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時越愛
> 【NM】时越爱 23
寐罗坚持带尼亚回到公寓,让那个冻得发抖的男人洗过澡后找了药片给他,公寓里没有吃的东西,他跑下去洗劫了最近的便利店,然后拎着满满几袋子食物冲回公寓。 尼亚裹着毯子坐在床上看着寐罗在外面手忙脚乱地给他准备一些吃的东西,他想要过去帮忙,被那个男人用力推回卧室告诉他要好好休息,他只能听到寐罗所在之处接连不断传来一些砸到盘子或是跌落东西的声音,显然那个男人根本不事家务,也可能是寐罗过于心急。他安静了一会儿,拧亮床头台灯,打开床头抽屉拿出那个听过一次的收音机。他按下开始键然后把耳塞塞入耳朵,过了一会儿,没有听到预期中的电台声却听到他自己的低声叹息。尼亚呆愣片刻,忽然明白了那时候寐罗愤怒质问他的原因。是他在无意间按下了录音的按键。他笑了笑,把收音机调回到频道接收上,法国女歌手忧伤动听的旋律在他耳边回荡。
Oh non non no On n'oublie pas tout a
C'est notre histoire d'amour
J'voudrai la vivre encore une fois
我们不能就这样忘记。因为那是我们的爱情故事。
我希望这个爱情故事重新继续。前缘再续。
他安静地听着,因为音乐的伤感而有些动容。那些忧伤的东西开始在他内心深处蔓延,在他体内四处冲撞要试着以某种方式发泄出来——否则它们不肯消失。他叹息着,无法控制住那种冲动。在情绪过度恶化之前他按下停止键让那歌声停止,然后调回到录音状态。
“呃,寐罗。”他咳了一声,想要让因为过度淋雨而嘶哑的喉咙听起来好一点,但咳了几声仍然毫无起色,他叹了口气只能这样说下去。“我的声音可能有点糟糕,或许是淋了点雨……不过别因为这个怪你自己什么,这不是你的错,寐罗。……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听到录音,但一定是在我离开之后。寐罗,我想……或许我不会再回来。你一直都知道事情的最终结局很可能就是这样,即使说再多——都毫无意义。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个好的恋人,甚至不能让自己守在喜欢的人身边。上帝知道,我有多想留下来,多想和你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没有别离,没有放弃。没有任何让我们分开的理由。……我愿意用一切去交换,能和你在一起。看到你在哭,我——我真的……很伤心。上帝。我不能说出那种感觉,你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罪恶的人。……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傻瓜。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让你停止哭泣,不过……可能的话我宁可让你停止爱我。……如果这样对你来说更好一些,我宁可你把我彻底忘记。我这样一个再也不能回来,一个完全失职的,一个愚蠢无用的恋人,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只因为有张好看的脸,因为和你曾经渡过一段快乐的时间,因为某些性格被你喜欢着,就会值得你付出一辈子的时间……别这样固执,寐罗。听我的话,试着忘掉我去开始你新的生活,别把想念都浪费在一个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幻想上。那不值得。那真的不值得……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呢??如果我说,我愿意留下来,陪着你,就算以死为代价来交换,你会同意吗??……如果你希望是这样,我想,我也不会在意这么选择。……你有资格跟我要求这些。为什么不?你喜欢我,你爱我,这就足够了。我知道……你不想我回到让你看不到我的地方,让你永远都不能知道我是不是还想着你,或者已经忘了你。宁可我死在这里,永远留在这个时代,陪在你身边……是不是??如果你真的宁可要这个结果,我可以给你。这没什么困难,也无需多想。只要能让你觉得安心那么怎样都好……除了你,我还有什么在意的呢?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更让我无法放弃,让我会因为这些而难过一辈子。……我知道事情很糟糕,不像我们故作坚强表现给对方看的那样,如果我离开,对于我们来说——与世界末日差不多。……上帝,寐罗。你要我到底怎么办??想到我们最终还是要分开,很快,很快,马上就要到来——我,几乎没有勇气再望着你的眼睛。你让我该怎么离开?面对你失望的,绝望的表情,回到那个时代并且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不能到你身边,和你一起坐在野外,跟你讲电话,在你需要我的时候陪着你……我希望能有人代替我,希望你可以重新找到新的伴侣,希望你可以有个比我更好的——比我更爱你的,你爱他也多过爱我的……恋人。你们能在一起,不必像我这样……在你为我准备晚餐的时候给你留下我这么难听的声音。因为离开后你就再也不能听我说话,那是不是会让你很痛苦??……也可能我说了这些,不过是让你更痛苦而已……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是想——只是想跟你说些我想要说的话,我没有勇气在你面前说这些,我知道这些话有多让你……伤心。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在听我说着这些的时候,可能会掉下眼泪,可能会听不下去,可能要反复几次,十几次,才能听完我的话……好吧,不管怎么样,你总会听完它的。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男人,是不是,寐罗?做个坚强的人,就像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那样,否则我没有勇气回去。……我说的真是太多了。好吧,事实上我只想跟你一句话。我爱你,寐罗。……非常爱你。你该相信,我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可以起誓,发自我的内心。……如果你决定要我留下来,我就留下来。或许我们可以逃到——远一点的地方。别人都不会找到的,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地方。……会有那样的地方吗??我不知道。在我的时代,地球上任何角落都不会是个理想的逃亡之处。如果你能够承受我们失败后的惩罚,你不在意我们可能遭遇的任何结果,我愿意留下来。——不,这是我给你的留言,是我已经离开后你才能听到的,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还征求你的意见呢——我不该跟你说这些。……好吧,寐罗。我不必再说更多的废话,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永远爱你,寐罗。”他喃喃着结束了最后的话,用发抖的手指按下结束的按键,然后握着那个收音机发着呆。一时之间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意识仿佛回到最初,他从平稳行驶着的车厢里醒过来,看到前面开车男人的满头金发。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在什么地方,又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他轻轻拉开床头的抽屉,将收音机小心翼翼放进去然后再合上。还未转过身坐好,一条手臂伸过来挡开了他的,那个男人伸手拉开他刚刚合拢的抽屉拿出收音机,握在手里看了一会儿,然后抬头朝满脸惊愕的他摇晃着,“这就是——你给我的临别赠言?是吗??”
