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06>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6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们在酒吧里坐了很长时间,谈论绘画,谈论梵高,谈论印象主义和表现主义,谈论光,谈论色彩,谈论落选沙龙画展。当寐罗的脸上露出些微不自然的表情时,尼亚毫不介意地告诉他他并不喜欢现在的艺术界——主宰法国画坛的仍然是有权有势的上层社会。那不过是有钱人的游戏罢了。他的话让寐罗有点惊讶,继而他觉得那个年轻人似乎眼睛一亮。 他知道寐罗不喜欢那些装腔作势故作高雅的权贵作风。
即使同样身在那些污沼泥淖之中,但尼亚并不欣赏那些,他也无需对那些人攀权附贵,他本身的地位已经足够他和那些通常比他年纪都要大的人平起平坐。他不赞同他们的观点,却从不出言辩驳,凡事能缄默便缄默,论到头上便摆出一个优雅温和的微笑——那些人通常就不会再继续下去坚持要他说出个结果。有些二三流的画家画了自认为不错的作品,他也会去画廊里欣赏,而后提出一些无伤大雅的评论,那些人就很高兴,觉得挣到了多大的面子。这些做起来并不困难,而他也能好好在那个环境里『愉快』下去——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在寐罗这里那一套显然就行不通了。
而也只有在这里,和那个性格直率毫无顾忌的年轻艺术家在一起,喝酒,聊天,他才能说出一些他真正想要说的话。真正有才华的人往往都会被金钱,地位,身份,社交圈子这类繁文缛节排斥在外,而能够进入沙龙里被当作优秀作品展览的东西不过是堆毫无创新的效仿前人风格的垃圾而已——连摩制品也说不上。当他说出这些闷在心里已久的话后,尼亚突然觉得一阵畅快。这些话在他心里被压抑得太久了以致他快要被身边的一切熏染得感觉麻木。倘若他没有遇到寐罗,或许他真的会最终还是被磨去思想上那些尖锐棱角而变得平庸——而寐罗看着他的明亮目光让他突然感觉到心里深藏的想法,让他能够说出内心深处的话。
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苦艾酒,直到绿色液体填满他们两个灼烧起来的胃部。当尼亚猛然意识到他们似乎已经说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他看了眼挂钟,继而惊讶地发现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居然已经过去整整四个小时。他惊觉地看看四周,酒吧里的客人寥寥无几,唯有他和寐罗兀自在这里谈得越来越兴起——这个晚上比他一个月说的话还要多。
“太晚了,寐罗。”他说,有点歉然地看着那个似乎还想继续下去的年轻人,对方不解地看着他,似乎尚未意识到时间问题。他只能叹了口气,微笑着说,“我们改天再聊好吗?”
寐罗慌忙低头去看时间——然后朝他点头,“好,好的。我一定打扰了你的休息……”
“不,没有。我通常也会很晚才睡,”他撒了个善意的谎言,“那么我们走吧。”
寐罗犹豫了一下,看着他,“你的司机来接你吗?”
