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惡夢
> 【NM】噩梦 18
他用尽各种能够想到的方式,花了足足九个月的时间找到尼亚。
他真的非常感激上帝还能让他有机会看到尼亚,而没有因为偏爱尼亚将他弄到天堂里。虽然上帝还是给了他们痛苦作为惩罚的方式——他没法相信,尼亚的精神的确遭到了损伤。他坐在亚利桑那州当地的精神疗养院里,沉默地听着医生告诉他一些关于尼亚病症的情况。
“情感障碍。幻听和妄想。这些症状经常反复交替出现,轻重不一。在他来到这里要求治疗的时候就已经发展到比较糟糕的程度,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调整,现在的病情维持在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但仍然会时有出现。”医生放下病历,看着他,“患者勉强还算配合。但大多数时候都会拒绝我们提出的要求,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注意和反复强调。”
寐罗紧紧盯着医生。“这是什么……我是说病症的名字?”
“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对方回答,“并且,他根本不想和现实接触。”
“那么他的记忆应该没有受损,是吧?”寐罗紧张地问。
“没有,他记得过去的事,并且他有记录的习惯,看得出来他过去有良好的生活规律,他没有吐露过关于他的职业和过去生活的事情,他非常地……自闭,并且比任何人都固执得厉害,要是他不想说,无论你使用什么办法也没法让他开口,就像经过特殊训练一样。他的意志力几乎坚强得让人无奈,”医生叹了口气,摇摇头,“所以他总是没法好起来——找不到真正的病因,疾病就无法得到正确有效的治疗。或许这不是他故意的,不过……”
“可他并没有精神上的疾病——在此之前从没有!”寐罗忍不住说到,“为什么……”
“心理暗示。”医生从容地给了他解释,“要是他有着某个想法并且反复确定它的存在,那就比什么都糟糕。他始终坚持认为自己的精神有问题,无论其他人说什么都没用——就像认同着某个他奉为真理的观点一般,他对于自己的精神疾病持有别人无法动摇的肯定。那是比信仰还要坚持的信仰。或许他每天晚上梦到上帝,时刻提醒他他的精神缺陷。”
寐罗微微张着嘴却说不话。
他知道他没法从这些当中摆脱丝毫关系——尼亚的心理暗示只可能来自他时不时就提起的『他该去检查检查精神科』之类的废话。而对于他所说的话,尼亚一向深信不疑,并且在经过那些类似报复的『虐待行为』之后,尼亚就更加确信自己的精神无疑有着严重的问题。
“那么……”他费力地咽了一下,“要是能够找到病因,就能治好他的病吗?”
医生看了他一会儿,“或许,”他说,并未因为寐罗的失落表情而说些好听的安慰,“你知道精神疾病是最难治疗的,并且复发率很高。就算他能够被医治好,很可能那只是暂时情况而已,你没法保证日后出现的情况是否会刺激到他的神经,然后让他再一次陷入那状况。这是——这是无法预料的事。谁都不能保证。何况对于他那样一个固执的人来说……”
“让我见他,”寐罗迅速说到,“我想要见他,和他说话。”
“呃……你是他的——朋友吗?”医生谨慎地问到,“还是兄弟?”
他迟疑了片刻,“朋友,也是兄弟,”他说,“是他最亲密的人。”
“他也这么认为吗?”
“我想是的,”他点点头,“是这样没错。”
“那么跟我来吧。”医生站起身,“事实上,他倒并不会威胁到谁或者被谁刺激到神经,他只是不喜欢交谈——不知道你是否能让他好点。实话说,你是第一个来看他的人。”
“我想要确认一下,”寐罗还是感到紧张,“他没有失忆吧?”
