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02>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2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昨晚晚餐用面包打发,虽然粗陋得快让他咽不下去,但肚子饿起来就是吃下一切东西的最好理由。寐罗实在没钱再浪费在白脱,火腿或者咖啡那种东西上,要是他还想把一管柠檬黄的颜料挤在画布上。油画颜料花费太大,而他又用得很厚。当他把颜料大量地挤在画布上的时候,就好象在大把大把地洒法郎。他试着想要让色彩浅一层,那样就能节省点。但无济于事。当寐罗一头扎进调色盘里将画笔沾上那些颜料,就像被什么强烈的力量驱使着,然后他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把那些价格不菲的昂贵颜料厚厚重重涂抹于画布之上。他永远做不到刷薄色彩。他的钱象挥发的蒸气,画布和颜料的帐单总是一大堆,让他想起就头痛。 他忘记昨晚画到什么时候——房间里没有给他提供准确时间的东西,他只能靠眼睛判断时间。清晨,中午,下午和晚上。他总是希望能够在日落之前让自己更多一些捕捉到色彩,这是他经常习惯于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发呆的原因。巴黎有美丽的天空,美丽的阳光和美丽的街道。巴黎有他向往的一切,即使他所住的这片地区似乎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符——周围全是工人和普通市民,一到晚上街道就得要命,路灯要么坏掉,要么一闪一灭。有时候他只能以点火用的蜡绳照明。到处都是烟头纸屑和厨房内随手扔出的垃圾。这里也是野猫乐于聚集的地区。它们在这里寻找食物和休憩,常常在晚上叫个没完。他想要看到阳光,所以就租了这间带着一个小院子的房子——比其他房子要贵了四个法郎,但寐罗认为这很值得。
阳光比法郎重要多了。他一点也不抱怨——即使对于自己经常要忍受的——他的饥饿。在他的精神得到饱食的时候,饿肚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心醉神迷于每一幅作品之中和不断从完成的作品里得到的满足感让他始终执着于他所热爱的艺术。执着于艺术的巴黎。
所以他仍然爱巴黎。
他醒来后就一直躺在床上——昨晚受到虐待的胃口在朝他抗议,他极力想要无视过去,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得承认他真的很饿。窗外明亮的阳光直直照射进来,透过已经生锈的窗户栏杆和灰尘斑驳的玻璃,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阳光,在斜射进来的光线中漂浮着的细小尘埃,它们在他眼前灵活地上下沉浮着,游移着,玩着愉快的捉迷藏和消失游戏,他试着让自己的目光停留在某颗尘埃上,但一转眼它就不见了。目标总是很容易失去。
寐罗躺在那里用这法子分散了会儿注意力,很快他的肚子开始再次提醒他没法忽略它。好吧,他当然没办法做到对自己隐瞒某些事实——他昨晚没有吃饱,然后现在饿得快要爬不起来。当寐罗勉强撑着让自己坐起身,他环视一番房间,破旧的床,墙壁和地板都是粗木板,仅有的家具是一张旧桌子和一把旧椅子。以及一个画架,和大量的绘画用具。现在这些就是他所拥有的全部财产——当然,他别想指望着能拿这些再去卖点钱。唯一能卖钱的只有画。
寐罗叹了口气,掀开身上的毯子下床,走过去捡起地板上那些还能收集起来的颜料袋,看看他还能坚持用在几幅画上。要是再卖不出去,他就不得不画点那些迎合大众口味的粗俗作品来糊口,这是下下策了。他想着,好心的邻居偶尔会接济他一下,但他总不能指望着这么过日子——虽然面包,咖啡,一点点乳酪和肉的确能让他再省点钱去买颜料。
他刚站在房间中间抓着乱糟糟的头发想着是否该去买点什么果腹还是坚持到中午再说,正在这时寐罗听到外面附近杂货铺的老板格洛瓦在叫他的名字,“寐罗,寐罗!”
他愣了一下,才连忙过去将窗户推了上去看着那个小个子男人,“什么?”
