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4
尼亚在这次的几幅作品之间徘徊了一阵,迟迟没有决定好要挑选哪幅。
作品看起来似乎都不错——他不住地比较着,而后挑了幅静物画。一张简单的原木色桌上放着两座银烛台,焰心高高的烟雾发出唯一的光,墙上挂着一幅影像模糊的版画,在黄色的光线中显得神秘而可怖,一旁的银餐具在暗中闪烁。他喜欢这幅画的意境,同时也在内心猜测着这是否会是那个作者的房间。不过,那个作者……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他取下那幅画,暗自在心里猜测着画的作者会是什么样子。
或许是像梵高那样——络腮胡髭厚厚实实,黄里带红的浓密头发,肩宽体壮不修边幅,画起画来就忘却一切。平日会将画板画布夹在臂下到处寻找一个能够吸引他停下脚步的地方,然后坐在那里画上一天,画到最后一抹阳光消失。灼热的日光让他脸颊发红额角淌汗,从来不戴帽子,任凭强烈的阳光照射着他。因为他喜欢阳光。他愿意沐浴在明亮的光线里。整日整日怀着极大的热情描绘一切,不断地画,不断地修改。陶醉于色彩之中。
尼亚不免觉得好笑。大概他做不到像提奥一样坦然地带着梵高去买颜料。他将画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刚要拿去交给皮埃尔让他包起来,忽然发觉画布背面似乎有一行字。他疑惑地凝神去看,帅气的字迹让他很容易和那个作者联系起来——『如果你觉得可以,这个周末晚上八点我会在画廊门外等你。』他将这话读了三四遍才模糊地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
那个作者想要见他。
他惊讶地想着,看来是那块怀表让那个人感到过意不去——何况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在没有犹豫地为那人提供着固定收入,或许那人早就想要见他,而现在……他低头再次看了看那个只管给他选择余地却不给自己任何选择的邀请,显然,不管他是否到场,那个人都会在画廊门外等他。上面没有写将要等到几点,可他知道那不会是个很短的时间。或许那个人会一直抱着期待等下去——直到转天早上。他对着那幅画后面的邀请沉思着,回头扫了一眼正在和其他客人交涉的皮埃尔,然后转头轻轻摘下旁边一幅画翻过来——上面没有一个字。
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尼亚急匆匆摘下其他的画顺次翻过来——上面都没有字。只有他最先选中的那幅才有。只有那一幅。就是说……如果他选中了其他的画就不会看到这个邀请。尼亚迟疑地想着,那个作者到底在跟他玩什么游戏——为什么偏偏能猜中他会挑到这一幅于是就……不,或许不是这样。他犹豫片刻,再次将那几张画细细比较。过了一会儿,他能知道那个人是故意在这幅上写下这行字,因为会觉得他会选中它——不是吗??
尼亚叹了口气,眼睛定定望着那个邀请。
他要不要去赴约呢——虽然对方给了他足够的选择自由,就算他不去赴约也不会抱怨他什么,可他要和他见面吗?尼亚颇为踌躇地看着那张画,继而想到如果他没有选中这幅画就可以避免这些。于是他很快地将画挂回原处,随意挑了其余几幅中的一幅,将它拿在手里反复衡量了许久——他爱刚才那幅,可上面的邀请又让他望而却步。他犹豫着,终于下定决心般地深吸口气转过身边朝柜台那边走过去边从口袋里掏钱,准备就这么悄悄放在那里离开。皮埃尔似乎并未注意到这里。他便悄悄松了口气,将钱放在抽屉里然后迅速地走了出去。
司机照样拉开车门,他坐上去,听着对方关上车门而后绕回驾驶席。画廊慢慢退出他的视线,他坐在后面将那幅画慢慢摊开来——虽然也是不错的作品,但比起刚刚那幅似乎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也可能是他的精神作用。他看了好一阵,才轻轻叹息一声将画卷好。
车行驶了约有一刻钟左右,尼亚突然叫了一声,“瓦伦,停车!”
