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身陷其中
> 【MN】身陷其中 16
当然,寐罗没有等到自己挂点就离开了尼亚的公寓。也没有再卷走尼亚公寓里的家当。
关于尼亚的事,他只能说自己倒霉透顶。要是上帝拿这当作他当初对那人捉弄的惩罚,只罚他一个,好吧。或许他会咬牙强迫自己接受——但上帝惩罚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所以事情这样看起来就很不公平。他知道他该把尼亚找回来告诉他,要是这么下去他们两个都会完蛋——但他猜测尼亚会淡淡地告诉他『不。这跟我无关。那只是你自己的事情。』
他不屑于做什么自作多情的蠢事,只要那是值得的,无所谓到底要做到何种地步。而被碰上满鼻子灰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所以寐罗迟疑着,他是否还要去找尼亚。他知道尼亚在哪个城市却不知道尼亚住在什么地方又在哪里工作,关于那个人现在的一切他都一无所知。他要了尼亚的电话,却从没有拨过。想想也知道尼亚只会用冷言冷语打发他。一个人能够恨另一个人到拒绝为他哀悼的地步,他真不知道世界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的事。
头发长了一些,也仍然是半长不短,有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的男人,觉得如此陌生。仿佛从未见过那个家伙,既不是寐罗也不是麦克——那到底是谁呢。悲伤的表情,颓废的表情。失落的表情,故作冷漠的表情。他觉得他并不认识他。这么长时间,他只会对着镜子痛苦。
他该换个方式,摆脱这些。那么他就不必总是盯着镜子那张陌生的痛苦的脸。
寐罗叹了口气,扔掉手里的毛巾回到客厅里,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叼了根烟点上,顺手拿起旁边一叠影碟片随意翻了翻,似乎这些都是那次从尼亚的公寓一起带过来,当时他不过是觉得有趣罢了,趁那家伙昏迷不醒把公寓里彻头彻尾地翻了一通卷走大堆有的没的。结果现在只不过是给自己徒痛苦罢了——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何必还要费力气把那些搬回自己的公寓呢。他丢掉那些碟片,仰头躺在沙发里昏昏欲睡。未抽完的半截烟从他嘴角里滚了下去,他任由它掉在地板上——然后埋头缩进沙发里。现在他只能寄望于在梦里见到尼亚。或许只有在那种情况下才能得到尼亚的谅解和尼亚的微笑,还有尼亚的吻。
他从没想过某天自己会在感情上落魄到这种地步。
寐罗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很久。他没有梦到尼亚,却梦到自己回到孤儿院的时期。那是某个夏日的午后,他坐在树枝上寻找青涩的果子,当寐罗感到温度越来越高,他抬起头却惊恐地发现太阳大得吓人——几乎就要撞到地球,触目所及只有一片耀眼的红色。他被吓傻掉,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看着太阳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抬起手就可以碰触到那几千摄氏度的高温。寐罗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被那巨大的球体吞噬着熔化,如同岩浆一般滚烫的热流从草地突然汹涌漫出朝他席卷而来,很快就会到达他坐着的那根树枝高度——寐罗吓得大叫起来,双手紧紧抱住树干不敢动一动。热流,曝日,烟尘,飓风。他的视线被恐怖现象填满。他的叫喊被弥漫出来的尘雾呛住,寐罗使劲干咳着发不出声音,而温度还在不断升高,他感到头晕目眩全身无力几乎马上就要被卷进那可怕的熔炉之中。寐罗猛地睁开眼睛,呛咳仍然持续着,他几乎没办法控制他的剧烈咳喘,像梦中一样灰色烟尘布满他的视线,却没有太阳和岩浆而是四处窜起的火苗。寐罗顿时大惊失色,急忙从沙发上弹起身体四处环顾,他的房间已经被烟雾和火舌霸占,或许是他之前忘记熄灭的烟掉在了地毯上——寐罗没时间多想,他迅速起身朝房门冲过去,掠过卧室,透过半开的房门他瞥见里面满墙壁的尼亚的照片。
寐罗的脚步瞬间犹豫下来。他迟疑着继续走了几步,突然转身折回卧室去拼命撕下那些该死的多得要命的照片——那么多那么多,他觉得恐怕直到自己被烧死都抢救不完。
他突然想起尼亚说过的话。即使是他的葬礼,他也不会为他来哀悼。
这个念头让寐罗突然间全身无力,他手里紧紧握着抢下来的一沓尼亚的照片,仰头看着墙壁上还未来得及抢下的那些,他的眼睛被烟熏出眼泪,他内心里疯涌的情绪加剧了那些灼热液体的迸流。他不知道现在还能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除了跟尼亚的照片一起被烧死在这里,他恐怕没有其他选择。在他被烧焦之前他就会因为被毁掉呼吸道而完蛋。
寐罗对着那些照片茫然地流着眼泪,然后用袖子擦了擦脸继续去拼命地撕。要是人死后还能有灵魂存在,他倒真的想要知道……尼亚到底会不会来参加他的葬礼为他哀悼。
如果他猜错了的话,那么他死了活该。如果他猜对了,那么他……死而无憾??
