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从天而降
> 【MN】从天而降 04
在尼亚重复上至少有四十遍『我不知道那扇门是怎么下来的但它就是那么下来了』之后寐罗终于放弃了对他的任何询问。至少目前他没心情和尼亚展开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他正专心于抓捕罪犯——被他紧紧追的男人正在这幢迂回曲折的建筑物里逃窜。
“我该做什么,寐罗?”
听到尼亚发出这样疑问的同时寐罗几乎要气炸掉肺。“抓住那个混蛋!!”他吼到,“什么时候了你还要问这问题——难道连这都看不出来吗?!好了我没功夫跟你废话!!”
“就是要抓住那个男人把他送到警署吗?”尼亚还在锲而不舍地发出疑问。
“没错没错没错你这个白痴!!”寐罗选择一条小路然后指给尼亚另一条,“我去追他,你从那边去堵——警告你要是让那个混蛋从眼皮底下跑了的话今晚你给我继续去睡树枝!!”
“我会努力的!”尼亚急忙答应,“我一定会抓……”
“行了闭嘴快他妈的追过去!!”
当然罪犯一定是不会逃过寐罗手心的。在他的过人速度和精确判断下很快他已经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对方正在试图爬窗跳墙。“那里,尼亚!”寐罗边狂奔过去边朝迎面过来的家伙大呼小叫,“快点过去堵住那个混帐!随便你用什么办法快点!!”话音未落他便看到尼亚像只动作敏捷的小羚羊——寐罗自认为他的比喻还是非常传神的即使他实在有点难以相信一个人类居然像只羚羊一样在助跑下居然能弹跳起三米多高并且至少有十米远——比那个男人提前三秒到达窗台因此轻而易举便拦住那个由于惯性不能停止动作的倒霉鬼。
当寐罗追过去抓住那个家伙给他拷上手铐的同时尼亚已经从窗台上溜了下来很高兴地站在那里看着寐罗,满脸邀功请赏的表情。“我做得对吗,寐罗?”他满心期盼地问到。
“非常……好……”寐罗不知道该用什么措辞来准确描述他内心的恐怖感觉——上帝。这个白痴难道是他妈的奥林匹克健将?!!并且还是动物界的奥林匹克健将。“你怎么——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呃,跳得那样??”他皱紧眉头狠盯着他像在研究什么超自然能力。
“……嗯?”尼亚发出一声毫无意义的反问,“我……唔,就是那么跳……”他退回两步试着给寐罗再展示一番,那个男人迅速打手势阻止了他。“我们现在该立刻回去,尼亚。”寐罗制服那个罪犯押着他朝外面走去,“关于你的弹跳力以后有的是时间去讨论。”
尼亚出乎意料的行动让他们两个提前完成任务回警署,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迅速。为此寐罗得到了龙崎的嘉奖并且那个人很高兴尼亚也能帮上忙——并且帮了大忙。“我知道尼亚是个有潜质的家伙,你该好好训练他。”他拍着寐罗的肩膀,“当然,你功不可没。”
“我只想知道他那超大力气和超强弹跳力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寐罗跟龙崎描述现场,隔着众人他们看到正坐在椅子上被女警官重重包围的尼亚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此外我也很怀疑他脑袋是否有问题。”他压低声音满脸疑惑,“你见过靠花草茶过活的白痴吗?”
“花……草茶?”龙崎低低咕哝了一声,“哦,这倒是很有创意。”
“你知道昨晚他一口气喝掉我两壶热巧克力——总体时间大概在一分钟之内。”
“我想他只是太渴而已——呃,寐罗我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一声。”
寐罗立刻转过脑袋一脸紧张地看着他的上司。对方看了他一眼,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不必太紧张——没什么大事。我只是告诉你今天尼亚损坏的那扇门恐怕你要掏钱赔偿。”他说着一边掏出张付款单放在已经僵化的那个男人面前。“这是刚才重新安装的费用。我想在这种时候该告诉你这真的没什么——不过看得出来你现在很想一个人静一静……”
寐罗花了半天力气才让自己那张大张的嘴巴合拢然后他鼓起勇气看了一眼眼前帐单上的数字。已经快要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外的龙崎最终还是没能躲过那个家伙爆发的一声怒吼。“尼亚!!!——————”龙崎觉得那扇门上大概已经再次出现新的裂痕。

“我已经说过对不起了寐罗……”尼亚可怜巴巴地坐在副驾驶席上看着那个满脸阴沉的男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发誓——我并没想到它是那么脆弱……”
“如果你不想我更发火的话现在你该立刻闭上你那张嘴。”
“我真的很抱歉寐罗……那扇门的费用我一定会补偿你好吗??”
