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2N】恋 01> 因為愛II【M2N】恋
> 【M2N】恋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尼亚打开邮箱的时候发现一封来自陌生地址的邮件。他看着信的标题,显然不是来自于他的同事朋友或是父母——信的标题是『打开它!给我个机会听我解释!』……看起来像是封道歉信。如果这样点开看的话是否也属于私拆信件??即使不知道对方是谁。
尼亚的手指停在鼠标左键上。如果收信人为此而错过这个重要道歉的话,可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吧?虽然他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对方搞错,这要看过内容才知道。尼亚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点开标题进入内容。当他看到开头那两个触目惊心的几个大字『寐罗我错了!』才知道是真的搞错了——或许对方按错按键,把这封信送进他的邮箱。他迅速关掉页面。
处理掉自己的手里的工作,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封邮件的地址上。尼亚想了想,记录下地址给那个人写了一封信,很简单地告诉他他搞错了地址,所以应该尽快把信件发给他想要发给的人。或许对方会猜测自己看了内容而恼怒,不过那不重要——只要别错过什么。

晚上,尼亚整理完毕今天的工作资料,看了眼时间——还早。他给自己冲了杯咖啡,边喝边坐回电脑前,忽然想起早上的事。抱着根本没有任何回应却又有点好奇的心理,他打开邮箱,愕然发现自己上午的去信居然有了回信。他立刻打开,眼睛迅速浏览过内容。对方很夸张地向他道谢,夸张得用了几十行来表示谢意甚至涉及他能拯救一条性命之重——几乎语无伦次。尼亚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这个男人。看得出对方是个男人的口气,很没理智的。
他把咖啡放在桌上,合理地回了几句『没关系不客气』之类的话,又给对方发送过去。可以想象那个人急得要命,尼亚失笑地摇摇头,猜测他是不是在对女朋友道歉?可那个名字又不像是个女人。尼亚想着。寐罗,寐罗……无论如何也都像个男人。
时间差不多该去休息了。他一口喝掉杯中所剩无几的咖啡,关掉电脑起身去洗澡。

两天后那个男人又来信了。这次他终于平静了点,跟尼亚谈了些其他的东西。他说他心里烦躁不堪,因为做了很严重的错事——显然那个寐罗还没原谅他。不习惯和其他人说这些东西,可尼亚是个陌生人,而且是个『性格很好』的陌生人,所以很希望尼亚能跟他聊聊。他在信的末尾写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他的网上联系方式。玛特——倒是不错听的名字。
尼亚本不想把自己放在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里——那两个男人吵架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又像玛特说的,他的确是个耐心而温和的陌生人。出于礼貌和一点想要安慰的心情,尼亚还是给他回了信,他在信尾也署上自己的名字,免得对方总是用陌生人陌生人来称呼。从语言和风格以及说话的口气来看,他推测玛特是个活跃多话但现在却有点气急败坏的男人。
『不必着急,我想寐罗很快就会原谅你,也会回来的。』他在信里安慰到。『但是我平时工作很忙所以恐怕不能和你随时联系,只是写信就够了吧?』玛特很快又回了信,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是自己太激动了。『不过很高兴能和你通信,尼亚。』他很真诚地说到。

尼亚开始了和玛特很固定的每日通信。有时候他会感到荒诞——几乎从来没想过会和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保持信件联系,并且一反平日里人情淡漠的样子,似乎很擅长安慰人这项工作一样,玛特总是不厌其烦地在信里写到他的安慰对他很管用。『你的性格真的很好,非常高兴你能一直这样耐烦我的废话——如果他有你十分之一的好脾气我就谢天谢地了!』
这样地,他们会不可避免地谈起关于寐罗的事。玛特尽量很简单地解释他们之间的事,不过的确也没什么严重的,只是普通的——唔,情侣吵架而已。尼亚对于性别问题没什么概念,何况这种情况在美国也不是屈指可数。『或许只是一时冲动而已,根据你所说的,寐罗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他会原谅你的,耐心等待。』尼亚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心理师。
不过那个寐罗的确脾气倔强。一个月过去他还是音信全无,所以尼亚和玛特的通信继续坚持不断地写了下去。到后来已经形成了习惯,尼亚开始感到自己的不对劲。每天晚上完成工作后他都会立刻点开邮箱,仿佛那也已经成了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
收信,回信,成为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事情。就像吃饭,看书,喝咖啡一样。他很乐于和玛特保持这种完全像是维系在空气里的交流,他们谈话的范围也越来越广,从最初千篇一律无休无止地围着寐罗打转,寐罗的模样,寐罗的脾气,寐罗的爱好和寐罗的口头禅,寐罗的口味和打扮风格,寐罗的所有细小举止和微妙表情——尼亚甚至可以觉得如果他在人群中遇到寐罗的话一定会认出他来——有着一双墨绿眼睛的金发男人,总是叼着巧克力穿着一身帅气惹眼的色紧身衣。有时候他会非常期待看到寐罗,并不由自主地想象相遇的场景。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寐罗还是踪影全无。尼亚的信件箱里已经被玛特的信件占去了一大部分,很可观的一大部分,就像两个人在进行什么激烈的网上辩论一样。他们仍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子,对方做什么工作,对方的电话或者地址。他们的交谈自然而巧妙地避开一切私人话题并已经延伸到其他各个能够进行交流的领域,甚至早餐的咖啡牌子和卧室里的地板是什么材质颜色是否结实也一清二楚。非常小心翼翼地避开某些话题。

