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MN】从天而降
> 【MN】从天而降 06
他比尼亚好点。因为有浴巾和衣服垫在下面缓解了疼痛——寐罗不知道那两样东西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他只记得刚刚尼亚用浴巾擦过身体然后衣服也没有穿上。但它们是怎么跑到地板上来的这事真是很奇怪。不过寐罗没心思琢磨这些,他龇牙咧嘴地爬起来气恼无比地把那两样救了他的累赘扔到一边,然后开始放洗澡水。真他妈的倒霉透了!!
当他走进卧室时他看到尼亚在床上悄无声息地躺着就像已经睡着很长时间。他过去,停在床边看着那个男人——过了一会儿像是感觉到他的目光,尼亚睁开了眼睛。“寐罗?”
“我的床地方不大,所以我建议你去尝试一下沙发。”寐罗用拇指指了指他身后的位置,“我保证那个地方足够宽敞要是一个人睡的话。或者选择地板也不错。”
尼亚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沙发?”他犹豫地重复一句,“我只会占很少的地方。”
“你?”寐罗用好笑的和怀疑的目光来回打量一番那个男人。虽然尼亚比他瘦一些但毕竟他那个骨架可是个成年男人——不是孩子也不是女人。他才不信这样一个家伙睡觉只占很少的地方。简直就像在说我可以摇身一变缩成只猫。呃…...要是那样大概还差不多。
接下来他看到尼亚使出他最擅长的那招装可怜——可寐罗有点搞不清楚为什么当他面对尼亚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他的同情心指数就成倍上,速度之快堪比正在冲向宇宙的火箭发射,然后他还没意识过来他就已经点了脑袋并且得到尼亚一个喜出望外的表情作为回应。他爬上去把那个男人往里面推推,“敢侵犯我的地盘的话你死定了。”他警告他。
“我知道!”尼亚连连点头。“我一定会占很少的地方。”
就像尼亚所保证的,寐罗的确没有感到拥挤。只是当他半夜翻了个身手臂习惯性地横跨在那边半个床上时他依稀觉得手底下有个什么毛茸茸的玩意儿……那手感就像猫猫和狗狗或者兔子松鼠一类的存在。要不就是毛绒玩具。“呃啊!!!”寐罗惊喊一声翻身坐起,他喘着粗气睁大眼睛瞪视睡在那里的那个男人——是尼亚躺在那里没错。可是……他转动脑袋寻找着他感觉中那个毛茸茸的存在却什么都找不到。难道是他在做梦?!哦一定是他发梦!!他妈的……寐罗重重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躺下去,然后又斜了一眼旁边的尼亚。尼亚面朝着他睡得一脸安静,就像个乖乖的孩子一样。非常可爱非常单纯的模样。他看了他一会儿,缓缓闭上眼睛让自己再入睡。大概是他精神作用太强烈所致。他一定被尼亚传染了。
确认寐罗已经闭上眼睛睡着,尼亚才轻吁了口气在枕头上蹭掉他额头的冷汗。他不是要故意吓唬那个男人但是为了给寐罗节省地方他不得不选择这个方式——他不想睡沙发不想睡地板更不想睡树枝。大概寐罗以为在做梦,他猜测那个男人一定被吓得不轻。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寐罗的手臂重新搭上来——片刻之后那个男人再次啊地惊叫着坐了起来。
当寐罗看到尼亚正躺在那里满脸迷糊地看着他时才醒悟过来自己忘记了身边还有这个人的存在所以当他触摸到那边有个身体时他被吓坏了。“对、对不起……”寐罗喘息着连连道歉,“我忘记你在这里……真的很抱歉好了继续睡吧,继续……”
尼亚很是苦恼地看着他。“大概我去睡沙发比较好……”他哼着,却没有丝毫爬起来的动向。他只是面朝寐罗躺在那里用那双无比凄惨的眼睛看着他,“我也可以睡树枝。”
“不你还是留在这里算了。”寐罗像是为了表示他的歉意,“好了睡吧,尼亚。”
“唔。”尼亚朝寐罗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然后那个男人像是傻在了他的微笑里。直到寐罗裸露在空气的上身感觉到冷空气的包围才慌忙掉回开始浮想联翩的思绪重新躺下去。睡着之前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尼亚,那个男人睡着的模样简直让他百看不厌。

