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1
“我没法欣赏这张画。雷蒙,你呢?”
“是啊,很奇怪的用色。”男人摇头,和挽住他手臂的女人走了过去。
坐在店主旁边的金发年轻人微微斜着眼睛看着那对评头论足的夫妇从那几张作品前面慢慢走了过去,停在一张安格尔的《阿纳迪奥梅纳的维纳斯》的彩色摹制品前,颇感兴趣地看着,微笑着,悄声谈论着——或许他们相中了它。年轻人哼了一声,掉回目光移向别处。
色的高礼帽,佯作文明的手杖,笔挺坚硬的礼服和胸前打着领结的白衬衫,嘴角两边高高翘起的卷曲胡髭让那个约四十来岁的男人看起来一副自以为是的神态。当然了,还有他身边那位同样雍容华贵的妇人。在画廊里总有不少喜欢高谈阔论的贵族们,他们似乎完全无能鉴别艺术上的好坏,却对那些造作平庸的赝品情有独衷。然后标榜为高雅的『品味』。
寐罗从椅子上弹起身体,敲敲正在忙着擦拭银质器具的店主面前的柜台,“我得走了。”
“现在?时间还早呢,孩子,”皮埃尔抬起头,看着面前已经转身欲出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多待一会儿?然后我们可以去那不勒斯咖啡厅坐一坐,我有话要跟你说……”
“得啦,得啦,”寐罗滑稽地抬手捂住耳朵,“我没法画那些让人心花怒放的画。”
“你再这样下去连饭钱可都没啦,”皮埃尔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放在面前的桌上,满是无奈的目光停留在面前年轻人不屑一顾的表情上,“寐罗,这次在作品展览又落选了么?”
“……大概是吧。”寐罗耸耸肩,“管他们的。要么是他们白痴,要么我是白痴。反正我有办法给自己弄来吃的东西——放心吧,皮埃尔,我死不了。我还得画画呢。”
“但愿你别把颜料吃下肚子。”
“我才舍不得呢,它比食物可贵多了。”寐罗笑笑,朝他挥手,“画在你这里放着吧。”
“好吧,我会尽量帮你卖出去,”皮埃尔擦擦眼镜重新又戴上,“不过这可真的难说。”
“用不着刻意去卖,”寐罗一手扶在雕花木框玻璃门的把手上看着那个男人,半是皱眉半是开玩笑地说到,“我希望你能把它卖给愿意带着它回家的人,好吗?”
“好,好。你这孩子。”皮埃尔摇摇头,一脸没法说理的无奈状。
“那么我走了……”寐罗话音未落,门被外面的客人在外拉开。他松开手,看着面前出现的那位伯爵装束的年轻贵族,再次露出满脸不屑的表情,带着点倔强而别扭的糟糕脾气,和那个人擦肩而过。他似乎没奢望过自己的画会被这些眼光庸俗故作高深的权贵们看上——他们当然有他们的审美品味,某些他不敢恭维的品味。他们会在那些艺术沙龙里作为话题的作品从来都不是他欣赏的风格,当然了,他的画通常也会被那些双眼睛无视过去。
他看不到花圃里怒放的石竹和玫瑰,也瞧不见路边卫兵般高大挺拔的落叶梧桐。阳光像每天一样灿烂,他照样像每天一样无心去留意身边的一切。他边走边在心里暗自思忖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他身上只剩下七法郎四十苏。问题明摆着:要是他在五六天之后仍然没法卖出画拿到点钱的话,他身上可就一分不剩了。这是在他每天要么只吃午餐要么只吃晚餐的前提下——要是他餐餐不落,大概最多支持个三天。他还要在月底交上下个月的房租,每月二十法郎的房租真是让他快要愁死了——更别提那些零零碎碎的挑费之类。恐怕他又要跑到格洛瓦那里去赊食物和啤酒什么的,格洛瓦人不错,大概会赊给他……不过总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事。虽然他刚才大言不惭地说着什么用不着担心的话,实际上寐罗心里可没半点轻松。
