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时越爱 15> 因為愛II【NM】時越愛
> 【NM】时越爱 15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们在荒野里坐了好一会儿,没有篝火也没有咖啡,没有叫喊也没有低语,只是安静地紧拥着彼此坐在那里,依靠外套和相互的手臂给予彼此一点温暖,却抵挡不住夜晚的寒冷。 尼亚低头看了看倚在他肩上闭着眼睛像是在瞌睡的男人,寐罗的鼻尖被寒风冻得发红,脸颊也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他看着他,回忆着每个角度看到过的这个男人,不同的角度却有给他带来同样的心动,他望着他,不由自主开始微笑。在之前还困扰不解的心结一瞬间豁然而开,他的错误举动,寐罗的偶然路过,上天原本注定他们两个会相遇——既然是这样,还有什么理由硬要拒绝已经注定会发生的一切??如果注定他们要经历这些,无论怎样的逃避都是无济于事。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命运,是任何人都无法逃开的。
他拂开寐罗额头的发丝,低头在他额上再次印上亲吻。
他始终不相信生命周而复始的循环,也从来不曾考虑那些。但此刻尼亚却开始虔诚地希望那些所谓的灵魂永远不会离开的说法是真实存在的。如果寐罗体内的灵魂能够感觉到他,能够记得他,在壹佰柒拾年后还能在人群之中认出他——无论如何他会努力去找到他。他用嘴唇轻柔地摩擦着寐罗的额头,像要在上面留下印记一般地,辗转着停留不去。
“你在干吗?”寐罗口气模糊的声音传来,却未睁开眼睛。
“给你留个标记。”尼亚低声说着,虽然是在开玩笑却带着异常认真的语气。“这样的话以后我遇到你,会马上辨认出来——以免我们两个会面对面地擦肩而过。”
“你相信灵魂会永世轮回的说法吗?”寐罗戏谑地笑了一声,睁开眼睛看着尼亚。“你在我头上留个什么印记,嗯?像……”他仰头看着尼亚,半晌却没了声音。
“像什么?”尼亚问到,“你在看什么,寐罗?”
“看你。”寐罗喃喃着回答,然后伸手拨开尼亚垂下来挡住眼睛的银灰色发丝,在手指间缠绕着打卷。“这样看你,就像个天使——不,天使都是小孩子……呃,对,你是天使长。这个形容是不是很棒?……呃上帝。天使长在我身边——他一笑,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他说着,不由得笑了起来。手指松开,弹起的发丝拂过尼亚脸颊,“给我留个漂亮的印记。”
“南十字星,好吗?”尼亚抬起手指在寐罗额头上轻轻画了个十字的形状,“给我一个引导的标记,夜里的引导者,只要跟随着南十字星,就能带我离开绝境。”
“真的吗?”
“不知道。”尼亚叹了口气,将手覆盖上寐罗的眼睛。“那只是一个星座而已。”
“星座?不是星星吗?”
“十字形的星座,”尼亚说到,“和北极星不一样。”
“那干吗不用北极星?!”寐罗想要拨开他的手,尼亚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指。
“因为——呃,它比北极星更漂亮。”尼亚笑了笑。“冷吗,寐罗?”
“有点。”寐罗用力吸了下鼻子,从尼亚怀里坐直身体,“你要在这里坐上一晚吗??”
“那么我们回帐篷。”尼亚说着,在他的唇上再次吻了一下,额头挨着他的额头,眼睛望着寐罗的眼睛,手指握紧寐罗的手指,“你的额头上有我留下的标记,永远带着它,嗯?”
“是啊,”寐罗伸手碰了碰额头,“我可是被天使长留下印记的人。”
他们彼此凝视着,不约而同地微笑起来。
“走吧,我们回帐篷。”尼亚拉着寐罗的手站起身,“那里会暖和点。”
“是啊,你还准备和我背对着背地抢被子吗?!”寐罗一手搭在他的肩上和他并排走着,跟他踩着同样的步子,尼亚的手臂则紧搂着他的腰部,“你觉得我们现在是不是很像两个深夜醉酒回家的酒鬼??”他说着,哈哈笑了起来,“对了,我说过要带你去喝酒。”
“是啊,短吻鳄?”尼亚说到,“好吧,在我离开之前我们一定会去一次酒吧。”
“不过我带了酒来,虽然不是鸡尾酒。”寐罗立刻说到,“我带了白兰地。”
“真的?”尼亚有点惊讶,“怎么想到带酒过来??”
