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潦倒天堂
> 【NM】潦倒天堂 04
几乎要趴到门上尼亚才勉强看清楚上面已经模糊不堪的门牌号。“没错吧……”他喃喃念着又对了一遍地址然后前后左右地看看——这里真是比贫民区还贫民区简直是糟糕透顶。想着寐罗居然会住在这种地方尼亚就有点莫明的不是滋味。他在门口站立许久才抬起已经冻僵的手敲了敲木头门——指节敲在门上发出空空的击叩声,“……寐罗?你在吗??”
里面没有任何应答。
尼亚敲了好一会儿,直到他原本已经没了感觉的手泛出疼痛。“难道不对吗……”他皱紧眉头嘟囔一声,走两步到一旁的窗户朝里面望。玻璃不知道已经多久没有清理过上面沾满了灰尘把雪花染得一片灰。他努力睁大眼睛看过去却只能见到满房间的漆。其他什么都看不清楚。尼亚叹了口气只好再次回到门外去锲而不舍地敲门。
正在床上半昏半睡的寐罗依稀听到外面传来叩叩敲门声,一时很是烦躁那声音打扰了他的睡眠。寐罗试图闭紧眼睛埋头缩在被子里忽视那该死的声音——或许是房东又来收房租也可能是水费或者电费反正他一分钱都没得给他所以他也没必要再去开门解释什么。正当寐罗以为那个家伙已经走掉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又响起来,他简直要他妈的破口大骂了——如果不是想要躲过那要命的追债上门的话。可他依稀又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并且那声音明显不是房东的粗嗓门而是……而是什么??他努力辨认着那熟悉的声音,脑袋却一阵阵地犯迷糊。
“寐罗,你在吗?是我,尼亚……”他听到门外若隐若现像隔了很远的叫喊声。
尼亚?他想,尼亚是谁……猛地寐罗忽然清醒过来。他迅速坐起身体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果然尼亚的声音再次传入他耳中。“寐罗,在吗?寐罗??”
尼亚来干什么?他怀疑地皱紧眉头考虑着任何可能的理由。喔上帝他妈的他忘了今天该去上课!!寐罗顿时心里一片漆——难道他被解雇了?然后由尼亚来负责告诉他这个噩耗并给予他足够的嘲笑??呃哦他妈的该死透了!!他想要装作不在可尼亚却没完没了地赖在外面不厌其烦地敲门叫喊直到寐罗实在忍无可忍一把掀起毯子大步朝门走过去。嘲笑就他妈的嘲笑好了反正他现在已经这么悲惨也不在乎再多被嘲笑那么两声——去他妈的!!
“寐……”房门猛地打开然后尼亚看到寐罗那张鬼魅似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寐罗……”
“你来干什么?!”寐罗哑着嗓子问到。他不想发出这么难听的声音简直比他妈的乌鸦好不了多少甚至比乌鸦还难听——可他除了能发出这把声音什么也发不出来。他的嗓子火烧火燎般地难受并且因为干渴而疼痛不已。“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他满脸怀疑地盯着他。
“……我来看看你为什么没去上课。”尼亚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无故缺课让那两个小家伙很担心所以我来看看情况……呃,寐罗你不要紧吧?”说出这句话以后尼亚顿时想要给自己抽两巴掌——随便一看都知道寐罗不但要紧而且很要紧。对方那死人般的苍白脸色苍白嘴唇还有浓重的眼圈和他萎靡不振的模样一看就是在生病并且病得很重。尼亚不由得皱了皱眉,“你在发烧吗,寐罗?”他伸手过去摸摸他的额头,烫得像烙铁一样。“我的天寐罗你怎么烧成这样……上帝!别在这里站着快进去!快点!!”他急忙上前两步不管寐罗是否说了让他进房间的话就擅自作主走进去用力关上门然后拉着寐罗到他的床前。
“哎你干吗……他妈的我没事……”寐罗像个小孩子一样别扭到。他说不清为什么明明自己病得很重可看到尼亚这样他莫名其妙地感到烦躁于是废话不经大脑就冲口而出。
“没事?!”尼亚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你还说自己没事?!你该去医院看看才好!”
