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2N】恋 02> 因為愛II【M2N】恋
> 【M2N】恋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转天的天气就像尼亚想象的那样,晴朗无比。
下班后尼亚看了眼时间,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当然。那个约会已经不再存在。尼亚站在公司外面望着面前熙熙攘攘人潮涌动的街道,璀璨的霓虹灯连成一片点缀出繁华夜景,车灯接着车灯形成带状灯河。他知道自己该选择回家的方向。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或许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他叹了口气,这样的自欺欺人是否又有意义。
尼亚迈起步子,朝某个方向步履僵硬地过去。
夜晚的微风拂过他的脸庞轻轻扬起他带着微卷的发丝。他闭上眼睛又睁开,辨认清楚面前的路,坚定地走了下去。当然,不是他的公寓方向。即使只是一个人赴约又有什么关系?他想着,总之是早已约定好的事情,而他也确实想要知道那间小店很棒的咖啡味道是怎样。尼亚走了很长时间,身边不断路过三三两两的行人,或者是朋友,或者是情侣。他从来都是一个人。尼亚从未考虑过关于这些,而当他似乎真的试着在考虑时,一切消失不见了。
命运。奇妙的,不可预测的,愚弄的,讽刺的。无法摆脱的。
他不能知道玛特到底是否曾经希望过某些东西的发生,但他不否认……他渴望过。
尽管他不想承认。
他不想承认他为此动过念头。他的心脏曾经因为邮件里熟悉的地址而失去规律地跳动。当他凝神看着那些拼凑成单词的字母时,他几乎是屏住呼吸去认真阅读。就像一个刚刚学会认字便用心去看心爱童话的小孩子。他承认他曾经无数次地想象过玛特的样子。那个看起来似乎很外向却在内心里倾向于安静的男人——玛特并不是个活泼过分的人。玛特说他更喜欢在房间里,比起在外陪着寐罗做这做那。但他喜欢寐罗,所以他高兴跟寐罗出去。
『哎?你也喜欢在房间里吗——那好办了!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没准就会在房间里待到生根发芽,哈哈……』他的脑子里跳出玛特曾经写过的句子,只是些漫不经心的开玩笑而已,可尼亚知道他不想把那些当作玛特的玩笑话。他也想象过那样的场景。玛特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玩着游戏机而他则在一旁安静地看书或是煮咖啡。尼亚为自己曾经有过这些想法而感到羞耻。他的眼睛里隐隐泛出的水汽模糊了视线,当尼亚用力压下那股不是滋味的酸楚抬头,玛特说过的咖啡厅的招牌在他面前诱人地闪烁着。尼亚呆了一会儿,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几乎是本能地,他抬起眼睛在咖啡厅里四处搜索一番。几个在低声聊天的客人没有任何一个像是玛特那样的男人。两个似乎在谈着商业的生意人,一对男女情侣,还有几个女孩。他的眼睛扫过那几桌客人,在两个略显年轻的男人身上停留片刻,当他听到他们叫着对方的名字与那两个发音完全无关时,尼亚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失望和庆幸哪个更多一些,却只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和心脏都在发沉。他找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要了咖啡。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尼亚面前的咖啡一动不动。如果他发觉味道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样,是否他就该有理由回去写封信告诉玛特『是个骗子』。骗子。……骗子吗?开玩笑。玛特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也从未许诺过什么。一切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幻想而已。只是这样而已。
尼亚有些受伤地盯着咖啡,杯子上方已经没有热气冒出。空气似乎冻结起来,只是他仍然能够感觉到某些类似于疼痛的东西在他的内心深处蔓延。裂痕。伤口。无法控制的。他转过头望着外面浪漫的街头夜景,想象着此刻玛特正在和寐罗享受他们自己煮的咖啡。
……喜欢他?
