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M】蜉蝣人生
> 【MNM】蜉蝣人生 07
尼亚搭乘转天一早的飞机回美国。他说他会在那里等我,我点头让他先回去。
他要求我发誓我一定会在一周内出现在他面前,我答应了他。然后我送他回机场。行走间他突然脚下一滑,我本能地伸出手臂揽住他的腰而他也下意识般地抓紧我的衣服——就像我们早已习惯于彼此在身边的存在,随时随地出现各种情况时都会本能地伸出手寻求救援或给予依靠。他在一瞬间的惊慌过后就恢复了笑意。我们没有任何语言地紧紧相拥。
只是一个小小的险些滑倒就让我们突然感到无边的恐惧。即使没有任何人开口。但我们能够感觉到彼此之间似乎只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会如此紧张——这是害怕失去的表示。他趴在我的肩上在我耳边喃喃着我的名字,我的嘴唇摩擦着他柔软卷曲的发丝然后吻住他的侧颊。我知道他不会因为跌倒这点破事就他妈的离我而去但我仍然感到恐惧。我无法控制。
他问我我们是不是会一起好好地活下去,我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接下来的拥抱几乎不像他——他的力气让我窒息。
我挥手向他道别,他给我带着期盼的单纯微笑。送他离开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感觉最糟糕的事。然而在飞机起飞后我对着灰蒙蒙的天空呆望片刻还是转身平静地离开了机场。我会回美国吗?我不知道。我想对于这个问题尼亚也没有确切答案。我边走边考虑着回去和不回去两者分别会让事情糟糕到何种地步——最后我决定用抛硬币来寻找答案。如果是正面我就回去,反之则留下。当我接住那枚旋转着落下的硬币屏住呼吸移开盖住左手手背的右手时,我感到一阵强烈的失落涌上大脑。是反面。我感到全身无力,硬币冰着我的一小片皮肤却让我彻骨寒冷。我不是滋味地咂咂嘴唇,反手握紧硬币塞进口袋然后迈步朝城镇里走了回去。
我在还算热闹的市中心租了公寓住下,开始了我在苏格兰的生活。
寻找工作并不困难,困难的是我必须忍受在陌生城市重新开始——适应这里并接受这里,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在思想意识里。我必须坚持住抗拒想念尼亚的种种,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说服自己这样选择是正确的。尼亚已经有他自己的生活,而我无权破坏。他的一切是他的辛苦努力所该得到的回报,即使他不需要这些回报他也不能保证有足够的准备去面对我们在一起时将要承受的所有。我拒绝让尼亚陷入那种境地。对我们任何一个来说那样都只会让我们彼此感到痛苦。我的确答应过他要回到美国并在一周之内出现在他面前,但他同样知道我向来说话不算话。我就是个无赖。他会理解我的选择,并且他最终会接受。
离别之前那个足以让我窒息的狠命拥抱。他明白所有。
日复一日我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每天早上起床然后按时工作,我换过几次工作,就像过去那样无法安分地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不定时出现的新鲜感也能够让难熬的时间过得快一些,我在挣扎中勉强支撑下来,当我习惯了这种时而固定时而闲散的日子后生活似乎变得轻松些了。虽然我仍然想念尼亚并且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但我恐惧一旦我知道丝毫便忍不住想要冲回美国。一定会那样的。一定会的。我知道我会控制不住想要去见尼亚。
我没有再碰过毒品。我安分守己地过我的日子。直到某天我无意中叼着烟去翻日历才发觉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我盯着日历很长时间,然后我合上它放在一旁拎起话筒犹豫着。或许一个电话不会让我冲动。我深吸口气按下号码,那边却传来号码已被取消的机械提示音。我呆愣片刻急忙拨了玛特的号码,让我庆幸的是那边很快传来熟悉的声音。
玛特说那个男人失踪了。警官们就像对待通缉犯一样四处寻找尼亚——没人知道为什么尼亚在订婚的前一个夜晚突然消失,记者们对此爆出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各类报道当然无一能够作为定论,尼亚就像已经彻底蒸发,没有一个人知道那个男人去了什么地方,或者现在他到底是死还是活着。没有见到尼亚的人就永远无法盖棺定论,直到七年后宣布自然死亡。
我举着话筒听玛特在那边把这些话翻来覆去说了十几遍直到他确定我已经完完全全一字不落全都听进耳朵才安心挂断电话。然后我继续举着话筒站在那里发呆。尼亚消失??他可能会跑到什么地方??我迅速转身望向门外,朝着某个遥远之处——那片我们曾经相拥整夜的荒野。我放下电话拿起外套冲出公寓没命地跑到街上拦住计程车,就像要撞车自杀一样疯狂。一路上司机都在心惊胆颤地跟我说他以为又一个失业青年要血溅当街然后他安慰我要好好活下去不管我会经历什么都决不能轻易去动死的念头。要不是我急着到那里我真想把这个唠唠叨叨的家伙一脚踹下他的车。但总算我忍住听他的喋喋不休一直到我的目的地。
