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崩塌 08> 因為愛II【NM】崩榻
> 【NM】崩塌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餐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让我感到极为不适。
何况那个男人边高谈阔论大献谄媚边挥舞着叉子狼吞虎咽的模样简直像是在挑战我的极限。若不是看在Vanessa听那个混蛋的胡扯八道听到入迷甚至连午餐也忘记吃说不定我早已经把他从椅子上一脚踹到门外去——然而当我看到那块可怜的花椰菜已经在她叉子上停留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最后终于无力地掉回盘子里,我终于感到有些忍无可忍了。
“快点吃,Vanessa。你的午餐要冷透了。”我提醒那个女孩。
Vanessa立刻将目光转向我然后微笑着点头,“好的,主——呃,哥哥。”
哥哥。
Vanessa的声音让我窒息。但那是我提出的。只要坚持一会儿就好,我努力安抚着自己的情绪,当寐罗离开时我就不必再忍受这样的折磨。可Vanessa的声音如此地像她。Nessa抱着兔子娃娃的样子再次在我脑海里浮现,我的眼睛停留在对面那个男人的脸上,却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仿佛透过他的身体我可以看到Nessa站在那里。在寐罗的身后。看着我。
不要被幻觉欺骗,尼亚。那很愚蠢。
我暗自提醒自己一切全都是虚幻,仅此而已。
Nessa不会出现。噩梦只有夜晚才会出现。
而现在是阳光已经明媚到令人眩晕的正午。
“嗨——嗨!尼亚!”一只手在我面前来回晃着,“喂尼亚——你在看什么?!”
我努力集中起自己涣散的精神看着寐罗。那个男人正满脸诧异地盯着我的眼睛。看到我回过神来望向他他才停下那只在我面前晃动不停的手,“喂,你在吃饭时候也能梦游吗?!”他似乎很是好笑地说着,却连自己未系纽扣的衬衫袖口沾上盘子里的酱汁也浑然不觉。
我的神情立刻让Vanessa察觉到寐罗的愚蠢行为。
“寐罗。”她小声叫那个男人并用眼神示意他弄脏了衬衫袖口——是弄脏了尼亚的衬衫袖口——她似乎想要帮他挽起袖子却又不敢贸然动手,只能开口提醒。“小心一点,寐罗。”
“什么?”寐罗顺着Vanessa的目光茫然地垂下眼睛看了一眼他的袖子,似乎才发觉自己的丢人举动。“啊,弄脏了。抱歉。”他倒是很快道了歉不过那张脸上可没有半点歉意。“你干吗不买两件T恤穿?整天穿这样死气沉沉又僵得发硬的衬衫不难受吗?!”
“给你衣服穿是我的错误吗?”我冷冷开口,“不喜欢的话你可以脱下来。”
“脱下来?你以为我不敢吗?!”寐罗似乎不打算吃我那套,反而伸手开始解衬衫扣子。Vanessa的惊呼和寐罗的满脸毫不介意甚至带着点戏弄色彩的表情让我无比气恼。
“够了,寐罗!”我厉声说到,“你在这里要胡闹到什么地步?你是小丑吗?!”
我的声音从未这样严厉过——至少在Vanessa面前我从未用这样口气说过半个字。显然我的口气让Vanessa吓了一跳。那个女孩张大嘴巴呆呆看着我,然后又掉转目光看着那个露出满脸鄙夷的男人。她想要说点什么以免让我们争吵起来——但情况已经急遽恶化下去。
“我是小丑?”寐罗冷笑,“就因为我在餐桌上表现糟糕?那你是什么?社会小丑?!”
哦,上帝。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可恶的男人?!
