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年少轻狂 08> 因為愛II【NM】年少輕狂
> 【NM】年少轻狂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当他迈进画廊,走到习惯于停留的位置站定,尼亚不免惊讶地发现那里摆放的仍然是在他三周之前看到的作品——也就是说三周之内寐罗没有送来任何作品。他呆愣着,莫名其妙满心疑惑,不明白寐罗为什么突然停止了定期的更新画作。整整二十天,他不相信寐罗居然什么都没有画。那不可能。对于寐罗来说,即使不吃不喝也不可能没有一幅作品画出。 “皮埃尔,”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寐罗的画呢?”
皮埃尔正在让店里的伙计将两幅其他作者的画挂到墙上,当听到尼亚的询问,他走过来停在尼亚身边看着面前那似乎是许久之前的画,“哦,”这个老人有些怔仲地看着,“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来了——我以为他在潜心作画,不过似乎的确是挺久了,他一向不这样的。”
尼亚微微皱了下眉,对着那几幅画沉默着。
“是不是……生病啦?”皮埃尔迟疑地问,目光转向他。“我去给格洛瓦打个电话。”
“那是谁?”尼亚问到。
“寐罗公寓附近杂货铺的老板,”皮埃尔说着,拿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要是我有什么事情找寐罗,就会打电话给他——他会帮我去叫寐罗来听电话,那是个不错的人……”
“等等,”尼亚抬手阻止了皮埃尔朝电话走过去的动作,“再等一个下午。”
“今天?”皮埃尔问,“我想寐罗不会在周末下午过来的。”
“为什么?”尼亚轻轻挑了下眉毛,“他这么说了??”
“他曾经问起过你,我告诉他你常常在周末下午过来,要是想见面的话就那个时候来,”皮埃尔慢慢回忆着当时寐罗的表情,“不过……他摇摇头,把画放在这里就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肯来——我想他或许一直都很想再见到你,”他看着尼亚,“那天他好像很失望。”
尼亚站在那里,微微眯起眼睛沉思了片刻。“我去找他吧,”他轻声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希望没事才好。可要是发生了什么,而我没有及时给他帮助,日后想起来我可要后悔不迭了。”他看了一眼皮埃尔,安慰到,“您放心吧,我会帮他的。”
“那就太好了,”皮埃尔点点头,“比起我,我想他更希望您会亲自过去看他。”
于是尼亚去了寐罗住的地方。
瓦伦将路记得很熟——那地方并不难找,只是路相当不好走。街道很窄,又脏兮兮的。偶尔有路边衣衫褴褛的人会朝他们的车投来异样的目光,带着某种好奇的或是呆滞的表情。他不喜欢这样。上帝作证,要不是为了来看看寐罗到底发生了什么,尼亚才不想来这里。他坐在里面听任车子缓缓行驶,当瓦伦再一次抱怨坑坑洼洼的路面和刚下过的一场大雨总是让车子熄火时,他让瓦伦停了车,然后自己下了车,朝已经不远的那幢房子走了过去。
他心里终究有点不安。不知道寐罗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连三周没有画上一张作品,对于那个人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当然,也可能是寐罗生病了——所以没有精力再拿起画笔。想到这个尼亚就更加焦急,要是那样的话他得快点送寐罗到医院去,拖延了病情会很糟糕。而他能肯定那个年轻人不会按时吃药和好好照顾自己。
当尼亚终于站在寐罗那幢小宅子前,迟疑着伸手叩了一下锈迹斑斑的铁门,“寐罗?”
里面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他等了一会儿,再次抬手叩了叩门,“……寐罗?寐罗你在吗?”
