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惡夢
> 【NM】噩梦 12
当他帮尼亚缠上止血绷带看着那个男人终于闭上眼睛昏睡过去,他已经要全身散架了。他坐在那里精疲力竭地收拾了医药箱,看了尼亚一眼,对方苍白失血的脸色让他恐惧。
他在那里坐了几分钟,迅速起身朝楼梯奔过去爬出地下室。
二十分钟后,他将针头小心翼翼推入尼亚手背上的血管里,看着血浆顺着软管缓缓流入尼亚的血管——他才轻轻松了口气,而后重新在尼亚身边坐下来,抬手擦掉脸上一直未停的冷汗,神经陷入一片暂时性的空白之中。……他是不是可以离开了??现在尼亚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只要失血得到及时补充,性命就不会有问题。他再次看了看尼亚,深深犹豫着。
……算了。他已经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再多两天也无所谓。
于是寐罗起身回到另一张床上,爬上去躺下,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一边在心里拼命地回忆他到底为什么会失忆又是怎样失忆的——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疲倦地打了个哈欠,转过头看看对面的尼亚,那个男人安静地睡着,仿佛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他不由得有点害怕起来,寐罗便又跳下床跑到尼亚身边,俯身去感觉着那个男人的呼吸——直到确定了尼亚仍然活着,他才勉强压下内心种种恐惧情绪,倒退着回到床上重新躺下,一时间觉得自己像个愚蠢的强迫症患者。他勾起嘴角自嘲地笑笑,面对着尼亚闭上眼睛,而后沉入了睡梦。

那个男人一直高烧不退,却又坚持不肯去医院,他只好去买一些药剂给他服用或注射,当他帮尼亚擦掉额头的冷汗他便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躺在这张床上时,尼亚是否也这样照顾着他。他觉得无奈,除了照顾那个固执的男人别无选择。当尼亚清醒的时候总是让目光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仿佛在无声地恳求着他别离开他。这让他觉得简直要他妈的烦透了。
“我过几天就走,”他声明到,“你别想让我一直留在这里。”
尼亚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让他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别开脸看着别处,却在心里反复不停地想着这些年来尼亚都住在这间地下室里——在与他们曾经共处过的孤儿院一模一样的房间里,他真的无法理解为什么尼亚要这么做。那个男人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然后,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上一次他要求去浴室,以及之后发生的那些。他感到脸颊发烫呼吸紊乱,可那怪不得他。他实在没办法才……他妈的。真是该死。“你是不是因为上次的……那个,”他神情极不自然地开口,眼睛看着别处。“所以工作的时候走神……才会被歹徒袭击到??”
尼亚愣一下,快摇头,“……那跟你无关,是我没有注意。那真的——真的不是……”
“好了我知道了,”寐罗打断他,“你别再解释了,闭嘴。”
于是尼亚真的闭上了嘴。
他烦躁不堪地叹了口气,重新在尼亚身边坐下来。现在他连走的心情都没有。想到尼亚的确是因为上次的事而在工作时无法集中精力,被歹徒袭击。不肯乖乖住院。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就拼命跑回这里——因为他还被关在地下室里。可那只能说是尼亚自作自受罢了。跟他无关。没错,那跟他无关。要不是尼亚把他关在这鬼地方,尼亚自己也不会倒霉。更不会在此刻这么惨兮兮地躺在床上,被一堆绷带裹得如此可笑。他看看尼亚,那个男人呆望着他。
“你检查过精神科吗?”他在无聊中随口问到。
尼亚微微一愣,继而摇了下头。“不,没有,”他说,“我没有想过。”
“你最好去看一次,”寐罗说到,“你这样会给别人带来很大麻烦。”
“……不,”尼亚再次摇了摇头,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病在这里,”他说,眼睛望着寐罗,“我知道它在这里……它从来没有消失过。要是你不出现,它就永远不肯消失。”
“你找了我多久?”寐罗又问到。
“从你离开之后,”尼亚说到,“之后一年我离开那里。然后开始找你。”
“为什么还在那里待了一年?”
“我以为……以为你会回去。”尼亚低声说到,“我以为你只是在赌气而已。”
“赌气?”他冷笑,“你以为我受了那种该死的侮辱还会回到那地方?!”
尼亚怔怔地望着他,似乎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轻声叹了口气,垂下眼睛。“你可以离开这里,”他说到,“可是不管你去到什么地方,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一直找你。”
“为什么?”寐罗迅速掉转视线盯着他,“为什么你要那么做?!”
“……我会一直找你,”尼亚并不回答他的话,“我不想和你分开。”
“我们不是他妈的一个人,为什么不能分开?!”他怒气冲冲地站起身,“何况人长大了都是要分开的——你见过两个人因为曾经住在一个房间里就要一辈子都住在一起吗?何况我过去……我过去那么对你,你居然还要和我在一起。我看你真的需要去做个精神鉴定!”他烦躁地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到楼梯那里上去。过了一会儿他拿着大堆药和足够的水下来,给尼亚放在床头,“这里是你每天要吃的药,服用方法说明上有。……好好休息,懂吗?”
“你要走了吗?”尼亚抬起头望着他,“……现在??”
“我不走还留下来干吗?被你气死吗??”寐罗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给我记着——我不想再看到你。明白吗??你愿意怎么找就怎么找,愿意去哪里找就去哪里找,不过别以为找到我就算万事大吉。我他妈的死都不想再和你住一个房间。我说,我看够了你那张脸!!”
