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崩榻
> 【NM】崩塌 11
Vanessa一定会奇怪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变得喜怒无常。
她惊讶不安地睁大眼睛看着寐罗抓起他的衣服怒气冲冲大步走出房间然后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力气大得就像要把门轴卸下来一样。她呆望着摇摇欲坠的门半晌没有发出声音。而后当她终于意识到这里还有我的存在时她迅速转头望着我。我想我脸上的寒彻骨髓的冰冷僵住了她将要出口的询问。然后她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僵硬地转过身回到卧室。
把可怜的Vanessa独自关在外面客厅里是件残忍的事。可我实在没有精力再去面对她。何况即使她问我什么我也答不出——难道我要对她解释『因为那个混蛋男人的肆意乱猜偏巧狠狠刺中你的主人的弱点和痛处逼迫他不得不再次面对自己童年时期留下的阴暗』然后再花力气让她明白到底过去都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我可从未考虑过让她知道那些。
寐罗的到来和离开就像龙卷风过境一般只会给人带来莫大的麻烦和恼火。
当他的身影终于彻底消失在我的周围,我总算感到一切又都回到过去——冰冷,沉寂。但这种感觉让我安心。我轻声吁了口气,回到床上沉默地坐下来,仿佛不知道手脚都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我仍然被某些东西深深地烦扰着。确信卧室的门已经被自己上锁,我忍不住像孩子时期曾经做过的那样蜷缩起身体屈膝坐着,用手臂揽住我的屈起的腿。我将沉重的下巴搁在膝盖上,希望那块还算坚硬的骨头能够支撑住我这颗已经不堪重负的头颅。这个姿势让我感到如此地安全。如同婴儿在母体里。被温暖羊水包围着的温柔沉溺。
我的头发几乎要遮挡我的全部视线。而透过层层发丝我看到床头那个被寐罗忘记在这里的钥匙扣——玩偶以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扭曲在我面前,那种姿势真叫我难以忍受。我看了一会儿,无论如何无法让自己忽略它的存在,于是我伸手过去拿起它拉开抽屉丢进去。
我想到要扔掉它。但转而想到可能寐罗会因为丢了这个而来找我,一旦他知道我把它毫不留情地扔个干净他一定又会跟我怒气冲天大吼大叫。我宁可放低姿态乖乖交出他的钥匙扣来换取他的安静离开也不想再经历一次跟寐罗的争吵。一次也不想。绝不想。
寐罗的直视目光和尖牙利齿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到恐惧。
他习惯于用他的方式让我难堪。让我无法伪装让我赤裸裸地遁形于他的眼前。他不在意他的言辞是否会让人难以容忍也不在意他的嘲讽成性是否会在无意间撕裂别人的伤口。那些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我甚至无法确定他只是爱逞口舌之快还是以刺伤为人生乐趣。我只是感到恐惧。仿佛寐罗的出现是为了要揭露我过去所做的一切并让那些完完全全袒露在阳光之下——让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尼亚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尼亚的存在是个骗局』。然后,我会在寐罗不停制造出来的恐怖和麻烦里最终陷入崩溃。沉重的枷锁从来不曾离开,而现在它更是加重一倍。我被回忆狠狠压住无法呼吸。该死的。我曾经以为我会淡漠那些。我曾经以为是那样。我甚至已经开始淡漠——但寐罗的出现突然让一切又都回来重新开始。时光倒流。齿轮倒转。我回到我曾经生活的那幢湖边的庄园里,孤零零地蜷缩在暗角落。
“主人。”Vanessa的呼唤轻柔地把我拉回现实。“您还好吗?”
我努力两次才让自己正常地发出声音,“是的,我还好,Vanessa。”
“您在做什么?”她似乎很担忧,“我只是想给您送杯咖啡进去。”
“不必了,Vanessa。”我疲倦地说到,“我想安静一会儿。”
Vanessa没有出声。隔了足足半分钟她才再次开口,“主人,如果您不高兴的话您可以跟我一起玩拼图。或者跟我说点什么。我——我只是不想您单独在房间里……”
“你今天已经做得很多了,Vanessa。”我打断她,“别再试着让我去做什么,好吗?”