尼亚摇摇头,“不,他回去了——我可不想被一个人等上这么久,何况被人跟着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他说着,招手叫来侍者结了酒钱,然后找老板借了电话打给司机,让他来这里接他一趟。他住的庄园离这里稍稍远了一些,大约要半个钟点才能过来——于是他们又回去坐了那么一会儿,没有再喝酒,也没再继续下去刚才的谈话,只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
当司机按下喇叭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们才起身走了出去。
尼亚坚持要寐罗跟他一起上去,寐罗百般推辞也没能推掉,只能跟着一起上了车,并在尼亚的询问下吞吞吐吐说了地址——他不想让那个人知道他所住的地方有多糟糕,虽然在此之前寐罗并不在意这些,不过现在他觉得这似乎不是什么他完全不介意的事。要是那个贵族看到他住在那种地方,一定会皱着眉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当然了,他现在有钱能够租到好点的房子,但他把钱全都扔在画布和颜料上。就算再有二百法郎也不够他挥霍。
他们两个在后面并排坐着,车厢里的气氛显然比刚才在酒吧里要沉闷了不少。尼亚只是专注地望着前面的路——偶尔转过头看他一眼,朝他露出抹温和的微笑。他有点紧张,不过还是坚持让自己没有表现出来,他也朝尼亚微笑,仿佛他们两个之间只剩下这一个表情。他能嗅到尼亚身上那股淡雅的古龙水味道,混合着迷迭香、衣草、豆蔻、酒精和紫苏花油的味道。那是贵族身上才会带有的气息,而他身上总是一成不变的松节油味,浓郁得吓人。
寐罗转过头望着车窗的另一侧,努力让自己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实际上他却突然在乎起这些让他懊恼的细节。世界总是这么不公平。他暗自想着,有些人天生就是富家少爷,有些人注定就是穷小子。而没人能够对这不公平的安排说『不』。
当尼亚问他是否有点困倦,他顺口答了一声,而后就不再怎么搭理那个年轻人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闹什么脾气——总之这种不痛快非常突然地席卷上来并迅速侵蚀了他原本在这个夜晚得到的快乐,他没法再开心起来。当他看到自己所住的那条黢黢的小巷出现在面前,他心里的愤懑几乎到达了顶点。昏暗不明的路灯,风里摇曳的树叶,墙壁斑驳的房子,坑坑洼洼的地面和聚集着的野猫群。他转过头告诉尼亚可以停车了,他会自己走进去。
于是尼亚让瓦伦停车,却跟着他一起下车。他惊讶地告诉尼亚用不着跟他一起下来,但尼亚仍然用那种特有的——几乎可以定义为尼亚式的温和表情看着他,坚持要送他到门外。
他还是没能拒绝掉。之前他没见过比自己更固执的人,而现在他知道了尼亚比他更甚。他只好让那个年轻人跟着他一起踩着地面上杂乱的脏物和水渍绕进小巷深处,停在他所住的那幢房子前——尼亚稍稍打量了一会儿,移过视线停在他脸上,他颇不自然地别开了目光。
“寐罗,我跟你进来只是想跟你说句话,”尼亚说到,“我不想让司机听到我们的对话。”
“好吧,你想说什么?”寐罗巴不得他快点走——离开这块地方。
“你似乎有些不开心,在回来的路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尼亚小心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当他用一个微微发楞的眼神便让尼亚得到肯定的回答,那个年轻人轻轻点了下头,收敛起笑容很认真地看着他,“寐罗,你觉得我们两个之间谁更富有?”
他一时不解,不明白尼亚是什么意思。“……当然是你,”他古怪地皱眉,“还用问吗?”
“那好吧,我给你我的身份——你拥有一份够你享受一辈子的家产,有一个上流社会的身份和人人称的高贵风度,但你从此不能拿你的画笔——你没有灵感,没有空闲,没有能够去追求你所热爱的东西的权力并且做一切事情都要小心翼翼深思熟虑,你要每天面对一堆让你头痛不已疲惫不堪的工作,它们永远没个完,一天过去,新的一天又有新的一堆事情。你要打理庄园,处理事务,处处谨慎又处处不能疏忽,交际应酬接连不断……你交换吗?”
寐罗愣愣看着尼亚,脸上已经明显流露出『我绝对不会希望要那种生活』的表情。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轻声叹着气笑了,“要是我是你,”他说,扬起头用力深吸一口他们身边充盈着的初夏时分夜间稍稍凉爽的潮湿空气,“我会感激上帝。我很自由,我有灵感,我能做我所想做的事,我有疯狂热爱着的东西,我有坚持和我的信念。尽管我贫穷——”他轻轻皱眉,满脸无奈地看着寐罗,“可我会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寐罗。”
寐罗说不出话。他呆呆望着尼亚,许久没能出声。然而尼亚所说的每一个字仿佛清晨透着阳光的微风,轻快而不留痕迹地,在一瞬间便扫去他心头积起的尘埃。他在之前所愤怒而郁闷的情绪突然间一扫而空,当他想到自己拥有的是多么宝贵的东西时,他几乎要感激涕零上帝给他这一切,然后让尼亚来告诉他他是一个多么富有的人。比起尼亚。
他别了下嘴角,无言地笑了一声。
“……你笑了吗?”尼亚问到,微微弯下腰看着他的表情,“不再生气了??”
