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邪恶定论 01> 因為愛II【NM】邪惡定論
> 【NM】邪恶定论 01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在那天之前,尼亚绝对算得上一个地地道道的唯物主义者。鬼神定论之于他完全等同于空气,从小到大的等级教育只是不断灌输进来关于唯物主义的种种论题及论证方式,他所学到的任何知识都是在这基础之上的成果——呃,这实在没什么好惊讶的。
“十三街A区……”他盯着记录上几行已经模糊的潦草字迹。“我讨厌那里。”
两天之前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恐怖事件——确切地说,尼亚不仅是生还者也算是目击者。但他无意吐露关于这事的任何一丝线索,在把事情稍微搞明白之前。几个孩子在十三街A区的一个废旧建筑里玩冒险游戏出了岔子,他和同伴丹尼接到命令去寻找失踪者的下落。
在那幢一片漆并且弥漫着一股腐败味道的建筑物里,他们搜寻许久一无所获。当尼亚边思索着这个离奇事件边迈着不情愿且略带点挫败感的步子走出去时,敏锐察觉使他他迅速捕获后面传来的一丝响动。他扭过头看到丹尼正把上了膛的枪对准他——尼亚立刻卧倒,与同时射出的子弹擦肩而过。在丹尼采取下一步举动之前他横扫了他一腿,把那个男人撂倒在地。尼亚无法解释同伴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做出这种举动,唯一解释是他被鬼附身了。
在那之后丹尼猛地清醒过来。他看着尼亚,满脸无法置信。“你干吗踢我?”
尼亚感到任何解释会让丹尼怀疑他的智商。“我以为后面有人袭击——搞错了,抱歉。”
他们两个并肩而行,尼亚保持高度警。但丹尼没再做出什么莫名其妙的举动,让他一度认为自己刚才是否出现幻觉。走出那幢气氛诡异的房子时,丹尼站在警车前伫立了许久。
“我有点冷。”他说,然后慢吞吞地跨进车子。
感到更冷的是尼亚。他盯着丹尼,看着他发动车子打起方向盘——然后把车直直撞向路边的一棵大树。撞上之前的几秒钟尼亚手忙脚乱地打开车门半滚半爬地逃了出去。那个场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车头完全凹陷进去,树被拦腰折断全部砸在车顶上,防弹钢板仿佛脆弱的泡沫塑料塌陷下去,玻璃碎得一塌糊涂。他不能想象丹尼已经成了什么样子,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时间和精力去发挥想象力——尼亚看到车掉了个头朝自己驶来。
在尼亚爬起来之前他听到一阵狂暴的霰弹枪声,随后一切陷入沉寂。满是枪眼的车子戛然而止,而他的同伴早已成了尸体。在意识陷入暗之前他的眼前出现一张模糊的脸孔。
一个陌生的男人。金发,眼。他蹲下来看着他,“喂,你还好吗?……”

“关于灵异?”琳达拿着尼亚刚打印出来的一堆文件大发感慨,“上帝,你信奉这个?”
“不,我只是最近突然对这感兴趣而已。”尼亚模糊地掩饰过去,“对了,你是否知道关于这些的情况?哪怕一点也好,我觉得我那房间有些不那么——呃,不那么好的东西存在。”
“你要找什么?猎鬼者?灵媒师?还是神甫一类的??”
“哦,算了。我大概有些神经过敏。”尼亚摇摇头。“谢谢你。”
他拿着那些文件到自己座位上慢慢翻看,一边在电脑上查询着。关于有史以来所有关于建筑物内灵异现象的记载,而这些看似庞杂的东西理起来几乎毫无头绪,除了像看小说一样地阅读。他皱紧眉头,又换了个方式搜索信息。丹尼的死一直是个谜。
虽然所有同僚和长官都认定是丹尼驾驶不当出了车祸,但尼亚知道绝对不是那么回事。丹尼拿枪射击他。丹尼开车自取灭亡。丹尼要杀他。——他听到暴烈的霰弹枪声结束一切,但突然燃烧起火的车子把丹尼的尸体把那些枪眼全都掩盖了。
尼亚宁可相信一切都是他的错觉。接连几天以来他一直期望能在早上进入警署办公厅的时候仍然看到丹尼那张热情洋溢的笑脸,“嗨,要咖啡吗,尼亚?”……当然,那情况再也没出现过。尼亚没再看到过丹尼——那个男人的确已经死了。死得非常彻底。
他盯着屏幕一页一页仔细浏览,最终停留在某个网页上。
『灵媒师。』他拿起手机拨了号码,对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尼亚挂断了它。
他继续寻找,一边接连不断地打电话。网上充斥着各种各样鱼龙混杂的信息,要辨别它们的真伪和有用程度是件麻烦事,并且很可能在一通忙乱后根本毫无收获。
“有人汇报说你最近对灵异感兴趣。”杰瑞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尼亚连忙关掉网页。他抬起头看到对方正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呃,杰瑞。——有什么事?”
