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07>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7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当转天早上寐罗在仍然洒满清晨阳光的房间里醒过来,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是在微笑。那种情绪几乎无法控制。他将一条手臂枕在头下,微微眯起眼睛望着射进房间的灿烂阳光,在心里再一次意犹未尽地回忆着昨晚尼亚跟他说过的每一个字,那些音节是那么美妙,就像这个世界上最优美的旋律——在他耳边动听地回荡着,告诉他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比起尼亚,他真的拥有太多美好的东西。
他的目光扫过房间里简陋的一切,甚至连那些也让他觉得如此愉快。他有自由,他有灵感,他有疯狂热爱的东西,他有信念,他会坚持。尽管他贫穷。贫穷——那实在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即使他过去常常因为把钱都用在颜料上而饿肚子他也没抱怨过,为什么他却在昨晚因为一个年轻贵族所拥有的一切就开始幼稚地嫉妒和艳起来??……要是上帝用锦衣玉食骄奢淫逸来换取他的绘画,他宁可过这种什么都没有而一心执着于他所爱的绘画的日子。
他深深勾起嘴角微笑着,然后浑身是劲地爬起来准备今天一天会拥有更多美妙的色彩。直到现在他仍然觉得神奇——想到那个一直在背后给他支持和鼓励的人居然是个和他一样的年轻人他就感到那种叫做快乐的情绪在他心里不断孳生着蔓延,尼亚的思想和他是如此地一致,尼亚的话让他觉得全身充满了激情和力量。他想要画更多——更多更多。上帝啊。他是那么地热爱绘画。而一旦他的绘画被肯定,就越发让他疯狂地陷入其中。
但这种感觉太美妙了。那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感觉。
接下来的日子寐罗继续不知疲倦地绘画。他不想停止,他无法停止。他想要画出更多的好作品——挂在画廊里,即使仅仅是给尼亚一个人看。当他想到那个年轻人总是在关注着他的画作,内心深处那种被喜悦涨满的愉悦感便让他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生命从未这样让他觉得如此充实而又有意义。他画了一张又一张,扔在颜料上的钞票越来越多——甚至帐单会寄到画廊那里由皮埃尔代他收着。当他在尼亚那里收到二百法郎他就会一股脑儿用它来付帐或是购买画具。除去房租和杂用,他一个子也剩不下,反而经常赊欠更多的费用。
尼亚的确也坚持着每个周末去画廊看他的作品。偶尔他会在平时送画的时候多待上那么一会儿,希望能够看到尼亚的身影——要是尼亚突然一脚跨进来,他就比什么都高兴。然而他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尼亚。皮埃尔说尼亚平日里通常都会很忙,就算有点空闲时间也要用去应酬——只有每个周末的下午才会抽出点时间来这里。看画,欣赏,挑选,留下钱和鼓励。
“要是你想见他,周末来不就好啦?”皮埃尔说。
他摇摇头,还是把画放在这里,转身走出画廊。
自从他们上次喝酒之后,已经足足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星期,尼亚都没再出现过。他隐隐有种说不出的失落,仿佛被欺骗了什么一般——当寐罗无精打采走在回家的路上,再一次在心里重温着尼亚说过的那番话,他突然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尼亚是不是忘记说过的话啦??他想着,是不是尼亚太忙——所以没有时间来关心他这个实际上并没什么重要的穷小子。他边心不在焉地走着边皱着眉想,尼亚平日忙的事情一定比他要重要得多。……所以其实他并没那么重要。大概尼亚只是不想他难过,才会说那番话给他听。尼亚真的有这么忙吗??
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寐罗第一次没有直接拿起画笔继续,而是走到床边躺了上去。双臂枕在头下眼神凝滞地看着斑驳陈旧的天花板——试图在混乱的思绪理出一丝清晰些的头绪出来。然而时间慢慢过去,他几乎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想些什么,还是始终一片空白。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那块怀表,荡在眼睛上方凝视片刻,又紧紧握在手里贴在胸口上。
或者,这个周末去画廊吧。他想。
……可尼亚会有时间跟他说话么?他禁不住又有些担忧,或许尼亚通常只在那里待上几分钟的时间,挑选和付钱都不会浪费太多精力。所以尼亚还是不会有充足的时间给他,或许上次只是偶然碰巧那天尼亚没什么事罢了——又或者,尼亚不想让他失望才赴那个约。
寐罗颇为失望地抿了下嘴角,回味着那天他们在酒吧里喝酒时的一幕,他们之间所说的每一句思想契合的话,每一次沉默而深刻的对视,每一声对话和心领神会的微笑,尼亚一次又一次给他调制苦艾酒,他们说了整整四个小时——然后送他回家,直到到房子外面,并对他说了那些让他感动的话。……而后他给了尼亚一个用力的拥抱。他真的很感激尼亚。真的。真的很感激他……而现在,尼亚很久都没有再出现,他忍不住开始怀疑那个人的心里到底对他抱有着怎样一种想法——还是说,他现在画得不够好,所以不值得尼亚说些什么??
寐罗猛地翻身坐起四处环顾。
墙壁上,地板上,桌子上,画架上。触目所及到处都是他的画。他迟疑着,跳下床动作迟缓地走过去捡起那些画来看。一张又一张,一张又一张。他就像个疯子一样拼命画着画,就像一架盲目的绘画工具画着他所看到的一切,这些作品是不是……太糟糕了??他担忧地看着,那个想法在他心里愈加地强烈起来。一定是他画得不够好,所以尼亚不想跟他多说些什么。那个人总是定期来拿一幅画然后留下钱,仅此而已。至少他没有听皮埃尔提起过尼亚对他作品的评论之类的——或许是皮埃尔不太懂得那些,但……但尼亚为什么不说一个字?