下车后我在那里孤零零地站着。像个傻瓜一样四处张望——寻找某个身影。然后我迈步跳下道边朝一望无际的原野远处跑过去。我发疯一样地叫喊他的名字,我的声音在这片空旷无边的原野上空寂寞地回荡,融入带着寒冷的空气中夹杂在吹拂而过的冷风里,响彻云霄的叫喊穿透云层一直到达天堂,我确信遥不可及的山尖积雪也能够听到我急切而疯狂的呼唤。但没有任何人给我回应。摇曳的树叶,坚硬冰冷的岩石,飞过的鸟和渐渐沉入夜幕的山脉。我从黄昏一直叫喊到深夜,我不肯离开那里半步,我认定尼亚就在这里——在我的身边某个地方躲藏着,像个顽皮的孩子满足于他的失踪而给我带来的慌乱和悔恨。当我最终停下一直奔跑的脚步停止嘶哑的呼唤全身无力剧烈喘息着软下膝盖跪在潮湿的土地上,我的眼泪顺着脸颊飞快滑落下去重重跌入泥土。我用力握紧拳头最后一次叫喊他的名字,只有回声给了我令人绝望的回答。我像个孩子一样跪在那里彻夜痛哭,为我的失信而悔恨到要他妈的自杀。
仅仅一个晚上,这一切就几乎抽尽我所有的生命和力气。
尼亚消失。这到底会不会让我彻底崩溃我不能知道,至少此刻我不能知道——我的意识已经完全陷入空白,尼亚的名字占据我尚还有着感觉的每一个角落。万籁俱寂的荒野里我仿佛听到呼唤尼亚的名字排山倒海般朝我席卷过来吞没了我——那是发自我内心深处的痛呼。
我在那里坐了整个晚上。当第二天清晨的阳光倾洒下来,温暖一寸寸爬上我的皮肤,我才勉强睁开疼痛不堪的眼睛仰望天空,新的一天重新到来。而现在我确定我已经无法安心地再像昨天之前的每一天一样去做我该做的事。某些破碎,某些遗落。某些改变,某些消失。我似乎已经丧失了思考和行动的能力,仍然泥塑一般地呆坐在那片荒野里,让自己变得像个不会说话也不会活动的稻草人。当我闭上眼睛,灼热的液体再次充斥我涨痛的眼眶。
我在心里反复重温着我们最后一次温暖有力的拥抱。他问我我们会不会好好地活下去,我说没错我们会一起好好地活下去。一直,永远。然后他给了我他这一生最为用力的拥抱。就像要倾尽他的全力——而那一切让我每次回忆起来都会让我被抑制不住的疼痛噬咬撕裂。我始终无法相信尼亚居然会如此选择。如果这是他的选择,为什么他却同样消失在我的身边。我无法理解,我不能理解,我无法原谅,我拒绝原谅。可在此之前是我再一次的错误才让他如此。懊悔和自责像要把我活生生地撕碎咬烂,让我在睡梦中也无法保持安静。
终于在某天深夜玛特突然打电话给我,把我猛地推向新的噩梦。他在那边告诉我尼亚的墓地在什么地方,我机械地记住他重复述说的每一个字,刚放下电话便已经冲到房门旁边。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站在尼亚的墓前。
墓碑上的字已经模糊到无法看清,而约定中会在这里等待我的玛特并没有来。也可能他正在某个角落默默地抽着烟等我,直到确定我已经平息下所有的情绪才会出现在我面前。我蹲下来想要去触摸墓碑上冰冷的字迹,眼中无法控制的潮湿让我根本无法去辨认碑文。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并未引起我的注意,直到某个人停在我身后我才慌张地回头——在那之前我的眼睛被一双手有力地覆盖。熟悉的气息一瞬间包围住我。我的身体遏制不住地发着抖倚在身后跟着蹲下来的男人怀里。我第一次感觉到尼亚的怀抱能够给我我所需要的全部。就像我试图给予他的,温暖,有力,可以依靠可以包容可以让人沉溺并且感到安心。我就着他捂住我双眼的手重重后倚在他怀里无声地流着眼泪——直到尼亚的呼吸靠近我的呼吸,然后他的嘴唇温柔地碰触到我的。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尼亚也没有。我们在一片暗和寂静的墓地里无声地接吻无声地拥抱无声地抚摸着彼此所能触摸到的一切,当尼亚的手终于离开我的脸孔我模糊地看到他潮湿的眼睛和唇边深深勾勒出的微笑。然后我们再一次地深吻。
制造假死亡是个愚蠢的点子。但却是个结束一切的果断办法。
我没有力气取笑作为一个律师如果被抓到他在利用假死来逃避社会会有多糟糕——当然那只是个取笑而已。只要能够让我们随时看到对方的微笑和感受彼此间的有力拥抱,将彼此留在最靠近心脏的位置,没什么比这些再重要。我不再想问尼亚关于他的任何,只要尼亚能够在我身边就已经足够。荒野上的两个夜晚让我清楚地知道我有多么恐惧失去尼亚。
即使尼亚或许在今后没办法再赚来一分钱并且连他妈的社会救济金也没有,但他的存在对我而言比中上几亿美金的大奖还重要得多——并且,当然,我们会一起好好地活下去。
而我,不吸毒。不说谎。不背叛。
选择人生。选择工作。选择新的开始,选择新的起点。选择他妈的电视机汽车CD唱机健康保险房屋贷款。选择尼亚,选择和尼亚分享所有的选择。选择一辈子陪伴在他身边。如果玛特说我需要寻找新的开始,那么对我来说就是将所有一切重新选择然后像所有人一样,选择拥有期望和幻想。圣诞节,情人节,休假和旅行。只往前看,直到我们死掉那天为止。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30(09:53)|【MNM】蜉蝣人生コメント(1)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Katt总是不喜欢写悲剧呢.

蜉蝣人生..想起了花容天下里重莲对林宇凰说的话:蜉蝣的生命极短,朝生暮死,昙花一现。
From: 老猫与咸鱼 * 2008.08.19 09:34 * URL * [Edit] *  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