“有你的电话,”格洛瓦朝他比划着手势,模样看起来有点滑稽——但寐罗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男人后面的话吸引过去了,“是一位叫皮埃尔的先生打给你的,我想你留过电话?”
“哦,呃……是的,没错。待会儿我会把电话费给您,好吗?”寐罗说着迅速拉上窗,转身朝外面冲出去——忽然想起他还赤着上身,寐罗急忙又转身回到床边捡起地板上那件皱巴巴的衬衫一边套上身系着扣子一边朝门跑了过去。上帝啊,是皮埃尔找他。他有点提心吊胆地却又遏制不住内心深处那股隐隐的期待和兴奋想着,是不是……有什么转机啦??
“那就算了,”格洛瓦好心地朝他笑着,“以后要是需要就尽管用我那里的电话。”
“……那怎么行,我会给您钱的。”寐罗推却到,同时摸了摸裤子口袋——上帝啊。他在心里惴惴不安地祈祷着,最好是他想要得到的消息——否则他又要损失一点不多的钱了。
当他带着紧张的心情走到杂货铺拿起话筒,那边果然传来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消息。那不仅仅是惊讶,简直是震惊。直到寐罗已经反复问了五六遍还是没法相信,昨天还在为饭钱发愁的他今天居然就有了一笔二百法郎的巨款!……这不会是皮埃尔拿他开玩笑吧??
当然,最好的确认办法就是他现在跑到画廊去。并且皮埃尔也让他去拿那笔钱走。于是寐罗没有耽误任何时间——他迅速转身朝街道冲了过去,将肚子饿透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甚至连招呼都没有跟格洛瓦和他的妻子女儿打一声就匆匆忙忙地跑了。
他在一路上不断撞到行人,踩到女士花饰繁复的裙裾或者绊到绅士手里的手杖,在拐角处转一个足足九十度的大弯,发现跑过头于是急忙再折身跑回来。他简直没法控制这些小事故的发生——他也完全注意不到。寐罗一心急切地想要冲到画廊里看看那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没想象过把二百法郎捏在手里是什么感觉。上帝呀,那让人难以置信。那真的……
他气喘吁吁地推门探身进去,边大口喘着气边看着被他的突然冒出吓了一跳的皮埃尔,顾不及理顺他因为跑得太快而被汗水粘在脸颊上的头发,也想不到去调整呼吸或是整理整理皱巴巴跑出裤子外面的衬衫,“你说的是真的吗?”他激动地大叫,“我的画卖出去了?!”
皮埃尔才稳下心神。
他不介意寐罗像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一样突然冲进他的店里就像要砸店一样——但他没法保证寐罗再用点力的话是否会把他那扇门的把手拽下来。“当然,孩子,”他笑着说到,一边从抽屉里拿出那只信封朝寐罗亮了亮然后放在柜台上朝那个眼神跟着信封走的年轻人推了过去,“二百法郎在里面——真真正正二百法郎,寐罗。我知道你会高兴得发狂……”
他看着那个年轻人带着近乎梦幻的眼神看着那信封,然后总算是松开了他一直担心着的门把手,迈着步子走过来,停在他面前,他把信封朝寐罗又推了推,用眼神示意那个年轻人拿过去打开看看,于是寐罗用微微有点发抖的手抓起那个信封迅速打开——当看到里面确实有着几张货真价实的钞票时,那个年轻人发出一声喜悦万分的大叫然后扑上来一把抱紧他,“真的有二百法郎!这是真的!!”寐罗高兴地大叫大嚷,“上帝啊,这是真的!!”
“……没错,没错,是真的,我的孩子,”皮埃尔轻拍着他的肩膀,“现在你再也不必担心你的颜料问题了——还有你的三餐和房租,还有酒。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嗯??”
“啊哈,啊哈,我真的太高兴了!”寐罗抓着皮埃尔的肩膀满脸兴奋地大笑着,然后将信封贴上嘴唇闭上眼睛用力地吻它,“上帝啊,上帝啊,二百法郎!二百法郎!真让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皮埃尔?你没有骗我吧??是不是真的有人买我的画??”
