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潦倒天堂
> 【NM】潦倒天堂 24
快要蒙蒙天亮的时候他们终于筋疲力尽地走到他们那间小公寓。寐罗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当然尼亚也是。可他们却并不感到什么所谓的过程如此痛苦——他们边走边说着些过去的事,有的没的,好笑的不好笑的,重要的不重要的,就这样紧握着手一路走回来。至少六个小时。上帝他妈的他真要冻僵了——简直要被活活冻死。
“我真希望房间里有热水。”寐罗哼着,被尼亚拉着手上楼梯。
“很快就会有的。”尼亚回答,“你总是不喜欢准备热水给自己。”
“麻烦。”寐罗咕哝一声,“我可没你那么细心。……再说有你。”
“唔,你还有理了吗?!”尼亚回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露出微笑。他伸长手臂揽住寐罗的肩膀带着他一起走。他们的手冰冷,当终于走到十二楼他们的房间门外时已经变得温暖。
进了房间寐罗迅速冲到床上找到他的被子拉开钻进去把自己裹紧,他像只寄居蟹一样缩在床上看着尼亚从容不迫地去烧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个男人。“为什么你不冷?”他好奇地开口。“你父亲给你的军衣真的那么管用吗??”
尼亚看了他一眼。“因为有个傻瓜需要热水。”
“……你可以先休息会儿。”寐罗皱眉,“没有热水我又不会死。”
“很快就好——你可以先看看报纸或是做点别的,可别睡着。”
“不,你陪我说话。”寐罗像个孩子一样撅起嘴,“过来,尼亚。”
尼亚烧上水然后开始刷杯子。“我已经嘱咐过你至少一万次不要拿着杯子当调色板用。看来你总是轻轻松松就能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他很费力地去掉杯子沾上的颜料,水龙头的冷水几乎要冰住他的手指。“我担心有天你会因为吃了松油或丙稀而食物中毒。”
寐罗几乎要哈哈大笑。“不会的。”他灵活的眼睛在尼亚身上四处游移,“我有你。”
尼亚微笑着转过目光,寐罗坐在那里裹着棉被的模样就像一只准备冬眠的小动物。他把刷干净的杯子放在一旁走过来在寐罗身边坐下。在衣服上随意蹭了蹭擦干净上面的水迹,他抬起手指帮寐罗把他乱糟糟的头发理了理,他这个年轻的艺术家总是那么不修边幅。
“你的样子真像个货真价实的穷学生。”寐罗突然开口,“一点不像将军的儿子。”
“我说过那只是毫无意义的外表而已。”尼亚说到,眼睛温柔地停留在寐罗脸上。“我从不觉得那有什么价值——比起拥有那些我更宁可什么都没有而只有你。”
“我也可能一辈子就这样。”寐罗嘟囔,“要是我一辈子跟成功无缘呢??”
“只要你是寐罗就足够了。”尼亚微笑,“用自己的头脑思考——而不是用别人的。”
“你还记得。”寐罗皱着眉想起似乎很久之前的酒吧夜晚。
“我记得那只神奇的威士忌酒杯。”尼亚听到水烧开的咕嘟声,急忙弹起身体朝厨房跑过去。当他端着热水回来时他看到寐罗用非常神奇的目光看着他,“还冷吗?”他问他。
寐罗摇摇头。“你一直都很在意我吗?”热水进入胃口让他舒服许多。
“大概,是的。”尼亚俯身过去在他脸上重重地吻了一下,“自始至终都被你吸引着。”

当寐罗终于沉沉睡着,尼亚小心抽出被那个家伙握着的手,走到一旁再次拿起自己的外套穿好——他打算去Steven那里找那个男人谈谈,或许他的父亲真的已经打了电话过去。无论如何他不会放弃。他不能让他的寐罗失望——何况期待画展的不止是寐罗一个。
Steven见到尼亚时似乎是正在等他的模样。“你来了,孩子。”他颇为疲倦地叹了口气,侧身让他进来。“你的父亲在里面——他已经在这里跟我说了半个晚上。”
尼亚微微有些吃惊。继而他探头望了望里面。他听到他父亲熟悉的咳嗽声,不由得动作僵硬头脑空白。“很抱歉Steven先生……”他局促地站在那里跟他道歉,“让您失望了。”
“……呃,先进来吧。”Steven皱着眉笑笑,一边摇头。“我记得之前就跟你们说过,孩子总是不喜欢按照父母的意思去做,就像父母是在迫害他们一样。”
“如果您觉得父母阻止他们的孩子恋爱这事也在常理之内的话。”尼亚忍不住辩解到。
“够了少跟你的长辈狡辩!!”他听到威严的声音由室内传来,“何况我并没有做错。”
尼亚跟着Steven走到房间里,面对他那个仍然满脸不悦的父亲。他们父子两个带着一模一样的倔强和难以妥协看着彼此就像两头在狠狠较劲的牛。
“坐吧,尼亚。”Steven说到,“坐下说话。”
然而尼亚仍然站在那里跟他的父亲做坚决的对抗到底的抗争。“爸爸,我也没有做错。”
“你知道要是在军营里发现这种情况会被怎么样?!”男人严厉地盯着他那个固执要命的儿子,“被开除军籍出军营那算是轻的处罚,就算因此丧命也绝不是开玩笑!!”
