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噩梦 07> 因為愛II【NM】惡夢
> 【NM】噩梦 07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一定是死了。如果不是,那么他大概快死了。
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听着尼亚在他身边轻手轻脚走动的声音。当他睁开眼睛,仍然是那番铺天盖地的暗。他差不多被剥夺了所有自由,即使他偶尔能够在这个地下室里走动或是做些什么——但他已经没心情再去做任何事,在一片漆中他总是会被绊倒。
他从未尝试过在暗中生活。而尼亚让他尝尽了这种滋味。
这一切是如此的暗。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见到太阳是什么时候了——更不知道自己到现在为止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反正时间也不再有意义,只留痛苦和梦魇。还有对自己大概再也不会重获自由的确认。这一切都让他发疯和绝望。不过,尼亚却每天都会下来。
他曾经试着记住尼亚下来的次数,好让自己知道已经过去了几天。但慢慢地他不去在意那些了。他只是感到毫无意义而已,此外,他也不关心时间过去多久。有时候他已经脱水到失去知觉的程度,他常常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反呕搞得能在洗手间待上足足一个小时。不过却总是没什么东西可吐——他也不记得上一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了。他知道面包就在床头那里放着,不多不少,总是那些。他饿了就抓一些吃下去,不饿就动也不动它。
有时候他确定他会为了逃出去而杀人。
可他在尼亚那里非但占不到半点上风反而每次都被打得遍体鳞伤。而每次当他不堪承受地昏迷过去之后,那些模糊而遥远的梦则不厌其烦地来纠缠他。他总是会回到那个房间里,亲眼目睹那两个男孩之间的种种仇恨和欺辱。有一次他看到自己把尼亚关进柜子里。尼亚在里面安静地待着。然而时间慢慢过去,那个男孩开始发疯地尖叫和捶打,他感到每一声带着哭泣的叫喊和用尽全力的狠砸都撞击着他脆弱的心脏,他焦灼地四处环顾,想要找到自己,好让那个调皮的男孩把尼亚放出来。可他找不到他自己。他只能站在那里饱受折磨地看着,听着,感觉着和痛苦着。尼亚嘶哑的喉咙就像他之前的那样,那个男孩崩溃般的哀嚎仿佛变成某些又痛又痒的东西爬满他的全身,让他止不住地抓挠自己的皮肤,直到抓得流血。他在尼亚歇斯底里的哭叫里跟着倍受折磨,当终于有陌生的脸孔出现,他看着一名女老师打开柜子发出尖叫,而后抱出里面那个奄奄一息的男孩,他看到一张被恐惧和痛苦折磨得支离破碎的脸,男孩的拳头上沾满了血,白色衬衫上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暗红色,连袜子上也是。他几乎不忍去看,男孩无力哽咽着的声音抽打着他的心脏,让他一阵阵地痉挛和抽搐。
然后当他醒来,他听着尼亚在他身边走动,给他的床头放下水杯,换掉面包,走到浴室那里拧开水龙头,而后回到他身边,用温毛巾一点点擦掉他额头上渗出的冷汗,解开他的衣服擦掉他胸口上的汗,抱起他的肩膀擦掉他背部的汗……毛巾一寸寸擦过他的皮肤,带来一阵阵温暖得灼伤他皮肤的痛楚,他低声呜咽着,想要抗拒却没有力气,除了接受别无选择。
某天他睡到一半醒来,疼痛让他没法睡下去。
尼亚在他身边,所以他推测现在多半是半夜。
那个男人正在给他手腕包上纱布。他觉得很疼,但是他没出声。手铐让他腕部皮肤磨掉一层,碰一碰都会痛得要命。他一边在心里咒骂尼亚的残忍无情,一面却又感激着尼亚总算拿掉那个整天到晚拴住他的东西,给他受伤的手腕上药并缠上绷带。种种矛盾而纠结的情绪在他胸口处盘旋回绕着,让他始终无法肯定自己对尼亚抱有的到底是哪种想法。
他对他既恨且怕,同时又无法控制地产生依赖情绪。
要是尼亚很长时间没有下来,他就会紧张得没法入睡,呼吸困难意识混乱。他睁大眼睛茫然盯着一片暗,在暗中计数着时间的缓慢流逝,等待着尼亚的脚步声出现。要是尼亚迟迟不能来到他身边,他就一直不能休息。脑袋里仿佛有根细细的神经在紧绷着,他不确定它什么时候会突然断掉——还是已经断了。可为什么他还没疯掉?为什么他还没死??……
他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到底是在一个噩梦里,还是幻觉中。
尼亚将他受伤的手腕小心翼翼包扎好,而后给他盖好毯子让他睡觉。他轻轻地喘息着,转过头朝向那个男人停留的方向,伸出手想要触到尼亚的存在——继而他碰到了尼亚的肩。他触摸到他肩上的肩章,金鹰的阶级标志显示出那个男人的督察身份。他从不知道尼亚居然是这么厉害的警察。可为什么……一名如此出色的警察他却有这样残忍而无情的一面??
