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2N】偷盗者 03> 因為愛II【M2N】偸盜者
> 【M2N】偷盗者 0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警官们一直在信誓旦旦地跟他保证他们会抓住那个该死的小偷——但日复一日眼看快要到开庭的日子尼亚却连半点有利的消息都没得到。他真是要疯了。当然,如果案子真的就这么判下来的话大概他还能勉强承受,最多尼亚干脆就把他父母唯一留下的房子卖掉算了。只要他能找到一份工作那么租个房间也能凑合过下来。抱着这样的想法尼亚心惊胆颤地渡过一天又一天,他已经接到了法院的起诉书只等那天去那个地方丢人现眼。
“对不起,我弄丢了房子。”尼亚对着他父母的照片喃喃自语,“希望你们不会生气。”
这一切根本与他无关——而他只是傻里傻气地听着那个巧言令色的小偷一阵胡扯就被轻易哄弄住。尼亚真是恨死了自己这么愚蠢。不过即使情况再来一遍他保证还会是这样的结果,大概他天生就缺乏那种防备和警的戒心。在上学时期尼亚已经有过不少这样的经历。他一筹莫展地坐在房间里发呆,绞尽脑汁想着是否还有别的办法。或者……再去跟那对夫妇谈谈??他们会不会再把他无情地出大门并告诉警卫禁止这个年轻人接近半步。
……无论如何在房间里坐着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或者他该去外面买罐啤酒尝试一下那种饮料,然后借助啤酒给他的勇气爬上那幢高层大厦来个自由落体——管他的。尼亚沮丧地想着,又觉得自己这个幼稚想法简直傻到家了——难道不是吗?!就因为丢了个房子要去自杀。他简直能够上报纸。当然,是在娱乐版。
尼亚在沙发上呆呆坐了一整天,看到外面夜幕降临才意识到距离开庭又近了一天。他的心脏猛地一阵紧缩,恐惧感排山倒海般地侵袭过来淹没了他。他不安地搓着粗糙的裤子努力集中精力试着去想些什么来缓解紧张情绪,当意识到在房间里坐着无异于精神自杀时他终于勉强撑着站起身体打算出去走走。要是那能对他快要崩断的神经有点缓冲作用的话。
一路毫无感觉地走着,尼亚慢慢停了下来,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只是没有任何方向地乱走一气。他停在路边仰头看着赌场变幻不定的巨大霓虹灯招牌,脑袋里忍不住冒出诡异的想法——呃,或许他能试着从这地方捞点什么??然而这个想法只在他头脑里转了一瞬便又过去,他失笑地摇摇头嘲讽自己居然会冒出这种异想天开的念头——他不输个彻底才怪。
“你要是不赌就在里面玩你的游戏机,别他妈的回去公寓好吗?!”远处一个声音响起,尼亚只是呆呆站在那里毫无意识地听着身后传来的对话。“喂玛特!你有没听我说话?!”
“听到。我这不是跟你来了吗?!”另一个声音……
尼亚猛地绷紧神经。如此熟悉的声音。如果说对于一个普通人记住某个声音有些困难的话但对于他这个几乎完全只生活在由音高音重音长和音质构成的世界里的人来说,要记错某个声音也很困难。他立刻转过身看着那两个由远及近的身影——他们正朝着赌场过去。
他的视线直接略去那个金发衣的男人而只单单停留在旁边那个懒散的身影上。他听到脑海里立刻响起天塌地陷般的声音怒吼着叫他冲过去抓住那个该死的——小偷。正是那个家伙没错。酒红色的头发和咧起的嘴角,遮住差不多三分之一脸孔的护目镜,T恤牛仔裤和靴子完全都是那天的那副打扮,甚至那双长长的手套。尼亚像傻掉一样站在那里屏息凝神看着那两个家伙走进赌场,当他们的身影融进去那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他该立刻追上去。
尼亚急忙冲上去追进了赌场。
赌场里到处挤满了神情各异的人,热闹非凡人头攒动。当尼亚走进去的一瞬间他几乎被迎面而来的吵闹声浪和浓烈烟味呛到窒息。并且,那两个目标早不知道消失去了什么地方。尼亚费力地在人群中挪着步子寻找那个年轻人,触目所及的红色头发快要晃晕了他的眼睛。不是,不是。他追上一个又一个身影却始终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那个家伙在什么地方?!他焦急万分地转过身体拼命用他的眼睛在视线所触及的所有范围搜索,却更加头晕目眩。
……啊,那个男人!尼亚的头脑中响起一个急切的声音。那个金发男人!!他急忙拨开众人挤过去到那个正坐在赌盘旁边的男人身后,在那里四处寻找着他那个『同伴』的身影。后面的人潮猛地一冲把他撞了过去。尼亚只感到一阵冲力从后面袭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跌在金发男人的身上——趴在他背上把他微微压了些下去。
“喂你他妈的干什么?!!”
恼火的声音在尼亚耳边响起,他有些惊慌地看着那双溢满怒火的眼睛不由得连连道歉,“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他费力地爬起来勉强站直身体,并小心帮那个男人整好被弄皱的衣服。对方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过头继续着赌局,似乎完全不屑于搭理他。
『可是,那个男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尼亚心急如焚。他带着种接近于疯狂状态的情绪更为卖力地搜索,当他刚刚转过身他感觉到一道目光朝他投来——尼亚惊觉般地朝那个方向望了过去。或许是被他刚刚的举动引起注意,也可能完全是被他朋友的怒吼惊动,总之那个男人正抬起头朝这边望过来并看到了尼亚。他们的视线隔着重重人影交汇。
看到那个男人正独自坐在那里的休息区玩着手里的游戏机,尼亚迫不及待地朝那边挤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看到那个男人也站起身——朝门外跑了过去。“喂!你站住!!”尼亚大声叫喊着一边奋力推搡他身边挤来挤去的人潮,“麻烦让一下、请让一让!!让我过去!!”
