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5
他们互相惊讶而近乎呆滞地看着对方,远远超出内心预想的事实使得他们一时说不出来半个字。他们只是坐在那里,尽力压下心里的震惊和难以置信打量着那个人。 想象中的资助者没有花白头发和胡须,也没有手杖和满脸慈祥的微笑。尼亚先生——他本来是想这么叫他的,但现在他却无论如何叫不出那个尊敬的称呼,寐罗睁大眼睛看着对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那个年轻人至多只有二十五岁,看起来的确出身于名门贵族,有着良好的性格和教养。他穿着漂亮的上衣,胸前高高叉开的阔翻领镶着缎子镶边,雪白衬衫的高硬领上打着一个白色的蝴蝶结。微微有些卷曲的银灰色发丝映出月亮般的光华,五官清秀,目光柔和,淡灰色的眼睛因为吃惊而微微睁大——看着他。那张如古希腊贵族青年般秀美的脸孔深深吸引着他,让他无法移开视线。他紧紧地盯着他,毫无察觉自己的目光有多嚣张又有多无礼。这真的让他大吃一惊。而他也确定那个人平时一定不会露出这样惊讶的目光。
那边的人的确也不必这一个少吃惊多少。
无论如何——尼亚都想不到那些画的作者会是一个这样年轻的人。他看着他,在对方打量自己的同时也悄无声息地打量着对方。那个年轻人有一张阳光般灿烂的帅气脸孔,金发,碧眼,一张微微张开的嘴巴——他猜测一旦那勾成弯曲的弧度将会非常迷人。那个年轻人有张太出众的脸,就像他的画一样出众。他还是不能相信对梵高拥有着如此深刻狂热和理解的画家居然是这么一个人。这个男人如此年轻。如此英俊。虽然只穿着件式样宽松简简单单的白色衬衫和色长裤,却被极好地勾勒出分明的身形轮廓。这与他预想中的完完全全不同。
但事实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一直在等着的人。
他们相互看了许久,突然不约而同地站起身。
“我……”
“你……”
他们同时顿住,脸上分别露出微微紧张的表情。
“……你好,”寐罗先打了个招呼,一双眼睛仍然死死停留在他的脸上——就像完全不相信他的存在似的。“那个——我,我很高兴见到……呃,见到你……”他结结巴巴地说。
尼亚点了下头,好一会儿才想起回答,“……我也是。唔……我想是的,……嗯。”
这个世界上差不多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一幕了。
他们面对面看着对方,过大的惊讶使得他们完全陷入措手不及的事实中——两个年轻人站在那里面面相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倘若他们当中有一个年纪稍大一些或许事情还没有那么难办,但事实偏偏就那么糟糕。他们两个看起来差不多年纪,事先想好的礼节似乎根本派不上用场。他们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预先想好的台词全部消失得干干净净,头脑里近乎一片空白。寐罗如此,尼亚也是。他们就那么足足站了五分钟,没人说话也没人动。
终于,尼亚打破了这份过久的沉寂。
“……那个,”他说,然后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我们——我们是不是坐下说话……”
寐罗马上坐回到长椅上。
他看着他,对方的举动把他搞得一阵头大。“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呃……”尼亚哭笑不得,对方则莫名其妙地瞪着他。“我是说,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坐一坐?去喝点什么?”
寐罗马上又迅速站起来。“好。”那个年轻人说,紧张地看着他。
“……嗯。”他说。然后他们又不动了。
他们想着要是对方迈出一步,自己就能很快跟上去。说不定那样就好多了。不过好半天过去两人还是站在那地方,像两棵生根的植物——被牢牢粘在了地上。当他们终于觉得还是自己先动起来比较好,两个年轻人同时朝对方那边迈步过去,然后脑袋狠狠撞到了一起。
这简直太尴尬了。
当他们同时一手扶着对方手臂,一手摸着自己撞痛的额头时懊恼不已,他们看着对方,而后终于不约而同地发出笑声。轻松而愉悦的笑声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或许这也和他们之间站得如此之近有关。两个年轻人很快摆脱了刚刚那份僵硬的尴尬气氛,变得轻快起来。
“抱歉。”尼亚微笑着说,然后放开了寐罗的手臂——可对方的体温仍然停留在他的手掌里,他仍然能够感觉到那个年轻人衬衫布料的触感和那之下灼热的皮肤温度。他看着寐罗明亮的绿色眼睛——孔雀羽翎般美丽而幽暗的色彩让他禁不住看了又看。寐罗有着一双典型的法国人的绿眼睛,生动而多情。他希望自己用这个词语形容不会招来对方的一记拳头。他偏就是觉得如此。但寐罗却又不像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相比之下他更像个混血者。
“你没事吧?”他问,对方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寐罗?”