『我觉得寐罗似乎不会回来了。』终于某天,玛特在信里万念俱灰地写到。而尼亚读到的时候感觉心里也轻微地发生了点变化。他困难地咽了口口水,眼睛扫向下一行。带着一丝恐惧的,却又微微期待的心情。他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这种感觉让他精神紧张。尼亚几乎是在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费力念下去,一片单词在他眼前摇晃着乱飞。『我已经等了他那么长时间,或许寐罗早已经放弃了。从他走的那时候开始,就放弃了。……那么,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作为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耐心关照。或许……我们早该见面。』
尼亚把咖啡厅的地址看了十几遍,直到能把那个陌生的地方刻进头脑。他压抑着慌乱的心情,拿起电脑旁的咖啡想要镇定一下心情。只是见一面而已,只是这样吧。尼亚头脑混乱地想着,半天才发觉自己的手指在微微发抖。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颤抖的手指,一阵紧张,杯子忽地从指间滑出掉在地板上,发出异常清脆的碎裂声。尼亚瞪着地板上四处流淌的褐色液体发呆,还有那些浸泡在咖啡里的白瓷碎屑。他忽然觉得呼吸困难。

时间是三天之后。这之间他们没有再写信,仿佛一切都要等到那天才说清楚,一次非常彻底地说个清楚。尼亚不管是在工作还是休息,甚至吃饭和看报纸都会忍不住抬头看看时间。有时候他觉得时间很快,快得吓人;有时候又感到一分一秒过得如此缓慢。
他坐在电脑前面,再次对着空荡荡的邮箱出神。几分钟后,尼亚点开玛特的第二封邮件找到那个男人的网上联系方式。发信和虚拟的面对面说话终究还是有着差距的。他打开联络工具输入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很快找到了玛特。看到玛特在上面的时候,尼亚说不出心里是提起口气更多还是松了口气。但是很显然地,他头痛。并且药物无法治疗。
『玛特?』他非常困难地打字,像个初学的孩子一样费劲。『我是尼亚。』
对方在片刻的停滞后立刻发过消息,『尼亚?真的是你吗??』
『是我。』尼亚终于找到那些字母的所在位置,『想要道谢的话在网上已经足够了,我也很高兴和你交谈的那些日子……只是我的工作很忙,恐怕抽不出时间去见面……』他还想写更多,用一切充足的借口完美的解释推卸掉那个『约会』。如果算是约会的话。然而玛特却迅速打断他一二三四五即将举出的几百个冠冕堂皇的推辞,『你真觉得只是感谢吗?!』
尼亚停止了打字,盯着屏幕屏住呼吸。他的手指已经开始发僵,像十根直挺挺的木头。
『我不是还说了或许我们早该见面的吗?!』那边停顿了一会儿,很快便有话语出现在尼亚面前。『我现在只想说你给我的不止是安慰……至于其他,我那天会告诉你。』
『可是……』尼亚还在挣扎,他的头脑乱成一团,理不出丝毫头绪。『可是我……』
『我知道你喜欢咖啡,那间小店的咖啡味道很棒,别错过它。』
尼亚的手指再次陷入僵硬。并且陷入僵硬的不止是手指,仿佛是全身,甚至眼睛。
见面之前的夜晚有非常漂亮的晚霞,交织着紫色和橙色,明天一定会是好天气。尼亚对着窗外望了很久,直到夜空没入暗才回到电脑前。他轻轻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再一次打开邮箱。出乎意料地,玛特的信在里面。是一个小时之前发来的。
尼亚迅速打开它,他设想那是玛特的一个小惊喜或是什么突如其来的新鲜想法,玛特一向很擅长用这个给他带来轻松愉快。然而信的内容却让尼亚完全陷入了沉默。寐罗回来了。玛特的信里很简单地写着,但我还是很想请你喝杯咖啡,谢谢你一直以来的……
尼亚关掉了它。或许玛特写了很多次,斟酌着语言尽可能地把一切说得不让他太伤心,可最后还是删掉大堆没用的废话选择了直言直语。这样更好,也更彻底。尼亚轻仰着头靠在椅背上凝视天花板发呆——他闭上眼睛就可以想象出玛特的房间是什么样子。他也能想象出寐罗的样子,甚至寐罗坐在沙发里边咬巧克力边对着影片大笑的模样,可他身边那个男人,他一直都不曾知道是什么样子。唯一让他们两个有了交点的那个人的回来却结束这种相交。玛特对于他,他对于玛特,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是个X。正像他们之间这种关系的抽象化。
自始至终都是他的幻觉。尼亚直起身体再次打开邮件给玛特回信。
『不必了。玛特。』有史以来最短的回信,却用了他最多的力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26(07:59)|【M2N】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