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GN】陽光之下
> 【GN】阳光之下 05
不过在那之后,杰邦尼再也没有打开过那台显示器。他相信尼亚让它留在那里并不是让他反而理直气壮地利用它。但也不会是信任之类的东西。他想那只是尼亚擅用的一个小手段罢了。让它留在那里,他却不再碰它。尼亚那句话可以完好地起到这个效果。 他只能说,尼亚能够非常准确地抓住他的心理。可他的心理仅仅是这些吗??……
很快那个摄像头的事被他们淡忘了。在那场因为寐罗引来模木而导致他们被暴徒围攻的事件过后,他们换了另一个搜查基地。但在那里的时间也并不很久,尼亚很快推断出二代L是KIRA并安排莱斯特先去了日本调查夜神月的身份。他知道不久之后他们都会行动,或许很快,也可能还要等上一段时间。与此同时,尼亚开始整日整夜不眠不休地工作。
他也习惯了和尼亚一起通宵达旦地加班。为了抓到KIRA他们都在拼命努力,并且忙碌不会让他想太多其他……无关的事。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少再考虑其他什么事了。现在他的全部注意力和精神都集中在案件上,杰邦尼极力让自己确信他所作的一切都只是工作。跟其他都是无关的。即使当搜查部只剩下他和尼亚,他们两个类似于互相陪伴着一般熬过一个又一个夜晚。莉多娜习惯回公寓休息,莱斯特不在这里。而他,很久都没有回过公寓了。
在转移到那个较小的基地之后,他仍然整理出一个小的空间,好让尼亚能在里面休息。尽管尼亚用到它的次数并不多。但尼亚通常都会在房间里吃东西,在他和莉多娜一起在外面解决胃口的时候,尼亚习惯于单独进餐。食物往往是简便的,尼亚根本不会在意吃些什么。但当晚上他们两个通宵工作的时候,杰邦尼认为他们还是需要吃点东西来支撑消耗。
他买了很多快餐食品堆在冰箱里,告诉尼亚饿的时候自己去取。有时候他也会在填饱自己的同时顺便给尼亚准备一点,开始尼亚并不习惯于接受他的好意,但慢慢地尼亚还是接受了。于是他们经常在凌晨时分各自端着一个盘子,边吃东西边分头工作,或是说些什么。
杰邦尼对于自己的手艺没有半点信心。他不过是能弄出点吃的东西而已——至于味道,他根本不想提。幸好尼亚不在意那些。不然他一定不会是个称职的SPK成员。
男孩吃东西时的神情像工作一样谨慎。
他习惯于用手指捏起食物,先伸出舌尖舔一下像是为了确定它的味道,然后才塞进嘴里非常慢地咀嚼几下然后咽掉。在此期间他几乎不说话。那对眼睛总是睁得大大的望着盘子,但显然他的精神并不在盘子里的食物上,在和杰邦尼谈话的时候,男孩总是下意识地用手指拨弄盘子里的食物,用各种方式将那些食物组合成不同形状,边玩边说着话,直到谈话结束为止——然后他放下盘子,拿起纸巾擦干净自己的手指,表示自己已经吃完了。
杰邦尼发现尼亚喜欢甜的东西。尼亚总是先将盘子里的甜品消灭掉,然后才开始吃其他食物。他问过一次尼亚,对方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因为甜品比较容易拿起来吃掉。并且不会弄脏手指和衣服。杰邦尼又问他为什么不用餐具,尼亚说他不喜欢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这倒是让杰邦尼有点轻微的惊讶。
通常来说,他认为尼亚对于一切东西或事情只是缺乏兴趣而已。但很少会有不喜欢或是明显排斥的想法——尼亚的感情非常淡漠,却并不极端。男孩似乎只是停留在一个能够接受但是不会抱有想法的限度内。除了KIRA,尼亚不恨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其实在尼亚说出口之前,杰邦尼甚至认为尼亚也并不恨KIRA。这个话题缘起于一次无意间的谈话。
那个晚上他们仍然像平日一样在彻夜工作,然后杰邦尼在感到肚子叫起来的时候照样去准备了两盘子食物,端进来递给男孩一份。尼亚接过盘子,将手里的机器人放在一旁。
“今天要谈话吗?”男孩问到,一边捏起一块松饼舔了舔。然后塞进嘴里。
“如果你愿意的话,”对此杰邦尼一向习惯于听从尼亚。不是因为尼亚是他的长官,也不是因为尼亚比他要小。而是某种……他无法描述,大概是类似于——他喜欢听尼亚的想法并『纵容』对方。不是长官也不是男孩。他只是乐意听尼亚的。“很累吗?”