司机立刻踩下刹车,而后回过头颇为不解地看着尼亚,“先生?”
“回去,”尼亚说到,“掉头回刚才的地方。我有东西落在那里。”
“是的,先生。”瓦伦立刻打起方向盘朝回路驶去。
尼亚的心被犹豫不决和焦灼不安轻轻啃蚀着。他仍然不能确定他是否要见那个作者——虽然他已经让瓦伦开车回去。或许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麻烦。他只是想要帮助那个人,并未想要什么回报。因为他觉得那个人有才华,值得他这么做。而深谈却并不在这范围之内。他不知道那个人是否习惯于和其他人交流——还是只能沉浸在那个被色彩充满的世界之中。
车已经停了下来。他坐在那里看着画廊,沉默而迟疑地。当瓦伦再次来给他拉开车门,他暗自轻吸口气,像刚才那样下定另一个决定——然后下了车朝画廊里走去推门而入。
皮埃尔正站在那个作者的画作前面不出声地看着。
他知道那位老人一定是在心里惋惜着,或遗憾着。
“皮埃尔,”他说到,走过去将手里那幅画交给对方,“我改变主意了——我想我还是更喜欢那一张,”他说着,摘下那幅背后写着邀请的作品拿在手里细细端详,“就是它。”
“确定?”皮埃尔嘴边的胡子微微翘了起来,“是吗,尼亚?”
他迟疑,然后点头,非常坚定的。“是的,我想它是最出色的。”
没错,这张画作是最出色的。他为什么要因为那么一个可笑的理由而拒绝承认呢??

寐罗一进门就冲到他那些画作前面来看,当他猛地煞住脚步站在那里看到那幅作品果然被挑走的同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喜出望外的表情,他几乎想要放声大笑。
“皮埃尔!皮埃尔!”他挥着手臂大声嚷到。
“是,孩子,怎么了?”皮埃尔点好今天的收入,将钱放入抽屉锁好。
“他挑走了它!”寐罗指着墙上空荡荡的位置朝他兴奋地大声叫着,“看!他挑了它!”
他像个孩子似的站在那里,满脸快乐满心陶醉,显然在因为那个人和他的眼光如此一致而喜不自禁。他忍不住迅速跑到皮埃尔身边拉着他朝那边走——就像急于请功的士兵一样,“你看啊,你看啊!他真的挑了它走!他会见我吧?对吧,对吧??”他终于将老人拖到了那些少了一幅的作品前面朝皮埃尔大笑着,“上帝呀,我真的很高兴,他想得和我一样!”
“那是当然,寐罗,”皮埃尔被他的喜悦感染着,“你们两个总是很一致的。”
“真的吗?”寐罗天真地问到,“他说什么?”
“他说……呃,这个还是你自己去听吧,”皮埃尔笑着摇摇头,“我猜你们的见面一定会很开心——你们有共同的见解和共同的热情,共同的审美品味,还有……唔,总之有很多。”『还有你们都是如此年轻。』他在心里暗自加上这一句,却没有告诉寐罗。现在他还不想去打扰寐罗心里对那个资助者形象的幻想——但寐罗是决计想不到那是个跟他一样的年轻人。并且他猜测尼亚也不会想到寐罗是个这样年轻的作者。这两个年轻人同样出色。他拍拍寐罗的肩膀,安抚着那颗激动不安的心灵,“好好准备周末的见面吧,我想你们会很谈得来。”
“我要准备什么礼物吗?”寐罗紧张地问,“他喜欢什么?”
皮埃尔失笑,“不,不必了,寐罗,”他说,“你们的见面就是最好的礼物。”
“可我觉得还是准备些什么比较好……”寐罗迟疑着,“不过除了画,我还能做什么?”