……或许吧。寐罗吸着鼻子笑笑,觉得无论哪个结局对自己来说都不会太糟糕。

“你到底是来还是不来?”杰瑞在那边举着电话问他。
“我——不想去。”他低声说。
“你真的不来??”那边顿了顿,“我觉得你不是这样的人。”
“过去不是,”他忽然坦然下来,“但现在是了。”
“嗯,你很抱歉让我看到你这么恶劣无情的一面,是吧?!”杰瑞的口吻突然充满嘲弄,就像那个人的语气。那该死的——让他恨到全身发抖的混帐语气。他恨那人说话的口吻,恨那人的眼神和那人的表情。他恨那个混蛋。他确定自己对那个该死的混蛋恨之入骨。所以他态度冷漠是当然的。所以他没必要愧疚更用不着难过。即使刚才听到杰瑞说后天是那个混蛋的葬礼,他也没表现出丝毫异常。那祸害终于死了——世界上没有比这再好的事了。
“随你怎么说吧,”他淡淡地回答,“我要去工作了。就这样,杰瑞。”
“尼亚,”那个男人在那边同样淡淡地接口,“你恨一个人,没有必要恨到这种地步。”
他紧紧抿了下唇,毫不理解为什么杰瑞要为那个混蛋辩解。
“你要是真的不来,我也没办法。”杰瑞继续说到,“反正这么长时间打给你电话,叫你回来一次见见他,哪怕把你的朋友劝走也好——不要总是让他坐在你的公寓外面等着你来给他开门,你从来没把我说的任何一个字放在心上,甚至连一声要我转告的话也没有。说实话我真的很不解是什么让你对一个人恨到这种地步。但打探别人隐私是不礼貌的,我发誓我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你的朋友也从没说过——当然,他什么都不说。他只是坐在那里。以后你会常常想起这个场景,有人守在一间空荡荡的公寓外面等着你给他开门。”
“够了!”他突然发火,伴随着满腹怒气更多的是恐惧和慌乱,“别再说这些没用的话!我说过我不会回去——以前没有回去,现在不会回去,以后更不可能回去!”
“随便你好了,”杰瑞在那边笑笑,“你来不来参加朋友的葬礼,跟谁都无关。”
“既然这样你干吗还要问个没完?!”尼亚仍然冲动地大吼,“你简直要烦死我了!!”
“是吗,既然这样,那我跟你道歉。”杰瑞说到,“对不起,尼亚。”
……对不起。对不起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谁会需要对不起!!要是一个对不起就能抵消所所犯过的全部错误,没人会高兴在这世界上活着。自以为很了不起就可以肆意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欺骗,设计,嘲笑和辱骂。该死的混蛋。死有余辜,罪有应得的混蛋。他才不会稀罕那么一个混蛋活着还是死了——他没有心。可能有过,但现在不在自己这里。他用力握紧手里的话筒,最后一次也是最为冷漠地一次告诉杰瑞,“我不会去的。绝不会。”
“那好,”杰瑞答应着,“不过没关系。你的朋友知道你不会为他哀悼的。”
他一时哑然,几乎立刻发火地追问,“他怎么知道?!”