“唔,”他说,“你像个了不起的演说家,让我马上觉得自己富有得像上帝。”
“上帝也不会有你快乐,寐罗,”尼亚说到,“我宁可做你。”
“我做上帝,”寐罗立刻说,“然后让你变成一个爱画画的穷小子。”
话音刚落,他们两个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可惜你不是上帝,”尼亚接着说到,淡灰色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他,里面充满了某些让他无法捕捉的情绪——或许是灯光太昏暗,他看不清楚尼亚眼睛深处的东西,“所以我没法做个我想做的人,但上帝还算仁慈——他让我遇到了你,寐罗,”寐罗忽然看清楚尼亚眼里的光芒,那叫做期待。“他让我遇到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画家,在他身上我找到我想要拥有的东西,虽然我没法得到那些,但我很高兴能看到这些真实地存在于我身边,所以……你会坚持画下去,对吗?”他看着他,迫切地,期盼地,热烈而专注地,“你会一直热爱着你所热爱的,画出越来越多出色的作品——所以我会一直等着,直到你成功的那天。”
从未有过的,寐罗的内心被某些叫做感动的情感充斥着。从未有过人跟他说这些,即使是皮埃尔——那个自从他跑到巴黎后就一直好心照顾着他这个一名不文的穷画家的老好人,即使是那个人也从没跟他说过这些真正能够触动他内心的话,现在他不但觉得自己富有,更被某些因为感动而萌生出的愉快而充实的情绪涨满着胸口,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在尼亚面前他像个笨嘴拙舌的傻瓜,甚至连一句谢谢也说不出口。他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尼亚说到,“改天我们再去喝酒,好吗?”
他点头,而后总算挤出一句话,“好,好的,”他说,“我会等着。”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慢慢微笑起来,“寐罗,”他说,“我会每个周末都去看你的画,我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所以,就算为了让我能够暂时摆脱开周围那些烦人的事而从你这里得到一点快乐和安慰,你会一直这样卖命地努力下去,但不能生病,好吗?”
寐罗不想再听他说话了——上帝啊,该死的。为什么这个年轻人有一张如此伶牙俐齿的嘴,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让他觉得字字在理无法辩驳同时又让他感动万分无以回答。尼亚给予他的东西比起之前又多了很多,而他已经没法拒绝了。他甚至怀疑是否尼亚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他这样一个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是的穷小子以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温暖的安慰。
“好啦,好啦,”他故作不耐烦地嘟囔着,“你简直比皮埃尔还罗嗦。”
“没错,”尼亚忍俊不禁,“因为你对我而言比对他而言更重要得多。”
寐罗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着尼亚,“……真的吗?”他问。
尼亚点头,认真的,坚定的。让他欣慰的。“当然。”那个年轻人说。
他感动得无以复加。
他感激地看着他,忽然上前给了尼亚一个他所能的最为有力的拥抱——他紧紧抱着那个让他觉得内心温暖的年轻人好一会儿才松开手臂,他退了一步,脸上带着他自认为最为灿烂的笑容,“我回去了,尼亚,”他朝他挥手,异常快乐地,“路上小心。谢谢你今天来见我。”
“好的,寐罗,”尼亚温和有礼地点头,“我也很高兴今天能和你见面——那么晚安。”
“晚安。”他说,然后轻快地转身朝院子里跑了进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4)|【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