当尼亚终于冲出赌场来到街道上他深吸口气看到那抹身影消失在对面街道拐角,尼亚顾不得太多立刻拔腿追上去。跑步不是他的长项——追人也不是。但在这种情况下被逼迫着尼亚想不用尽全力也不行。他奋不顾身地紧紧跟着那个男人在他身后拼命追,“你站住!”他愤怒地大吼着,“喂!你这个小偷!!———给我站住!!你停下!!”
不到两分钟尼亚便追丢了目标。他急得站在十字路口中间转过身神情慌乱地寻找那个身影,要命。那个家伙跑到了什么地方?!似乎哪个方向都有可能可尼亚又不敢贸然去追。如果他搞错的话那么再折回显然就一切全完。他大口地喘息着一边观察一边判断那个家伙会逃到哪个方向,正当尼亚焦灼万分必不知所措时他听到一个声音从后面响起穿透他的耳朵。
“喂!这里——你个笨蛋!!”
他迅速转过身看到那个男人正朝他奋力挥舞着手臂,脸上似乎还带着好笑的神情。尼亚急忙追了过去。同时他心里也感到几万分地莫名其妙——那个家伙在干什么?!在提醒他该朝那里追过去抓住他??当然他不介意那个男人这么做。他恨不得立刻抓住他怒吼一通然后让他交出那些快把他送进监狱或是让他倾家荡产的东西。不过,那个男人再次转身逃了。
该死的。尼亚忍不住握紧拳头。
那个男人一定在把他当作傻瓜耍来耍去,就像猫戏弄老鼠一样——不过猫会让老鼠累个半死然后吃掉它,那个混蛋大概则会让他累个半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只是在耍他。他知道尼亚根本追他不上所以……所以现在尼亚再次追丢了目标。他万般无奈地站在街道上睁大眼睛猛看,熙熙攘攘过去的人群中没有那个身影。该死的。那个混蛋去了什么地方?!
肩膀被人猛地一拍。
尼亚转过头看到那个身影消失在他身后人潮中。尼亚拼命抬起已经快重到抬不起的脚步转身再次追过去,他撞到很多人,他一边叫喊着对不起一边奋力追那个家伙。但是正像尼亚最恐惧的,他不断地失去目标然后一次又一次被那个可恶的年轻人以各种方式提醒着,他慢慢地没有一丝力气而只能缓缓蹲下身对着地面大口大口地剧烈喘息,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衫和裤子,布料紧贴着他的身体让他难受异常,头发也全部湿漉漉地粘在额头脸侧上,热热的汗流不断顺着他的脸颊淌下,他的视线被滴在睫毛上的汗水全部模糊掉,甚至口中也涌进了咸味发苦的液体。尼亚抬起手臂用袖子擦着他的满脸汗水,无法控制地他感觉到一丝酸涨盈满了他的眼眶,甚至还没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开始蹲在那里对着被接连不断滴落下去的汗滴濡湿的地面哽咽。他真是笨到家了。尼亚狠狠擦着酸得发痛的眼睛想着,他真没用。
好吧,既然上帝给了他这个机会却还是被他浪费掉——那么看来他是别想再躲过这场劫难。飞来横祸??大概是吧。算他倒霉。因为他是个笨蛋,连个小偷都追不上。尼亚难过地想着,一边埋头在袖子里丢人地抽泣着。他知道自己的行为简直蠢到极点——无论如何一个男人蹲在街上掉眼泪都是让人笑到抽筋的傻事,可他正在不折不扣地干着这件傻事。
当尼亚最终决定放弃而抱定卖掉房子的想法时,他的双肩压上了重量。他不由得绷直身体。尼亚转过头看到那个家伙正咧开嘴朝他露出嘲弄的笑意,他想要直起身朝他叫喊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他颤抖着肩膀一边喘息着望着那个该下地狱并且笑得没心没肺的混蛋,他想要说点什么,张开口却让一阵丢人的呜咽冲了出来。难堪让他咬紧嘴唇低下头。
那个年轻人在他身边陪他蹲下来,戴着手套的手指用力擦着他脸上汗水和眼泪混融一片的潮湿液体并帮他拨开挡住眼睛的几绺发丝,皮革的触觉让尼亚本能地一阵抵触,他偏了偏头却躲不开那几根固执的手指。“嗨,你真的哭了?”他失笑地问他,“是因为我吗??”
“滚开!!”尼亚愤怒地推开他『讨好』的手,“混蛋!”
“好吧那我滚开好了~”年轻人眨眨眼似乎要起身,然而手腕立刻被尼亚抓住了,于是他停止动作继续蹲在那里带着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尼亚,“喂,不是你要我滚吗??”
“把你偷的东西交出来!”尼亚低声喊到,“我知道都是你偷的!!”
“呃,有证据吗?!”那个家伙无辜地耸耸肩,“拿出证据来——否则你就是在诬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27(07:57)|【M2N】偸盜者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