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崩榻
> 【NM】崩塌 07
想到Vanessa还在她的房间里睡着,我突然感到不安。
或许留寐罗单独在这里睡觉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尽管我已经叮嘱过Vanessa不要跟陌生人接触,但谁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尽管她不是人类,可在任何人眼里她与人类女孩毫无区别。并且Vanessa是个如此善良可爱的女孩。想象到寐罗的行为我不得提高警。
Vanessa跟我可不一样。
留下寐罗绝对会是错误的选择。
看看已经快接近上班的时间,我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拿起话筒拨了电话过去请假。仅此一次。我想。纯粹只是出于为Vanessa着想而已。我可不希望在自己下班回来后会面对一个糟糕透顶的案发现场。暂且不考虑案件性质如何,我已经不想再给寐罗做什么口供笔录。向弗莱克探长请假后,我放下电话,身后的脚步声让我知道Vanessa已经走出卧室。
“主人,您今天没去工作吗?” Vanessa有些吃惊看到我坐在沙发里——在上班时刻。她急忙走过来伸手抚上我的额头,脸上满是不安。“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主人?”
“不,我没事,Vanessa。”我摇摇头给她一个微笑,“我刚刚打电话请了假,因为昨晚带回来的那个男人还在我的卧室睡觉——并且我也没有睡多少时间,我打算休息一天。”
“哦,是吗?” Vanessa的眼睛扫过我卧室那扇紧闭的房门,主动放轻声音。“您要不要吃些什么,主人?我去给您准备些早餐,您昨晚就没有吃过东西。”
我原本想要拒绝她的好意。但胃口却发出抗议的声音。我想起昨晚的确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过,算起来已经差不多二十个小时没有进食。一整天的心情被那个男人搅得一塌糊涂,晚餐没有胃口,凌晨又被电话拖出去带那个醉鬼回家。我几乎都要忘记吃饭这样的事。在我抬起头朝Vanessa点头示意之前,聪明的女孩早已经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了。
我喝了杯咖啡然后吃了半个三明治,在Vanessa的坚持下又把半碗燕麦粥灌入胃口。这些食物让我感到紧张的情绪得以舒缓,并且身体也温暖起来。像Vanessa经常做的那样,我坐在沙发里翻着早上送来的报纸,女孩则安静地擦着地板——上面都是我和寐罗昨晚踩的脚印和弄的污迹。我看着报纸,手边还有一摞昨晚带回来的部分工作文件,时不时地扫一眼在那里安静地擦着地板的女孩,阳光透过落地窗倾洒在她身上,让我有种异常安心的感觉。
与昨晚的噩梦完全不同。温暖,明媚,舒适,安静。
“主人,您在担心什么吗?” Vanessa忽然抬起头看着我。
我呆了片刻。“哦不,没什么。”我迟疑着,“Vanessa,昨晚你看到那个男人了?”
Vanessa点了点头,“是的,您扶他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
“那么你觉得他是个怎样的家伙?”我问到。
“他很帅。” Vanessa坦白地说到,“他是跟主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他不会有主人那样悲伤的表情,也不像主人那样沉默。活跃,热情,不拘小节,无所顾忌。可能不够客观也不够冷静,但是他远远比主人懂得享受生活。……呃,对不起我有点冲动……”她红着脸低下头去擦她的地板,动作与之前的和缓有序相比似乎多了那么点点激动不安。
很多地方Vanessa是相当人性化的。但她对于只见一面的人的判断力让我吃惊。
“实话说,他就是我昨天跟你提起的男人。”我端起桌上的咖啡送到嘴边,“寐罗。”
Vanessa的动作微微停滞,她抬起头有些惊讶地望着我。“所以和主人昨天接吻的男人就是他?”她的眼睛再次扫过我的卧室房门并停留在那里片刻,然后她重新望向我。“那是个有点疯狂的家伙,主人。”她像个孩子似的压低声音,像是怕被里面正在熟睡的男人听到。“如果您和他在一起一定会是和过去完全不同的感觉——我想那样你就不会孤独了。”
我有些失笑。“我可没说要和他做什么啊Vanessa——我说过,我不喜欢他那种人。”
“因为主人的性格和他相差太多了。” Vanessa似乎很满心了然似的点点头,“主人喜欢安静,而他太过活跃。看起来完全格格不入但实际上这会是很好的互补关系,不是吗?”她微笑着看我,而那目光里无论如何让我觉得有丝鼓励的意味。“您觉得他怎么样?”
我沉思了片刻,手指握紧咖啡杯温热的杯身,一边感觉着它的温度一边思考着。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字斟句酌地开口。“如果说在今天早上之前,我确认我还是很讨厌他的——你知道他是个太活跃过头又很张扬、根本不知规律为何物的混蛋。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承认,但事实上我对他有种无法抗拒的——感觉。”我摇着头垂下眼睛抿了口咖啡,就像在借此来掩饰什么一样。我感到有点难堪。为什么我居然会无法抗拒一个男人?并且还是一个让我这样反感的男人。然而……当我回想起之前他给我的那个温暖有力的拥抱,我沉默了。
“说不定您心里喜欢着他。只是您觉得『您根本不会喜欢这种人』罢了。” Vanessa中肯地说出她的想法。我们两个就像在讨论着某个学术问题一样认真的学生,这个想法让我感到如此可笑。可是上帝作证我可真的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那么我准备要尝试吗?