“那就继续画一幅画给他,”皮埃尔说,“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比你的画更好了。”
寐罗沉思片刻,点点头,“我会画的——不过不是这次,而是下次。”说罢,他再次抬眼扫视一番墙壁上空白了一块的地方,像个骑士一样骄傲地昂起头,“我真的很高兴,”他说,“能遇到这样一个好心的人——他总是给我帮助,我会好好感谢他的,皮埃尔。”
“他也很高兴能遇到你,”皮埃尔微笑着说,“你给他带来了很多值得期待的东西。”
寐罗心情愉快地笑着,一边微微红了脸。
于是这个周末晚上,寐罗一早就放下画笔早早跑来画廊门外等着。那时候只有七点半钟左右,他已经在门外街道上左顾右盼引颈以待——然而想到时间还早,寐罗便又大声地叹了口气,转回身坐在路边那张长木椅上,一条手臂屈起撑在长椅扶手上支着下巴,一手手指则轻轻弯曲起来在膝盖上焦急地来回轻叩着。他希望能快点看到那个人的身影——那会是怎样一个人呢?他在心里尽情地想象着,头发胡子花白,眼神深邃而亲切,色礼服和白色衬衫浆得笔直挺括,从车上走下来,手里拄着质地优良的文明杖。他会朝他慈祥地微笑然后叫他『孩子』——就像皮埃尔那样。他越想越是肯定如此,甚至开始肆意打量起周围路过的老人。
显然,周围没有一个人朝他这里投来目光。寐罗仰头靠在椅子上,朝着墨蓝色的夜空用力深吸口气而后闭上眼睛——上帝啊。他是如此紧张。就像一个即将被检阅的士兵,或者是将要见到老师的学生。他有点担心他会表现不好。万一他的表现很糟糕怎么办??那个人说不定会很失望。觉得他是个冒冒失失的楞头小子。上帝。他可一定得镇定下来,镇定下来。
寐罗收起双腿尽量坐得规矩一点,然而没多会儿便又不知不觉地叉开双腿恢复了他惯常的懒散姿势,边摇晃着膝盖边阖着眼睛坐在那里等着,马上就要到八点钟了。马上就到了。
事实上尼亚已经来了。他特意没有叫司机开车送他到门口,而是停在街道拐角处,然后他下车自己慢慢走路过来。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心里不免有点紧张——不知道将要见到的那个人到底是副什么样。大概那个人将梵高留给他的印象过于深刻,他总在潜意识里觉得那会是个比他年纪要大并且看起来相当……唔。魁梧的,有力的,有着浓密胡子的中年男人。他在那个人面前看起来将会像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这点可真够叫他郁闷的。
当尼亚按捺着内心的紧张期待走到画廊门外的街道旁,他却没有看到半个与自己想象中符合的影子——那里倒是有几个似乎在等人的人,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们,并不觉得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会是那位画家。于是他慢慢走到一条坐着一个年轻人的长椅旁边坐了下来,他坐在椅子的这一侧,另一侧的年轻人看了他一眼,便又转过头微微闭上了眼睛。
他确定那人应该是在等着女伴一类的。或者单纯只是坐在这里休息而已。
看来他等待的那个人还没来。
他有点诧异,觉得似乎不太可能。他以为那人会早早就来这里等他——没想到他反而却比那个人早。于是他只能坐在那里耐心等待着,希望能够早点见到对方。上帝啊,他还是有点紧张。要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怎么办……他可不想让自己在那人面前表现糟糕。
正当尼亚颇为不安又有些焦灼地等待着,他听到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发出一声比他更为急躁的叹息,他下意识地移过目光,继而惊讶地看到那个人伸手到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拎着链子让它在自己面前来回摇晃,眼睛紧紧盯着表盘——他实在是太惊讶了,惊讶得一时忘记要开口说点什么。直到那个人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微微转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怎么了?”那个年轻人问到,口气似乎不甚友好。“现在是八点钟整。”
他还是没出声。那——那实在太超乎他的意料。他怎么也不能相信。
当那个人再一次重复时间,他才勉强压下心里的震惊开口尝试着叫了一声,“寐罗?”
马上,那个年轻人的目光变得比他还要震惊几百倍。他看到他那双孔雀绿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就像他是个什么怪物一样——好半天对方才回应了他的询问,“……尼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6)|【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