“因为你这里实在很冷,”寐罗坦言说到,“总要喝点酒暖和暖和身子——再说你又不会喝酒,肯定不喜欢酒精味道太重的,白兰地都是葡萄酒和水果发酵蒸馏出来的,对不喝酒的人来说接受起来不会太困难。是不是,科学家??”他斜眼看着他,嘴角带着笑意。
“是啊,可是白兰地是烈酒,你倒不客气。”尼亚说到,“干脆地说,你不怀好意。”
“没错,我的确没怀好意嘛。”寐罗嘻嘻哈哈地跟着尼亚钻进帐篷,里面的温暖明亮让两个男人重重舒了口气,一起跌坐在柔软的狐狸毛毯子上,寐罗仰身躺了下去,在触感极佳又很暖和的毯子上打了个滚。“哇,好舒服!有种在天堂的感觉——不过还少了点什么……”他迅速翻身爬起找到自己拿来的那只袋子从里面翻出一瓶酒朝尼亚晃了晃,“法国干邑白兰地,是我上次去法国度假时买的,一直都没有忍心喝掉——这可是贮藏了四十年的美酒。”他用起盖螺丝拧开木塞,摇晃着瓶子凑上去嗅了一下,脸上露出满脸沉醉的表情。
“香味很浓。”尼亚坐在他身边看着寐罗一副陶醉的模样,“我都可以闻到。”
“本来就是水果发酵的,当然香味浓郁。”寐罗仰头喝了一口,缓缓地咽下去然后满意地挑起嘴角,“味道一流。”他赞叹着,又将嘴唇抵上瓶口。含着半口醇美的葡萄酒,他侧头吻上尼亚将口中的酒轻缓地藉由舌尖送到那个男人的口中,然后封住他的口。他们分享了那口美酒,继而深吻一番才慢慢分开嘴唇。“喜欢吗?”寐罗低声问他,“感觉怎么样?”
尼亚伸出舌尖沿着嘴唇轻扫一圈,“还好。”他回答,“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困难。”
“因为我在帮你,”寐罗笑着再次举起酒瓶,“好,今晚我来负责教你喝酒!”
“喝太多会影响我明天的工作——”
“得了,少工作一天你不会死的!”寐罗将第二口酒喂到他口中,看着尼亚将酒一点不剩地咽下喉咙才离开他的唇,“你以为,”他邪气地笑着看他,“明天还要正常地起来去折腾你那些该死的水族箱吗?!——得了,科学家。我是不会给你那个时间的,我们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比如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帐篷。它的作用应该不仅仅是用来睡觉。”
“嗯,也可以用来打滚,是吧?”尼亚移过身体将帐帘细细收紧拉严,以免有风灌入。直到确定没有半丝寒气可以透进来,他才满意地退回到毯子上,寐罗正倚在那里看着他。他一手枕在脑后,一手举着酒瓶,姿势非常可笑。尼亚忍不住噗哧一笑,“你在看什么??”
“呃,没什么……”寐罗说着,举起瓶子又灌了口酒。“我只是在想,要是能一直这么住在帐篷里也不错,虽然这地方实在太荒凉了点。不过那又有什么呢?!——去他的。”
“别想这种事,”尼亚挨着他倚在他身边,“我们不可能脱离社会。”
“是啊,原始人类在现在没法存活。”寐罗咕哝着,从脑后抽出他的那只手握住了尼亚的,“工作,赚钱,帐单,住房,交际,应酬,该死的生日聚会和时不时的突发好心——我打赌任何一个原始人在这里住上一天都会发疯,宁可回到他们既不挡风又不遮寒的草棚里去茹毛饮血。……我一点不觉得现在有他妈的什么好——除了让人觉得一天比一天更无聊。”
“找点事情去做会好点。”
“人们都这么说——可该去找点什么事做呢??”寐罗更加郁闷地嘟囔着,“像你一样把自己埋在鱼的世界里,还是整天坐在湖边做笔记?为了给别人买狐狸毛毯子和钻石项链去卖命赚钱,发誓不当蠢人的长期饭票,晃荡来晃荡去,就为了能在帐篷里喝两口酒。”他说着再次想要灌酒,瓶子却被尼亚夺走了。他侧头看着他,尼亚正在学着他的样灌酒,“喂!”他睁大眼睛看着他,“你不能那样喝——我打赌你绝对会醉。没准你一口下去就完蛋了!!”
