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时越爱 13> 因為愛II【NM】時越愛
> 【NM】时越爱 1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寐罗说是给他送点东西过来,而尼亚看看那个男人手里鼓鼓囊囊的购物袋,知道那决不是什么『送点东西』的问题。寐罗把那些东西全都扔在他帐篷里,留下一罐咖啡粉。 “我们可以在荒野里生火煮咖啡,这个主意怎么样?”寐罗很得意地说着,收拢起尼亚用剩下的枯木枝堆在一起,然后搭了个简易的小木架,“我特意在厨房里翻到煮牛奶的小锅,不知道那是我之前哪个女朋友扔在那里的——正好能用上,煮咖啡正好。哈。”他抬起绿色眼眸看了一眼对面正在凝视着他的男人,“喂,你是不是很佩服我的想法?!”
“……嗯,是。”尼亚微笑着,“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煮咖啡。”
“呃,开始我只是想拿几罐咖啡饮料过来,不过想到冷冰冰的喝进胃口一定很不舒服,所以……”寐罗用力扎紧那个架子,然后很满意地打量自己的作品。“看起来不错。”
“是啊,”尼亚看着面前呈三角形稳稳立在那里的支架,“像个艺术品。”
“我像艺术家吗?!”寐罗哈哈大笑,然后将牛奶锅小心地穿过铁丝挂在支架上。可惜那个东西好看却不结实,寐罗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动作,是否触到了那支架的重要支点,它就哗啦一声倒塌下去。两个男人不由得傻在那里,继而面面相觑。当寐罗颇为恼火地捡起那根起到重要支撑作用的木棍检查时他发觉那上面有被虫咬过的痕迹,“这不是我的失误!!”他像个孩子一样不服气地叫喊起来,并把那木头拿给尼亚看,“是这根树枝被虫蛀过!呃,该死的——我白白花费力气扎起来——妈的!混蛋!!”他一气之下折断了它扔到一边。
“没关系,不要支架也可以。”尼亚连忙说到,“把牛奶锅给我,寐罗。”
“算啦,你准备要这么举着它吗?!胳膊不掉才怪!!”
“那又有什么?”尼亚无所谓地耸耸肩,“不过是十几分钟而已。”他从寐罗手里拿过来那只小锅,放入咖啡粉和矿泉水,“把火点上吧,寐罗。”他指指他的口袋,“马上就好。”
“你真的……??呃,好吧。”寐罗无奈地掏出打火机点燃那些树枝,火很快烧了起来。
他们两个用最简单的办法煮了咖啡,于是这个晚上的晚餐总算有了热饮做伴。胃口暖暖的感觉显然比灌着冷水送食物要好得多,寐罗甚至感到他平时最讨厌的胡萝卜也美味不少,他们用这个办法热了豌豆罐头,寐罗试图如法炮制地烤面包片,被尼亚严厉禁止了。尼亚说那不过是在糟蹋面包片而已,他认为寐罗只能烤出一堆炭似的东西,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寐罗一不小心把面包片掉进了火堆里充当了燃烧的木柴,然后遭到尼亚的一通嘲笑。
吃过晚餐后,天已经完全了下来。
他们两个坐在那里喝着咖啡,一边聊着天。劈劈啪啪的烧火声夹杂在他们的谈话之间,燃烧着的火堆给他们带来不少温暖,甚至没有人想要回到帐篷里。
红色火焰映衬着寐罗的脸颊,在尼亚的眼里看来让那个男人的脸庞更为生动,寐罗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皱眉或是撇嘴的小动作,一个无意义的轻哼,都成为他的捕捉对象。他坐在那里握着咖啡杯子,默不作声地听着寐罗跟他讲这里的事——关于这个时代的一切,偶尔喝一口仍然温热的液体,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温暖,美好。让他奢望能够一直就这么下去,他不必再回到以后,寐罗也不会离开。他们两个就这样守着火堆坐在深夜的湖边,在烧火声和湖水轻缓的流淌声,以及偶尔远处传来的鸟鸣声中,就这样相互陪伴着坐下去。
“你是不是很累?”寐罗突然中止说话看着他,“为什么不说话??”