“……好的,主人。”最终Vanessa还是顺从地答应到。
我独自坐在床上对着身边那团乱糟糟的毯子发呆,想到刚刚它还被那个男人盖在身上,一阵厌恶让我几乎反呕出来。我的意识强烈禁止我再去想关于那个男人的任何,寐罗的一切仿佛都在试着从任何角度刺探我,寻找我所能忍受的底线。我决定待会儿让Vanessa扔掉那毯子换上一床新的。如果可能的话我真希望时间能够回到我遇到寐罗之前的那天。
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烦躁而焦虑。
我知道Vanessa仍然站在门外安静地等着,我知道她不会在确认我真的已经无事之前坦然离开——否则那就不是Vanessa。于是我慢吞吞地下床走过去打开锁然后轻轻推开房门。Vanessa果然在那里站立着,当看到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不由得微微有些吃惊。
“主人。”她不安地叫了一声,表情慌乱。“我不是故意站在这里我只是……”
“我知道。Vanessa……好孩子。”我伸手过去轻柔地抚摸着女孩的卷曲长发让它们在我的指间来回缠绕着。我把Vanessa抱进怀里搂着女孩的窈窕身躯,恶意地让自己想象这是长大的Nessa,那股由内而外猛涌上来的寒意和恐惧让我几乎忍不住发抖。拥抱Vanessa就像拥抱死亡的感觉——而我似乎在试着用这种狠命刺伤自己的方式让自己感觉到疼痛。
“谢谢您,主人。”Vanessa轻声在我怀里说着,柔软修长的手臂尝试着环住我的背部。
“你希望我拥抱你吗?”我低声问到。
“有时候。”Vanessa诚实地回答,“因为我想距离您更近。”
我有些想要微笑。可爱的Vanessa永远这么坦诚。“那么现在呢?”
“很美好。”Vanessa喃喃一声靠紧我的胸口,“可您正在不安。”
“你能感觉到吗?”
“嗯,能。”Vanessa将她的耳朵贴住我的心脏位置认真倾听。“您的情绪仍然不好。”
“是的,因为寐罗让我感到很不愉快。”
“但是他也会让您感到其他的一些东西,是吗?”Vanessa抬起头用她那双清的淡灰色眼眸凝视着表情发怔的我,“在您和寐罗跌到地板上的时候您抱紧了他的肩膀——我想那是您本能地寻找某些东西的想法流露。事实上,我以为寐罗身上有您想要寻找的东西……”
“你准备再做一次爱情顾问吗,Vanessa?”我刻意忽略掉她提起的那个名字而打趣到。
她摇摇头。“您不会再去找寐罗了吗,主人?”
“不。”我斩钉截铁地说到,“我不会让错误的事情继续下去。”
“我想……”Vanessa踌躇片刻,还是说了出来。“我想一直陪着您,主人。可以吗?”她仰起头孩子气地看着我,表情期待不安。“我喜欢在您身边。可以让我一直跟着您吗?”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Vanessa。好一会儿才点了下头。
“好的,Vanessa。”我回答到,“这样不是很好吗?”
