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潦倒天堂
> 【NM】潦倒天堂 02
“老师,你叫什么名字?”杰西卡歪着头来回打量她的新老师。
“我?哦,寐罗。”寐罗连忙答到,“我知道你们两个——杰西卡和妮弗,是吧?”
“噢,是的没错!”妮弗快乐地叫着,“寐罗老师——寐罗老师,就像尼亚老师的名字一样好听!”她抱住尼亚的手臂亲热地来回摇晃着,“这是我们的法语老师尼亚!”
“OK……我会记住你们这个尼亚老师的!”寐罗咬牙切齿地冷笑着,“我会记得很清楚!”
“彼此彼此。”尼亚微笑,“我也会好好记得你——寐罗老师!”他看着那个仍然看起来不修边幅的却明显比那天干净利落些的年轻人,明亮尖锐的苔绿瞳孔让他看起来就像只山猫一样全身散发着放荡不羁的野性气息,高高挑起的眉毛更是显露出桀骜不逊的性格。不由自主地加深微笑,他在对方越来越充斥愤怒和不屑的目光里再次开口,“那本画集可真不错。”
“你!!……”寐罗顿时拧起眉毛怒气冲天,“去你妈的——那天让你小子捡了便宜!!”
“你怎么可以说脏话?”尼亚皱眉看着他,“这可是相当不好的行为吧,寐罗老师。”
“我……他妈……靠你给我闭嘴!!”寐罗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句,大步走过来用力一把把尼亚推到一边去,“给我滚开这里——你的课已经结束了快点收拾东西走人!!”
尼亚被推得一个踉跄禁不住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体,然后他本能地低头仔细看着自己被寐罗的手碰到的地方检查他的白衬衫是否又被沾上了巧克力——顺便他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的手。长而有力的手指和突出的骨骼关节以及那上面还未洗净的油彩一看就是艺术家的手。当然要是再看他的外表的话还要加上一些狂野的颓废的不修边幅这样的形容词。
“看什么看?!再看当心它会飞到你脸上去!”寐罗示威般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握紧的拳头,然后走过去坐在尼亚刚刚坐的位置上,“好了你们两个过来跟我谈谈你们喜欢什么。”
立刻杰西卡和妮弗像两只小蝴蝶一样活泼泼地飞过去扑在寐罗周围。“噢,寐罗老师我们比较喜欢画油彩画——可妈咪总是说我们把房间搞得一团糟……”
“那是因为你总是喜欢把油彩当油漆用!”妮弗提醒,“妈咪这么说的!”
“行了小可爱我问你们的不是这个——”寐罗抬头扫一眼发觉那个身影已经无影无踪。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尼亚已经悄无声息地溜出房间明明刚才他还在他面前冷嘲热讽来着想不到转眼之间那个混蛋就不见了——他还没好好地骂个痛快呢!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以后有的是机会。于是寐罗耸耸肩问那两个小女孩,“那个混……呃你们的尼亚老师每天都来?”
“不,跟寐罗老师一样周末才上课的!”杰西卡解释,“我们叫他尼亚哥哥。”
“尼亚哥哥?切……”寐罗满脸鄙夷地哼了一声,“你们该叫他魔鬼哥哥。”
“……魔鬼?”妮弗好奇地眨眨眼睛,“是把公主关在城堡里那样的魔鬼吗??”
“可是尼亚哥哥看起来比较帅一点都不像魔鬼——就像王子!嗯,就像王子!!”
“不过寐罗老师——我们也可以叫你哥哥吗老师??”
“好好随便你们叫什么现在都给我停止——我们该上课了!”寐罗咳了一声,“坐好。”

有句话是说当你认识了某个人以后你就会发现自己总是会时不时地遇到他——他们两个不知道彼此是犯了什么冲还是撞了什么邪总之在那次相遇之后尼亚发现那个家伙居然在自己身边无处不在。当然这一次不是跳蚤市场也不是卡特先生家而是在他大学附近的酒吧。因为课程的关系尼亚大部分时间都要到各地去看展览和实景其余时间都是在做模型画草图,偶尔会和同学们一起在酒吧探讨——或者说是忍受一群高官显贵的虚伪而无聊的对话。
尼亚很少会参加进去那些毫无意义的聊天而常常是独自在脑子里琢磨着他新的构思。这个晚上他因为刚结束一个作品设计而有些疲劳,于是尼亚坐在稍远的地方以和他们保持距离。正当他合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下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把熟悉的低笑声在某个角落响起。
当时他们在讨论关于现代建筑的问题,从构成主义到表现主义从功能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一直谈到维也纳学派未来学派风格派和包豪斯学派等等然后他们开始争辩20世纪最出色的建筑,而尼亚在这群未来的皇家建筑师故意耀的热烈争辩里简直要昏昏欲睡。他觉得他们就像一群喋喋不休又自得其乐的麻雀——为什么不呢??所有人说的所有话不过都是在照搬书本和定式思想而已他一点都不觉得那有什么意义。与其说他们是在讨论更不如说是在竞争谁把前人言论背的更流利——他们是否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件事情叫做思考?或者说是用自己的头脑思考而不是用前人的脑袋和口吻来武装自己苍白的大脑??……
“这个世界上有件事情叫做思考。”他听到那个角落里的声音在低声嘟囔,“另外还有一件事叫做用他妈的别人的脑袋来思考——”他惊讶地转过头去看着那个满脸嘲讽的男人。
当寐罗看到尼亚回望着他的时候他微微愣了一下,继而嘴边的讽刺和冷笑加深了。“嗨,你好——我该叫你什么?伟大的设计师?未来的建筑师??还是运气好的混帐小子?!”