“听着……那事已经过去了,尼亚。”杰瑞双臂撑在他的桌上,“你不必为此感到自责。不是你的过失,大家都知道。但你这样追查下去是不是非常滑稽??那不过是意外……”
“哦,不是因为这个,杰瑞。”尼亚困扰地摇了摇头,“况且失踪者一直没有找到。”
“其他探员在办那件案子。你该去做些别的——别这么让自己深陷其中。”
“我也想。”尼亚回望着他。“但是我不能无视它的存在。你知道,我想办这案子。”
“我不那么认为。”杰瑞故作严肃。“你该去寻找个新的好搭档。”
“比如你?”尼亚失笑,“或者你想跟我一起?
“喔……妈的,如果没有琳达那个家伙,我会选择跟你一组。但这世界有个定论……”
“OK,不要再拿你说过几百次的陈词滥调来糟蹋我的耳朵。”
“这是真理——你不信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是是男男搭档就是受罪,是吗?好了杰瑞我要工作了——”
“喔,你总是不听我劝告。”杰瑞煞有介事地摇摇头,转身刚要离开。“对了尼亚,我来告诉你今晚是丹尼的葬礼,在圣路易斯教堂,你打算去吗?”
尼亚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当——当然,我去。”他的声音无比沉重。
回到现实中的一切仍然还是谜题,毫无进展。并且一切让人头痛得不想面对。但尼亚从不知道放弃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对他来讲那个词等同于不存在。没什么可以放弃,如果他已经认定的话。就像这个离奇事件,如果无法搞清他预感会有更多人遭到不幸。那几个孩子,丹尼,只是初始者而已……所以,他必须把一切都搞个明明白白。他必须。
但事与愿违永远是让人沮丧的东西。他已经搜索了几个小时仍然毫无结果。当尼亚一筹莫展地对着屏幕发呆时,他听到同事们无意的闲聊。他们都是无神论者。当然尼亚也是——在他真正见识到那事之前,他是。而现在,他大概介于二者之间。
“我可没见过那些。”琳达活泼的声音传来。“我只读过小说。关于吸血鬼的一点。”
“喔——所以你该知道遇上那杂碎时该用什么对付它。说实在的,什么?大蒜?木桩?太阳还是十字架……”凯恩好笑地说,“或者胡萝卜怎么样??”
“你干吗不用洋葱?”有人提议,“加些胡椒和芥末。”
“不要恶心人。”办公厅四处响起哈哈大笑声。“没准吸血鬼会喜欢你的料理。”
喔。他们刚才在说什么??……尼亚猛地一惊。有个东西似乎在他头脑里一闪而过。
十字架。没错——是这个东西,十字架……
“拜托……”尼亚不由自主地发出声音,他迅速改变搜索方式,在电脑前面开始再一番新的查询。猎鬼者。灵媒师。十字架……新的网页弹出。他点开那个还在转动的十字架,一行小字跳了出来。『如果你需要帮助,如果你受到肮脏的东西困扰,如果你感觉周围情况很糟糕。请来找我——如果你认为邪恶这种力量完全是无稽之谈,就别他妈的来烦我。』
他认得那个十字架。太熟悉了。当那个男人弯腰蹲下的时候它扫过他的脸庞。尼亚清清楚楚地记得它的样子,警校课程永远不会忘记教你要记住触目所及的每一件东西,他在脑子里迅速刻下那个十字架的轮廓,他记得那上面有一丝暗红色的痕迹,像是干涸的血液。
他抄录下屏幕上一闪而过的手机号码,决定不顾一切要把这件事调查到底。

电话响了很久无人接听。尼亚坚持不懈地拨打,以两分钟一次的频率足足拨了一个小时。终于上帝没辜负他的期望,他听到电话接通的声音——又隔了半晌,那边才传来一个睡意朦胧的低哑嗓音,“喂?”无比慵懒的语调让尼亚不由得抬头看了眼时间。11:37AM。
“呃,你好。”尼亚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想了半天只能先自报家门。“我是尼亚。”
那边沉默半晌。“……OK。如果你下一句是你打错了电话,别怪我奋不顾身地找到你这个该死号码的所在地并暴扁你一顿——什么见了鬼的尼亚?!”
“我是说……嗯,如果你知道关于十三街A区和撞车的警官……”
“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昏过去的白痴。”那边传来窃笑,同时尼亚听到那个声音完全清醒过来。“好吧我已经决定免去暴扁你一顿的惩罚——虽然打扰我睡觉仍然是不可饶恕的事。有什么想要调查的吗警官大人?我不是目击者,也不是证人。我就是个过路者……”
“好了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些。”尼亚打断他,“你的名字?”
“……电话采访?Well……寐罗。”那边停顿几秒。“性别?年龄?学历和工作?”
“寐罗,我再说一遍我不是跟你说这些废话的。”尼亚加重口气,“我找到你,这很幸运。我希望能知道那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晚圣路易斯教堂的葬礼上,我想见你。”
“哈,约会?”滑稽而带着戏谑的腔调让尼亚想拿枪崩了电话——对面的那个混蛋。
“你高兴把葬礼当作约会的话,我无所谓。”尼亚答到。“我要见你,寐罗。”
“OK、OK……真是官大腔大……”那边哼着。“我要二十块巧克力作见面礼。尼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16:59)|【NM】邪惡定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