仍然悄无声息。尼亚有点捱不住了。他试着推了下门,随着干涩的吱嘎声,门居然应声而开——他小心翼翼扶着门不让它发出那种难听的声响,然后探头进去看了一眼。小院里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淡红色苔藓和高高蕨草遍布小院的每个角落,零零落落地有些黄花草和金盏花,几朵柔弱的玫瑰花蕾掩藏在草丛之间,地面上盘踞着曲折回旋的牵牛藤蔓。看来寐罗并不擅长打理院子——又或者那个年轻人的心思根本不曾放在这上。小院杂乱无章。
尼亚沿着依稀能够辨认出的石子路走了几步便到了寐罗所住的房子外,他顿住了脚步,没有敲门,而是像刚刚对待那扇铁门一样动作轻缓地试着推了一推——果然不出他的意料,门并没有上锁。他轻轻深吸口气,推开一道门缝让自己能够探入半个身体,眼睛迅速在房间里做着搜寻的动作——强烈的颜料和松节油的味道扑面而来,地板上和桌子上四处散落着纷乱的画作。然而视线触及范围内并没有他想要找的那个影子。房间里安静异常。似乎没有任何人存在——这让尼亚不免吃惊。他不能相信为什么寐罗不在这里。倘若那个人出去的话,又为什么连房门都不锁??……还是寐罗突然搬走了?现在这不是寐罗的住所??
这个想法让尼亚的心脏仿佛猛地坠入一片寒冷的冰洞之中。他慌忙推开门刚要一脚踏入房间,身后传来一声带着些微不确定的呼唤顿住了他的动作。“……尼亚?”
尼亚迅速转身,看到寐罗站在他身后,表情呆愕地望着他——那个人的手里拎着简陋的袋子,他的目光从那上扫过,意识到那是寐罗给自己买的晚餐。显然,他不能奢望那是什么美味的东西。寐罗已经整整三周没有拿他的钱了。他站在那里,看着寐罗,三周的时间似乎让那个年轻人改变了不少。寐罗瘦了,双颊上出现上次明显没有的凹陷,那双墨绿色眼睛在同样凹陷下去的眼眶里闪着热病的火光。脸容倦怠,精神颓丧。显然状况很糟糕。
他惊愕着,呆愣着,久久没能发出声音或是简单地打个招呼。
直到寐罗动作迟缓地走过来停在他面前,他才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迅速抬手抚上对方被乱糟糟的金色刘海覆盖着的额头——有些发热,但总算还没到烫手的地步。他急忙拉住寐罗的手腕把他拽到房间里唯一一张可以休息的床上把他按在那里坐下。“你病了,”他急切地说,拿过寐罗手里的纸袋扔在一旁,眼睛带着责备看着那个人,“为什么不说一声??”
“我没病,”寐罗表情黯然地回答,“我只是有点累。”
“那就好好休息,”尼亚想要让那个人躺下,但寐罗始终跟他倔着力气不肯躺在床上,他焦灼不安地按着寐罗的肩膀,眼睛在那张脸上来回逡巡,“你到底怎么了,寐罗?”
“……没什么,”寐罗摇摇头,看着他,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奇怪,“你怎么来了?”
“整整三周我没有看到你的作品,你到底怎么了?”尼亚放开年轻人的肩膀,回身想要在房间里找到水壶在什么地方——但空荡荡的房间里似乎什么都没有。简陋之极的床,破旧不堪的一套桌椅和几件脏衣服,他觉得打量四周对他而言是件残忍的事。当他想到寐罗一直在这样的环境里居住着——而他自己的房间里有华贵的路易•菲利浦式家具,红檀木的宽大书桌,佛罗伦萨丝绸纺制而成的窗帘,羊毛地毯,围绕墙壁一圈的高大书架,舒适的扶手椅,光线柔和的台灯和赏心悦目的湖蓝色壁纸。他必须强压下内心的震颤才能让自己保持平静,掉转目光回到面前那个神情疲倦的年轻人的脸上,试图从寐罗的眼睛里读到某些东西。
“社会上根本不存在对我的作品的需求。”寐罗直接而尖锐地喃喃一声,朝与尼亚相反的方向后移了些过去,坐在床上,微微侧头眼神怪异地看着尼亚,“而你,不能代表社会。”
尼亚有点张口结舌。他愣了片刻,几乎不明白寐罗在说什么——但很快他明白了。“你在为这些而担心?”他焦灼地说了一句,弯腰坐在那张床上,寐罗身边靠前的位置,微侧着身看着那个人,“你看到自己的作品不能被社会承认——所以觉得失望?还是失落??……好吧不管那是什么,寐罗,我不认为你这种想法是正确的。作品是否能卖出去不会意味着它是否优秀。他们不能理解你的作品也不代表你的东西不够优秀——他们的鉴赏水平完全只是个摆设。你明明知道是这样。那些跑到皮埃尔画廊去买画的人总有种独独能把画家的艺术表现最差的作品挑选出来的『本领』——仅仅因为那些本领,你就觉得自己很差劲??”