尼亚无声地问着自己。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那个突然闯入他生活里的男人扰乱一切?他的生活,他的日程。他的思绪,他的感情,他的……所能触及的一切。喜欢他?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如果此刻玛特坐在对面悠闲地陪他喝着咖啡聊天,他是否能够坦然承认他喜欢他??……
尼亚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起身离开。

像是已经成为习惯般地,每天下班后尼亚都会到那间咖啡厅坐上一会儿,时间超过他们约定过的一个小时之后他才离开。『我啊,是个没常性的人——超过一个小时绝不会再等。』玛特曾经这么说过,『不过我一般不会放人鸽子。要是迟迟没到就说明我压根不想去。』
尼亚没有期盼着会出现什么。咖啡厅里的人常常在换,从他开始看到陌生的脸孔出现就会忍不住激动到后来对于任何一张脸孔都无视过去。他单单只是在那里坐着,想一些事情。
如果当初玛特没有写错信的地址,或许是件好事。
如果他从未收到过那个男人的信,一定是件好事。
尼亚知道自己从小就是个固执的孩子,长大也仍然这样。他认定了某些事情就很难改变。他试着改变过自己的性格,却只能越来越严重——直到后来他干脆放弃。而现在这种该死的固执更加紧地束缚着他快要让他喘不过气。尼亚知道自己的坚持有多荒诞,但他无法摆脱。
他独自在那里寂寞地坐着,并在心里计算已经这样坚持了多久。
两个月。整整两个月。
时间似乎快得惊人。倏然一瞬间,两个月便悄然滑过。他自己在这间咖啡厅里,每晚坐上一个小时,对着一杯从来不动的咖啡出神。幻想。回忆。挣扎。放弃。然后离开。
尼亚知道那些好奇的服务生一定都在背地里议论或是猜测着关于他的事情。有什么吗?没有什么吗??事实上很愚蠢。他知道他很傻。只是几封来信而已,他在为一些网络上的虚幻存在而发疯。坚持着某些根本毫无意义的东西。而这要到哪天才算终止,他不知道。
玛特给他写过其他邮件,但尼亚从未打开过。
玛特会写什么呢?对不起?很抱歉?谢谢你?就这样?再见。……他不想看到那些字。他宁可一个人坐在这里对着咖啡发呆,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样。单纯,执拗。他就是孩子。

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两个年轻人说说笑笑地走了进来。
尼亚随意瞟了一眼,立刻地他不能呼吸。那个男人,金发,墨绿眼睛,色紧身衣,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熟悉。他不知不觉直起身体盯着他们,那两个人走到离他不远的位子坐了下来。尼亚花费了相当时间才把目光移到另一个男人身上——几乎小心翼翼不敢呼吸般的。他凝视着他酒红色的头发和夸张的护目镜,他的条纹T恤和牛仔裤。那张脸孔的轮廓干净简单线条明朗。就像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年轻人。也许他们曾经擦肩而过,也许他们曾经坐上同一趟地铁去往同一个地方,也许他们在同一时刻停住在街上思考某些事情。
“寐罗,你要什么?”红色头发的男人问到,“喂!别总是喝巧克力嘛!”
“要你管,我当然喝巧克力!”寐罗回答,“反正你每次来都要爱尔兰咖啡。”
“对啊我喜欢威士忌。”男人耸耸肩笑到,“幼稚的家伙才喜欢巧克力!”
“你他妈的才幼稚——整天只会抱着游戏机发疯!!”寐罗反唇相讥。他瞪了一眼对面那个做出满脸无所谓表情的家伙,然后两个人一起笑起来。“我打赌那时候你一定每天都在打游戏,管他妈的我去什么地方,反正你只要有游戏机打发时间就够了,是不是?!”
“……嗯,随你怎么认为吧。”红发男人抓了抓头发,仰头靠在沙发上。“反正,不是。”
“骗子。”寐罗低声咕哝,“鬼才信你的胡说八道!”
“你不介意当鬼吧?!”男人的目光在咖啡厅里随意扫了一圈,当尼亚感觉到对方眼睛似乎扫过这里,他立刻别开脸望着窗外。毫无疑问那是玛特。毫无疑问。是那个男人。即使在整个交谈中他们不提及任何可以给予他能够确定的话语,仅凭直觉他也能知道那是玛特。
尼亚端起咖啡试着喝一口让自己安静下来,然而他从透明玻璃反射过来的影子上看到那个男人正朝他这边望过来。已经停留了至少五秒钟。尼亚的手指开始不听话地发抖,就像那天他对着电脑屏幕看着那封突然提出『或许我们早该见面』的来信。他控制不住地发抖,喉咙像被什么死死堵住。尼亚听到杯子跌碎在地板上的清脆声音,在引来服务生和其他客人的注意之前他迅速站起身朝门外落荒而逃。他感到胃部里像是有什么在剧烈翻涌扭绞着让他喘不上气,他头晕目眩分不清方向和道路。他推开门冲出去然后跌跌撞撞地到了路边,仿佛一瞬间失去全身的力气,他僵硬地站在那里片刻,头脑持续空白着,嘴唇发着抖,胃部绞痛,额头渗出脆弱的汗水。他缓缓弯下腰然后蹲下身体,一直被什么堵塞住的喉咙突然畅通起来,尼亚捂住嘴巴哽咽了一声,然后窒息般地地闭紧眼睛。『玛特。』他的脑海里闪过这个名字。『玛特。是他,他和寐罗。是他们。他们两个在这里喝咖啡——而我,是什么??』
尼亚用了很长时间才极力平息下他快要失去控制的情绪。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朝身后那间灯光模糊的咖啡厅看了一眼。既然这样,都过去了。他到底还要坚持毫无意义的独自约会到什么时候??放弃什么真的有那么困难吗。……不,困难的不是放弃而是——他无法接受。他期待过,他幻想过,他奢望过,而他拒绝在没有任何确定事实发生的状态下选择放弃或是绝望。但现在他知道他没办法再坚持下去。
他看到了事实。
尼亚拒绝承认他脸上那些任性的液体是从他的眼睛里涌出。他固执地用手擦去然后深吸口气,朝那间咖啡厅轻声说了句再见。他转身朝着他公寓的方向走过去,缓慢地,却坚定地。就像那个晚上他第一次独自固执地来赴这个完全荒唐的约会。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26(07:58)|【M2N】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