他看着他,脸上的悲伤表情尚未恢复到自然,“寐罗……”
“好,我听到了。”寐罗说到,“你是希望我在你走后一周把你忘个干干净净然后去找个代替你的新伴侣还是亲眼目睹你死在我面前来让自己彻底安心——你希望我选择哪个??”
“如果……可能的话,”尼亚望着他,“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
“是吗。”寐罗喃喃着,笑了一声。“可惜完全不可能,是吧?”
尼亚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还是——忘记这些吧,寐罗。时间久了,自然会忘记的。”
“你觉得——这么自欺欺人好玩吗??”寐罗在他身边挨着他坐下,墨绿瞳孔盯着他,“忘记?……你觉得多久才会忘记呢??还是对你来说,忘记这些轻而易举??”
“不,不是。”尼亚朝后面靠了靠,倚在床上。“我不会忘记你的。”
“骗子。”寐罗转过头,“很快你就会忘了我。或者不是忘,而是强迫自己淡漠那些。”
“……好了寐罗,”尼亚打断他,“我们别说这些了。好吗?”
“是你先开始的。”
“好吧,是我不好。”
“我没有说你不好。”
“原本就是我不好。”
“的确就是你不好。”寐罗继续转过目光盯着他,“你干吗要做这些?出现了却要离开。离开前又要留下这种东西给我。口口声声地叫我忘记,希望我把你能忘个干净彻底——那样你就会感到好受了??既然我们到底还是要分开,那么干脆就好好道别,少说没用的废话。”他扬起手里的收音机作势欲扔,那个男人急忙扑上来想要抢回去,他的右手转了个方向躲开尼亚的手将收音机放回到床头,“我不会扔的。你怕什么?”他嘲笑他,“开个玩笑而已。”
尼亚努力挤出一抹笑容,然后上前抱紧寐罗。他紧紧拥抱着他,手臂一再用力箍紧怀里的身体直到这给他们两个的呼吸都造成一定困难。他不想再去跟寐罗辩解些什么,这些日子以来困扰不断的思绪已经足够他忧虑,“我们别说这些了,寐罗。”他在他耳边低声恳求着,“安静一会儿,好吗?让我抱着你,就这样就好……别再想那些,什么都别想。”
寐罗在他肩上点了点头,手臂环着他的腰部。“好吧,那就说点我喜欢听的。”
“喜欢听的?”尼亚想了片刻,“这个世界上我最爱你。”
“我也爱你,”寐罗说到,“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爱一个人。”
“你有过很多女友?”
“差不多。不过我也说不清楚——似乎女友和床伴是两个概念。”寐罗轻声笑着,“这么看来我倒是有过不少床伴。啊,没准就是因为这个才他妈的被上帝诅咒了——得不到你。”
“不可能是那样,”尼亚否定他的胡思乱想,“我可没有床伴。”
“有我一个,就足够了。”寐罗哼着,“原来是我做的坏事太多,所以害得你一起倒霉。呃,我是个混蛋,坏事做绝,害人害己——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报应全都在自己身上。”
“行了,寐罗。”尼亚打断他,“别在这种时候还说这种话。”
“那我们就出去吃点什么,呃?”寐罗问他,“看在我准备了这么半天的份上,别跟我说些『不嘛我没胃口』一类的废话——起来,跟我出去吃点东西,好迎接世界末日的到来。”
“是啊,”尼亚忍不住笑笑,“我们需要点力气来做告别。”
“是嘛,诀别。”寐罗抬起头看着他,明亮的眼睛里带着丝笑意。“那可很花费力气。”
“可能会哭,可能会废话起来没完,可能你会再次跟我大吼,我则会不停地跟你道歉,一直到我们两个都没力气再说半个字——你站在那里看着我,让我满怀愧疚地离开,一辈子被胸膛里某个地方的疼痛折磨着,不能停止。……”尼亚叹了口气,“然后,就这样结束。”
“好看的悲剧都是这种结局,不过多我们一部而已——怕什么。”
“嗯,没什么可怕的。”尼亚轻声说,“戏剧结束了,总要落幕。”
“那么,现在我们要不要——”
“去吃点东西,好吧。”尼亚点头,“有点力气。”
“然后再做点其他能做的事,想跳舞吗?”
“好,”尼亚微笑,“寐罗,你是第一个和我跳舞的人。”
“最后一个?”
“当然。”
“还有什么?”
“什么?”
“只和我做过的事。”
“呃,——很多。在野外生火煮咖啡,喝白兰地,爬很高的山,在湖里捉迷藏,坐在夜晚的湖边看星星,握着你的手入睡,”他凝视着他开始有些潮湿的眼睛,“接吻,做爱。让我得到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虽然短暂,但是永恒。让我有……可以一辈子回忆的东西。”
“是吗。”寐罗用力吸了下鼻子,朝尼亚微笑,“你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无比重要。”
“对我而言,当然。”尼亚凑过去吻着他,“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我爱你,寐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5(00:37)|【NM】時越愛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