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身陷其中 21> 因為愛II【MN】身陷其中
> 【MN】身陷其中 2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尼亚决定到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的公寓住一晚,转天再回去。房东见到他时很惊讶,但很快又高兴起来,热情地告诉他房子还没租出去——大概这要『感激』曾经整天坐在他公寓外面的那个男人,因为他让所有的人对这屋子望而却步,觉得里面大概有不祥的东西。 房间半年都没有人住过,所有东西都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他整天在门外坐着,不管我说些什么也不肯离开——唉,年轻人啊,总是爱冲动。突然冒出了什么念头就一定要做到不可。不然就誓不罢休。结果呢,还不是不了了之。”老人摇着头叹息,“大概那是你的朋友吧?那么急着想要见你,在这里足足坐了一个月呢。”
“嗯,是吗?”尼亚从老人手里拿过打扫工具,“我自己来就好,您回去休息吧。”
“难得看到你,所以觉得很高兴。你知道,人的年纪大了,就是比较喜欢热闹一些——不然会觉得很孤独啊。不过……”老人叹了口气,“这跟年龄没什么关系,谁也不喜欢独自一个。一个人孤零零的又有什么好呢??说起来,你见到你那个朋友没有??”
“我……”尼亚打扫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支吾着点了下头。“是、是的,我见到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他并没有骗人——他的确是见到了寐罗没错。虽然寐罗的举动让他茫然。他不知道寐罗到底是什么意思。在电影院里对他置若罔闻,不曾理会他甚至不曾看他一眼。却在之后让一个孩子给他送来巧克力糖。『他让我把这个送给那边最好看的人。』他几乎可以想象出寐罗带着怎样的表情做着什么动作说出这样的话。那个男人把这个偶然路过的小孩子抓到身边用他的大眼睛吓住那小孩不让他哇哇乱叫,然后用『很棒的圣诞礼物』诱惑那孩子帮他跑腿——像变魔术般地从口袋掏出两颗巧克力糖,『听着,宝贝——把这个给那边最好看的人。听到吗??回来!先别跑——告诉我,你觉得哪个人是最好看的??』
“那么,他跟你说了什么没有?”老人问到,“他一定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是吧?”
“呃,是——是的。很重要的事……”尼亚点头。“非常……重要的。”
“虽然看起来脾气有点糟糕,又被警察教训过两次,但我可知道,他不是个坏孩子。”老人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开始我简直烦得要死,恨不得让警察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小子扔进监狱去吃吃苦头。我告诉他你走了,你不在这里,你不会回来。他不肯听,只是固执地坐在那里等着,跟我瞪眼睛,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一天又一天——就像要分出个胜负一样。但终究是……我年纪大了呢,呵呵……”老人摇了摇头,“后来我索性不去管他,由他一个人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结果忘了哪天过来看到他自己坐在这里哭。我没打扰他。只是……看着一个男人像个孩子一样地哭——倒真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啊。”
尼亚不知不觉地呆住,而后站直身体看着老人。“他——在哭吗?”
“你也不会相信,是吧?”老人笑眯眯地看着他,“那种人看起来可不像会哭的家伙。”
尼亚的神经停滞了片刻,然后黯然地点头,继续弯下腰清扫着地板。“或许吧。”他说。
“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尼亚。”老人有些疲倦地眨着眼睛,“你也早点睡吧。”
“好的,真是麻烦您了。”尼亚连忙抬起眼睛微笑,“另外,真的很谢谢您。”
“不客气,不过——真希望那天能让你们两个一起去我那里作客呢,小伙子们。”老人微笑着挥手阻止了尼亚送他出门的举动,“只要年轻就还有的是希望吗。真好啊。”
“是……”尼亚呆呆地站在门口,看着老人走进电梯。
当他回到房间里,想要继续打扫下去——尼亚却发觉什么都做不下去。他全身无力地站在那里,而后缓缓地蹲下身体,仿佛所有力气都被抽了个干净。他的头脑里反复回响着老人并非刻意说出的话,每一个字都足够噬咬着他的神经让他感觉到疼痛。他没想到寐罗竟然会真的在这里坐了那么久——就算杰瑞是在夸大其词,房东又怎么可能骗他??他更没想到,寐罗会哭。那个男人会像个孩子一样地哭。可是……为什么??他收紧手臂抱着自己的肩膀对着地面发呆,房间里的暖气不够让他觉得温暖。他只觉得全身冰冷——连心脏也跟着一起被冻成坚硬的冰块。他突然感到恐惧。他突然不再明白寐罗。他突然开始怀疑寐罗对他所抱有的到底是什么感情——单单只是乐于戏弄侮辱他还是……有其他的真实情绪掺杂其中?
尼亚猛地抱紧头拒绝让自己去想这个问题。
不。不可能。不可能!他发狂般的告诉自己——寐罗不可能对他有其他的感情存在。那是假的——那些全是假的!!寐罗根本就不曾爱过他。愚蠢的是他,可笑的是他。天真幼稚,自作多情的是他。自始至终寐罗不过是在恶意地设下圈套让他一头跳进去。然后,他真的跳了进去。并且再也没有出来。直到现在,他仍然被困在寐罗的陷阱里无力挣脱坐以待毙。
『他说,那个叔叔的表情很悲伤——要是我能让他笑笑,就给我最棒的圣诞礼物。』
这不过是寐罗最擅长的油嘴滑舌罢了——可他为什么却会感到窒息。他丝毫感觉不出这句话有多少幽默的成分在内却只能觉出无边的疼痛。无声地噬咬着他的心脏。
『那个叔叔的表情很悲伤』『要是我能让他笑笑』
该死的。混蛋——寐罗。尼亚痛苦地闭紧了眼睛——为什么,他不选择亲自过来安慰他?他明明知道,只要他的一个微笑或者拥抱就能让他脸上的悲伤踪影全无。只有他才能抹去他脸上的失落和痛苦。而寐罗只是独自躲在暗处悄无声息地看着他,看着那个孩子走到他的身边把巧克力糖给他,看着他抱紧那个孩子恳求他把自己的拥抱传递给那个人,看着他悲伤叹息,看着他泣不成声。看着他,只是看着他——他要躲在那里看着他??默默的,残忍的。无动于衷的。……如果他爱他,为什么他不肯出来?为什么??