“还好,”尼亚说,一边慢慢嚼着食物。“对于劳累,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你缺乏感觉,或者……感情,我想是,”杰邦尼谨慎地说到,当他察觉地板上的男孩顿了顿动作,他立刻反省自己是否哪里说错了——但是不。他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事实上男孩就是给他这样一个印象。尼亚不关心任何事情,除了他该要做的。这显然是缺乏兴趣。而缺乏兴趣的根本是缺乏感觉,或者缺乏感情。“你总是对什么都很淡漠的样子。”
尼亚咽下嘴里的东西,然后头也不抬地回答了他,“所以你认为我是石头?”
“呃……不,当然不是,”杰邦尼不明白为什么尼亚要那么想。“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在试着客观地……看你,”他说,观察着男孩的表情。但让他失望的是尼亚一直低垂着头,卷曲的发丝垂下来挡住了眼睛,他无法看到他的脸孔。“……抱歉,我不是故意说这些的,”他有点局促地道歉,脸颊发烫。“或许你觉得我有点罗嗦。”
反常地,尼亚放下了盘子,两条手臂环住了屈起的小腿,将下巴搁在膝盖上望着地面。
杰邦尼感到不安了。他连忙放下自己的盘子,来到尼亚身边坐在男孩身旁,看着男孩的长长睫毛,为自己之前的出言不逊而懊悔。“我跟你道歉,尼亚,”他说,“我并不是……”
“你知道,寐罗最恨我的是什么?”尼亚突然开口。
杰邦尼愕然,继而他摇摇头,“……不,”他说,“我对你和——和寐罗的过去不了解。”
“那么你总该知道我所在的那所孤儿院里都是像我这样的孩子,”尼亚开口说到,语气是平静的,“那里可能缺乏很多社会中的东西——但永远不缺乏竞争。在任何作业、考试或论文中,我总是第一名,而寐罗则总是第二名。”他停下来,手指开始习惯性地缠绕起发丝,仿佛在回想着什么——杰邦尼唯有沉默地听着。“他讨厌我,不仅是因为我总能在他之上,我想更多是因为对此我总是表现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就是这样,你看到的这样,”尼亚说着,微微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很快便又转回了目光。“……或许我天生是这样,你知道,我不可能因为寐罗讨厌我某个方面而努力去改变它——除去没有那个必要之外,我不认为改变自己的性格是简单的事。如果我的这种性格只能让他更恨我入骨,我也毫无办法。”
“……我想你是对的,”杰邦尼轻轻咽了一下,“你无法……”
“但是,”尼亚打断他,似乎并未听到他说话,“我既不缺乏感觉,也不缺乏感情。”
“……?”杰邦尼有点呆滞。不明白尼亚在说什么。
“引起我们一切竞争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尼亚说到,“L。”
“……L?”杰邦尼有点理会了,“你们是在竞争……”
“L的位置,”尼亚回答,“瓦尔密斯所有的孩子,眼里只有那一个目标。成为L。或者也可以说成为L的继承者——而你知道,在这场竞争里最为有力的两个对手。”
“可是你赢了,”杰邦尼有点冲动地说,睁大眼睛,难以掩饰兴奋,“你是L的继承者!”
“一半是,”尼亚摇头,“事实上是寐罗让出了这个位置,而并非我能够真正地继承L。在L……”他顿了顿,语气瞬间低落下去,“在L离开之前,他并未说过任何我们两个到底由谁来继承他的话——我想,或许他迟迟没有下结论的原因是因为他想要我们一起……”
“……一起继承?”杰邦尼再次愣住了。“你和寐罗?”
