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身陷其中 18> 因為愛II【MN】身陷其中
> 【MN】身陷其中 1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一直在那个城市停留了半年之久。直到圣诞节到来,以前的同事们打电话来要他回去参加圣诞前夜的聚会——他客气地婉拒了他们。却又在过后有些懊悔。或许他是该回去一次的。至少那是他熟悉的地方。而他现在,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里要怎么过这个节日? 仍然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呆。让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爬过去?
那不在他的期望范围之内。尼亚用了很长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当他发觉他不过是在给自己找着回去的借口——他感到自己如此可笑。事实上,他就是想要回去。想要见到那个人,可能的话。或者他没有勇气会见他,但至少他想要知道一些……关于那个人的事。一点点也好。只要一点点就能让他继续安心地留在这个城市里,继续自欺欺人地过下去。
当这个念头终于在他心里扎根,他突然安静下来。
这么辛苦地想要摆脱,却总是还会因为某些极小的理由就能又让看似平静的一切掀起惊涛骇浪——他实在不觉得这样的坚持有什么意义。或者他该更坦然地承认,他的确很爱那个人。麦克也好,寐罗也罢。那个人的身影已经霸占他心里的所有位置,甚至不该霸占的地方也全都占据。他不走那个无赖,只能让他继续停留在那里肆意扩张,直到他觉得他的全部都被那个男人占满。他感觉不到自己属于自己。连他的呼吸也不再属于他。
于是圣诞前夜他悄悄回去了。没有告诉任何朋友甚至杰瑞,更没有打电话给那个男人。与其在陌生的城市度过这个温馨的节日夜晚,他更希望能安静地在熟悉的街道上走一会儿。即使只是独自一人,熟悉的地方或许能够给他一些安慰,让他不会在这个夜晚觉得太痛。

尼亚已经在街上走了很久,到处喜气洋洋热闹非凡的欢乐情绪并没有感染他。完全不像预想中的,他丝毫没觉得哪里让他觉得安慰——反而让他更难过。他几乎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纯粹的快乐是什么感觉。当他被丢在大街长椅上的那一刻开始,快乐就永远地离开了他。
他迈着僵硬的步子,毫无方向,头脑空白。只是单纯地为了走路而走路,试着让自己在这个所有人都觉得开心的夜晚别再那么难过——尽管他实在感觉不到哪里好过。然后,尼亚停下来站在挤满很多年轻人的电影院门外,微微仰头看着那些浪漫温馨或是夸张幽默的电影海报。他似乎从未看过电影——那种东西对他来说就像完全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东西。而实际上,又有什么对他而言是熟悉而亲切的呢??……或许,工作??可能吧。尼亚黯然。
或许这才是他活着的正确方式——不需要感情的人都会用工作填满生活里的所有空白。
感情那种东西,从来就不是属于他的。
他随便买了张票,跟着人群进去。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带着爆米花和可乐开开心心地进来,他才想起他似乎没有买什么可以看电影的必备零食。尼亚不由得自嘲地咧了咧嘴角。可见他有多么白痴,甚至不知道看电影要买这些东西——大概整个电影院里只有他一个人空手而来,独自一人。坐在这里,只为了能不让自己在这个夜晚太难堪。他选择和其他人一起分享别人的爱情——因为他不曾拥有那种东西,可能他只是想要看一看其他人是如何将这感情演绎得完美。又可能他只是想要让自己感动一下。虽然短暂。
一对年轻的恋人礼貌询问他能否交换位子,他欣然应允。看得那两个人脸上露出的感激微笑和喜悦的光彩,他觉得高兴——但同时却更加失落。某些痛苦的情绪揪紧他的心脏,让他在新的冰冷位子上坐下的时候满心伤痛。他忍不住微微侧头,看着那个女孩在原本属于他的位子上坐下,她的男友把爆米花递给她,她则把手里的可乐分给他一杯。然后他们两个相视而笑,接过吻后开始享受他们的快乐——嚼着爆米花吸着可乐一边议论即将开场的电影。
他看得发呆。鼻子泛起酸涩,甚至眼眶发涨。
那种感觉他从未体验过。但他相信那一定非常美好。两张脸庞所充满的喜悦是无法伪装出来的,那是因为内心里感觉到充满了幸福和爱的自然流露——而他,被内心里的情绪涨痛着流露出来的却是什么??……尼亚转过头,轻轻地吸了口气让自己咽下那股酸楚。抬起手悄无声息地擦掉没能忍住的一滴潮湿痕迹,他试着调整他的姿势和心情,准备观赏影片。
电影开演后没多久,一个来迟的人带着外面的寒气进入场中。他微微动了下身体,感觉到那人拿着票找到他身边的位置坐下来——然后拍打着身上细碎的雪粒。带着烟味的呼吸朝尼亚这边弥漫过来,他不由得皱了下眉,目光触及到那人戴着手套的手,他意识到对方也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带着什么爆米花和可乐来看电影。和他一样,两手空空。
或者,和他一样的不止是这些,还有心情??
