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MN】他和他 03> 因為愛II【MN】他和他
> 【MN】他和他 03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三十四岁的时候,他二十八岁。
他的女儿三岁生日,他从国外回来。
小女孩已经可以坐在他腿上拖着稚气的嗓音叫他叔叔,他看到她有和她的父亲一模一样的金发碧眼,笑起来像个天使。他捏她的脸蛋,然后告诉他他有个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宝贝。他朝他露出些许夹杂着无奈的苦笑,他们凝视彼此,小心寻找着过去的痕迹,久久无语。
他的内心酸楚无比,却还是笑得很开心,拿出给她买的礼物。芭比娃娃,公主裙,童话图册,布绒玩具和漂亮的卡子。还有巧克力的生日蛋糕。她拍着小手发出快乐的叫喊,搂着他的脖子给他一个又一个亲亲。他把那些当作她的父亲给他的,笑得眼泪快要掉出来。
她说她很喜欢他,因为他们有一样的名字。她说她的父亲每天都要亲热地叫她几百次,早上醒来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带她去玩的时候,和她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哄她睡觉的时候。他总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重复,『妮娅,我爱你。』然后给她一个最甜蜜的亲吻。
他边听着边止不住地掉下眼泪。
他陪她玩着拼图游戏,恍惚间看到很久之前在灯光朦胧的卧室里,他陪他玩拼图游戏。他并非那么喜欢玩拼图,他只是喜欢他陪他玩的感觉。而他的兴趣则完全不在拼图上,只是让他的弟弟高兴罢了。两个男孩挤在一起专心致志找着可以拼上的碎块,当拼出一片美丽的完整图案时,他们就比什么都高兴——甚至连他们的母亲叫他们下去吃饭都听不到。
他被他的声音拉回现实里,听着他告诉他两个姐姐的近况。他错过了她们的婚礼,她们安排在同一天举行,据说那天的婚礼现场热闹非凡,他们的父母几乎无法抹平脸上的笑容,唯独想到他们最小的儿子时便禁不住黯然片刻,喃喃着从未想过最听话的儿子却这样冷漠,连他两个姐姐的婚礼也不来参加。他坐在那里微笑不语,甚至连寐罗也没有告诉,那时他的事业处在异常辛苦的阶段,长期日以继夜的工作让他体力透支,从未得到缓解的精神和情绪让他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最后他不得不暂时停下工作去挽救自己濒临崩溃的神经。在这里被喜气洋洋盛况空前的欢乐气氛充斥每个角落时,他独自在医院里度过苍白的一天又一天。但最后总归情况开始好转起来。他曾经以为他熬不过那段艰苦的时间,以为自己会垮下去。
寐罗问他是否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他含糊其词地应付过去。
他感觉到停留在他身上的眼神充满悲伤,他极力让自己看不到。他抱起小女孩在她柔柔软软的脸蛋上用力吻了一下,声称他要带她去吃世界上最美味的冰淇淋,拐走了他的女儿。在冰淇淋店里他告诉她要好好听父亲的话,然后跟她拉勾,下次会买最大号的泰迪熊给她。

他三十六岁的时候,他三十岁。
他一天接着一天不知疲倦地读卷宗,试图用工作掩埋他一切早该湮没的情感。他曾经有过要结婚的念头,甚至也和一两女人交往过,但最后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回归正常的轨道上。他真的难以想象为什么寐罗会那么容易地狠下心结婚。寐罗带给他的伤害,或许是无论读上多少卷宗也无法弥补的伤口。他只是无法理解,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他却仍然无法释怀。
有天早上他醒过来,发觉房间里的光线暗得异常。他扭亮床头的台灯,没有任何缓解。他走下床去拉开窗帘,清透的阳光一瞬间倾入房间洒满他的整张脸孔,他发觉他视线之内的一切突然全部变成白。全部色彩都离开了他。他站在那里被所有的黯淡颜色冲刷着视觉,却没有任何震惊。他花了很多时间来考虑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世界就失去了颜色。
他去医院里治疗,医生叮嘱他日后不可再过度使用他的视力,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他似乎总是在寐罗不在身边的时候霉运连连。这么想的时候他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他去买了一只最大的泰迪熊寄给他那个可爱的小侄女。他在心里想象着她此刻的样子,一定比之前更漂亮了许多。有时候他也会感叹着慕寐罗拥有的一切,只是他没有他的哥哥那么坚强又那么无情。此外他还买了礼物给他的其他家人。他的父母,他的姐姐,寐罗还有寐罗的妻子。他很细心地挑选给他们每个人的礼物,就像这是他将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当他把那些全部寄出去之后,他在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
他辞掉那份工作,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去了荷兰。
海牙也许是全欧最干净最优美的城市。它具有真正的荷兰风貌:简单、朴素和美丽。清净的街道两分排着鲜花盛开的树木,房屋是用经过精心挑拣的整的砖砌成,他租下的房子前带着一个收拾得可爱的小花园,园中玫瑰和天竺葵吐艳。他靠写东西赚钱,新的工作不太忙,他便经常整日无价地看书;不管是晴天的时候坐在光线明亮的书房里,还是阴雨天躺在卧室床上,他专心致志读着他能够买到的一切书籍,累的时候就摘下眼镜休息一会儿。