“没,没事,”寐罗马上摇头,笑着看他。“我很好……我好极了,真的。”
“那就好,”他点了点头,环视一番四周,抬手指了指街道左面,“勒帕尔蒂埃街那边有家不错的酒吧,要不要去坐一会儿?”他看着他,“那里气氛不错,我想你会喜欢热闹点。”
“呃,当然好,”寐罗连忙点头,“那我们就去那里。”
于是这次他们总算能朝着同一个方向转身迈步。尼亚走了几步,寐罗很快便跟上来在他身边跟他并排走着,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继续微笑着。笑得他们感到脸部肌肉都开始发痛,不过他们该说什么呢??……还是待会儿到了酒吧坐下再说吧。

“我没想到你会是这么年轻的人。”寐罗说着,眼睛极快地在他脸上扫过。
“彼此彼此。”尼亚微笑着答,一边抬头再次看了一眼寐罗。对方那张英俊明亮的脸孔几乎让他难以移开视线——这样天生一张上帝宠儿的脸孔实在不适合应着个整天只把自己埋在颜料里发疯的身份。他再一次在心里惊叹着寐罗是个多么让他觉得神奇的人。他隐隐觉得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过久停留在对方脸上——虽然对方也是那么做的,恰好侍者给他们端来点的酒,他看着两杯酒被分别放在他们面前,小碟里放着方糖和两把苦艾酒勺匙。
“要几颗糖?”他问,再一次抬起眼睛看着那个年轻人。
“……随便,”寐罗说,但很快又改了口,“呃,两颗。”
他点点头,分别拿起酒勺匙平放在他们各自的酒杯上。
寐罗近乎着迷地看着那个年轻人不慌不忙捏起两颗方糖放在他面前这杯酒的酒勺匙上,而只给自己放了一颗。一时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安——是否两颗有点太多了呢?他偷偷看了眼四周,大部分人都只放一颗糖。他顿时懊悔不迭,恨不得刚才发生的一切能够重来一遍。他为什么要说两颗呢??……说不定尼亚会因为他多要一颗糖而对他有什么看法。……下次他一定要说一颗糖。不过这次已经没法挽回了——他只好耸耸肩,继续看着尼亚,但很快尼亚的动作让他忘记了糖的事。那个人动作优雅地拿起一旁装着冰水的玻璃瓶微微举到杯子上方然后缓缓倾斜瓶身——冰凉清透的水流均地透过匙子上的砂糖滴入杯中的苦艾酒里,清亮的祖母绿色液体一瞬间变得混浊起来,仿佛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淡淡的铬绿色在尼亚手底形成,继而他看到尼亚放下水瓶,几根修长而干净的手指捏住酒勺匙的细长柄轻轻搅拌着他面前杯里的酒,让那抹淡铬绿色更加浓郁,而后将匙子搁置一旁,把那杯酒朝他面前推了推。他抬起头看着尼亚,对方朝他温和地微笑着,“给。”那个年轻人说,轻缓地眨了下眼睛。
“……谢谢。”他只能继续摆出微笑,然后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轻质的苦味窜入他口中,有点像茴芹味道的利口酒。他轻轻咂了下嘴唇,感觉着那味道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梵高最爱的酒,”尼亚轻声说,然后端起自己那杯抿了口进去,眼睛望着寐罗,希望能够让那个年轻人活跃一点——对方看起来似乎有些拘谨,尽管目光总是若有若无地停留在他脸上。他不确定寐罗是否对自己抱有好感,他知道这样年轻而狂放不羁的艺术家通常会不屑于他这种拥有着权贵身份的人。否则寐罗就不会做出此刻这种似乎并不符合他那副样子的沉默状。见对方没有反应,他又轻咳了一声,问到,“你觉得——味道还好吗?”
