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意外時差
> 【NM】意外时差 01
“我敢发誓。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那个混蛋更混蛋的混蛋了。”寐罗气咻咻地趴在桌子上粘着他的考试卷子,之前被他一怒之下撕得粉碎的可怜纸片。他粘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把它弄得像个样子——而后他看着它,上面的分数看起来很棒。真的。要是你不拿它和另外一个混蛋的分数去进行比较的话,那差不多就是整个美国中学里最棒的分数了。 “他妈的尼亚!你给我等着!!”他恼羞成怒地甩开卷子,一把拉起面前的窗户朝对面街道上跟他正对着的窗户吼到,“尼亚!尼亚!你这个世界上最他妈的混蛋的混蛋!!”
之后,如往常一样地,那扇窗户也被推开了。尼亚没什么表情的脸出现在那后面,“我已经听到过几百次了,寐罗,”他『冷漠』地说到,“只是上帝从来听不到你的愿望,是吗?”
“你闭嘴!”寐罗再次怒吼,“你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好像我从没离开过这里,”那边的男孩似乎微笑了,“那么你过来吧。”
“哈!哈!不要以为我没有嘲笑你的资本——至今为止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的白痴!!”寐罗一脚踩上窗框,摇摇欲坠地站在那里,“你就跟你的拼图和课本去他妈的过一辈子吧!然后在情人节你只能一个人抱着课本发呆!”之后,如他所愿地,他看到那个男孩的脸色开始变得阴沉,他终于有点得意起来。当他准备再一次开口讽刺尼亚是只十足的呆头鹅之前,一道银光闪烁划过他的视线——他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夜空里一颗拖曳着长长尾巴的流星。
流星耶。他想着。然后马上握紧两手许了个愿。『混蛋的尼亚再也不要跟我抢分数了!』他在心里暗自默念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考试和论文——我他妈的厌倦透了这些了。』
然后,当寐罗终于自欺欺人地心满意足,决定要跨下窗台去洗澡的时候,他却一个踉跄脚下没有站稳,继而整个身体剧烈地摇晃着,寐罗大声尖叫着伸直手臂想要保持身体平衡,但事情似乎已经『无药可救』了——他在对面尼亚的大喊里从二层楼高的窗户上一头栽下去结结实实摔进楼下灌木丛中。在他昏过去之前,寐罗隐约觉得尼亚似乎有点过分紧张了。

当他浑身酸痛地醒过来,寐罗发觉自己在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
显然这不是他的卧室,也不是他爸妈的卧室。不是医院。不是教室。更不是他妈的那个混蛋的卧室——他一点也不稀罕去尼亚的房间。他从来不稀罕去那地方。当然……要是尼亚的母亲烤了他爱的巧克力小甜饼的话他会在对面那户人家的起居室过上一个下午。然后……有时候。嗯。只是有时候,他会去那个混蛋的卧室待一会儿。因为光是吃小甜饼有点无聊。所以他会听从那个『跪着求他去卧室聊天或者写作业』家伙的要求……呃不。等一下。现在他该想想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显然这也不是玛特的房子,或者凯瑟琳……那么……
他动了一下,而后至少发觉两件事。首先,现在是半夜。他的视线里一片漆。然后,他似乎不是一个人睡着——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另一个……呃……紧紧挨着他的人。他恐惧地倒吸口气,然后强迫自己垂下眼睛去看他胸前存在着的某个东西——
根据他以往的常识所知,那应该是一个人的手臂。
并且那是一双非常有力的……男人的手臂。环着他显得有点瘦巴巴的胸口(并且他没穿衣服——至少上半身是)。而他则能感觉到他耳后某个男人温热的呼吸,正冲刷着他的脖颈,以及冲击着他脆弱的心脏。上帝啊。他惊恐地想着,我他妈的到底在什么地方?!身后那个混蛋又是……呃不。再等一下!似乎还有更恐怖的事发生。要是他没感觉错误的话。
他困难地吞了口口水,一条手臂费力地顺着自己的胸口滑下去,在确定了自己身上似乎什么都没穿的时候——他碰触到了后面那个人紧挨着他的——男性的——部位。
在寐罗的呼吸因为极度惊慌和恐惧而变得急促的同时,他听到后面的男人轻轻动了一下身体,继而一个有些熟悉但更多是陌生的声音在他耳后响起,“怎么了,寐罗?”他惊愕着那个人居然知道他的名字!——但那抹慵懒的语调显然带着与他关系极度暧昧的口气。不过当然了,能和他一起裸着睡在一起的人恐怕不止是暧昧的问题——但问题是那混蛋是谁?!