街上行人如织,他心情烦躁地快步走着,横冲直撞旁若无人,一会儿碰了这个人的肩头一会儿又把另一个挡道的人一把推开。靴子踩在石板地上发出嗵嗵的声响,偶尔引来路人看一眼这个满脸阴沉的年轻人,他将脸部表情绷得更加坚硬,让自己对周围一切都视而不见。

“很长时间没来了吧,尼亚,”皮埃尔终于打发走那两个挑挑拣拣的客人——他们最终还是挑选了那幅摩制品,心满意足地带回家——他放下手底的活,走到那个年轻伯爵身边,停下来看着那个人正在皱眉凝视的画,便问到,“怎么,对这幅作品有点兴趣吗?”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看看,”尼亚回答,“顺便——看看几幅作品。”
“每个月浪费在这些上面的时间和精力也不少了吧。”
“有什么办法,”尼亚摇摇头,走过那幅作品到了另一幅前,“他们有的有权,有的有势,有的二者兼备——当今的画家具备才能是次要,有这些才是主要。他们高兴他们的,我只管给个面子。何况这也不是坏事,让你这里生意兴隆,”他微笑着看老人,“凡事有利有弊。”
“说得是没错,不过总是卖着这些东西,让我也没什么可高兴的。”皮埃尔摇了摇头,继续陪身边的年轻人慢慢走着欣赏下去。“有预定要看的作品么?”
“没关系,我今天有时间,”尼亚说到,“何况有阵子没来,或许会有些新的东西……”他说着脚步停了下来,在一幅显然过去没看到过的或者是没留意的作品前,细细欣赏起来。
那是一张油画作品。
黄昏里覆满山毛榉落叶的林中小路,满是落叶的斜坡在夕阳的映照下呈现出深浅不同的橘红色和金褐色,树影给斜坡投上条条纹路,使颜色的深浅格外明显。作为画面背景的天空摒弃了惯用的带蓝的灰色而是一片透出温暖明黄的通红,衬托着一片烟雾朦胧的绿野,树干和黄叶交织而成的暮景,树木使色调形成暗中尖锐的对比,路易十五的柔绿色,暗亮的孔雀绿,娇艳的黄绿和粗糙的青绿。秋日的余晖为一切再次披上浓稠得近乎怪异的鲜明色彩。画中所使用的最暗的颜色要比这里全部作品中所能看到的最亮的颜色还要明亮,笔触既不保守也不羞怯,大胆而嚣张地,每一笔都显而易见地用上饱满浓郁的亮色。画面厚而浓重,丰富的颜色粗粒就像是用颜料袋直接挤上画布——然后用笔随意地涂抹开。
“真奇怪,”他说,“这幅似乎与其他的户外风景一点都不像。”
“你是指画面结构还是笔法?”
“……颜色,”尼亚微微皱眉,“他似乎很不吝啬于挥霍阳光。”
皮埃尔不由得微笑了,“没错,”他说,“他很擅长挥霍这个。”
“挥霍什么?”尼亚转头望着老人,“黄颜料?”
“我想是。”皮埃尔点头,“挥霍这些是他的乐趣。”
尼亚再次转头,静静凝视着那幅作品。画的作者有着毫不畏惧的洞察力和表现力,乍眼看来整幅画面的颜色很怪——没有人会用这么多明亮的光线来描绘黄昏,也没有人会把原色这样无层次地处理在一起。色彩,线条和光影互相融合,仿佛某些东西使画面涨满。他对着它疑惑许久,终于明白画面里被塞得满满的是活生生的流动着的充分而颤动的空气。
印象主义的光和色彩。
他不由得勾起嘴角。仿佛能够看到画的作者在全力以赴地捕获着『光』。
这让他想起那些闪耀着迷人色彩的绘画。伦勃朗,哈尔斯,维米尔,拉克洛瓦,库尔贝,莫奈。以及——他能够从这幅作品里看到作者狂热于的另一个影子。后期印象派梵高。尼亚能够肯定这个作者深受那个人的影响,从他毫不吝啬于涂厚色彩的笔法上。
“这幅画卖多少钱?”尼亚直截了当地问。
皮埃尔被他突然的问题问得一愣,“……多少钱?”他迟疑着,寐罗似乎没有跟他交待过价钱之类的,而是将这些权力全都慷慨地送给他。“呃,你觉得它值多少就是了。”他这么回答,心里盘算着先让尼亚估个价钱,然后根据那人的估价再试着帮寐罗抬高一点。
“他是新的画家?”尼亚没有直接谈价钱。
“没错,至少就我所知,他是。”
尼亚看着他,“他一定有很多钱能挥霍在颜料上。”
“就我所知,”皮埃尔继续套用刚才的话,“他大概是今天巴黎最穷的艺术家。”
两个人对视片刻,而后不约而同地笑了。
“真的?”
