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潦倒天堂
> 【NM】潦倒天堂 15
“寐罗,寐罗!开门!!”几乎忘记自己手里也有钥匙,尼亚迫不及待地拍打着房门。门很快在他面前打开,寐罗叼着画笔出现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调色盘和水桶。“尼亚?”他口齿不清地问了一句,自顾自转身朝房间里走去。“你不是有钥匙吗?”
尼亚关上门迅速转身跑过去追上那个正在放下水桶的男人从后面一把抱住他的腰。“寐罗,有好消息跟你说。”他抑制不住的笑意在脸上荡漾开,“你要自己猜还是听我说??”
寐罗的动作略略停了一下,他直起腰拿下画笔睁大眼睛看着尼亚,对方脸上几乎无法掩饰的笑容让寐罗只能得到一个答案。“是不是我的……”他有些微微激动又极其不安地看着尼亚,“快告诉我是什么?!尼亚??”他抓紧他的手摇晃,“快跟我说!!”
“Steven愿意给你办画展,寐罗。”尼亚几乎笑得发不出声音,“上帝——我真的想不到真的真的完全想不到竟然有这么快!寐罗,上帝,寐罗……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说他的很多朋友都很欣赏你的作品,你知道那些人都是我父……呃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果他们认为不错的话那么几乎就是肯定你会出名你知道吗寐罗你要成功了——很快!我想很快、不会太久!Steven希望你可以准备足够的优秀作品拿来展览他说要和你谈谈……”
“你说真的吗?你说真的吗?!!”寐罗几乎狂叫起来,“你没有骗我吗尼亚你……”
“我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尼亚双手紧握住寐罗的手,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他的。“寐罗我希望你可以在三到四个月内拿出一些更好的作品——虽然他们肯定你的成绩但你知道你现在并不是处在创作的成熟期,Steven说外界影响也是可以促使提升的手段……呃,当然你也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尖锐的批评也不可避免你知道……”
寐罗死死地盯了他一会儿,突然快乐地大笑起来,“啊哈尼亚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尼亚、尼亚这真是真的吗?!他要给我办画展??我可以办自己的画展吗尼亚……上帝。我没办法相信我不是在做梦吗上帝我……唔……”他看着面前突然放大的深灰色眼睛,嘴角不由得向上狠狠翘了起来。“尼亚……”他喘息着用力回抱住那个深吻着他的男人,他的手臂紧紧紧紧环抱着尼亚的身体,两个激动万分的年轻人就像要融为一体般地心神俱醉。
“我早说过你是最好的,寐罗。”尼亚在接吻的间隙轻舔着他的嘴唇,“我一直相信你。”
“我真的想不到会这么快——尼亚,真的这真的太出乎我的意料……我的天……”寐罗深吸一口气更为用力地迎合着尼亚和他唇舌交缠,“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尼亚……”
尼亚用力咬了一下他的舌尖,看着寐罗微微疼痛地皱紧眉头他忍不住朝他微笑,“现在你还认为是在做梦吗?”他的手轻抚上寐罗的头发——他才注意到他把头发扎了起来。乱糟糟扎成马尾的样子如此地可爱又充满帅气的味道仿佛可以看到他那个不安分的灵魂。“怎么突然扎起头发?”他轻缓地抚摸着他微微有些粗糙的发丝,把挡在额前脸侧的发丝理顺。
“总是会挡住眼睛很麻烦。”寐罗皱着眉笑了笑,“真想全他妈的剪了——”
“不可以。”尼亚立刻制止,他拿下扎住马尾的发带让他的满头金发散落下来然后在他深爱的发丝间穿插着纠缠住那柔软的感觉,“不可以剪头发,寐罗。我很喜欢。”他凑上去亲吻他的发丝,嘴唇顺着他的耳廓来回温柔地滑动,在他耳边汲取他的味道。“Steven想要见见你,寐罗。几天后我们可以去他的家里拜访——或者去他的画廊。”他停下来看着寐罗熠熠生辉的苔绿瞳孔,他沉迷于那里面闪耀着的光彩。“他希望我们情人节那晚过去参加舞会,可我希望那个夜晚我们自己渡过——你打算怎样,寐罗??”