寐罗似乎才反应过来。“……是的,不错,”他说,继而又将酒杯抵上嘴唇,“很好。”
“那时候他刚刚从荷兰来到法国,高更向他推荐这种酒,说这是唯一适合于艺术家喝的东西。”尼亚的手指轻抚着酒杯,朝那个年轻人继续微笑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一直保持这样的表情,看起来寐罗像个极为敏感的人,一旦他卸下微笑,他预感那个人就会悄悄扪心自问是否哪里做错了什么。寐罗看着他的目光直率得近乎犀利,却又像个孩子一样天真。
听了他的话,寐罗脸上立刻流露出一丝热情,“没错,”那个年轻人高兴地说,“后来它成了他的至爱。他叫它『绿色缪斯』——他白天在阿尔的乡间写生,夜晚从来没离开过它。”
“你很热爱他?”尼亚问到,“他是你最崇拜的人?”
寐罗使劲点头,“当然,当然是,”他一叠声地说着,眼睛里涌动着生动而狂热的光芒,“我爱他用作品通过更为强烈的色彩去表现自己——而不仅仅是对情绪现状的静观和描写。他真的很了不起。真的。你不觉得吗??……他对颜色所蕴含的情感有种天生的敏感。”
“当然,他很了不起,我也觉得。”尼亚说到,“我看了很多他的作品——它们天生有种抓住人心的力量。非常强烈,非常深刻。明确,纯粹,原始而极端。他服从于心灵的召唤,经常用波形和螺旋形的笔触来作为宣泄他内心情感的形式。看着他的作品总是会觉得大地在颤抖,树木扭绞,天空如旋涡似火焰……这些是他从大自然中抽取出来的心灵象征。”
“他喜欢画街道,天空,吊桥,树木和教堂,还有麦田……”寐罗喃喃说着,眼睛望着前面——透过尼亚,带着近乎崇拜的迷惘表情,“我真希望我能像他那样。那真是太伟大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像他这样了不起的画家。他的笔触,他的线条,他的颜色,他的形体和比例都是那么完美。没有比他再完美的了。……我喜欢他用厚厚的色彩,直接热烈的色彩——那太伟大了。真的。真的。……我也想要体会那种感觉。那一定非常令人陶醉。”
“难道你现在不是么?”尼亚凝视着那张似乎带着梦幻色彩的脸孔,对方对于梵高的热爱看起来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多——可他没法否认,那副样子的寐罗已经近乎完美。“难道你在画的过程中没有那种陶醉的感觉??……不,你一定有,并且非常强烈。我能知道。”
“……嗯?”寐罗将目光缓缓移向他,“我吗?”
“你的作品也很出色,”尼亚轻声而肯定地说,“我认为那已经相当不错了,寐罗。”
“真的吗?”寐罗有点孩子气地笑笑,脸上带着不确定的单纯表情。“我还差得远呢。”
“你会一直坚持下去,然后像他那样了不起,”尼亚再次抿了口酒,目光定定地停留在那张因为他的夸奖和些微酒的捉弄而染上淡淡红晕的脸上,“只要你肯坚持,就能够。”
寐罗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似乎不解他会说出这样肯定的话。
他镇定地喝着酒,丝毫不觉得哪里有错——为什么不可能呢?只要寐罗一直坚持下去,他相信他一定会用自己的作品在这个死气沉沉的糟糕艺术界里掀起一阵令人窒息而震撼的飓风。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仅仅是这样。现在还没有人看到寐罗身上的微弱的光亮,然而一旦那簇光亮燃烧起来将会是席卷和吞噬一切的疯狂火焰。而对方的眼睛里,已经有一簇细微的小小的火焰在轻快地涌起,这让他想起那幅带着邀请的画卷——银烛台上静静燃烧着的蜡烛。他们相互看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别开目光望向别处,仿佛受不了这样的对视一般。周围吵吵嚷嚷的声音包围着他们,而他们则将自己融入面前杯中的绿色缪斯的怀抱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5)|【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