Vanessa立刻喜形于色。她踮起脚尖在我左颊上轻柔地啄了一下然后转身跑开了。

我决定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全都抛到脑后忘记得干干净净。
从前天下午我在巡逻路上出了状况遇到那个男人开车撞了女孩开始到昨晚寐罗气急败坏地离开我的公寓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和我的身边为止,全部忘掉。那只是个意外而已。一切的出现以及发生纯属意外。实际上我根本不必为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插曲而被扰乱什么。我该像过去一样安静地继续我的生活。即使那异常孤独而沉寂,但至少让我安心。
更何况我并不是那么孤独而沉寂的,因为我有Vanessa。
有Vanessa陪在我身边,有Vanessa照顾关心着我,有Vanessa跟我说话并朝我微笑,拥有这些,我又怎么可以无耻地声称自己的生活『孤独而沉寂』??我让自己确信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悲惨,Vanessa会是我最好的陪伴。而寐罗——他什么都不是。
谁都无法取代Vanessa的位置。谁都不能代替她。
即使寐罗。
那个男人根本什么都不算是。他只不过是——我生命里的一个意外?一次错误?甚至一场梦境?或许是。或许他只是我那些接连不断的噩梦里的又一个。而我居然在那场梦境里期盼着他会将我从一直被噩梦缠身的困境里拖出来——只因为他有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
我知道我该忘记寐罗。
我该把那个男人彻彻底底从我脑海里清除出去。让一切回到过去——只有Vanessa在我身边的平静生活。见鬼的寐罗。该死的寐罗。该被诅咒下地狱的寐罗。他根本什么都不是。可我那时候竟然发疯——就像丧心病狂一样地在内心里渴望着寐罗会是我的兔子娃娃。
我感到有丝酸楚泛上我的眼睛。在我无法保持平静驶着车子时,某些冲动的情绪突然涌出让我不得不停下来然后像个傻瓜一样呆呆在车里坐着。我不想欺骗自己,我根本一直都没有忘记寐罗——在日复一日如出一辙的诅咒和诋毁甚至试图用Vanessa的处处优点来对比那个男人的恶劣行径时。但吸附在我头脑深处的那只水蛭仍然停留在那里。从不曾消失。
我不能确定这样的时间到底持续了有多久,但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漫长。漫长到几乎一秒就是一个世纪。沉重地滑过去化为一颗珠子砸入我的心里。一天有86400个世纪那样漫长。
当我重新打起精神准备开车回家,旁边座位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没有多想便随手拿起它按下接听键,“喂,您好?”我边回答着边发动引,然而那边却没有任何声音。
“喂,您好?请问哪位?”我耐着性子问到,“我是尼亚,请问——”
“尼亚,下车。”那边的男人说到,“现在。”
我没有说话。或许是不想回答又或许是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我悄悄抬起眼睛在周围快速地扫视一番,并没有寐罗的影子。一时我感到不解又有点愤怒。“你在搞什么鬼,寐罗?”
“你下车,然后就会知道。”寐罗简单地答到。
“我为什么要下车?”
“因为我想要见你。”
我不由得语塞。“为什么……”我沉吟着,“你想要见我而我就必须要下车??”
“因为你也想见我。”那边肯定的声音让我有种被说透心思的难堪和愤怒。然而寐罗似乎不介意他的话是否会引起我的反感而导致我打起方向盘扬长而去——说实话他什么时候介意过他的胡言乱语会引起我的反应??他就像没有大脑一样地让那些话冲口而出。此刻显然再次证实了我对寐罗的那些准确判断。“我看到你已经熄火足足二十分钟,在想我吗?”
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因为恼火而急促起来。“自作多情。”我冷笑。
“嗯哼,那么你不打算辩解一句为什么你开车不走吗?!”那边仍然无所顾忌地说到。
“我不认为你有权力探听我的想法。”我的口气异常生硬。
寐罗没有说话,代替他的回答的是我的车子后面玻璃哗啦一声碎成一片——甚至不少碎玻璃溅到我的身上把我真真正正吓了一跳。我迅速扭转头看着后面已经惨不忍睹的车后窗,终于恼羞成怒,“你要干什么,寐罗??”我怒吼,“像个小孩子一样幼稚地搞破坏吗?!”
“下车!”他在那边不甘示弱地朝我吼回来,“我他妈的让你下车!!”
我啪地挂断手机然后忿忿地发动引,在我意识到一个身影从我身边窜过去时,更大的玻璃碎裂声传入耳际,伴随着扑面而来的玻璃暴雨。我本能地迅速抬起手臂才让自己的脸孔从那阵碎碴瀑布中幸存下来。我惊魂未定地喘息着,身边车门突然被人猛地拉开。寒冷气流在一瞬间由外面空气中涌入我的车内,跟随着过来的还有一个男人无法阻挡的气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2(09:49)|【NM】崩榻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