“得了闭嘴——我他妈的才不去医院!!”
“……寐罗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你才是孩子!”寐罗吼到,“我说我没事好了你快给我离开这里!!”
“寐罗你先躺下再说!”尼亚无视那个男人别扭的废话把他按在床上让他躺好,“现在最好别再说一个字你给我乖乖躺着——别动,寐罗!”他有些着恼地按住那个男人来回扭动的身体,同时他感觉到寐罗皮肤的热度几乎透过衣服传递到自己的手掌。非常的热。
寐罗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去你妈的——”他挣扎着骂到,接下来却咳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并且那阵咳嗽让他连最后的一点力气也消失得干干净净。于是寐罗只能异常郁闷地躺在床上看着尼亚用毯子把他围得严严实实。“寐罗,你病得很厉害。”那个男人的表情很认真很严肃仿佛寐罗生病是什么宇宙大事一样——寐罗才不信他真这么关心他呢。如果尼亚下一句冒出什么『不是说傻瓜不会生病吗』这样的嘲讽寐罗还感觉正常些。可尼亚似乎今天的确有些不正常——因为他看到那个男人突然起身,“我去买些药给你,寐罗。”
不等寐罗开口说些什么,尼亚已经转身跑出了他的房间。他躺在那里愣愣看着那个消失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忽然觉得今晚的尼亚简直诡异透了——绝对他妈的很不正常。不过寐罗已经没力气再去想关于尼亚的什么他妈的他简直要烧死了。他的眼睛痛得很厉害并且脑袋里面嗡嗡作响就像有一群蜜蜂在飞。他恨死生病了。他妈的他从小就讨厌生病!!他妈的……
差不多二十分钟后寐罗听到一声门响。他费力睁开烧得疼痛的眼睛看着尼亚朝自己跑过来坐在床边,他的手里拿着很大一袋子药——寐罗想尼亚大概把治疗发烧的药全买了一遍。“你都买的是些什么?……”他发出嘶哑的声音,“怎么这么多??”
“呃,医生说买什么我就买了什么。”尼亚简单地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
“你这个大白痴……”寐罗有气无力地怒哼了一声。要是他有点力气的话他很想抓起那一袋子药都扔到尼亚头上——他妈的他不知道医生是在赚他这个白痴的钱吗?!!买这么多要吃到哪辈子啊!靠……以后五年都他妈的不用买药了——要是药效能坚持那么久的话。
“……你还是先吃药吧。”尼亚低头在袋子里找出一盒退烧药,“有开水吗?”
寐罗摇了摇头。
“……怎么连开水都没有。”尼亚叹了口气把袋子放到一边然后去烧水。等待水开的过程中他不断地回头望着床上那个缩成一团并且时不时地打个寒颤的男人,尼亚想了想走过去停在床边很忧愁地看着寐罗。“是不是很冷?”他问他,“你还有其他被子吗??”