“好吧那扇门我们先不提——你是怎么搞坏那六张桌子和十二把椅子的?!你是大力神吗??”寐罗转过头朝他吼到,“我他妈的还没见过打扫卫生也会引起如此轰动的白痴!!”
“我、我想那大概只是个……意外而已……”
“意外?!!你告诉我意外的定义是什么——突然发生的、无法预知的、难以置信的还是他妈的给人带来惊喜和恐惧的?!!要是你在拆掉了办公厅一扇五英尺长八英尺高的防弹玻璃门、打扫卫生时摧毁了六张桌子和十二把椅子、一口气捏碎了八部电话话筒外加跟我一起审讯罪犯时我不过是让你按住他肩膀你就让他昏了过去——如果除这之外还能叫做意外的话……上帝我现在真想把你从车里扔出去——是不是昨晚因为你身体不适所以没摧毁我那不堪一击的破公寓??我真难以想象今晚将要有怎样一个精彩的夜晚!!”寐罗愤怒地拍着他的方向盘一边朝尼亚发火,“告诉我——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来搞破坏的?!”
“我真的不是——上帝寐罗看前面!!”尼亚惊惶失措地叫喊着,“有卡车!!”
在寐罗踩下刹车之前他感觉到尼亚已经迅速扑上来握紧方向盘拼命朝反方向打轮,随着一声尖锐的急刹车声车子险险停在道路栏杆旁边——他刚要怒气冲天地叫骂那个混蛋实在是他妈的小题大做然而当寐罗看到尼亚手里那个方向盘时他突然连一丝声音也发不出了。随着他的目光尼亚低头看看手里的东西又小心瞅了瞅方向杆上空荡荡的一片,顿时脸色苍白。“对不起寐罗……”他惊恐地睁大眼睛慌乱地道着歉,“我真的不是故……意……”
寐罗闭上眼睛沉默了几秒钟。当他睁开时他看到尼亚像只受惊的小老鼠一样拼命缩在车门那里就像已经准备好接受他暴风骤雨般的咆哮一样。当然寐罗是不会因为尼亚的恐惧而放弃他的吼骂的。“你他妈的再说一遍你不是故意的!!!————”他一拳捣向那个惹祸精的下巴,尼亚立刻逃命般地推开车门朝外面冲下去。然后寐罗见到他的车门跟着一起下去了。

“你敢进来我的房间我就宰了你!!”寐罗站在门外朝那个男人下最后通谍,“给我待在门外不要进来——除非你拿出足够买下我这幢房子的钞票给我摆在这里!!”