“……我在听你说,你说话很有趣。”尼亚微笑着看他,一边举起杯子再抿了一口,“我喜欢听你说关于这里的事,所以,继续说下去吧。我不累。你呢?”
“我当然不会累!”寐罗立刻说到,“我只是怕你会很想睡。”
“嗯,不。”尼亚摇头,看了一眼寐罗的杯子,“你还要咖啡吗??”
“如果还有的话,我不介意……”
“我再煮一些。”尼亚说着拿起那只已经所剩无几的牛奶锅,“稍等一下。”
“算了,好麻烦。”寐罗挥挥手,“我们就这么说吧。”
“很快就好,”尼亚朝他微笑,“你尽管说好了,我在听。”
“呃,我还是帮你吧。”寐罗说到。他看着尼亚,再一次发觉微笑的表情如此适合那张脸孔,火炭的红色光亮将尼亚的脸映出一层异于平日的活跃色彩,那双灰色眼眸也随之而生动起来,犹如星辰一般,当凝视着他的时候,他似乎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里面的某些东西。他不能确定那是什么,但他可以感觉到那是尼亚在朝着他微笑时才会拥有的情感。他猛地想起之前在收音机里听到的那句摸不到头脑的录音,犹豫地把目光投向尼亚,想要问问他那天到底在说些什么却又无法出口。或许——尼亚自己早已不记得了。谁会记得深夜里无意之间的一声喃喃自语呢??尼亚根本不知道他把自己说的话录了下来,虽然只有那么短短两句。
『算了。他不喜欢你也是没办法的事。』
『他』到底是指谁?『你』又是指谁?!而『喜欢』……会是哪种感情的喜欢呢??他完全不明所以,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只能有些神情发僵地坐在那里看着尼亚继续在火上煮咖啡。他看到尼亚似乎有些纳闷地抬起眼睛看着他,那个男人说了句什么,他没听到。他只是看着尼亚发呆,在心里反复迟疑着到底该不该问又该怎样问,直到那个男人挪过来一些坐在他身边拍了拍他搭在膝盖上的手臂。“寐罗?”他模糊地听到尼亚在叫他。“寐罗??”
“呃?……什么??”他才缓过神来,有些紧张地看着尼亚,“怎么了??”
“呃,没什么……”尼亚摇摇头,“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没、没什么……”他掩饰般地答了一句,看看尼亚手里端着的容器。“好了吗?”
“好了,把你的杯子拿来。”
他们各自倒了些咖啡,散发出浓郁香味的滚烫液体让他们感到舒服而暖和。像是为了更暖和些,他们两个挨着彼此而坐,手臂挨着手臂,看起来也并不介意腿部相互靠在一起,而谈话却无声无息地停止了。他们只是偶尔喝一口咖啡,望着地面或前面出神,很长时间都没有再说什么。仿佛刚才的中断让一切都停止下来,他们都没有心思再继续下去谈话。
过了好一会儿,尼亚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看着寐罗,“你不回去吗?”
寐罗摇头,“不,我——我可以住下,已经这么晚了。”
“今天有点冷,你会不习惯,”尼亚皱眉,“不管多晚也不算晚,回去睡吧,寐罗。”
“你怕我会占你的地方吗?”寐罗故作轻松地笑笑,“上次我可是很规矩的!”
尼亚似乎愣了一愣,继而有些无言地轻轻扯了下嘴角。“……是啊。”他喃喃说着,“上次……嗯。不过还是有点拥挤,不是吗。”他摇摇头转过脸盯着火堆,“你又没带被子。”
“我没想到会住下,”寐罗辩解,“我只想给你送点东西然后吃个晚餐。”
“或者,我不该留你喝咖啡。”尼亚笑了一下,抬起手臂将杯子送到唇边把里面的液体一点点灌入胃口。想到寐罗又要住在这里陪他一晚,他无端地感到紧张。不止紧张,更多更多根本无法描述出来的情绪一瞬间攫住他的所有意识充斥他的脑海。恐惧,期待,喜悦,犹豫,怀疑,担忧,不安,惶惑……几乎让他呼吸不稳。他喝掉最后一口,将空杯子放在一旁。然后伸长双臂环住屈起的小腿,将下巴抵住膝盖坐在那里对着篝火出神。他该如何说服寐罗回公寓呢??他是希望寐罗能够留下来,可他知道他不能让寐罗留下来——他不能。否则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情况。如果说上次只是处于意识朦胧的懵懂之中,这次他已经是清清楚楚地知道他对寐罗所抱有的……想法。那么,他还能平静地躺在寐罗身边睡着么??