转天早上当寐罗醒来时他嗅到了房间里浓浓的巧克力飘香。拿过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早上七点钟整。他伸个懒腰坐起来,捡起地板上的衣服一边穿上一边下床。他走到厨房那里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像是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动静,迅速转头朝寐罗笑笑,“早,寐罗。”
“早。”寐罗点点头,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起床真早。”
“是的,体内的生物钟作用很强烈。”尼亚微笑,“我在准备早餐。”
“……呃。”寐罗无言地看着他,“我去洗脸。”
毫无疑问尼亚的举动让寐罗既意外又愉快。即使他过去带女人回来过夜那些妖精们也从来没有过在早上起来时会主动跑到厨房去给他准备什么早餐——通常都是寐罗爬起来一边她们回该回的地方一边手忙脚乱地冲去找衣服还要掐算着至少要把动作加快几倍才能够保证他不会上班迟到。不过当他突然想到这不过是协议内容的一项,寐罗又感到有点沮丧。
他坐在餐桌旁边拿起三明治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昨晚睡得好吗?”
“当然——很舒服。”尼亚喝着他的特制饮料,“寐罗呢?”
“唔?……呃,还好。”寐罗接过那个男人递来的热巧克力,“你的腿怎么样?”
“好多了!”尼亚连忙答到,“走路一点问题都没有——事实上没那么严重。你怎么样?”
“我?我比你好得多。呃……我不知道那堆浴巾和衣服怎么跑到了地板上但是幸亏那些东西垫在下面,”寐罗把最后两口塞进嘴里咽下去。“否则我一定摔得够呛。”
“必要的时候地板也会变成草皮。”尼亚咕哝一声,控制在寐罗能够听清的范围之内。
“什么??”
“我问你要不要尝尝我的花草茶?”尼亚兴致勃勃地递过他的杯子。
无法否认尼亚那个家伙给自己特制的花草茶还是蛮好喝的。一路上寐罗都沉浸在那美妙无穷的味道里——混和了不同芬芳甜郁的香气在一起的柔和味道,让他唇齿留香回味无穷。只是当他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和尼亚坐在巴士上时还是被郁闷淹没了愉快。
“我想今天下午就可以取你的车了。”像是察觉到寐罗的内心所想,尼亚说到。
“我现在真是讨厌透了帐单——你给我记住我早上说过的话!”
“如果我再惹祸我就乖乖回家。”尼亚不得已地重复了一遍。

寐罗发觉龙崎在拿尼亚这事跟他大做文章——因为他的任务突然多了。美其名曰是要锻炼新人可他根本就是觉得龙崎这个家伙像在试探他们两个完成任务的速度和能力的底线。可更让他吃惊的是他似乎在一直打破这个记录——无限打破。不管是他超常发挥还是纯属巧合并且尼亚似乎一直都在超出他的预想让他惊讶于那个家伙总是带来的意外。
“至少有十二个人。”寐罗压低声音,“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们两个来抓他妈的十二个——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必须服从命令,还有就是你一定要小心!明白吗?!”
“当然,我会。”尼亚答到。
寐罗看了他一会儿,“为什么你看起来完全就像在玩一样?!当然我不是责怪你拿任务不当回事也可能是你心理素质相当好——但你那表情就像猫抓老鼠一样的……满不在乎?”
“这很好玩!不是吗?!”尼亚睁大眼睛看着他,“比猫抓老鼠好玩!”
“……好了现在不是我们讨论猫抓老鼠的时候——你记着你该做什么!”在寐罗说完之前他身边的门忽然打开了。他看到尼亚一瞬间脸色苍白还未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某个人高马大的家伙拎了起来,“嘿!小伙子们你们是在偷听里面的交易准备分杯羹吗??”