寐罗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于是尼亚觉得自己又问了句毫无意义的废话——要是有的话寐罗干吗不翻出来给自己盖身上而在这里发抖?他有些尴尬地在寐罗身边坐下看着那个男人,寐罗的脸色惨白难看得吓人——尼亚从没见过他这样。“寐罗你很冷吗……”
寐罗索性转过身。过了一会儿他听到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寐罗回过头看到尼亚正在脱他的外衣,“喂你干吗……”没等他说完他身上的毯子已经被一把掀开,尼亚迅速把那件外衣给寐罗穿在身上并拉好拉链然后才把毯子给他重新围好。寐罗有些吃惊。“尼亚……”
“别说话——水开了,等一下我去倒水!”尼亚说着起身朝煤气上正在咕嘟嘟作响的热水壶跑过去,他在水池里找到一只杯子刷干净然后倒了半杯热水进去。刚刚被冷水冲过的玻璃杯在接触到热水的一瞬间猛地炸开,把正在专心倒水的尼亚吓了一跳热水壶差点掉下去。“啊,该死的!”他焦急地低骂一声,没时间去管那只已经炸了的杯子他迅速又刷了一只。当他端着水杯坐在寐罗身边时那个男人用非常古怪的目光看着他。
尼亚隐隐有些不安。“吃药了,寐罗。”他低声说着,拿起一旁准备好的药片塞到寐罗口中,然后把水杯抵在寐罗唇边看着那个男人微微抬起身体喝了几口进去。“再喝点。”
“……你很罗嗦啊。”寐罗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却听话地把水全都喝了个干净。然后他躺回去,尼亚则把水杯放在一旁的床头,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他们两个这么互相看着彼此很长时间,寐罗开始觉得非常不自在。“你还有别的事吗?”他带着鼻音问他。
“……寐罗,我觉得你该去医院。”尼亚再次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得了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你想我死吗?!”寐罗翻了个白眼,“我只要睡一觉就能好了其他的你什么都不必管。”让他去医院?别开玩笑了他可不是个娇气的娃娃!
好久没有任何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当寐罗有些奇怪地回头去看时他看到尼亚正在四面环顾。那个男人脸上明显带着些许难以置信和略略……可以称之为同情的东西??寐罗没有精力去辨认那是什么感情可他能够察觉到尼亚因为他所住的地方和他的一切而——非常地吃惊和别扭。
“欣赏够了?”当那个男人的目光落回他的脸上时他冷冷开口,“很不错的条件吧?是不是又让你有了该死的优越感和可以嘲笑我的谈资??你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尼亚回答。隔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你的房间里没有暖气,寐罗。”
“没错我这里简陋得要命别说暖气连他妈的吃的喝的也没有——怎么样你满意吗?!”
“寐罗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尼亚皱起眉头,“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对我充满敌意。”
“……好吧让我听听你是什么意思?”
“你还没吃过东西吧?”尼亚问到,“你想要吃些什么,寐罗?”
寐罗有些怀疑地看着他。“……干吗?想发挥你的人道主义精神??”
“……我去买。”尼亚说着再次起身离开他的床。
“喂!!”寐罗猛地翻身坐起,“你给我站住!!”
尼亚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个满脸愤怒并且脸色极其难看的男人。
寐罗有些微微喘息,半天才咬牙切齿地朝尼亚叫了起来,“我用不着你在这里买这个弄那个的你给我回去!!”他看着他的一脸茫然更是恼怒不已,“我他妈的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尼亚张口结舌。“……什么意思?我只是去买些吃的而已……”
“你是在施舍我吗?!”寐罗气鼓鼓地吼到,“操!老子才他妈的用不着你做这些!!好了尼亚你做得已经够多了现在你给我回你该回的地方去——我要睡觉休息一会儿!”
尼亚试图辩解一句什么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并且他一开口寐罗就更加歇斯底里于是他只好把灌了热水的暖水瓶放在寐罗床边然后又给他指了退烧药。“我回去了,寐罗。”他有些不放心地说着,“如果你不舒服的话就打电话给……呃……”他想起寐罗没有电话。
“用不着。你快走吧——明天还要上课不是吗?!”寐罗粗声粗气地说到。
尼亚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伸手帮助寐罗重新掖好毯子并给他裹紧些。“我走了,寐罗。”他在他身后轻声说到,“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来看你。”
“好了好了你快走吧——明天也不用来!”寐罗不耐烦地驱他,“给我关好门!”
直到尼亚走了很久寐罗才猛地想起他的衣服还在自己身上穿着——于是那个傻瓜就他妈的穿着件衬衫走了吗?!靠他脑子有病还是想陪着他生病?!!……
寐罗简直要气到昏迷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9(13:56)|【NM】潦倒天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