“你曾经对我说过,不是吗?”杰瑞笑着提醒他,“那时候刚好你的朋友也在听电话。”
他突然全身冰冷,头脑空白。他僵硬无比地站在那里听着杰瑞仍然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说个没完,却早已不知道对方都在说些什么。杰瑞的意识是寐罗知道他那充满恶意的话??比什么都要邪恶的,让人听过会从内心发冷的话。他开始觉得全身泛出寒意,但他仍然努力说服自己这没什么可怕的——反正那人已经不在了。他何必在意寐罗曾经想过什么。他才不在意那些。他甚至不曾过问杰瑞关于『他的朋友』的任何事。他讨厌寐罗,他恨他。
“就这样吧,尼亚。”杰瑞说到,“再见。”
咔嗒。
听筒里传来盲音。杰瑞挂了电话。而他仍然站在那里举着话筒发呆——头脑里有个不真实的想法在晃来晃去。模糊着他的视线,混乱着他的意识,凝固着他的血液,僵硬着他的全身。他几乎无法呼吸,却还是能勉强察觉到他仍然活着——为什么他还活着??
刚才杰瑞跟他说了些什么??——杰瑞说寐罗死了。
寐罗,那个金发男人。麦克,那个寐罗背后的身影。
他沉默片刻,突然爆发出无法控制的怒吼,这怎么可能?!……
一阵铃声打扰了他即将发狂的情绪。尼亚猛地睁开眼睛——在他的房间里。他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而现在不过是下午而已。他揉着酸涩的眼睛坐起来,铃声仍然在他身边持续地响。尼亚摸索着找到手机接起来,“喂?”他声音嘶哑地开口,“请问哪位?”
“是我,尼亚。”那边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轻快,“看在上帝份上别挂电话好吗?”
“……寐罗?”他皱了皱眉,想要问他从什么地方弄到他的电话,却又觉得这个问题既愚蠢又毫无意义——既然电话已经找到了,那再问也没什么用。“有什么事吗??”
“呃……没什么,”那边的男人支吾着说到,“只是想……咳咳,跟你说几句……咳……说几句话。你知道很长时间——咳,咳,没见了……”
他再次皱紧眉头。“说话?……你生病了??”
“是啊,一点小病……咳咳……”寐罗在那边笑着说到,“大概是呼吸道……咳……呼吸道感染……咳咳,咔……没什么大事,你不用……咳——咳,担心……”
“我不会担心的,”他冷冷说到,“你自己觉得好就行了。”
“咳咳……是啊,咳……”寐罗很难得地没有生气,“你还好吗,咳,尼亚??”
“是的,很好。”他回答,“不,应该说没有你,好多了。”
“是、是吗……咳咳……咳……”寐罗似乎叹了口气,“那就……咳,就好……咳……”
“你病得这么重,还是改天再说话吧。”他突然有点不忍,也可能是想逃避。“别说了。”
“不——没、没关系——咳咳,咳……别挂电话,看在……咳,上帝份上……咳咳……”寐罗的声音显然很痛苦,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在这种时候打电话给他。“尼亚……”
“好吧,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他耐着性子问到。
“没——没什么……咳……”寐罗似乎在犹豫着,“你……咳咳,你能不能告诉我……咳,咳咳……告诉我……哦上帝……咳!!咳咳!!咳……改天吧尼亚……咳……我……”
通话突然被寐罗切断。
尼亚拿着手机,有些茫然地看着——不明白为什么寐罗要来电话更不明白为什么寐罗又突然挂断电话。他迟疑了一下,想要拨回去给寐罗。但犹豫再三,却还是缓缓放下了手机。
手机再也没有响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00:44)|【MN】身陷其中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