尼亚脸上露出悔恨交加的表情。
他简直忍无可忍。“你给我停止!”他吼到,“不要他妈的摆出一副欠我一辈子的苦相!!我们现在谁也不欠谁的——你少给我在那里自责个没完!我说,我他妈的还没那么小气,不至于因为被你关了几天就记恨你一辈子。……我跟某些人不一样,你懂吗??”
“对不起,”尼亚痛苦地喃喃着,“对不起,寐罗。我真的——真的对不起……”
“够了!够了!他妈的闭嘴!!”他怒吼着倒退,眼睛狠狠盯着那个满脸痛不欲生的男人,“听着,你要是敢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就会毫不客气地把你碎尸万段。听到没有?!”
“对不起,对不起,”尼亚像患了严重的强迫症一样呢喃着没完没了,“对不起……”
“他妈的住口!!”他咆哮一声,瞪了那个男人好一会儿,而后转过身充耳不闻地走了。直到他爬上尼亚的卧室,他仍然能够听到那个男人在下面哽咽着跟他道歉的声音。他根本搞不明白尼亚到底在他妈的做什么——既然这么后悔那他当初干吗那么做??……好吧,就算他对他做了这些过分的事,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他自己也受了伤——还这样没完没了地说对不起又有什么意义。何况他又没逼迫他道歉,纯粹自找难受。那混蛋真该去看看精神科。寐罗忿忿想着,走出卧室又穿过客厅,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看着被布置得跟当初玩具室一模一样的地方,想着尼亚一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独自默默吞咽着过去的回忆所带来的无法停止痛苦感受,为什么偏偏有人喜欢这样自我折磨?那让他很有成就感还是罪恶感??……他妈的难以理喻。他摇摇头,走过去拉开房门走出房子,略一迟疑便重重合拢了门。
当他走到街道上,感受着轻柔的微风拂过他的脸颊,重获自由却并没有带给他之前向往的美好感觉,反而让他的心情倍加沉重和失落起来。他迈着步子朝自己的公寓走,不知道是该先去喝一杯还是先回公寓好好睡一觉——似乎哪个选择都他妈的糟糕透顶。一时间他竟然有点怀念那一片漆的地下室,继而他想起尼亚的话,『地下要比地面上安全和舒适得多。』
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泛上他的鼻子。他吸了一下,惹得胸口跟着一同涨痛起来。
寐罗希望自己能够像之前那样把这些混帐事全都忘个干干净净。可显然,这次他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那是好运气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整天坐在公寓里抽烟,根本无法把那个混蛋的身影从他脑海里驱出去片刻。并且他几乎不敢出门,唯恐跑到什么地方都会被那个四处寻他的男人抓住。他不想跟警察玩什么猫鼠游戏,那简直蠢透了。
那么……为了一个混蛋就要搬到其他地方去??
别开玩笑了。就算要做出这么无能的逃避行为,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他。……好吧,他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他妈的一个精神病患者罢了。他确定尼亚的脑袋一定受损不轻,没准是在某次出任务的时候被撞到头导致那个男人落下这么严重的后遗症。难道尼亚那些没用的同事居然没发现他们身边有着一个如此病重的患者吗??……他妈的一群废物。垃圾。
总之他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烦躁不堪,只要他醒着,每一秒钟都被那个男人和过去模糊的一切折磨着神经,让他无法平静。他喝酒,抽烟,看无聊的电视节目和强迫自己睡觉都不能缓解丝毫,反而更加严重。他妈的他简直要神经了——当他再一次看看日历,发觉时间仅仅过去四天的时候,他长叹一声全身无力地倚在沙发里,想着尼亚是否已经去工作了。
他肩上的子弹伤好了没有?
寐罗移过视线望着窗外一片漆夜幕,表情凝滞。继而一丝细微的,不易察觉却又带着极大恐惧的焦虑情绪慢慢袭上他的脑海,侵蚀着他的神经。……尼亚会不会再次……
这个想法让他猛地一惊,继而身体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他站在那里,惊惶失措地望着窗外,想象着尼亚此刻正在做些什么,或者仍然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下室里等死。那可能吗?不可能吗??……很可能会……不,不。不。就算尼亚再一次做出那种傻事也跟他无关。那跟他无关。跟他无关!!……他惊喘着,强迫自己在沙发上重新坐下来,然后拿开遥控打开电视。面前赫然出现的电影爆炸场面让他神经狠狠一跳,他茫然瞪着电视屏幕,那幢被炸弹炸得面目全非的房子慢慢变成尼亚的房子——继而那个男人被炸得尸骨无存的一幕在他头脑里固执而反复地出现。他用力握紧了遥控器,突然怒吼了一声把那东西狠狠摔向电视屏幕,然后他开始在房间里抱头狂叫。他妈的……谁来救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被那个男人找到……
要是那天没去酒吧喝酒就好了。要是他不理会尼亚的搭讪就好了。要是他死在那地下室里就好了——要是那时尼亚死在那里也好。……他头痛欲裂五脏俱焚。他恨他。他恨那个男人恨得要死。他妈的。他不会让他好过的。要是他发现他还没死,他就要给他个干脆,亲手解决那个杂种。他猛地站起身朝房门冲过去,一把拉开踏出门外。他受不了了。他妈的。
他狂奔在去尼亚那里的路上,在心里狠狠想着要是他发现那混蛋还没死,他就送他下地狱。游戏该结束了。他没法继续玩下去了——而他发现只要他们当中还有人活着,这个游戏就他妈的没法停止,它会一直一直继续下去,直到他们两个分出胜负,其中一个战死为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6(23:48)|【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