“……你是谁?”寐罗紧张地问到,“我在——我在什么地方?”
他有太多问题要问了。但眼下最要紧的是搞清楚他在哪里干什么和那个正在『性侵犯』他的混蛋到底是谁。他在心里确定那家伙死定了——他非要把他送进监狱坐一百年牢不可。看来那家伙根本不懂得『存活的真理』——在这个世界上最不能惹的就是寐罗。
“……你在开什么玩笑,”后面男人懒懒地说着,同时收紧双臂把他搂得更紧了——他差点惊声尖叫出来。上帝呀。他觉得那家伙的身体太热了。“你睡不着吗,寐罗?失眠?”
“老子问你这他妈的是哪里还有你跟我装什么糊涂——”
“呃,我知道了,”那个男人像是清醒过来一样,“你想要我做点什么打发时间吗?……好吧,给你两个选择,听我唱安眠曲,或者我们两个做点什么??你打算选择哪个??”
在他回答之前,一张灼热的嘴唇已经落在他赤裸的肩膀上温柔亲吻着,他想要说些什么但那个人似乎根本不打算给他回答的机会——紧接着那张嘴唇压上来……吻上他的……在他被那个突如其来的吻搞得霎时陷入大脑空白之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猛地翻转过来,很快那个男人压上他的身体埋头深吻着他,两手还在肆无忌惮地抚摸着他的皮肤,顺着他的腰侧很快地滑下去,他想要张口说句什么,但却被那个男人吻得更深——他简直要窒息了。
“我知道你更想要选择哪个,”那个男人在接吻的间隙轻声低笑着,“嗯,是吧?”
“喂你——”寐罗试图挥舞手臂开身上那家伙。妈的。他这算什么?强暴吗??难道那混蛋不知道强暴他这件事差不多就等同于找死吗??那家伙一定不知道他的为人。他一定得给他点教训尝尝——于是寐罗奋力屈膝给了那个家伙腹部一击。“放开我!混蛋!”
然而他被男人压得太紧,以致他没法施展他『了不得』的拳脚。并且他的挣扎似乎反而起到完全相反的作用——他觉得那个人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与此同时他惊慌地发觉他身体某个部位被男人温柔地爱抚着。他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了一床。“喂!喂你!放开——放……”
“你想要玩这种游戏吗?”男人愉快地说着,一手轻而易举拉紧他的手腕搁在他的头顶上,继而他感觉到他的双腕被什么类似于衣袖的东西绑在床头。他吓坏了。然后他知道这绝不可能是强暴以外的什么——但是上帝啊这个混蛋他妈的到底是谁?!他胡乱踢着双腿想要踹开他身上的那个男人,一边拼命扭动着身体叫骂,“你这个大混蛋!色狼!魔鬼!放开我!”
“你继续这么反抗下去只能更加倒霉,明白吗?”
那个男人略带戏弄的声音让他霎时噤声。他恐惧地睁大眼睛试图看清楚那家伙的样子,但房间里太了。他妈的是谁把窗帘拉得这么严实让一点点光都透不进来??……还未来得及破口大骂,他感觉到一件更恐怖的事——不,应该是终极恐怖的事发生了。他的双腿被以非常不雅观的姿势抬起并分开,继而那个男人挨紧了他,他抑制不住地大声尖叫起来,同时极其丢人地因为过度害怕而带上了哭音,“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想要干吗!!”
“……干吗?”那个人的动作顿了一顿,缓缓压上他的胸口,“你说我们要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拼命摇着头,咬着嘴唇忍着抽泣,“你这个他妈的杂种!”
“……杂……”男人再次顿住了,继而声音变得不快起来,“你今晚到底怎么回事?”