别开玩笑了,尼亚。你对他根本没什么特别感觉。
一个声音在我心里发出嘲弄的冷笑。
我像是被兜头泼下一桶冷水,这个声音成功地让我从困惑中清醒过来。为什么我要尝试这些?刚刚我都在想些什么??上帝,刚才那真的是我吗?居然要和一个男人尝试某种所谓的『恋爱』的蠢事??只因为他在我被噩梦折磨时本能地给我一个拥抱并且还是在未经我的允许就擅自闯入我的卧室的前提下——于是我居然就被他这么一个小小的行为所打动?!
我是天真的少女吗??
而他就是什么白马王子或者英勇骑士?!
我每天看的可不是童话故事书。
嘿,那在看童话故事书的是谁??
这个突然跳进脑海的尖锐声音让我端着咖啡的手猛地一抖。我感到头部嗡地一响,还未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怎样发生的,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猛地击中了我。我感到呼吸一瞬间困难起来。瓷器跌碎的声音传入我的耳际,伴随着Vanessa的轻声惊呼。
“主人!”
带着紧张的熟悉嗓音让我的神智缓过来一些。
我茫然睁大失神的眼睛看着Vanessa急忙跑过来蹲下身拾捡着已经摔成碎片的咖啡杯并用干布擦掉地板上褐色液体的污渍,用了至少五六秒钟才让自己能够发出声音。“抱歉。”
“您不舒服吗,主人?” Vanessa担忧地看着我,“我想您需要休息……”她的眼睛突然越过我停留在我身后某个方向,在我意识到那是我的卧室时,后面已经传来那个男人带着睡意的慵懒口气。“刚才是什么响?”他打着哈欠问到,“要命,你们干吗要制造噪音?!”
我回过头看着寐罗。
那个男人抓着头发的手放下来,又立刻不安分地爬上脖子来回抚摸着。他满头张牙舞爪的金发乱糟糟的,有几绺搭下前额挡住眼睛,苔绿眼睛因为睡眠不足而半眯着,那身衣服歪歪斜斜套在身上,上衣领口大开,衣服下摆露出了腰,裤子的拉链也没拉好。一副街边艺术家落魄潦倒相。我庆幸自己那时打碎了杯子,如果咖啡在口的话搞不好会呛出来——不过杯子没碎的话寐罗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显然他对于被噪音从睡梦中扰醒这事感到非常不快。
“抱歉,我不小心打碎了杯子。”我说着轻轻咳了一声。“注意你的形象,寐罗。”
“嗯?”那个男人似乎还在梦游中,根本没反应过来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在我的眼神暗示下他茫然地低头扫了一样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仍然没发觉出任何异样——或者说那点小邋遢根本不在他的『哪里不对劲』范围之内。大概他平时就是这么亮相在大街上或酒吧里。
他耸耸肩似乎把我的话扔到一边,眼睛已经迅速盯住在我身前捡起杯子碎片并微微抬起身看着他的女孩身上。我明显发觉他的眼睛一亮。“哇——哇哦——!!”他的嘴巴几乎张成O型并发出让我感到夸张异常的惊呼声。“嘿这是你的女友吗尼亚?哦上帝!她是天使吗?!”
我无奈地撇撇嘴,对于寐罗这种油嘴滑舌满口蜜糖的说话方式感到极为不快。
“呃,你好我的小姐!”他朝Vanessa快乐地打着招呼,在我看来完全就是以一副恨不得立刻把她从我身边抓走『吞下肚子』的表情跟她搭讪。“我是寐罗!真高兴认识你……”
Vanessa紧张无措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在女孩实话实说之前我按住她因为不安而有点发抖的肩膀然后揽住她,“她是我的妹妹Vanessa。你最好别再靠近过来半步——听到没有寐罗?给我记住保持距离。你一定要记住这句,否则……”
寐罗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拉住Vanessa的手朝她大献殷勤,就像要把她从我这里活生生抢走一样。“Vanessa?多么可爱的名字!我发誓我从没看到过这么可爱的女孩并且还有这么可爱的名字!!天啊Vanessa我真是后悔我居然睡了那么长时间简直是浪费……”
我知道我的警告对色胆包天的人完全没有任何威摄力。
在那个无耻男人的嘴唇碰到Vanessa身上任何一个部位——就算是她的围裙带子也没门——之前我把Vanessa从寐罗手里抢了回来并站起身挡在女孩身前。“我告诉你给我注意点,寐罗。”我满脸冰冷地看着那个男人的满脸失望,“敢再碰她一下我就把你丢出大门。”
“呃——呃……呃Vanessa………...”寐罗泫然欲泣地看着Vanessa在我的示意下回到厨房里去准备午餐就像我是个狠心拆散热恋情侣的恶魔一样。“嘿尼亚你干吗要这样无情?难道你在嫉妒吗??你不能不承认Vanessa比你要漂亮多了!!这个女孩给你做妹妹简直太他妈的糟蹋了——不过既然是妹妹你早晚要接受你将会有个妹夫的事实……”
“就算我要接受那样的事实那个幸运的家伙也绝不可能是你。寐罗。”我警告他,一边皱紧眉头看着他那身实在让我难以忍受的打扮。“把你的衣服整理好,否则就给我滚回去。”
他不满地瞪了我一眼,低头看看自己满是酒气并且皱成一团的衣服。“我没衣服了。”他破罐破摔地告诉我,“要不我就穿你的,要不我就穿这个——否则我只能——呃,光着……”
我头痛异常地叹了口气。心里恨不得把这个男人扔进消解垃圾中。当然,我可不会保持沉默。“你可以穿Vanessa的。”我微笑着提出建议,“你会喜欢分享她的东西,是吧?”
寐罗的脸孔一阵红一阵白。显然他对我的讥讽气恼异常——那张脸上的愤怒表情就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似的。我猜此刻他的心情跟我刚才不相上下。这多少让我愉快了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2(09:53)|【NM】崩榻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