“是的,但是寐罗拒绝了。”尼亚很快地说,同时那道秀气的眉毛紧皱起来。“因为我们之间关系不好。这当中有太多原因,它直接导致了L的这个决定根本无法成立——所以我和寐罗只能各走各的路,你知道,我们之间早已只剩下了竞争,甚至其他的一切也都是建立在竞争之上。信任,辩护,互相利用和打探。除了竞争出一个结果,没有任何其他原因。”
“你的意思是,这也是你们在继续着争夺L继承权的表现?”
“可以这么理解,”尼亚轻轻点了下头,“在得到结果之前,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认输并且放弃——直到分出胜负的那天。但我这么做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我想要和寐罗比赛,也不是为了证明我所作的是所谓的正义。而是因为……我恨KIRA。”
杰邦尼不由得喉咙发干。当他看到男孩眼里随着那句充满强烈感情的话而微微闪耀出的一抹锋利光芒——虽然它转瞬即逝。但他捕捉到了它的存在。那是真实的。他是指,恨。
“为什么?”他问,反而不解,“因为……KIRA杀了很多人?”
“L对我们总是非常亲密。”尼亚缠绕头发的动作放缓了些,仿佛提起这些让他从内心被触动着,“你无法体会那种心情——当我们知道仰慕的对象被莫名其妙地杀害。并且比起其他孩子,L对我比对任何人都要……关心,你能理解吗?”他问到。“那种关心?”
“我想,是的,”杰邦尼说,“因为你和他很像?”
尼亚孩子气地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个像是微笑的表情。“对,”他不无自豪地说,在此刻真的表现得像个孩子,“L说过我和他很像。所以他能理解我的——孤独, L每次回来都会跟我谈上很长时间,有时候他和我一起玩游戏,一边和我说话。其实那时候……我想我就像你说的,缺乏感觉,缺乏感情。但L让我意识到了它们的存在。我拥有那些。”
“他用了什么方法?”杰邦尼有点好奇,但同时又有点……他无法说出的某种感觉。
“谈话,微笑,礼物和……鼓励,那样的东西,还有写给我的卡片,”尼亚说,卷头发的动作已经停止下来,而男孩却浑然不觉。“L让我慢慢知道了很多东西。L也很孤独,他从没说过他有什么朋友,事实上他甚至曾经希望我能和寐罗做朋友——他说对手是必须的,但朋友更重要。因为被理解是一种幸福。……他说,他希望我幸福。他真的对我这么说过。”男孩转过头看着杰邦尼,像是为了证明他的话一般。“我想L一直都想要有个真正的朋友。”
杰邦尼说不出话。男孩的话仿佛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
“但是L一直孤独着,他没有朋友,他只是在侦查案件。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有。他甚至不躺下睡觉,你明白吗?”尼亚说着,感情忍不住带上了激动,和杰邦尼不曾见过的忧伤。“我想他不希望我像他那样。所以他对我说那样的话。他告诉我,孤独并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正确方式。但他却不能改变自己,他希望我能明白,他想要我能感觉到幸福。即使,即使我现在仍然不能感觉……L死了,寐罗离开了,我……”尼亚及时地深吸口气,努力压下那丝即将涌出的情绪。“……在那个时候,我明白我有感情。因为我恨KIRA。”
“……尼亚?”杰邦尼不想惊动男孩,但他清楚地看到隐藏在那双瞳孔后的晶莹。在它轻轻滚出来的同时,他忍不住抬手帮尼亚擦掉了那滴潮湿的痕迹。尼亚有点愕然地看着他,同时又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杰邦尼朝他笑笑,然后用力揉乱了男孩的卷发。“既然这样,”他说,带着充满坚定的鼓励,“我们就更该为L完成这案子,抓住KIRA,不是吗?”
尼亚看着他,好一会儿过去,男孩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吸了下鼻子。“没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8(18:35)|【GN】陽光之下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