他在讽刺我是社会小丑。
愤怒的火焰在疯狂舔噬着我的心脏。
让我愤怒的不是寐罗在讽刺我什么而是他在尖锐地刺痛我的弱点,用一针见血直指事实的方式。就像被揭开面具暴露在阳光之下,我感到无边的羞耻和恼怒。我承认我的确是个社会小丑,为什么不?我不对自己说谎。即使我对所有人说谎——甚至对Vanessa也是。在所有人眼里我是个尽职尽责恪守自律的警官,而实际上我就是在这个社会里表演的小丑。
表演给所有人看,伪装的表情和动作,来博取某些东西。
同样的本质让我无法不承认自己是个愚蠢可笑的小丑。我倒是很希望能够不做小丑,希望自己能够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或是想要的方式生活下去——可那又是怎样?我找不到答案。我没有喜欢的东西,也没有渴望的要求。我单纯只是一具会说话微笑像个正常人类的尸体。我不为什么而活着,也不被什么所需要。我于所有一切以及所有一切于我都是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在为这个叫做尼亚的躯壳而做着我该做的事情而已。仅此而已。
我清楚地知道一切背后残酷无情的事实真相,我不是个傻瓜。尽管我看起来别扭古板死气沉沉冷漠无情难以理喻——但对于这个世界我相信我有着锐利到会刺痛我自己的洞察力。我不需要他提醒我『我是什么』。我反感这样。我痛恨这样。我根本无法忍受这样!!我自己拥有思想也拥有眼睛——任何人都没有理由跟我叫嚣他的观点,尤其是针对于我的理论!!
我冷冷盯着寐罗,握紧叉柄的手指几乎无法控制地发着抖。
没有人喜欢你,尼亚。没有人。
从那时候开始——从那一刻开始我对于指出我的处境和本质这种行为就抵触到了极点。我不得不承认,那种被嘲讽的、被讥刺的、被轻蔑的和被排斥的感觉是我的脆弱之处。或许我根本不是个坚强的人。或许我只是想要逃避而已——而这种尖锐指出的行为让我逃无可逃只能面对让自己崩溃的事实真相。我真的快要疯了!!我听到内心里疯狂的声音在叫嚣着。
“所以,社会小丑,今天你选择罢工?”寐罗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像是为了更加激怒我一般,悠哉游哉地从盘子里叉起一小块馅饼塞入口中,“我要说这是个明智的选择,尼亚。”
“哦不主人!!————”Vanessa在过度惊吓中忘记了她现在该是我『妹妹』的身份。
我已经一手狠狠抓紧寐罗的衣领把那个男人用力拽到自己面前。他的身体横过大半张餐桌朝我这边不受控制地摔了过来,杯子盘子唏哩哗啦被扫到一边摔下餐桌,自然此刻我已经不在意我的衬衫到底会脏到什么程度尽管平时我的洁癖到达接近变态的地步——我像只被惹怒的野兽粗重地喘息着狠狠盯住那双因为一时惊慌而赫然睁大的苔绿瞳孔——他同样喘息着看着我,半个身体横趴在桌上双臂毫无意识地拼命撑住桌面以免自己的脑袋扎进餐盘里,他的嘴半张着,呼出的热气几乎直入我的口中。因为我们的脸孔距离彼此如此之近近到鼻尖挨着鼻尖甚至看不清楚对方的眼睛——我保证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我一跳一跳的愤怒神经。以及我的猛烈脉搏。透过我抓紧他衣领的手指冲击着他的颈口。我们面对面看着彼此。
“主人您冷静一下……”Vanessa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她的声音里带着哭泣的慌乱。
当然,我无法冷静。
我已经忍他太久了。
他的表情只是经历过被我毫无预警地猛拽过来的一时慌乱便重新变得满脸嘲讽和不屑。甚至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我,目光里满是对我的鄙夷。以及『瞧,我说得没错』的得意。
“不要试着挑战我的极限。”我哑着嗓子咬牙切齿地,“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克己。”
“看得出来,你是个比较特殊的小丑——”
“你给我住口!!”我失控地大吼,一拳狠狠揍上他的下巴。
闷响声穿透我的耳膜。