“真的。”
尼亚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钱夹,“二百法郎,”他说着,抽出几张钞票,“不只是这幅作品值得这个价,我知道他会非常需要钱来让他继续下去这个让他乐在其中的挥霍游戏。”
“……二百法郎?!”皮埃尔惊得眼镜快掉下来,“哦上帝……哦,天哪。二百法郎!”
“那么我拿走了,”尼亚将钱放在老人手里,“要是他问起,就告诉他我刚才说的话。”
“当然,当然——这真的足够他好好挥霍了,”皮埃尔不由得喜笑颜开,当他在头脑里想象着寐罗满脸狂喜的模样——那个年轻人一定会抓着他的肩膀发狂地大叫着『二百法郎』然后给他一个能让他窒息的狠狠拥抱。上帝啊,寐罗两个月的开支都不用发愁,甚至连每个晚上的喝酒钱都足够了。他接过钱,朝尼亚愉快地笑着,“天哪,他一定会很高兴。”
“高兴什么?”尼亚上前从墙上摘下那幅画递给皮埃尔,“高兴有钱去洒在画具店?”
“不,不是,”皮埃尔摇头,从尼亚手里接过画作去给它包裹起来,“他高兴终于有人愿意带它回家——我是指这画,”他说着,回头看着尼亚,“他想要真正喜欢它的人带它回家。”
“是吗?”尼亚哑然失笑,“看来我是幸运的。”
“该觉得幸运的是他——很多人没法接受这个。”
“我希望很快能看到他的下一幅作品。”
“有了你给他提供颜料,我猜会的,”皮埃尔煞有介事地点头,“并且让他有力气画画。”
尼亚叹了口气,“怎么穷到这种地步?”
“这可并不少见哪,尼亚,很多年轻人都状况糟糕。”
“好吧——可能我距离慈善家还有段高度。”
“你已经拯救了一个了。”皮埃尔把扎好的包裹递过来,看着尼亚接过去小心夹在臂下,他再一次笑了起来,然后将那二百法郎塞进一只信封里。“我会把钱及时给他的。”
“好的,那就麻烦您了,”尼亚礼貌地微笑着,“我得快点回去了——浪费了不少时间。”
“那么我不耽误你的时间,”皮埃尔连忙说到,“那些预定的画作呢?”
尼亚皱了皱眉,“下次吧。这次我实在没功夫了——何况它们也不值得我再浪费什么。”
于是皮埃尔跟这个年轻伯爵道别,看着他带着刚刚挑选的作品笑眯眯地离开。说实话,他似乎很久没看到尼亚这么高兴了——整日价让人看些二三流画家的作品着实是件郁闷的事。他知道尼亚并不像很多自诩专业的人那样只会附庸风雅地夸夸其谈,但周遭环境却始终是没法改变的事。他希望这个下午对于尼亚来说好了些。他看着尼亚走到外面街道边上等候已久的车旁,司机为他拉开车门而后关好,绕回到车的另一侧上去。很快,车子开走了。
他微笑着转过头将那只信封封好,然后拉开抽屉放在最里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9)|【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