“不,没有,”医生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事实上他看起来很正常——我是说,在外人眼里或许他只是性格冷漠了些而已,而真正明白的人才知道,他的病在这里,”他抬手放在心脏上,轻轻按了按,“我们试图找到原因,但他不肯回答。他本身非常矛盾。是他自己找到这里来,告诉我们想要得到治疗——但他却不好好配合。当被要求做什么时他的反应多半是本能地抵触和拒绝。你可以把这当作他的又一个疾病,或者是他在内心深处犹豫不决。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可能他希望自己正常起来,回到人群之中,像过去那样生活——但我私下认为不是这样。他并不想要回到过去的生活里,换个说法,过去的生活让他有恐惧或痛苦的感受,所以他并不想回去。他就这样反复摇摆不定,让病情一直拖延,直到完全无法医治为止——那么他就再也没法好起来了。精神疾病一旦深入,那会是极为糟糕的。”
“……哦上帝啊,”寐罗痛苦地喃喃一声,“我希望——我希望他能听我说话。”
“他会听的,但也只是听你说话而已,”医生摇了摇头,“实际上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过去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他听我们每一个人说话,但从来不会听进去。他活在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进入的世界里——依靠妄想和幻听,或许还有回忆构建起一个并不存在的生活。谁都无法介入,他也不会欢迎任何人进去。我想……可能那个世界对他而言是个天堂。”
他跟在医生身后穿过走廊,沿着湖边走了好一会儿,周围大片碧绿如茵的草坪让人身心舒畅,空气里飘着草坪刚刚修剪过后的清新气息。可他知道尼亚在平日里不会有心情去欣赏这些——或许那个男人连自己周围有些什么都不知道,整天只是沉浸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他皱着眉走着,午后开始泛出燥热的阳光让他的额头渗出汗珠,可他的手指冰冷,插在衣服两侧的口袋里紧张地蜷缩起来,走的每一步都像踏在寒冰上。丝丝缕缕的寒气顺着他的脚心爬上他的小腿,侵入他的皮肤钻进骨缝之中,又疼又冷。当他停在那幢砖灰色的建筑物前,看着医生推门进去,他开始从心里感到恐慌。但他还是拼命保持着镇定,同时又带着满心的期待跟在那个人身后,走上楼梯,进入走廊,听着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空空的楼道里,直到他们停在一个房间前面。他看了一眼医生,那个人给他一个略带鼓励的眼神,而后敲了门。
“尼亚,”医生说到,“有个朋友想要见你——我想你不会拒绝的,是吧?”
隔了好一会儿,房间里才传来回答,“……好的。”
他站在那里,紧张而又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房门,甚至没有留意医生已经转身离开。当他再一次在口袋里擦着自己被汗水濡湿的掌心时,脚步声传来,继而面前的门被拉开了。一切都发生得如此之快,快得让他几乎措手不及——转瞬之间,尼亚的脸孔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男人看了他好一会儿,脸上慢慢露出惊愕的表情。
“嗨,……尼亚,”他打了个招呼,想要做出一副自然的表情却做不到,他叹了口气,突然上前一把抱住那个男人的肩膀用力搂紧对方,“是我,尼亚。……我总算找到了你。”
尼亚站在那里,两条手臂沉沉地垂在身侧,眼睛则紧盯着他,一动不动。
“……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像我过去干的傻事一样?”他尽量语气轻松地开口,“要是你想报复我你可以用别的方式,不过别他妈的像我那样装作满脸茫然不认识对方——我知道我过去对你做的很过分,但你知道……那滋味不好受,所以别这样对我,好吗?”他说着,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突然凑过去在他脸颊重重吻了一下,“我很想你,尼亚。”
尼亚似乎才反应过来。他想要挣开他,却被他抱得很紧。“……寐罗?”