寐罗被我愤怒到极点的拳头揍飞到地板上。他狼狈不堪地摔在那里,肩膀先着地发出沉闷的砰的一声。显然他摔得很痛。但没有丝毫痛楚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沉默得令我更加怒不可遏。我的拳头保持着袭击后的姿势停在空气中,双肩发抖到让我自己都感到恐惧。
我从未这样狠地打过任何一个人。
即使是抓捕罪犯也不会让我如此地全力以赴。
而此刻我的头脑被阵阵怒火进逼得不停升温几乎使得整个人处在一触即发的崩溃边缘。我看着寐罗趴在地板上动作迟缓而微微有些笨拙地撑起身体坐起来,他抬起一条手臂用手背缓缓擦着下巴上的血,溢满怒火却仍然饱含讥讽的苔绿眼睛透过散乱的金发嘲弄地看着我,就像在跟我嚣张地挑衅『你的发火只能证明我说得完全没错而已——你这个社会小丑!』
在我决定完全弃理智于不顾而选择把他狠狠暴扁到地狱十八层之前,Vanessa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拉住我的一条手臂,“主人!别这样主人!!”她惊慌失措地尖叫着,甚至带着哽咽。“您简直要吓坏我了主人——求求您别这样,您会打死他的!他流血了他一定很痛……”
“喔??”寐罗怪异地挑起眉毛,“不是『哥哥』吗?为什么突然又变成了『主人』?!是你的恶趣味还是你们两个在合伙戏弄我这个毫不知情的外人??我猜大概不会是后者吧,毕竟戏弄我没什么乐趣可言何况我也没兴趣探究你们是关系多么『亲密』的一对兄妹……”
他伸出舌头舔着嘴角一边朝我阴阳怪气地笑着。
他的动作是如此地张扬无耻又该死的……充满诱惑。
仿佛在邀请我去分享他嘴角的血液。
我试图挣开Vanessa的手臂上前去把那个混蛋扫进地狱。管他是从什么鬼地方冒出来又要做什么管他是否真的有双温暖有力的手臂可以把我从噩梦中拖出来管他是不是该死的可恶透顶到拿我的弱点肆意狠虐着玩还是该死的拿嘲讽我刺伤我污蔑我诋毁我当人生乐趣!我要在他大声笑出来之前把他一脚踹进地狱底层——让他去跟抱着兔子娃娃的女孩做伴。
可Vanessa死死拉住我似乎在用尽全力阻止我的动作。
放开我,Vanessa。我说放开我!让我去揍他,让我送他上黄泉大道,让我亲手撕碎我讨厌看到的那张混帐脸孔——让我毁掉我不想见的一切、所有!他们全都该去死!!
我说放开我Vanessa。放开我!为什么你不听你主人的话??连你也要背叛吗?!
Vanessa!!你这个该死的任性的心地善良到要我后悔让你来到这个世界的傻瓜!!
在我能把自己内心的全部想法化成口中咆哮出来的声音之前,一阵剧痛袭上我的脸颊。过于恼火和愤怒着Vanessa的愚蠢行为的我甚至没有留意寐罗是什么时候爬起来并给我奋力反击的——我只感觉到右颊一阵泛出麻木的剧痛。连视线也模糊起来。
Vanessa发出更为惊恐的尖叫。她开始哭喊,但她无法阻止两个男人已被激起的怒火。
“你他妈的以为我是任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兔子娃娃吗?!”寐罗怒吼着给我的胸口狠命一拳——与此同时我的膝盖击中他的腹部。他后退一步被后面的椅子绊到,跌倒的同时他本能地一把抓紧我的手腕使得我跟着一起天旋地转完全失去平衡般地狠狠摔了下去。
他无意间吼出的『兔子娃娃』让我胃部一阵抽搐。
意识混乱。呼吸梗塞。我的眼前一片模糊不清仿佛坠入雾中。
Nessa抱着兔子娃娃睁着她淡灰色的眼睛望着我。
我模糊地听到Vanessa疯掉一样的尖叫和哭泣。我不知道她在为什么而尖叫和哭泣。我不知道她在我的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她是否会心痛。我什么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抓起我的肩膀把我剧烈发抖并拼命想要蜷缩起来的身体用力摇晃的感觉是真实还是错觉。
主人,您太孤独了。
Vanessa,你是否知道。有些人注定是要孤独的。
你是否知道。有些人的命运注定是悲剧。不管如何挣扎和反抗。那只能让他更加绝望。
注定的。我无法摆脱。我无力摆脱。我也无权摆脱。
这是上帝分配给我的角色——我只是个小丑而已。小丑……
我闭上眼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2(09:52)|【NM】崩榻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