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惡夢
> 【NM】噩梦 15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延续着。
可寐罗越来越不安了。他发觉他总是想起尼亚,后来差不多是每天都想。当他早上睁开眼睛,第一个跳入他脑海的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在他睡着之前,他想的仍然是尼亚如何了。不管他做些什么,还是他在哪里,他总是会想起尼亚——继而他发觉他已经无力摆脱那些。
他总是在想尼亚。而始终看不到尼亚,让他感到焦虑。感到不安和恐惧。
终于有天晚上,他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走到尼亚的住处,在那个男人门外的街道上来回犹豫不决地徘徊着,希望能够正好撞上下班回来的男人。他从下午四点一直徘徊到晚上七点仍然不见尼亚的影子。而尼亚房间里的灯始终也没有亮起来。他知道早已超过了尼亚平日里准时下班回家的时间段。他来得很早,并且现在已经很晚。可尼亚还没回来。或者……今天是尼亚休息??尽管看起来并不像。休息的话,房子里至少该有点灯光之类的,可现在却是一片漆……得了,管他那么多。不管尼亚休息还是不休息,他上前试试不就好了。
于是寐罗给自己鼓了鼓气,尽量让表情放自然些,走过去直接按响了门铃。
他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没有人来给他开门。他便再次按了按,一直按到能把房子里藏在天花板上和下水道中的老鼠都吵得没个安宁的份上,却仍然没有半点回应。
寐罗开始觉得不安加剧了。他绕到窗户那里,试图看到房间里是否有人。可他什么都看不到,于是他开始动手撬锁——正在这个时候,身后有人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连忙回转身,当他看到那人是个警察时他的心脏猛地狂跳起来,然而当他再次看清那个警察并不是尼亚时,他那颗狂跳不已的心脏瞬间又如同掉入冰窖——被冻得死死的,僵硬无比。
“你在这里干什么?”那个警察满脸怀疑地盯着他,“想要找谁??”
“……呃,没——没什么,”他答到,因为一时没能从尼亚的恍然里回过神而结结巴巴,“我在——我在找我的朋友,他住这里。没错,他住这……”他指指房子,“可他不在。”
警察仍然怀疑地看着他,然后伸出手,“你有证件吗?拿给我看看。”
“嘿!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寐罗顿时有点恼火,“我脸上写着盗贼吗??何况我出门没有随身携带证件的习惯——万一我不小心搞丢了,就还要花费时间和钱再去办上一个。”
“证件,”那个警察坚持,“或者拿些其他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不然就跟我走一趟。”
“我他妈的没有骗你!”寐罗火到,“我说了我只是来找个朋友,可他不在家——”
“嗯哼,于是你决定破门而入?”那警察好笑地挑了挑眉毛,“你可真会狡辩,伙计。”
“你少在这里给我信口开河乱定罪名!谁他妈的是你伙计?”
“你叫什么名字?”警察有些不耐烦了,直接盘问起来。“你的朋友又是谁??”
“我……”寐罗顿了顿,突然意识到他为什么不问这个警察呢?“我想,我想知道——你认识尼亚吗?”看到那个警察露出茫然的表情,他连忙解释到,“他是督察。这片地区的。”
“……尼亚?”那名警察想了一阵,“你说的是……”
“呃对,那不是他的真名。是内特•瑞尔。”寐罗想起这个问题,尼亚不过是那个男孩在孤儿院的名字罢了——看来仍然叫他尼亚的,这个世界上似乎只有他一个人了。
“喔,你是说他……”那名警察将他再次打量一番,“你是他的……”
“朋友,”寐罗连忙说到,“呃,我们是朋友。”
“朋友?”那名警察再次露出点好笑而嘲讽的表情,“既然是朋友,你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吗?想必你一定也不知道他早就辞职了??……请问你知道什么呢??”
“……辞职……”寐罗一惊,“为什么?!他为什么辞职了??什么时候?他去了什么地方??他——他怎么了??”他一把抓住那警察的肩膀把那个被吓一跳的男人拽到自己面前瞪大眼睛气势汹汹地问到,“快点告诉我他干吗要辞职?他现在人呢?在哪里?!!”
“……喂你到底是他朋友还是他债主啊……”那警察慌张地看着他,“你急什么??”
“我怎么能不急呢?他妈的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死了吗?!”寐罗大吼。
“你要是他朋友的话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对方吼回来,“你真是他朋友吗?!”
“你他妈的管我——我们就是这么做朋友的,不行吗??”寐罗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又加重语气问到,“快点告诉我他到底为什么辞职——他又去了什么地方?快说!说阿!!”
对方看了他一会儿,“你真的是他的朋友?”
“我是,我当然是!”寐罗简直一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对方看的样子,好像他的心上写着尼亚的名字似的——但他的样子已经足够证明他没撒谎了。“快告诉我,尼亚人呢??”
“……原来他还有个名字叫尼亚啊,”那警察点点头,“那么——那么既然你是他朋友,你是否知道他的……他的,呃,”他迟疑几秒,很快又在寐罗气急败坏的催促下继续说下去,“他的精神有些疾病?”他指指头部,小心看着寐罗的表情,“这里……有点问题之类的。”
“……谁?谁有问题?”寐罗差点把他抓过来痛揍一番,“谁他妈的说他有问题?!”