在圣诞夜前夜这样一个快乐的夜晚,没有和其他人分享这美好时刻却选择独自一人来看电影——无论如何这都不会是什么好的感觉。一股同病相怜的心情在尼亚心里油然而生,他的脸上却仍然没有任何表情流露或触动萌生。他错过了一些片断——这让他觉得有些惋惜。
身边的人终于停止了动作,倚在座位上开始看已经播了一会儿的影片。
尼亚完全不知道影片都在播些什么——他总是无法集中精力于那部影片,他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很认真很投入地看,身边的人也是。自始至终那个人只是安静地看着影片,既没有评论也没有任何因为情节而做出的举动,几乎一动不动,仿佛看得很专注。尼亚不动声色地盯着那双戴着手套的手。惟独他无法安心下来,甚至不能记住一句完整的台词。
偶尔有叹息声从他周围的人口中发出,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感情缺失的残废。
他悄悄地转过一些角度想要看一下身边那个人的表情,目光在触及那张侧脸时却猛地僵住。尼亚不由得睁大眼睛愕然望着身边的人,他几乎难以相信他所能看到的——即使寐罗仍然戴着墨镜,头发也不像他记忆中的任何一个。但那不是寐罗又是谁??他张口结舌地看着那个人,直到对方终于觉察到什么一般,将目光从银幕上移到他这里来一点点。
他无法看到那双墨镜底下的眼睛带着怎样的感情,甚至不知道寐罗是否为此而动容。那个男人只是将目光在他脸上稍稍停留一会儿,露出些惊讶又有些难以置信——继而就坦然下来,墨镜转过去的角度让尼亚知道寐罗已经开始重新专注于电影,而他却再也不能平息。他坐在那里,全身僵硬,意识停滞。他几乎没有觉察自己这种显而易见的表现都流露出心里的哪些情绪——他只是对着寐罗发呆,虽然那个人似乎根本没有因为他的存在而在意。
是什么也好。只要寐罗表现出一点点情绪——尼亚也会觉得安慰。
慌张,不安。焦灼,沮丧。喜悦,茫然。只要不是现在这样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继续看他没有看完的电影,而对身边的人置若罔闻——尼亚咬着嘴唇,几乎无法控制他突然间想要发狂的情绪。视而不见,故作不知。或许有某些东西比欺骗更为糟糕,在这个世界上。而他拒绝去想这些仅仅是因为寐罗在心里根本不在意他,所以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有所冲动。
所以,实际上。寐罗不爱他。
那些都是骗人——都是假的。
可他干吗还要对寐罗说过的那些话,每一个字,都念念不忘。即使知道那些不过是欺骗和愚弄他的玩笑话而已。甚至因为寐罗曾经整天守在他的公寓外而寝食不安悲伤难抑。
他忍着眼泪倚回自己的位子上,继续盯着屏幕。茫然而失落。他的眼前一片模糊,几乎看不清楚上面的影像更无法听清主角们都在说些什么。整个电影院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周围全是空荡荡的座位,一片漆,屏幕上播放着关于他的悲伤电影。而他只能对着那掉眼泪。
偶尔有人回头看一眼这个看到泪流满面的男人。脸上露出困惑不解或是莫名其妙的表情。明明这是个美好的爱情故事,为什么要看到哭泣呢??……他们面面相觑,但还是转头继续专注于情节和手里的可乐爆米花,以及和朋友们议论着电影的最终结局——完美的。
圣诞节上演一场悲剧是残忍的事。
而尼亚却自己给自己上演这一幕。他坐在那里对着从未认真看过一眼的电影无声流泪,身边的男人却一直不为所动地坐在那里继续看着影片。仿佛他们只是不曾相识的两个陌生人罢了——可他们明明不是。不管什么也好。为什么寐罗根本都不对他说半个字??……
尼亚用力咬紧嘴唇闭上眼睛,不想让太过悲伤的情绪引起其他人的不悦。
一片暗的绝望中,他感觉到身边的人似乎终于动了动。然后,一只手悄悄过来握住了他的。他想要睁开眼睛,却感觉到已经被泪水阻隔全部视线。他抬起另一只手茫然地擦着眼睛,那只握着他的手仍然戴着让他不舒服的皮革手套,他不知道寐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喜欢戴这个,但他知道寐罗又回去了——摆脱开麦克的种种,色衣服和十字架项链。甚至开始蓄起的头发。他依稀可以嗅到巧克力的甜香,突然间开始期盼寐罗能够从口袋里掏出点什么像那次一样开口问他『你要吃巧克力吗』或者『巧克力可以缓解情绪让人镇定』一类的话。而寐罗却始终没有其他的任何举动,只是那么握着他的手,而后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换个姿势坐好,手臂支起在座椅另一边的扶手上离开了尼亚一些。
尼亚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悄悄侧过脸看着寐罗,被头发和墨镜遮挡的半张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表情——他甚至只能借助微弱的光线看到电影的屏幕荧光反射在男人脸颊上而映出的一块光斑。他长久地盯着它,直到寐罗移开些角度,光斑跟随着缓缓消失。
电影散场之前,寐罗放开了他的手。
冰冷和失落一瞬间攫住他的心脏。
他看着寐罗站起身朝出口走去,甚至没有一声跟他的道别。直到那抹色身影消失在门外,他才猛然意识到什么一般迅速跟着起身朝出口处慌张地追了过去。他希望还能看到寐罗在外面的身影——他固执地告诉自己他并不想做些什么,他只是想要跟寐罗说点什么。或许,他该问问那个男人上次他突然打电话给他却没有说完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咳,咳咳……告诉我……咳!!咳咳!!咳……改天吧尼亚……咳……我……』
寐罗到底想要问他什么。为什么现在他却忘记了那件事??
尼亚冲到电影院外,触目所及,满大街潮涌般的人群早已淹没了他要寻找的那个身影。他怔怔望着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然的热闹街道,眼泪还未干涸,便又重新冲刷起他的脸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00:42)|【MN】身陷其中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