尼亚被恶狠狠地一个摔门堵在了门外。“……寐罗……”他小心翼翼叫了一声,自然没人来给他开门。踌躇了一会儿,尼亚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窗子那里朝里面望进去——房间里似乎一片沉寂。他猜测大概寐罗正在洗澡或是倒在卧室的床上休息。于是尼亚让窗自己打开然后爬了进去。虽然可能会让寐罗不高兴但尼亚记得自己说过要给那个家伙准备晚餐。
至于人类的晚餐如何制作他已经在警察厅认真询问了那些女警官们。他必须承认她们真的很好——非常耐心又很热情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并诚意邀请他去她们那里做客——为此尼亚后面几个周末的晚上全都安排出去了。虽然他觉得有点可惜但想到多学习些手艺就能够为寐罗多准备些美餐他还是感到很值得。不过现在寐罗正在生气,这可真够糟糕的。
不但询问了美食的制作方法尼亚还特意问清了厨房里那些餐具的使用方法,烤箱里烤着他昨晚非常热爱的PIZZA,咖啡机里煮着新鲜咖啡,他一边准备蔬菜沙拉的原料一边清洗模样可爱的草莓和莓,平底锅里煎着鳕鱼,多士炉正烘着脆脆的面包片,当然还有煮他和寐罗都喜欢的热巧克力,此外那些女警官们也教了他做芒果布丁。尼亚已经事先锁紧厨房的房门——否则他不敢保证当寐罗听到动静走过来看到尼亚居然用八只手在准备晚餐会不会当即晕过去。呃……大概那是一定的。尼亚很少会用到那么多手——但他感到这很有趣。
当终于全部完成后,尼亚满意地松了口气让其余六条手臂消失。他打开门看到寐罗正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盯着尼亚,两条手臂环在胸前就像已经等了很久似的。“你在我的厨房里在干吗??”一见尼亚他便开口问到,“在拆我的厨房还是摧残我的厨具??”
尼亚有点紧张。“我在……准备晚餐,寐罗。”他装出一副天真无辜相看着那个男人,“我知道我从窗户里爬进来很不对又锁了厨房门更不对可是寐罗我只是想给你准备晚餐……”
“……晚餐??”寐罗莫名其妙地重复一遍,几乎是瞬间尼亚身后的扑鼻香味涌入他的鼻腔让他一瞬间几乎就要被那股食物浓香打倒。“你——真的准备了……呃……”当寐罗看到料理台上那些色香味十足诱人的美食他立刻把内心的种种愤怒无奈迅速抛到了九霄云外。一把推开挡在他前面的尼亚,寐罗大步走进他的厨房然后对着台上的无敌晚餐发呆。“……这些都是你做的??”他回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尼亚,“你居然还会做这些?!!”
“但是我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尼亚露出一脸傻乎乎的笑。“我希望会很好!”
寐罗吞了口口水,直接伸手抓起一块PIZZA塞进嘴巴。呃……味道真是无与伦比的……棒极了!他一边站在料理台旁边狼吞虎咽一边不可思议地盯着尼亚,无论如何不能相信那个到处惹祸的混蛋居然还有这手艺。“据我猜测你以前应该从没做过这些吧?!”他口齿不清地咕哝着,“第一次就他妈的做得这么成功??可别告诉我这玩意儿是什么该死的天分!!”
“天分?我不知道。”尼亚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只知道做饭真的很有趣。”
寐罗独自狂吞半天才想起他面前还有一个饿着肚子的家伙——何况晚餐还是那家伙的杰作。“喂尼亚来这里吃东西!”他不耐烦地嚷嚷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心虚。之前他还在对那个家伙大骂不止甚至还把他无情地关在门外——可寐罗又不是没道理。他可就这么一座房子要是被尼亚那个大力神拆散的话他就跟那个混帐一样无家可归只能去他妈的睡树枝。
尼亚立刻听话地挪过来站在寐罗对面学着寐罗的样下手去抓那些食物然后塞进嘴巴里用力咀嚼,“唔……我觉得味道真的很好。”他惊讶地睁大眼睛,“原来食物这么美味!”
寐罗差点再次呛到喉管。“别告诉我你以前真的拿花当饲料喂养自己——”
尼亚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呃,我在开玩笑……我只是不太习惯吃食物……”
寐罗的动作僵住,他瞪大眼睛看着尼亚,半天才咧了咧嘴。“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大奇迹。”
“还、还好……”尼亚迟疑了一会儿凑过去小心看着寐罗的表情。“寐罗……今晚我要去睡树枝吗??”他不安地问到,一脸掩饰不住的紧张透出孩子般的稚气。
很突然地,寐罗觉得尼亚像只小猫。一只总他妈的惹祸却又傻乎乎可爱的小猫。“你个白痴。”他哼了一声,像是十分大方地恩赐般地开口。“好了我允许你今晚住下。”
“真的?!!”尼亚万分惊喜地大叫一声,手里的马克杯立刻应声而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21(12:56)|【MN】从天而降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