“就算我想要接济你我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啊,”皮埃尔失笑,“这是真的,寐罗。”
“为什么?为什么他给了这么多钱?!”寐罗仍然在激动地大叫。“这真的太多了!”
“他只是觉得你会很需要钱去买颜料,”皮埃尔说到,“他喜欢你的色彩,我想。”
“……颜料?”寐罗微微一愣,“色彩??”
皮埃尔点头,“所以你可以尽情去颜料店洒钞票了,寐罗。”
寐罗的一点疑虑迅速被喜悦冲散了,“没错,我现在就去!”他欣喜若狂地叫喊着转身又狂奔出画廊,像上足了发条的火车头一样冲向他所知道的最棒的颜料店,然后毫不吝惜地将一半的钞票都扔在大管的那不勒斯黄、土黄、柠檬铬黄、桔铬黄和藤黄,小管的路石、钻蓝和普鲁土蓝上。他热爱黄颜料,偏偏这种颜色又是所有颜色中最为昂贵的——但现在他已经有足够的钱让他能够肆意挥霍这种色彩了。他将要拥有更多的光和色彩。这太棒了。
寐罗完全忘记自己的肚子还没得到满足,他抱着装满大堆颜料的袋子一溜烟跑回去,兴高采烈地准备开始投入到新一番的创作中。他简直一口气可以画四张出来,或者更多。好啦,他会稍微注意点不让这些颜料在一周之内就完蛋——但谁知道呢。总之他现在高兴坏了。

当尼亚两周之后再次踏入画廊,他微笑着跟皮埃尔打过招呼,而后便径直走到上次那个位置寻找那个作者的新作品——当他看到那几幅似乎散发着浓重颜料香味的画作挂在那里时,他的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抹微笑。显然,那个人把他的钱一股脑儿扔进了颜料里。大方地,疯狂地,毫不迟疑地,迫不及待地。他几乎可以看到那个人将怎样的一腔狂热投入在这些画布之上,浓厚到近乎奢侈的油彩仿佛是他急欲表达内心的体现。他捕捉着阳光,捕捉着一切明亮的色彩,捕捉着那些色彩背后的灵魂,用狂热而嚣张的颜色将它们表现出来。
而他则近乎着迷地看着那些作品,直到皮埃尔走过来,“尼亚?”
“他每天都在画,”他立刻说,“他一定很高兴能带颜料回家。”
“每天一张,”皮埃尔苦笑着摇头,“你让他高兴坏了——他一口气就抱来十张给我,我认为要是你坚持这么给下去,很快我就要把这一小片地方辟出来作为他的个人展区。”
“那没什么不好,”尼亚说到,“从来没有人注意过这些?”
“我想是他们不习惯接受这种热烈的色调,”皮埃尔仔细审视着,“他喜欢在画到最后时将颜料挤在画布上用笔涂抹——所以这些部分,看,树的根部,颜色尤其重。”
“他一定画得很开心,”尼亚嘴角的微笑加深,“不过用这么多黄颜料对身体可不太好,”他转头看着皮埃尔,“您该劝他一句——这种颜料摄入太多是有毒的。可能他会头晕。”
“好吧,我会转告他,”皮埃尔点头,“那么——这次怎么样?”
尼亚考虑了片刻,又对着那些画细细琢磨一番。“不错。”他谨慎地说,“比起上次那几张显得更加充盈和丰满——但我总觉得还是缺少一些东西,我也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呃,简单点说,比如这张,”他指了指面前那张塞纳河畔的风景,“盛夏成熟而葱茏的色彩,当空烈日,菏泽之美,用色还是那样地厚和浓重——但……它让我觉得没法呼吸。”他沉思片刻,像是肯定般地点了下头。“它让我觉得整个画面在摇晃,视觉的接受能力是有限的。”
皮埃尔细细看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不解地皱眉,“或许是,”他迟疑着,“但,不好吗?”
“……不,当然好,我指他的作品,”尼亚扫了一眼周围,将赞赏的目光停留在面前的那些画作上,“比起那些——这些简直好太多了。你也知道的,皮埃尔。”
“当然,”皮埃尔微笑着,“它们不像那些那样死气沉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8)|【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