“随便——我听你的,尼亚。”寐罗难得有这样顺从的时候,此刻他几乎是遏制不住地唇角上翘以至尼亚不免担忧他的寐罗会因为过于激动而失眠。“尼亚,这真是真的吗??”
“好吧你要是不信现在我们去打电话给Steven问个清楚。”他抬起他的下巴,“怎样?”
“……好是好啦不过会不会吵到他??”寐罗有些不安地耸耸肩。
“……你真的想要打吗?!”尼亚哭笑不得,“必须要听到他说是你才放心吗??”
“是你说的要打电话吧?”寐罗有点别扭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你……”尼亚迟疑片刻,忽然拉起寐罗的手朝门外冲过去,“我带你去打电话!!”
“等等尼亚……”寐罗还未说完就被尼亚连拉带拽地拖出房间朝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电话亭跑过去。他们挤进狭窄的电话亭,尼亚从口袋摸出几枚硬币投了进去然后拿起话筒拨通了Steven的号码,很快那边接通传来Steven温和的声音,“喂,你好?”
尼亚把话筒放在寐罗耳边示意他自己说话,于是寐罗结结巴巴地打了个招呼,“嗨,您、您好先生,我是寐罗……”他看了尼亚一样,那个男人正用微笑的鼓励的目光看着他,于是寐罗微微放下些提起的心小心翼翼开口问到,“我听到尼亚说您——愿意为我办画展……”
“呃,他这么快就跑到你那里去了吗??”Steven似乎有些失笑,继而他用非常肯定的口气让寐罗彻底地安心下来。“没错寐罗我是那么决定的——你的画得到我那些朋友们的认可,他们很赞赏你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奇思妙想和独特风格,当然想要取得更大的成功你就必须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争取在四个月内拿出至少二十幅更好的作品,可以吗??”
寐罗举着话筒微微张着嘴巴半天没发出任何声音,直到尼亚用手臂碰了碰他才清醒过来般地连连点头,继而想到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又忙不迭地答到,“是、是的先生!我会努力……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拿出更好的作品,谢谢您真的非常感谢……”
“用不着谢我,孩子。”Steven在那边笑了起来,“那是你自己的才华,我只不过是把它展露在众人眼前而已——你该相信自己的实力,寐罗。你很出色。”
寐罗几乎说不出话。于是尼亚拿过那个已经傻掉的男人手里的话筒跟Steven客气地道了谢然后挂断。他看一眼寐罗,后者还沉浸在四个月后即将举办画展的喜悦里不能自拔。
“寐罗?”他拉过他的肩膀把他拥进怀里,“你现在相信了??”
“唔?……”寐罗看着尼亚好半天才拼命点头。“是的我相信……这是真的尼亚!是真的、是真的!!”他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大叫起来,“是真的!我会有自己的画展!!……”
“好了傻瓜——在街上乱吵会招惹警察过来!”尼亚把他一把抱进怀里让他的下巴搁在自己肩上,他的嘴唇轻触着他金发的发梢。寐罗难得地安静下来停留在尼亚怀里默不作声,他们两个挤在电话亭的玻璃壁里互相拥抱着,好半天尼亚才发觉他们两个没穿外套就都跑了出来——他只穿着件衬衫而寐罗身上是薄薄的T恤。“啊,糟糕!”他懊恼地叫了一声很用力地抱紧寐罗,“冷吗,寐罗?”他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我们连外套也没穿。”
“……唔?”在尼亚的提醒下寐罗才注意到,“呃,没什么我不冷……”他抬头朝尼亚快乐地笑着,一张脸简直比月亮还要光辉万分。“尼亚我一点都不冷……”
“你这个傻瓜。”尼亚斥笑一声,把寐罗紧搂在怀里带着他走出电话亭——寐罗立刻全身发抖地打了个寒颤。于是尼亚更为用力地抱紧他一边把他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而寐罗一直都在傻笑个不停——尼亚怀疑他的笑神经已经失控。“你要这么一直笑到四个月之后吗?!”