“可那是在军营里,爸爸。”尼亚倔强地扬着他的头,“我不是您手里的士兵——何况我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我是个成人不是孩子!我爱寐罗,爸爸。不管您说些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如果您选择破坏那我也只能选择坚持我的一切,其他多说无用。”
“看看现在的孩子都成了什么样子!这就是缺乏管教的下场!!”将军愤怒地叫嚣起来,“尤其是那个混小子——完全就是一副无法无天的混帐态度!对长辈没有丝毫尊敬可言更别提什么听从长辈的教诲!你每天就跟那么一个没半点优点的混蛋混在一起吗尼亚?!”
“那是在您眼里,爸爸。”尼亚反驳到,“在我眼里寐罗是最好的——他根本不是您说的那么蛮不讲理并且他有思想有才华有能力也有风度!他的一切都值得我去爱……”
“你的脑袋已经完完全全被那个混帐占满了你当然满眼都是他的好处即使那些的确是不折不扣的缺点!!”男人愤怒地打断他儿子的辩解,“我已经跟Steven说过如果你们两个简直要这么胡闹下去的话画展的事就立刻取消——随便你们去什么地方去鬼混!我没有你这样胡闹的儿子!简直是乱弹琴!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懂家规家法这样恣意妄为这样一意孤行?!”
“您没有权力取消他的画展爸爸!!”尼亚忍不住朝他的父亲叫喊起来,“不管您做什么都可以我都能够接受但是决不能取消他的画展——您根本就是无视人权您太过分了!!”
“为了那个混小子你居然跟我叫板吗?!”男人大为光火,“尼亚你跟他在一起简直就是在跟着被染上一身!!你居然对你的父亲说过这么无理又无礼的混帐话?!!”
“Steven先生您知道寐罗的价值——他的画展不能被取消!”尼亚转头望着一直坐在那里默不作声像在观战的男人,“求您。虽然凯西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们真的无能为力——您不能取消画展,否则寐罗一定会疯掉……Steven先生!请您答应我这个请求!!”
“寐罗是个不错的孩子这无须置疑。”Steven缓缓开口,“但尼亚你真的不在意这些?”
“让他去疯吧!”尼亚的父亲阻止Steven后面的话,“尽管让那个混小子去疯去吼去骂他想骂的每个人每件事就算让他骂遍全世界也全都随他的意!!你要是非要和寐罗混在一起,尼亚。”他凌厉的目光扫过他儿子那张仍然倔强的脸,“我没有义务跟着你去丢脸——我宁可放弃你这个该死的混帐儿子也不会容忍你在我面前胡作非为!!”
“上帝!你别这么激动!”Steven急忙劝阻,“有话好说——别这样吓唬孩子,瑞……”
“要是您那么决定我毫无办法。”尼亚不管不顾地说到,字字铿锵句句有力。“要是您真的为您有这样一个肆意妄为的儿子感到丢脸感到愤怒感到失望,很抱歉爸爸——那我也绝不会为这些而跟您妥协什么。您知道我的脾气,甚至这是比我当初决定要脱离那个家庭的一切更重要得多的!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寐罗在一起。不是玩玩也不是冲动。我是非常认真的。”
“好吧那真是太好了你们两个混蛋就他妈的给我去滚吧!!”将军愤怒地挺身而立朝他那个满脸冰冷的儿子咆哮,“既然这样你们干脆就给我去抱着穷死吧!!别幻想着寐罗能开什么个人画展也别想你自己在这个建筑学院有什么建树——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个混帐!!”
“你都在对孩子说些什么?!”Steven忍不住插口,“这样有些过分了,瑞尔!”
“难道你没听出他宁可要他妈的那个混小子不认我这个父亲也不肯听进我一个字吗?!这么个混帐到底的叛徒儿子我不如没有!就当过去那些年我全都是在浪费感情!!”将军勃然大怒,“好吧尼亚我尊重你的选择——就此刻作为你的父亲我最后一次尊重你的选择!!你尽管回去抱着你那个该下地狱的社会垃圾去他妈的滚得远远的——别想再踏进家门半步!!”
“你这样会让尼亚的母亲伤心的!”Steven大声说到,“你们父子两个闹矛盾就算再深也没必要到这种绝交的地步——要知道受伤最深的可不是你们两个!!想想他的母亲!!”
“就当她白生了这个儿子!!”将军毫不退让,“那也比有个让人颜面扫地的混帐强!!”
“爸爸!”尼亚几乎用尽全力朝那个怒发冲冠的男人奋力叫喊,“要是您取消寐罗的画展我永远不会原谅您——不管您是否承认我这个儿子我都要明明白白告诉您——我不会原谅您绝对不会!!一辈子,不会。如果您能够给我们一丝宽容那我会感激您一辈子,爸爸……”
“从现在开始别叫我什么爸爸!!”男人厉声吼到,“我他妈的没你这样的混帐儿子!!”
尼亚张着嘴愣在那里,片刻之后他轻轻点了点头。“要是您坚持的话,我服从您的决定。但是画展的事我不会做出丝毫让步。如果您阻止,我会恨您一辈子。如果您允许,我会感激。就这样,爸……瑞尔先生。”他眼神平静地看着面前那张几乎愤怒到扭曲的脸孔,“我会和寐罗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的——我相信他会。我也会。那么我走了。”他转头看看愣在一旁的男人朝他礼貌的点了下头,“谢谢您Steven先生……但是我最后恳求您,别毁灭寐罗。”
“何必闹到这种地步?!”Steven朝那个全身僵硬的男人叫到,“你们到底要……”
“让他滚。”将军脸上冷若冰霜没有丝毫表情地冷冷开口。“让他滚得远远的。”
尼亚默不作声地从他父亲身边走过,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9(13:36)|【NM】潦倒天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