上帝啊,上帝啊。
他疯狂地翻着那些画,让那些冲击感强烈的线条和色彩冲刷着他的视线。这张太差了。那张也是。多么沉闷。多么枯燥。多么愚蠢而又僵硬的线条——多么糟糕的结构。阴暗的颜色,混乱的透视。他忽然间不能明白他的画,他发觉他似乎完全看不懂那些东西。到底谁能来告诉他一声,他画得怎么样?这些到底是好还是糟??……上帝啊,人呢?人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想要有个人,能够跟他交流。跟他说话,告诉他哪些地方画对了,哪些地方画错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饥饿感在他心里慢慢滋生着,他被半是愤怒半是无能为力的感觉攫住了神经——他需要有人来告诉他他的画到底怎么样。而不是被一个年轻人定期的二百法郎形而上地支撑着。没有这二百法郎他也能活下去,他也能画画。为什么他必须要接受那近乎空洞的二百法郎??……可他不知道尼亚是否愿意再跟他讨论这些。还是那个人只能够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自己的事业上。他能去找谁?谁能给他建议?或者批评??……他仅仅是想要找个能够跟他说说这些作品的人而已。可他却找不到。他一直在这里孤独地画,并在这之前因为某个年轻人的话而不分昼夜发疯般地画了一个月——那个人却始终不曾出现在他面前跟他说句什么。这是一种比他在最为困难的时候只靠吃面包过日子更为难受的饥饿感。他只想知道和感到这个世界上还有着一个人能够读他的画——即使提出的都是尖锐的批评,也能让他知道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可那个人呢?他在什么地方??……他存在吗??
寐罗突然被席卷而上的失败情绪冲垮了神经。
他再一次去看自己那些作品——糟糕。糟糕。太糟糕了。他只能这么说。他瞪着它们,觉得它们似乎都开始活跃地在他眼底跳动,嘲讽着他的无知和他的自以为是——他有种歇斯底里的冲动,对于他画出这种垃圾的东西。在寐罗意识到之前,一声沉闷而钝重的撕裂声已经在他手底响起,继而充斥了整个房间。他呼吸急促地看着手里那张已经完全走型的画布,某种绝望的情绪一瞬间击倒了他。……上帝啊。他满心酸楚地想着,他骄傲得像个神经病。
寐罗紧紧闭了下眼睛而后再睁开,当他透过已经泛出模糊的视线再去看那些画面,新的冲击感吞噬了他。他知道一定是他画得太糟——所以始终没有人欣赏他的作品。他总是落选。一次又一次。他崇拜梵高,他狂热地痴迷于那个人,他想要像那个人一样把精力全都贡献给绘画,想要感觉到梵高能够感觉到的一切。他想要得到这个世界上最为快乐和充实的感觉。可他终究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而他的画,远远没有那么好。远远没有。那是他穷尽一辈子也没法到达的高度。这个想法让寐罗的心脏狠狠纽绞起来——他不想这样。他不想。不想。
可……可他实在是太差劲了。连模仿都做不好。
他拿起刀子开始残忍地狠狠割裂那些画布。他没法忍受它们了——它们是如此地糟糕。糟糕透顶。他甚至没法再看它们一眼。看上一眼都会让他心疼得没法呼吸。上帝啊。……他怎么会落到了这种地步。自以为是地画出一堆毫无意义的东西,而实际上,没有人承认,就是一堆垃圾。尼亚一定是在欺骗他。一定是……他的画根本没有那么好。
没有。没有。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地幻想而已。
寐罗突然开始发疯般地毁掉他那些让他费尽时间和精力的作品。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他想要大哭大吼。为什么他画出来的都是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废品——甚至连挂在画廊里都不会有人投过来一眼。而那个自称很欣赏他的人在见过一面后就蒸发般地销声匿迹。他知道这不是尼亚的错误。是他的错。他是个自以为是的让人发笑的小丑。毫无自知之明。
他这个小丑。他这个白痴。
他奋力割烂那些画作直到带着满满颜色的画布碎片遍布他的脚下,一片片,一层层。他站在那些五彩斑斓的碎片之中,泥塑一般沉默不语黯然神伤。动一动都会内心疼痛得要命。他想要回到床边躺下去,却连那丝力气也无法聚集——最终他的膝盖一软,让他整个人坍塌般地倒了下去坐在冰冷肮脏的地板上,充满着痛楚和失落的冰冷液体打湿了他的脸颊,让他抑制不住地哽咽出声。他像只受伤的动物一样屈身伏在那些纸片上梗塞着喉咙啜泣。
他不想再要那二百法郎了。
他的画根本不值得那么多。根本不值得。
他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慷慨,或许是那人实在不知道该把大把的钱洒在什么地方,又或许是那人和谁打了什么赌。总之那与他的画无关。他的画根本一文不值。
既然他是失败的,为什么他没有勇气去承认??
就算他的画糟糕,他也不会不敢面对那些——可现在连那些最起码的批评都没有。这个世界冷酷得让人近乎绝望。他掉着眼泪想,他不想再回到那被二百法郎支撑着的日子里。他什么都没有,也不值得让谁为他付出什么。……上帝啊。他仅仅是想要一个说话的人而已。能够读懂他的画并能给他建议……还是那并不可能。他知道那不可能。那根本不可能。他的东西完全不值得有谁为他做那些。仅仅一个人的称赞就让他无可救药地骄傲自满起来。实际上他是个最傻的傻瓜。寐罗呜咽不止,让自己整个埋葬在那堆破烂的画布碎片里,狠狠哭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3)|【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