“嘿你这个混蛋!听着你被捕了!!”寐罗毫不犹豫地挥拳朝那张吓人的脸狠命捣上去,那个家伙没来得及躲开顿时痛叫一声松开了寐罗的衣领,当他落到地上寐罗看到自己和尼亚已经被至少四个彪形大汉围住。“喂——你们全他妈的被捕了!!”
“喔,小崽子们——那就让我们看看我们是怎么被捕的吧?!”一个大块头先上前朝寐罗扑了上去,正当寐罗回击时他看到里面的几个头目已经迅速撤离。“操你们的!!妈的你们全被捕了!!————”他吼了一声使出无穷力气把面前那个外强中干的大块头解决掉就要转身追上去,在他行动之前尼亚已经拔腿追了上去。“我会解决他们,寐罗!”那个男人边奋力追边朝寐罗指天指地地发誓,“要是我没抓住的话今晚我就去睡树枝!!”
“你……”寐罗还未说完就感到一阵风从他后背袭了上来,他迅速转身抬腿一个横扫把另一个家伙扳倒然后挥拳朝第三个冲上来的大汉猛捣过去——他妈的怎么突然又多两个?!他一边致力于解决那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废物一边紧张着尼亚那边——他忘记提醒尼亚那些混帐手里都是有武器的可他似乎还没教过尼亚怎么用枪——上帝那白痴不会挂了吧?!
对于几个马上就要冲出去的犯罪者们来说今天绝对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他们一行六个几乎就是在不紧不慢地逃跑——因为确定这幢楼里堵他们的只有两个瘦巴巴的年轻警官并且他们有专门用来逃跑的暗道,自然那些警官们是不会想到的。可他们真的很吃惊在他们身后追的那个势单力薄的警官突然加速——那速度只有猎豹才有——在短短三秒之内就缩短他们之间至少一百米的距离。并且不是一个。是他妈的十二个一模一样的警官!!在他们惊惶失措简直要晕在当场的同时那十二个像是训练有素般地已经以同样的猎豹速度狂追过来然后两个一组把他们六个以闪电般的迅速猛兽般的力度全部抓住三拳两脚就彻底制服。
尼亚拎出他的对讲机跟外面守候已久的同伴取得联络,十秒钟后那些警官们冲进来找到他所在的位置——他们看到六个家伙被捆得结结实实地在那里挣扎着。尼亚则完全事不关己般地站在那里等着他们,“啊,你们动作真快!”他惊讶地叫了一声,“我以为要一分钟!”
“是的因为龙崎事先告诉我们从暗道那个出口等待。”丹尼耸耸肩上前,“我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这里还有条暗道——没人知道他那个脑袋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尼亚……”寐罗一边叫喊着一边从不远处奔跑过来,“你到底抓住他们没……有……”当他看到警官们正有条不紊地押着那几个罪犯走出去时他不由得惊讶地停住了脚步,然后他看到尼亚像只急于请功的叼着老鼠的小猫一样朝他跑了过来。“寐罗!!”那个男人一脸兴奋地朝他挥手,“我做到了!你看我把他们全都抓住了!!”他满心欢喜地扑过来——寐罗本能地后退了一步让那个家伙扑了个空差点又摔在地面上。当然寐罗没让他摔着。他又上前半步抓住那家伙的衣领把他拎起来,最终他还是没逃过那两条热情的手臂——于是寐罗认命地抱着尼亚的后背用那种非常形式化的战友拥抱和拍打回应了他。“你做得很好——尼亚!!”
“真的吗?真的吗??”尼亚开心地叫着,“那你今晚是不是可以继续背我回房……”话音未落他就被寐罗一把从怀里拽了出去,迎接他们两个的是那些警官们不可思议的目光。
“……能不能告诉我,”好半天杰瑞才困难地发出声音,“背他回房具体是什么意思?”
“那是,呃……”寐罗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就是我们玩的一个小游戏。是小游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21(12:54)|【MN】从天而降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