那个男人毫无错误的辨识总算让他松了口气。“耶,是我,是我尼亚。……太好了,你没忘记我,”他笑着搡了把对方的肩膀,“你他妈的要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记得我了呢。”
尼亚摇摇头,抓住他的手将他推开,“我当然记得你,”他说,一边退了一步和他保持着距离,眼睛匆匆从他脸上扫过而后移向墙壁。“我只是精神有点问题,记忆并没有受损。”
“那不是真的——我在骗你,你不明白吗?!”寐罗站在那里,没有上前侵入那个男人的私人空间,仅仅是让目光跟随着尼亚。可那个男人哪儿都看,就是不看他。“你知道从小我就喜欢骗人,我总是说些诋毁你和让你难过的话——即使我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我想起过去的事了尼亚,我都记得,过去发生的那些我全都想起来了——可你却离开了。你看我为了找你一直找到这个地方,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个机会?”他恳求地看着他,“我知道我过去做得不对,我跟你道歉,然后,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好吗尼亚?”
“……我没有生你的气,”尼亚说到,而后转过身朝窗户走过去,“我一点也没有。该说抱歉的是我。……寐罗,是我不对。我不该撒谎,不该拿你当作替罪羊——然后没有站出来为你辩解,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否则你不会一气之下离开那里,出了事故,失去记忆……不管你现在是否已经痊愈了,那是我的错误。是我的行为导致你这样——并且在遇到你之后我又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你不恨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但你不必非要做到这个地步——你不必找到这里来告诉我给你个改过的机会之类的……你干吗要说这些让我难过的话呢?”
“因为我想要你知道一件事,”寐罗顿了顿,看着那个侧对他而立的男人。“我爱你。”
尼亚的身体似乎微微一抖。
他期待着,看着对方,想要听到对方的回答。可很长时间过去,尼亚却没有任何回应。那个男人靠在窗边,眼睛透过百叶窗的缝隙不带任何情绪地望着外面青天绿水的庭园,阳光在他脸上一道一道均地隔着阴影铺陈,让那张脸孔看起来阴晴不定,难以揣测。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尼亚给他的回答,一个字也没有。于是他只能硬着头皮再一次开口问到,“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尼亚?”他希望那个男人的目光会移过来,“我爱你,尼亚。”
尼亚仍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仿佛脚下生了根似的。
他没法再强忍下去了。于是他大步上前站在尼亚对面,一把拽下拉绳让那些挡住一半阳光的窗页赫然升起,让外面大片灿烂明媚的阳光瞬间涌入房间,倾泄在他们两个身上,“你不能一直站在百叶窗后面,”他说,眼神明亮而坚定地望着那个终于朝他移过来视线的男人,“我很高兴你还在地面上——而不是在地下躺着。但你为什么不站到阳光里去呢??”
尼亚看了他好一阵,而后摇摇头,转身离开窗边走到阳光无法触及的地方,站在那里,姿势僵硬表情淡漠,在寐罗的注视里沉默着,半天过去才终于开口,“站在哪里并不重要,”他说,似乎并未因为寐罗的举动而有任何触动,“那并不重要。那仅仅是种……习惯而已。”
“那什么是重要的?”寐罗问到,“对你而言,什么才是重要的?”
尼亚沉默地摇摇头。
“没有?!”寐罗大声反问,“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什么值得你在意的吗?!”
“……没有,”尼亚说到,突然快步走到左侧的一扇门外推开房门,“你为什么不回纽约去呢?”那个男人头也不回地问到,“我知道,你可能在因为当时说了那样的话感到愧疚,就像当初我因为说谎而在你离开之后悔恨交加——但你没有必要为了弥补过失而一直找到这里并对我说这样的话。我知道,这跟爱没有关系。你想要挽救我,是吗?……我说我的确感激你能这么做,但我不需要。我现在很好,真的。虽然我在某些方面无药可救……”
“我说你根本没有什么精神疾病!”寐罗大吼到,“你干吗总是对这个念念不忘?!”
“离开这里,要是你不想让我为难的话。”尼亚大声说到,然后走进去用力关上了门。重重的上锁声传入寐罗耳中,他表情愕然地看着那扇紧闭的门,独自站在窗边的阳光之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6(23:42)|【NM】惡夢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