“你冷吗?”寐罗问到,“我去拿件衣服给你。”他说着站起身,手立刻被那个男人一把抓住。尼亚的手,温暖而有力地抓着他的,就像上次那个夜晚,一直握着他的手入睡。寐罗几乎都要忘记那件事,而现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他立刻想起那晚他们握手而眠的场景。他有些恍神,面对尼亚仰起脸的凝视,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他知道尼亚的意思是不必去拿什么衣服——于是他坐了下来,在尼亚身边,挨着那个男人的肩膀,却没有挣开他的手。他直觉觉得尼亚想要这么握着他的手,而他似乎也很喜欢就这么被尼亚握着。
他们坐在那里,两只手相互握着,只是没有任何意义地轻握着,没有人动一动也没有人加重或减轻一丝力气。他们各自看着前面火焰欲烬的火堆,当尼亚拾起一根木柴丢进去时,寐罗用另一手也跟着拾起身边的木柴扔了过去。很快火焰再次窜高,温暖袭来,他们的手却不知不觉握得更紧了些。尼亚动了下手指,摸索着分开寐罗的几根手指,寐罗心领神会地舒展他的手指将掌心贴住尼亚的,然后两只手十指交叉地握紧。火焰高低不齐的跳动似乎带起他们心脏的鼓动,他们紧紧靠着彼此坐在那里,仍然没有人转头去看对方,尽管手已经代替他们做了他们想要表示的一切。当寐罗发觉尼亚似乎正在动着身体时,他心里猛然间涌起一阵疯狂而快要失去规律的撼动,他屏住呼吸等待着尼亚接下来要做出的举动,而那个男人却突然松开了他的手站起身。“时间太晚了,寐罗。”他听到尼亚波澜不惊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有些累,想要回去睡觉——不过,我还是认为你回去比较好。这里太冷。”
不等寐罗回答什么,尼亚已经转身朝帐篷走了过去。
他在心里愤怒地质问着自己为什么要做出那种举动——在他们两个意识都是如此清醒的时候。无疑,他把事情搞得麻烦起来。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形在他一时没有忍住的失态下突然发生,就像被伺机已久等待时机的心魔猛地抓住空当,一瞬间进驻他的内心促使他做出那种举动。而他……真的不想承认那是他做的。他希望寐罗不会把发生的事放在心上,希望寐罗能够像过去那样气咻咻地被他的话搞得一阵恼火然后不假思索地开车回去,希望寐罗能忘记他刚才做的那些——而那样暧昧露骨的手指紧握又该怎么解释??上帝,他真是恨不得能给自己一顿狠揍,为他刚才做出的蠢事。当他听到身后传来追而至的脚步声,尼亚立刻知道事情已经完全不像他所祈祷的那样就这么过去,他还是犯了错误,让一切陷入不应该的麻烦之中。他不想出现的一幕还是出现了——而这些全都是他搞砸的。是他。该死的是他。
如果这一切到底还是会发生,那么他的抗拒还会有意义吗?
他感觉到寐罗追上来猛地一把抓紧他的肩膀。
如果没有出现刚才那一幕,或许这些就全都作罢。然而已经发生的事,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掩饰。也无需掩饰。掩饰是为了什么,又是否有意义。
他听到寐罗在他耳边大声叫喊着,似乎在问他什么。
他只是有些发僵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是该转身吻住那个男人把他所有的疑问堵回口中还是该拨开寐罗的手不为所动地回到他的帐篷里。哪种举动对他来说都不会太困难——而这当中只有一个是他真正想要做的。另一个则是他应该做的。可他该听从哪个,他不知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5(00:47)|【NM】時越愛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