怎样的感情也好,什么事情也罢,寐罗总是能轻易让他紧张。即使他已经离开那个城市换了新的住处有了新的工作甚至改掉了号码,很多东西无法摆脱。尼亚并未想过要摆脱什么,他只是想要自己在这种绝望里安静下来,寻找自己忍受的底线。
“他在你的公寓外面坐着,不管谁说什么也不肯走。”杰瑞更夸张地叹气,仿佛他已经亲眼目睹过似的,“公寓房东完全莫名其妙,但法律上又没规定不可以在门外等人——何况他说得有条有理有根有据明明白白就是在等你。喂,整整四天,他像生根发芽一样坐在那里等着你去给他开门,要是他再这么坚持下去,精神病院会把他拉去做精神鉴定,大概这跟什么强迫症有关。我搞不明白也不想详细地盘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离职后换掉了号码,公寓房东找不到你只好打电话到公司询问,我才知道这些。你不能回来一次吗??至少把你那朋友劝走也好,要是他真的精神有问题,你就回去公寓里面给他开一次门好了——他就是想要你给他开门,别无他意。说实话我真的觉得他这人脑袋不正常喔……”
“好了杰瑞别说了。”尼亚打断朋友无休无止的滔滔不绝,“我会尽量回去。”
“尽量?!他已经四天没吃东西了——你最好现在就去租架直升机过来!”
“我租架直升机过去直接空降到十七层,进去给他开个门??”尼亚反问,“你干脆就去雇一个擦玻璃的工人从窗户进去,给他开门,告诉他可以进去尽情席卷里面的东西。”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你最好快点回来,尼亚!”杰瑞很无奈,“要是他们把他送到医院去说不定你的麻烦会更多——总之你早晚是要回来,能早点就早点吧。”
“好吧我知道了,杰瑞。”尼亚叹气,“先这样吧,我把手边的工作整理一下就回去。”
挂断电话,他坐在那里对着办公桌桌面愣了一会儿,叹息轻轻地从他口中溢出,而他本人却毫无察觉。尼亚不知道这是寐罗再一次恶意地捉弄还是真的……呃不那不可能。他肯定自己的想法,那人不可能会因为他而做出那种傻到家的举动。他不过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罢了——然后,当他回去,他就可以再一次实施他已经计划好的某些令人心寒的阴谋。他想他该告诉杰瑞不要被那个男人表面的种种作为所蒙蔽——那个混蛋最擅长的莫过于演戏。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告诫自己不要被那个男人的任何举动蒙骗。他强迫自己继续做他被打断的工作尽管这似乎有些困难——当尼亚意识到他已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过久却仍然无法让自己从中解脱时,他真的感觉到了痛苦。他没办法让自己从中摆脱。那种身陷其中的无奈和无助,让他茫然无措心慌意乱。他的头脑反复出现配合着杰瑞解说的相应场景,寐罗坐在他的公寓门外等着他给他开门——上帝。谁会信这么幼稚的、一戳即破的谎言?!他才不会相信这么愚蠢的事会发生在寐罗身上。那一定是另有企图别有用心的。毋须多言。
于是,尼亚没有回去。
他觉得自己今天的工作很多,所以他没办法脱身。然后第二天,他用了同样的借口告诉自己实在没办法回去。第三天同样。第四天他不再给自己找借口。他知道他不会回去的。就算杰瑞再来几百个电话他也不会回去。他回去才是自取其辱——他何必要让自己丢人丢到那种地步。他已经够了。从现在开始他绝对不再让任何一个人靠近自己身边。谁也别想。
然而当尼亚回到他的住处,躺在床上缓解着一天的疲劳对着天花板出神时,他仍然会被关于寐罗的一切占据头脑。他想念他,毋庸置疑。但他只是想念那个把他搂在怀里让他安心睡觉的男人,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是超人的男人,那个席卷走他房间里大堆家当的男人,那个跟在他身后无所顾忌地趟进喷水池的男人,那个跑到公寓底下等他然后从楼梯爬上十七层叫嚣着砸他门的男人——有着短短金发戴着墨镜笑容明亮拥抱有力的男人。那不是寐罗。那绝不会是寐罗——绝不是。寐罗发生了什么都与他无关——他只能说那是罪有应得。
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头痛加剧。杰瑞接连几天都在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去,他真不知道寐罗到底伪装出何种令人怜悯的惨状让那个本来就容易心软的男人大受感召。“杰瑞?”
“你真的不回来吗?”那个男人很绝望地问他,“他们真的要送他去医院了。”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尼亚皱了皱眉,“那里不是刑场,好吗??”
“他快要蒙主宠召了。”杰瑞忧心忡忡地,“你要是再不回来,搞不好就要参加葬礼。”
“葬礼我也不会参加,”尼亚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我不会为那种人哀悼的。”
“……尼亚,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以前不是,”尼亚回答,“但现在是了——真抱歉让你看到了我这么恶劣无情的一面,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就这样吧,杰瑞。我要睡觉了,以后别再为他的事给我来电话。”
“尼亚……”杰瑞叫了一声,那边已经挂断。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耸耸肩。将手机从他和身边的男人之间拿下来,“我不想见你完蛋。既然尼亚都已经这样说了,你还是回去吧?”
“你觉得一个人要恨另一人到什么程度,才会说出不会为他哀悼这种话??”
“呃……”杰瑞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很有难度,他尴尬地看着对方。“……我不知道耶。”
寐罗看了他一眼,勾起嘴角笑了笑。“你真是幽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00:45)|【MN】身陷其中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