尼亚握住他的手慢慢放回去,将他的手臂塞进毯子里。
他感觉到尼亚的呼吸靠近了他,那个男人将脸孔埋进他的肩膀处,一条手臂横在他胸口上轻轻揽着他的身体,他毫无意识地轻抽口气,将脸颊慢慢贴住尼亚的。继而他感觉到那个男人被潮湿液体浸润的皮肤,他几乎没法相信他所能感觉到的,还是那不过是他的幻觉??他不能确定尼亚在哭,尽管他已经听到了发自那个男人喉咙深处的溢满痛楚的低泣。
他再次伸出手臂,迟疑了好一阵,而后小心翼翼勾住尼亚的脖颈,将那个男人搂进他的怀里——尼亚没有拒绝,抱紧他的身体将脸孔更深地埋进他的肩颈深处。他下意识地轻拍着他的背部,警察制服的粗砺感磨痛了他的掌心,他缓缓动着脸颊磨蹭着尼亚脸上的泪水,让那个男人知道他并不介意他在他面前哭泣。即使他不知道为什么尼亚会哭得这么伤心。
很长时间过去,尼亚的哽咽终于慢慢减弱,而后止息。
他们保持着这种似乎颇为别扭的相拥方式,没人撤离。
绵长而沉重的呼吸在他耳畔轻缓起伏着,他屏住呼吸倾听,渴望着那个男人能够开口跟他说点什么。他也忘记上次说话是什么时候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正常地说话。于是他动了动嘴唇,费力地发出一丝动物般的轻哼,“……尼……尼亚,你在吗?”
尼亚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回答他。“我在呢,寐罗。”
“……哦。”他应了一声,觉得心里有块巨石稳稳落地。他的手沿着尼亚背部移到肩膀,继而顺着后颈攀上男人的脑后,来回抚摸着尼亚那头微微打卷的发丝。他想要再跟他说些什么,好让自己知道他们两个都还活着——可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摸着他的头发,感觉着他的呼吸和他脸颊皮肤的温度。又是很长时间过去,他才小心开口,“……我很痛。”
尼亚微微侧头轻吻一下他的脸颊,伸展手臂将他更紧地搂住。
“……我什么时候能上去?”他更加小心地问。
尼亚还是没有回答他。
他是那么的害怕。“我一辈子……都要在这里?”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惧怕这些——他都已经在这里被困了这么久,他以为自己会慢慢无所谓这下面的全部。可他发觉自己仍然在恐惧,要是他永远都不能再上去,而只是待在这个除了暗就是暗,除了沉寂只有沉寂的地下室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让他绝望的暗和沉寂。以及尼亚带给他的伤害。“你不能这样,”他哽咽着乞求,“我不想永远这么下去……让我上去吧,求求你了……”
“不行,不行!”尼亚慌乱地打断他,“你不能离开。”
“为什么?”他痛苦地问他,“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留在这里,”尼亚紧张地回答,“你得留在这里,在我身边。”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他疼痛地喘着气,“我什么都不知道。而你却囚禁着我。时间已经过去多久了——我是不是还活着,我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我会死的,尼亚。”
“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尼亚连连亲吻他的脸颊,“我在你身边呢,寐罗。”
“你会害死我的,”寐罗无力地喃喃着,“上帝啊,你他妈的要害死我,可为什么?!”