“他自己说的,”那警察用力抓着他的手,试图把他钢条般的手指掰开,“我说你能不能放开我说话??……就算你和他是朋友,是好朋友,他的精神有问题也跟我无关,好吗??那不是我造成的!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他自己说他的精神不正常,然后辞职了。就这样。”
“他干吗要那么说?!他妈的他傻了吗??”
“我怎么知道啊——嘿你能不能放手——”
“他人呢?他现在人在什么地方?他搬走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既然你是他朋友你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
“他去了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吗?!谁知道?谁知道他在哪里?!”
“呃——大概,大概我们的长官知道吧……喂喂你干吗……”
“给我你长官的电话号码!或者你直接带我去见他,快点!!”
结果寐罗仍然一无所获。所有人都不知道尼亚去了什么地方,也没人能说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精神疾病。当然,精神有问题的人是不能胜任警察工作的。所以尼亚辞职了。他带来一份类似于精神鉴定书的东西,上面显示着他在某些方面有问题——但他们不给他看。他们说那属于个人隐私,他们也有权保守私人秘密。于是寐罗只能带着满腹怒火回来。
但显然,对于尼亚患有精神疾病这一事实感到难以接受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尼亚的长官声称他们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损失了一名最好的警察——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既然你是他的朋友,你一定知道他不可能会有精神问题,』那个看起来相当难过的探长不住地叹气,『他在警校里一直都是最好的学生,在学术上名列前茅,实战能力很强,过去十二个月里获得到六份特别推荐书。虽然平日里比较习惯于独自一人但同事关系还算融洽——我的意思是,从来没有任何症状能显示出他的精神有问题。从来没有。然后,两个月前,他突然拿着一份精神鉴定书找到我要求辞职,说什么会给社会带来危害。事实上没人会那么认为。能有尼亚的负责就是那片街区最大的保障。可以说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他坚持要——并且那份鉴定书的确也显示了他的——呃,精神疾病相当严重。虽然我还是没法相信,不过我总得服从科学,以及规定。于是我准许了他的辞职。我猜他是因为之前被歹徒袭击到那次事件而有了心理障碍。他被打中两枪,肩膀和腹部。那天大概是有史以来他表现最为糟糕的一天,他从没那样心不在焉过,简直就是魂不守舍。结果差点丧命。他昏迷后被送到医院治疗,谁知道醒过来后居然逃之夭夭……或许那时候他的确是有点不太正常……可没人能给我摆出被子弹打中肩膀和腹部会导致人的神经出问题的证据。总之事情大体过程就是这样……他辞职后就离开了。我们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回来。实际上要是他能够回来,我们会很高兴。他一直都是最棒的警察。一直都是。』
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公寓,摇晃着走进卧室然后一头栽进床的深处。
他从尼亚的噩梦里挣脱出来,结果尼亚却陷入他给他凭空架设的噩梦里。他感到愤怒。他当时为什么要他妈的建议尼亚去看什么见鬼的精神科——他该去看看精神科才对!而尼亚那个白痴居然真的去看精神科……然后就他妈的居然真的检查出精神问题??……该死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确定一个人有着精神疾病。他妈的那医生一定是欠揍。
寐罗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可他去揍谁??……
不,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尼亚去了什么地方?尼亚又被检查出什么该死的疾病?!他妈的那一定是骗人的——尼亚这傻瓜一定被骗了。现在整个警署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尼亚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让那些崇拜尼亚的人大跌眼镜,让那些嫉妒尼亚的人幸灾乐祸。尼亚简直成了那里的一大谈资——成绩优异表现出众的高级督察居然是个……神经病。没什么比这个更好笑了。警方极力压制着才没让这个消息走露,不然被社会上那些趋之若骛的混蛋记者们知道了这事报道出来,大概不管尼亚逃到什么地方去都会被认出来,被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过若是那样的话,他早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不至于几个月都没有尼亚的消息。
寐罗懊恼不已地揪着头发,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够。
可难道……尼亚的精神真的存在问题??
他又睁开眼睛茫然瞪视着天花板,拼命回忆着之前他和尼亚相处时的一切。那时的尼亚有问题吗??……或许是……有的?他记得那时自己在心里确定那个男人一定有问题,可那到底是真的有问题还是他一个人的妄自猜想?尼亚所作的一切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他没法得到答案,他甚至不能确定之前尼亚对他所作的是否属于正常行为的范围。根据那些看起来,或许尼亚是有些问题。可根据尼亚在警署里的表现看来,没有任何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尼亚在不同人之前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一面——到底尼亚是正常还是……他可绝对不想知道这和什么见鬼的人格分裂扯上关系。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那么尼亚到底——哦上帝啊。该死的。他的脑袋快要疼死了。
寐罗迅速翻身坐起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停止继续想下去。
他为什么非要想尼亚呢??……那个男人怎样跟他无关。就算尼亚是个精神病患者,那跟他毫无关系——他为什么要因为这些而让自己感同身受地难过呢??因为他建议尼亚去做精神鉴定??……实际上那对尼亚有好处,不是吗。说不定尼亚真的……
哦上帝啊。别想了——别再想了。他的头简直要他妈的炸了。再这么下去,他会一样患上精神疾病的。他得迅速把那个男人从他的脑海里出去,从他的心里出去,从他的意识里连根拔除——他不想想尼亚。他不能想他。该死的。忘记他。像之前那样忘记尼亚。忘得干干净净。……可他越是这么逼迫自己,越是感到事与愿违的无奈和无力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6(23:45)|【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