『那个叔叔还说,要是你哭了,就让我代替他给你一个吻。要很用力很用力地吻你——一直到你不再哭为止。』为什么。为什么他不亲自过来把他的亲吻给他。为什么?!!……
尼亚忍不住坐在地板上开始再一次地抽泣。他不能明白寐罗到底想要做些什么——或许寐罗是爱他的。尽管这个可能他几乎无法相信。可寐罗又为什么要做出如此自相矛盾的事?是他头脑太笨所以无法搞清楚吗??难道一定要他亲自上前问个明白才能知道——
尼亚猛地抬起头睁大眼睛。
几秒钟后,他迅速掏出他的手机开始拨那个号码。已经深深刻在心里的号码。每天都要默念上几百次——然后期待几万次会出现在他的屏幕显示里。他焦灼不安地等待着,那边被接起的声音。他等待着,直到快要被这剧烈的焦灼焚毁到化成灰烬。但,感激上帝。他终于听到那边被接了起来。继而寐罗的声音——像是睡到一半被突然吵醒般的,沙哑得几乎有些恐怖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喂?”虽然那不是他记忆里的声音,但他知道那是寐罗。
他想要说句什么,却努力了三次才让自己发出声音。“是、是我……寐罗。”
他惴惴不安地等待着,而那个人却没有给他任何回答。
他开始感到慌张,不知道寐罗是否在因为他这个莫名冒出的突然电话而生气。或者是在因为被打断睡眠而恼火——他的声音突然间不再平稳。“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了你?”
那边依然没有任何回答。
尼亚等了很久,很久。他越来越困惑,越来越恐慌。不明白为什么寐罗不回答他却又不挂断电话。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口,“如果你——很生气,就挂断电话好了……”
当然。寐罗还是不开口。
“寐罗?”尼亚开始感到疼痛,“为什么你不说话?你不愿意理我,是吗??还是这又是你打算戏弄我的——方式?!……好吧,如果你不说话,那么我说。我不会影响你休息。我会很快地说完然后——然后你给我一个回答,好吗??”他等待了片刻,那边悄无声息。绝望一遍又一遍冲刷着他已经开始退缩和畏怯的情感,他开始觉得他的愚蠢可笑。可他仍然鼓起勇气继续说了下去——他不知道以后自己是否还会有同样的勇气。他必须要跟寐罗说清楚这些。他必须要。“我拿到了你的巧克力糖。还有你的卡片。……不过我没有拿你的礼物。我把它送给了那个孩子。寐罗……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为什么要从电影院里走掉?你明知道——明知道我回来……”他顿了顿,却还是说了出来。“明知道我回来是想要见你。为什么让一个孩子给我送来巧克力糖?为什么要让他安慰我,让我笑,给我你的吻?你明知道只有你才能给我最好的安慰。我不明白你到底在做什么。如果你根本不在意我,为什么你又要做这些?!……求你了,寐罗。给我个回答——告诉我,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好吗?我知道我这么做很可能只是再被你嘲弄一次……不过……我已经被你愚弄过那么多次,干吗还要在意这一次呢……寐罗,你只是在耍我觉得这很有趣还是真的——在意我??……寐罗……别这么沉默。给我一个回答,好吗?我只要你一个回答,只要你说句什么,我就……”
咔嗒。
那边挂断。继而盲音传来。
尼亚几乎无法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仍然呆呆举着手机,紧贴在金属上的耳朵早已捕捉了从那边传来的令人心碎的盲音。而他却无法相信。他只是全身僵硬地坐在那里,拿着被对方无情挂断的手机,半个字也说不出来。要他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他是否又该说些什么或者——他该去找个角落把自己彻底埋葬。他已经在寐罗的阴影下生活了太久,从来都不曾摆脱过那个人给他带来的伤害。而当他突然开始觉得或许……寐罗也能给他带来阳光,他开始期盼着和等待着,渴望着,紧张着。对方却完全不为所动地熄灭了他的所有希望。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勇气说出那种丢脸至极的话——然后被寐罗冷漠无情地拒绝。
极其缓慢地,他终于拿下了手机,未等他的手臂垂下,手机已经从他松开的手指间砰然滑落掉在地板上,发出一声令他心碎欲裂的闷响。他呆呆坐在那里,全身发冷,万念俱灰。他不知道他将要这么坐上多久。可能一晚。可能几天。可能像那个男人一样坐上整整一个月。也可能是……一辈子。可能他永远都不再从这巨大的悲伤里摆脱出来。当寐罗用冷漠地切断通话打碎他几乎纯粹『幻想般的』战战兢兢的询问。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绝望。
尼亚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受伤的不是欺骗也不是置若罔闻。而是拒绝。
冷漠的。残忍的。令人彻底绝望的。
无声的拒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00:39)|【MN】身陷其中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