“……我真的不冷。”寐罗没有听到尼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强调他不冷他真的不冷虽然他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尼亚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抱着寐罗加快脚步朝他们的公寓大步走过去。寐罗的身体很瘦。虽然他一直知道是这样可现在似乎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怀里这个男人有多瘦削。尼亚忽然心疼得要命——他的寐罗一直都在过着这么辛苦的日子。他忍不住想起很久之前寐罗生病的那个夜晚,他第一次找到他的住处,看着那片比贫民区还要贫民区的地方他简直无法相信还有这片地区的存在。即使尼亚的大学日子同样不那么宽裕但至少他从小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长大,他从未体验过这种生活。那个晚上他看到生病的寐罗却在这样一间没有暖气也没有热水甚至连件象样衣服都没有的地窖般的房间里躺着,尼亚的心里从未这样地不是滋味——而现在每次想起那一幕他心里仍然会泛出要命的酸楚和疼痛。他的眼眶有些不听话地发热,于是尼亚轻轻吸了下鼻子努力压回那抹酸涩。
寐罗忽然抬起头看着尼亚,“你很冷吗?”他问他,然后用力握紧尼亚的手送到口边呵了口气,他脸上的微笑在目光触及尼亚脸上的潮湿时不由得凝固,“……尼亚?”
“……没什么。对不起。”尼亚连忙掩饰般地咳了一声别开脸,可寐罗的手已经伸过来捧住他的脸转向自己,他看到他有些困惑又有些不安的眼睛凝视着自己,他想要安慰他他没事他真的没事他只是有些发神经而已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怔怔地看着寐罗,看着那双充满疑问不解充满慌张不安充满无能为力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寐罗冰冷的双手停留在他脸颊上缓缓移动着抹掉他脸上那些潮湿的痕迹。“你哭什么,尼亚?”他轻声问到。
“真的没什么……大概是太高兴了。抱歉……”尼亚努力吸了下鼻子朝寐罗笑笑。
“骗人。”寐罗突然说到,“别拿我当三岁孩子——告诉我你在哭什么??”
尼亚摇了摇头用力地摇了摇头,当寐罗试图再次不甘地询问时他用力抱他入怀。他的手臂有力地箍紧他的身体他的手一再把他的背部压紧让他挤进自己怀里就像要把寐罗融进他的身体。“我爱你,寐罗。”他在他耳边轻声而有力地说到,“我爱你。”
寐罗沉默了一会儿,他的双臂以不输于尼亚的力气回抱住他。“我也爱你,非常爱你。”
“答应我以后不许再拿该死的面包填胃口不许再因为画画连东西也不吃水也不喝觉也不睡!”他几乎在他耳边发怒,“再让我看到你这样的话我就一分一秒时刻不离地守着你!”
“……白痴。”寐罗嗤笑出声,“什么都不做我不是要死了吗?!”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尼亚愤怒到,“你听到没有?!以后给我改掉你那些坏毛病!!”
“你好罗嗦,尼亚。”寐罗嘟囔,“你怎么一直这么罗嗦……”
“那是因为我爱你你个傻瓜!”尼亚用力叫到,他抬起头盯着寐罗紧紧紧紧盯着对方那有些发怔的表情,“你以为我是个罗嗦的人吗?!从小我没跟别人多说过半个字——除非必要的交流!可你总要让我废话不停像个罗嗦的白痴一样——因为我爱你寐罗你知道吗……”他突然说不下去。他看到寐罗就像他刚刚做的那样用力吸了下鼻子然后垂下脑袋,于是尼亚傻在了那里。片刻之后当他试图抬起寐罗的脸那个男人突然低低地吼了一声,“他妈的你这个罗嗦鬼!!”不等尼亚动手他猛地抬起头堵住他的嘴唇。那抹漂亮的绿潭里一片潮湿,淡淡月光反射着他脸上清晰的晶亮的痕迹——这一切让尼亚的呼吸再次梗塞起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9(13:45)|【NM】潦倒天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