尼亚没有回答他,而是沉默下去。
他等了许久也等不到回答,他知道那个男人不会回答他了。他能有什么办法?尼亚想要回答就可以随便给他一句什么,不想回答就无需理他。他在这里半点权力也没有,除了接受尼亚给他的一切。尼亚给他什么,他就得要什么。他无权拒绝,也没有理由少要半点。他得全盘接受,一丝一毫都不少地接受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不过他什么时候愿意过呢??
“这……只是个游戏而已,”尼亚突然给他一个含混不清的回答,“游戏……我知道,你喜欢玩游戏,你总是——总是要跟我玩游戏。我却不肯陪你玩。……然后你生气就会揍我,把我揍得爬不起来。……不过现在没事了,我们有很多时间进行这个游戏,真的……”
“上帝啊,我不想——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我不想了,”寐罗拖着哭音摇头,“我不想玩这个他妈的游戏了——你放过我吧。……不管我是不是那么做过,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强迫你陪我玩什么游戏。我也不会揍你。我跟你认错。我错了。……你放了我,你放了我!”
“我们得把这个游戏继续下去,直到结束。”尼亚轻声而有力地说到,“我知道,你一直讨厌输。所以你一直恨我。……赢不了游戏,完不成拼图,就只能是个单纯的失败者而已。你不会愿意当个失败者。……现在我们有的是时间彼此竞争和对抗下去。你会愿意的。”
“……不,不!我不愿意!”寐罗拼命摇头,“我没法坚持了。我他妈的会死的!!”
“你为什么要上去呢?”尼亚似乎很失落地问到,“上面有什么呢?”
“上面有……”他愣了一愣,居然无法接上尼亚的话。“上面有——上面有我想要的,”好半天他才费力地答出,“有其他人,有阳光,有酒,有说话声和笑声,上面也有游戏,有比这些更有趣得多的游戏!……为什么你要把我关在这里?这简直就他妈的像个坟墓!!”
“可是有人会像我这样在乎你吗?……有吗??”尼亚绝望地问他,却又像喃喃自语,他的手指滑过他的脸颊,而后低头轻吻着他颤抖不已的嘴唇,“没人像我这么在乎你,寐罗。我发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像我这样——看不到你就没法睡觉,整天整夜全部意识之中都是你的影子,我没法忘记你,想到你不在我身边我就要发狂——可你在我身边就能让我安心,你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需要你,想你,……我爱你。我爱你。你懂吗?我那么爱你。我们不能再分开了,寐罗……没人像我这么爱你。你不能上去,我害怕你被抢走——我已经失去你那么久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能再失去一次……你不能和别人玩游戏。只有我们两个。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才能玩,我会一直陪你,我不会再让你发火了。……好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寐罗绝望地大哭起来,“上帝啊,你他妈的脑袋里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不爱你。我也不需要你爱我!你给我滚开,滚开!我根本不想看到你。你这个冷漠专制蛮横无礼的混蛋,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跟我无关。我不爱你。我不爱你。我不可能爱你你明白吗?!”
“为什么?为什么??”尼亚摇晃他的肩膀比他更痛苦地哭着,“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为什么你不记得我?你怎么能忘记我??你怎么能??……你爱我,我知道你爱我,你就是爱我的。不然你不会整天缠着我不放——我那时候不知道,可我现在知道了。我知道你爱我!为什么你不承认??……欺骗自己是愚蠢的事,寐罗。你干吗要这么残忍呢??”
“我不爱你,我他妈的一点也不爱你——你这么对待我,我还会爱你,我简直是疯子!”寐罗在床上痛苦地扭动挣扎着,“他妈的。你这个疯子。我不想再和你说话。你滚开远点!”他用力一把推开尼亚,听着那个男人狼狈地摔在地上的声音,那却更让他痛苦起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6(23:53)|【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