他仍然会想起寐罗,但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痛苦。
他也不再怯于面对那份感情。他知道寐罗也爱他。当他想起寐罗一次次对着心爱的女儿喃喃自语着的话,他能够深切地体会寐罗的心情。他也知道寐罗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为他好。无论如何,能有这样一份感情存在着,他也该觉得满足了。即使他们无法守在彼此的身边。
他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快点结束。他真的感到疲倦不堪。
何况,一片白的视线让他慢慢失去了想要继续看下去这个世界的念头。
他拿起电话犹豫了许久许久,拨了寐罗的号码。当那个男人接起电话,温暖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那一边传过入他的耳中,他能够感觉到他的心脏一片麻木般的疼痛。当他发觉他始终无法平息下他的情绪让他能够平静地和寐罗说话,他还是颓然地挂上了电话。
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的心里突然跳出这个让他想要流泪的念头。

他三十九岁的时候,他三十三岁。
他把女儿送上学校的校车,微笑着跟她挥手道别,她软软的手臂抱着他的脖子,告诉他她会一直好好听他的话,做个最乖的女儿。他已经听她说过无数次这样的话,却仍然感动。当她第一次告诉他,尼亚叔叔说如果她听父亲的话就会买最大号的泰迪熊给她时,他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搞得喉头梗塞内心酸楚。她好奇地睁大眼睛问父亲为什么在揉眼睛,他搬出那个老掉牙的借口,于是她让他蹲下身给他吹掉眼里的砂子,一边安慰他不要哭。
后来他真的给她买了一只很大的泰迪熊,给他们每个人都买了礼物,之后就不见踪影。
他们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他写信给父母告诉他们,不必担心他,他很好。可他知道他不好。没有他陪在他的身边,一切所谓的很好都是自欺欺人的谎言。他记得曾经问他是否有过要结婚的念头,他只是含糊地应付过去。他知道自己欠了他很多,偶尔在夜晚醒来他常常有种绝望的痛楚。他想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可他只是想要为他好而已。仅仅是这样。他不想尼亚为这份离经叛道的感情背负上太多。那样他永远都没法原谅自己。
可现在,他仍然无法原谅自己。
后来他终于明白,这样的感情存在,他们永不可能找到一个皆大欢喜的方式解决。而每一种方式的选择都会让他们背负痛苦。他知道尼亚或许恨他,也可能仍然爱他。所以他至今不肯露面。他知道他在躲着他,可他无法确定具体的原因是什么。无论如何,他至少也应该回来和家人一起过圣诞。可每一年的圣诞晚宴上,始终有一个位子空着,撕扯着他的内心。
某天深夜他从有着尼亚的梦里醒过来,惊喘着坐起身体,突然感到恐惧。
他已经太久没有看到他了。
五年。整整五年。自从妮娅三岁的生日那天他露过面,给了他的宝贝女儿一大堆礼物和赞美以及和他无关紧要的一些谈话,就再也没出现过。整整五年过去他才觉得恐惧,他甚至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这样漫长的时间,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他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对着满室暗和沉寂泪流满面。
他仅仅是不想让他负担太多,却那么残忍地伤害了他。
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不知道他是否还好,甚至不知道他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他突然想要见他——不顾一切的疯狂的想要见到尼亚。否则他一定会活生生地被疼痛折磨死。上帝啊。他再一次痛哭失声。那是他唯一的弟弟,他最爱的人。而他,却五年不闻不问行同陌路。
他想要看到他的尼亚。他深爱的,最爱的,爱到只剩下了痛苦的尼亚。
他在夜晚的有着他的梦里醒过来,梦境让他以为寐罗在他身边。他伸出手却触摸到一片冰冷孤寂的空气。他不由自主地呢喃一声那个名字——却骇然发觉这个名字从他口中说出的感觉已经变得如此陌生。他独自坐在那里对着夜晚发呆,让记忆的河流缓缓从他心底淌过,而后惊慌地发觉他已经离开寐罗有整整五年。他从未想象过他们居然已经这么久没有见面。
他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可能会见面。
他突然间满腹酸楚。如果他一直不回美国,是否他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如果他没有离开美国而是留在那里,他们之间又会怎样?……而现在,寐罗还会想要见他吗??
他叹了口气,全身无力地倚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他在心里努力回忆寐罗的样子,从少年时期一直到最后一次见面。他已经太久没有感觉到寐罗身上的气息,连记忆里的那些也开始变得黯淡模糊。或者,自从寐罗离开他的生命之后,他的世界就再也没有色彩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5(23:17)|【MN】他和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