“没有人跟我交流,”寐罗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起伏地说,“我想要知道我画的到底怎么样——好,还是不好。哪里好,哪里不好。没有人让我能知道我在努力,可能我的确是一直都在努力,但没有任何进步和提高的努力就是原地踏步。或者退步。你觉得这有意义吗?”
“为什么没有?!”尼亚问到,“难道我不算吗??”
“……你?”寐罗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怪异地挑了下眉毛,“用每次的二百法郎当作对我的作品的评价??……可能你觉得好,在你心里那是能称得上作品的东西。可你给它圈定的价值也不过是二百法郎而已。……没有那二百法郎我也能过下去,我要的不是钱。不过,当然了,钱也是好东西。我能拿它买画布和颜料继续画画,付房租,买食物,以致我不会因为过于贫穷而流落街头,连一根画笔也买不起。……可是尼亚,这些就仅仅是你给我的?”他侧头,后背倚着墙壁让脸颊侧向窗子望着窗外,“对不起,我可能说得过分了。不过我该让你知道——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艺术是有钱人的游戏,而我只能等着活活饿死。”
尼亚无言地望着寐罗,好一会儿才小心问到,“是因为我,所以让你失望了吗?”
寐罗摇摇头,闭上了眼睛。“……不是,”他说,“和你无关。”
他并没有说真心话。尼亚强烈地感觉到是这样。闭上眼睛明显是逃避的动作。可他坐在那里却没办法安慰寐罗。他知道是自己对寐罗的态度造成了现在这种状况,因为他没有兑现之前许给寐罗的诺言,他说过要和他再一起喝酒说话,而后被日复一日繁忙的事务压得没个喘息的空间就抛到脑后。可他又知道寐罗是有才华的,绝非那些平庸的泛泛之辈——而现在他似乎让这样一个才华横溢而又神经敏感的艺术家遭遇了被热切赞美之后的冷场。他能感觉到寐罗的内心是纤敏而脆弱的。或许这是艺术家的通病。有些人能摆脱开这些,但寐罗现在仍然处于无法摆脱的阶段。他的所作所为恰好狠狠打击了一下这个画家的积极性,即使寐罗不肯承认,他也知道事实就是如此。他看着寐罗倍受挫折的样子,不由得微微有些心疼。
“抱歉,寐罗,”他轻声说,唯恐惊扰那沉浸在失意里的人,“我没能抽出时间……”
“我说了那不是你的错,”寐罗稍稍提高了些声音,却带上一丝嘶哑。“那和你无关——一点关系都没有。……天哪,你快点走吧。离开这里,好吗?让我一个人好好待着。”
“今天我没有事,”尼亚立刻说,“我想待在这里跟你说话,你能陪我一个下午吗?”
寐罗睁开了眼睛看着他,脸上带着一股难以化开的痛苦。“求你了,尼亚,”他说,声音几近撕裂,“你一定要这么对我才觉得满意?去找你那些贵族同伴,你们之间有更多话题。”
“要是你希望能够成为那些话题当中之一,你就陪我这个下午,好吗?”尼亚靠近他的身边,认真而诚恳地凝视着他,“你不能这么停止,寐罗。灰心丧气,心灰意冷,都不是你现在该做的——你该坚持下去,然后我就能带着你的画去告诉那些人什么才是真正的作品。你得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能让其他人认识你和你的作品的机会。能够赏识你的才华的人不会只有我一个,只是他们现在还没看到你的作品而已——所以你不能放弃,你要坚持下去,好吗?”他握着他的肩膀,让那个人看着他,“或许我不能代表社会。但我会尽我所能让这个社会知道你的存在,还有你的画。我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这个社会损失一个出色的艺术家。”
寐罗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迟疑着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不明白吗?”尼亚反问,“我想要让你和你的画进入我身边那个圈子——那不会很困难,寐罗。你相信我。相信我,嗯?”他真诚地朝他微笑着,“事实上我考虑这件事已经有很久了。但我总是怕你会恃才而傲所以迟迟没有提出。……你会怪我吗,寐罗?”
寐罗的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呆望着他,许久没有出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14(23:52)|【NM】年少輕狂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