“我他妈的知道是怎么回事?”寐罗怒吼着,“你怎么知道我是寐罗?!你又是谁?!”
“你连我是谁也不知道吗?”那个男人更加不快了,“你睡觉睡傻了?”
“你他妈的才睡觉睡傻了——你到底是他妈的哪个混蛋?!”
男人没有回答他,转而更为用力地压住他的身体并再一次深吻住他,“可能你现在在跟我装迷糊,不过这样倒是挺可爱的,寐罗,”那人喃喃嘟囔着,“我会让你想起来我是谁的。听着,你要是再这么装傻下去可就不好玩了——我会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你知道我是谁……”
当寐罗感觉到那个男人坚硬的部位抵住他的下身,他再也坚持不住了。“救命!救命!”他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双手拼命挣扎着想要挣开那绑住他的该死的布料,“你这流氓!!”
“寐罗!”那个男人的口气顿时加重了,“我可真的要生气了!”
一声遏制不住的哽咽窜出他的嘴巴,紧接着寐罗异常愤怒地发现自己因为害怕而哭了。“你这个混蛋!”他哭骂着,“你会下地狱的——我打赌,你会因为今天做的事死一百次!!”
“……寐、寐罗?”那个男人的动作再一次硬生生顿住,继而一只手爬上他的脸孔擦着他没能控制住的眼泪,“……你哭了?”男人震惊地说,“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寐罗??”
“你——你混蛋……”寐罗呜咽着,“你这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你要强暴我……”
“我……我没……好吧好吧别哭了——你不想做就告诉我你不想……我停下了,寐罗。”男人似乎很是慌张,很快地松开了他的手腕并安抚般地擦掉他还在持续涌出的眼泪,“好了寐罗,好了……我不做了。你别这样——你刚才做噩梦了是吗?我真的很抱歉寐罗……”
“你到底是谁?!”寐罗哭着吼到,“你想要干什么?!”
“我——我……寐罗,你到底是怎么了?”
随着一声无奈的叹息,一缕淡淡的金色光线突然在房间里亮起——寐罗不得不闭上眼睛以抵御住那过于强烈的刺目光芒,继而当他眨着因为泪水而刺痛的眼睛勉强透过视线,惊愕让寐罗顿时被梗住了——他张大嘴巴看着那个男人同样愕然的表情,半晌没能缓过他神经。坦白地说他被震惊了。但不仅仅是震惊。然后他们异口同声地惊叫出声——
“尼——尼——尼亚……——”
“寐——寐——寐罗……——”
他简直要晕了。寐罗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更他妈的可怕的事情。那个混蛋不但是该死的混蛋尼亚并且——并且尼亚看起来怎么那么的……他妈的……男人?!他看着那混蛋显然不可能是十五岁的男孩。对方有力的肩膀和身体轮廓以及那张脸孔绝对不会是一个男孩。并且该死的那为什么是尼亚?!“你长大了!”寐罗大吼到,“你怎么能这样??”
“……我本来就是……”尼亚费力地咽着,“你——你怎么像个男孩……”
“他妈的那是因为我本来就是男孩!”寐罗怒吼,“难道你不是十五岁吗??”
“我已经……我已经二十一岁了,寐罗,”尼亚惊慌地打量着他,“难道你是十五岁?”
“二十一岁!二十一岁!!”寐罗用力拍着床吼到,“要是我没算错的话——要等到2012年你该死的才是二十一岁!你睡迷糊了吗??……话说回来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尼亚的表情在震惊之外又多了迷惑。“……现在是——2012年没错,”他捡起床头的表拿给寐罗看日期——上面清清楚楚显示着2012年6月30日凌晨两点。“有错吗??”
寐罗的嘴巴合不上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出声,“我……我不是在2007年……”
“那是几年前了,寐罗,”尼亚皱着眉说到,“……你……”
寐罗挣扎着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这里是……”
“……我们的——公寓,寐罗,”尼亚小心翼翼地答到,目光闪烁不定地停留在他脸上,仿佛这个回答会让他为数不多的理智彻底烟消云散一样。“我们在……呃,……同居……”
寐罗眼前泛地晕了过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1(22:49)|【NM】意外時差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