尼亚起身离开他那个热情高涨的讨论圈子来到寐罗独自享有的领地——一张角落里的小沙发然后在他对面坐下。“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你——出口成脏的绘画老师。”
“彼此彼此你这个道貌岸然的法语骗子!”寐罗反唇相讥。
“怎么你对我们的讨论有看法吗?”尼亚微微侧头,“好像我刚刚听到有人在发牢骚。”
“你要听什么?”寐罗耸耸肩一边拿起桌上的啤酒,“要是想听就请我喝一杯。”
“当然可以不过说好可就一杯。”尼亚挥手叫来服务生按照寐罗的意思要了一杯威士忌——他可没有多余的钱来请寐罗喝个够除非他把每天的咖啡戒掉。他故意忽视对面那张写满『真他妈的小气』的难看脸色。“我想知道那个用别人的脑袋来思考的有趣理论。”
直到酒杯拿到手寐罗才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那没什么好听的——所谓的用别人的脑袋来思考就是某些白痴的自作聪明——他们找些高深理论的课本和集子来看然后把某些自己深表赞同的聪明的出色的不落俗套的高见作为自己的思想延伸下去如此而已。”他端着酒杯送至唇边一边抿着一边盯着尼亚。“真不明白你们是在为艺术而艺术还是为社会而艺术。”
尼亚忍不住笑了一声。“虽然你那个理论很精彩但设计和艺术是两回事。”
“没错你们做设计的觉得那些搞艺术的从来不用大脑整天都在随心所欲的玩颜料——可你们呢?整天对着电脑跟机器人一样没有半点感情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创意吗?!”
“但是为了创意而创意的东西是空虚的——创意自然很重要但诚意更重要。”
寐罗拿下酒杯看了他一会儿。“嗯哼。”他模糊不清地哼了一声,“……你还没那么蠢。”
尼亚哑然失笑。“别把所有人都想得那么无知——我奉劝你,寐罗。”
“闭嘴!你他妈的才没资格跟我说这话,混帐。”
“你还在为那天的事耿耿于怀?”尼亚无奈地看着他,“好吧我可以把画集借你看看。”
“鬼才稀罕。”寐罗不屑地别过目光可他的脸上明显流露出感兴趣的色彩而尼亚自然没有忽略掉那抹感情虽然它转瞬即逝。“我可不想糟蹋我的耳朵——走了,白痴。”寐罗懒散地朝他挥挥手起身离开沙发。尼亚看着那具被色T恤和牛仔裤包裹住的年轻身躯摇晃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然后才掉转回目光望着桌上的空杯——他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那只漂亮的威士忌杯与桌面成45°角斜在他面前。就像那个总是出奇搞怪的年轻人充满不逊。
尼亚拿起那只杯子然后凑过去仔细观察。当他在桌上发现一些细小的盐粒他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然的微笑——看起来寐罗是借助这些小颗粒的摩擦力让杯子就这么斜斜地立住——可真有他的。否则尼亚一定会认为这简直与让一枚生鸡蛋立在桌上一样让人不可思议。他拿着杯子把玩了一会儿才放回桌上,与此同时尼亚听到后面传来同伴们呼唤自己的声音。于是他起身离开和寐罗刚刚停留过的沙发,走了两步尼亚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只威士忌杯。
……无需多言,那是一个如此奇妙而另类的年轻艺术家。尼亚的脑袋里冒出这个想法。

他们两个在周末总会碰面——当尼亚结束课程的时候寐罗早已等在门外。当然每次都免不了一番或轻或重的唇枪舌战并且胜负不分。寐罗从尼亚这里捞不到半点便宜尼亚也在寐罗那里占不到丝毫优势。并且他们争执的范围随着两个人越来越熟悉的程度已经逐渐由设计和艺术这类针锋相对的狭隘范围扩展到他们所能涉及的各个领域甚至到彼此的打扮和习惯上。
尼亚发觉每次寐罗都可以给他带来无限视觉冲击。他的衣服除了第一天来的时候稍微整齐干净点此后就再没超越过那个勉强算是及格的界线。他总是邋邋遢遢不修边幅到了极点,套在身上的T恤松松垮垮已经走型到不知道原本是什么样子同时也已经被各种油彩渲染到不知道原本是什么颜色,破破烂烂的牛仔裤总是挂在骻上一副要掉下来的样子——当然一次也没掉下来过否则他早就别想在这里做下去。大概是看在艺术家都有那么些特立独行的味道所以寐罗很运气地没有遭到卡特夫妇的驱,并且他相当地被那两个小家伙喜欢着。
显然寐罗的状况非常糟糕甚至比他还糟糕得多——尼亚并不认为那个男人如此地不屑于收拾自己是真的出于邋遢本性,他只是没钱罢了。寐罗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劣质香烟味并混杂着几丝浓郁的巧克力甜腻,尼亚在后来慢慢地知道他根本就是个嗜巧克力如命的家伙。仿佛巧克力可以不停地带给他灵感一样那个男人不管做些什么总是喜欢叼着巧克力并且也很乐于让那两个小家伙跟他一起分享——不过他从没邀请过尼亚跟着一起品尝这可让尼亚着实地有点郁闷。尤其是当他看着那三个家伙在自己面前大嚼大咽着巧克力的时候。当然,那时间非常短暂——在寐罗坐在他的位子上后五分钟之内尼亚必然会走出房间。
总之这样的日子持续着。当已经做够了日子让尼亚安然渡过因为那本画集而引起的严重经济危机时期他却没有按照原计划那样推掉辅导而是坚持了下去,几乎是想也没想的。虽然在此之前尼亚一直想着当他熬过这段时间就停止这份工作——但他却突然改变了原意。
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也没想那么多。所以日子就这样继续下去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9(13:58)|【NM】潦倒天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