“没关系,我想要这样。”尼亚擦了下嘴角溢出的液体,转头朝寐罗笑笑,“如果不能让自己醉到一定程度,恐怕我明天一早还是会爬起来去忙我的工作——所以干脆彻底点。”他看着寐罗,伸手揽住寐罗的肩膀将那个男人搂入怀里,鼻尖在他的发丝来回轻蹭着。“我只是不想让你在醒来之后发觉身边空荡荡的……寐罗,要是到了那天,你醒过来,我不在你的身边,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你会想些什么呢??……”他低声喃喃着,嘴唇沿着寐罗的发丝滑到他的耳后,停留在那里轻柔舔吮着。“会不会大骂我是个无情的混蛋?还是一个人坐在帐篷里像孩子一样大哭??或者……呃,跑出去找我,没有找到就不肯停止……呃,上帝。我都在说什么。我肯定是醉了。要命……”他用力吸了下鼻子,觉得自己像是要哭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脆弱的人,至少从小到大他几乎从未哭过——在他的记忆中,从未有过关于自己哭泣的场景。而现在他只是因为喝了几口酒,突然开始想要流眼泪。尼亚忍不住开始后悔自己不该喝酒。他用手臂狠命搂紧寐罗,将瓶子小心地放到一旁,然后凑过去压着寐罗亲吻他,寐罗立刻给他回应,满是酒味的舌头纠缠到一起互相舔咬着抚弄着,汲取对方口中浓郁的酒液味道,手臂用力环紧对方的肩膀将他们紧箍在彼此怀里。喘息伴随着亲吻的深入越来越剧烈,窄小的帐篷里气温在不断上升,燥热混杂着白兰地浓郁的香味蒸腾着填满整个狭窄的空间,他们用力深吻着彼此纠缠着对方的口舌拼命地索取着直到完全缺氧,两个男人同时分开嘴唇狠狠地深吸口气,然后望着彼此发红的脸颊相视而笑。
“还要喝酒吗?”尼亚低头细细沿着寐罗的脖颈亲吻,“如果你觉得冷。”
“我一点不冷,实话说不但不冷简直热得要死——”寐罗轻哼着,一手搂紧尼亚的肩膀一手在他的头发里来回缠绕着爱抚,“你也很热。我知道你一定喝醉了——是不是??”
“是啊,我早就醉了嘛。”尼亚口齿不清地呢喃着,“看到你的时候……”
“我是白兰地吗?”
“不,应该是伏特加。”
“这个形容不错,”寐罗笑了起来,然后手指下移开始解开尼亚的衬衫纽扣,他感觉到那个男人的身体猛地有些绷紧,迅速低头在他的额角吻了一下,“尼亚,我知道你很热。”
“你也是,”尼亚跟着拉开他的上衣拉链,“可你认为这种降温方式有用吗??”
“可能——可能正好能起到相反作用,”寐罗回答,“倒是个不错的热身方式。”
他们脱掉上衣紧紧拥抱,胸膛紧贴手臂紧拥,心脏有力的鼓动在胸膛之间来回传递着,时而相同时而交错,两人将头埋进对方发热的颈项里温柔地摩擦着,用脸颊去感觉对方颈部处与心脏同样频率的脉动,白兰地的果香芬芳在他们的呼吸中混融,醉人气息缓缓地弥漫。
“你不做吗?”寐罗哑着喉咙问到,“喂,你在干吗……”
“嘘,别说话,寐罗。”尼亚发闷的声音从他肩上传来,“让我抱着你。”
于是寐罗没再出声。他腾出只手摸索着熄掉照明灯,当整个帐篷陷入完全的暗之中他听到尼亚在他耳边极轻地叹了口气。“寐罗……”那个男人轻声喃喃着他的名字,“我爱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5(00:45)|【NM】時越愛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这个文开始让我有怨念了||| 我想写番外......
From: winyi * 2008.03.16 22:2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