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邪惡定論
> 【NM】邪恶定论 06
房间里突然冒出的嘀嘀声把尼亚迅速从文件堆中拉到现实状况。他连忙起身朝卧室跑过去,在寐罗的裤子口袋里拿出那个不断发出闪动的检测仪——西南向大约十七公里的位置。他关掉它以免吵醒还在床上睡得一塌糊涂的男人,然后拿了外套出门。
没问题的。他可以尝试一次单独行动——完全单独的。没有寐罗。他拿着他的枪,里面装了足够的银弹,也有盐块预备。尼亚按照检测仪显示的位置朝那个方向驱车前进,在距离一幢阴森森的房子五十米远处时,仪表的嘀嘀声连成直线。他关掉它,下车朝房子走去。
“嗨,尼亚。”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尼亚吓了一跳。他惊讶万分地转过身,看到丹尼站在那里带着他所熟悉的微笑看着他,棕色眼睛弯成好看的形状。
“丹尼?”尼亚不由自主地握紧腰间的枪,却做不出其他动作。“怎么……你在这里?”
“我在等你。”丹尼回答,“你的动作总是那么慢,老兄。”
“等我?……”尼亚重复一遍,心下愕然。“为什么?”
“为什么?……呃,你这话问得真奇怪。”丹尼摇摇头,朝尼亚一步一步走过来。“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从小到大,好同学、好伙伴、好同事、好搭档……你为什么就这么撇下我独活,嗯?凭什么??”他停在尼亚面前,在那个男人屏住呼吸的同时把自己冰冷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尼亚忍不住微微一抖。“我们说过做什么都要一起的,你忘了??”
“可是你已经死了。”尼亚紧张地盯着那双慢慢眯起来的眼睛,“难道我要陪你去死?”
“你偶然被那个路过的家伙救了——这他妈的是意外!你懂吗?”丹尼耸耸肩膀,“哦别紧张我的老朋友,我不是在跟你讨价还价,你该来陪我的,你真该来陪我的!!”
“丹尼……如果你真的是我的朋友,就不该说这些。”尼亚回答。
“正因为我是你的朋友,我才跟你说这些——我们是好朋友,永远的。不是吗?!你发誓你没这么说过?在我们过去一起度过的那些生日宴会里这可是最经常的说辞,结果你就用扔下我一个自己独自去继续享受美好生活来作为那些废话的结束?!上帝,尼亚……我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来陪我吧,好兄弟。我一个人很寂寞,在这里——真的很寂寞……”
“丹尼!”尼亚叫了一声后退几步。可丹尼的手紧紧扣住他的肩膀让他逃不开他的掌握。“没错,或许这事对你来说很不公平——但我被寐罗救了所以我有权力珍惜我的生命!如果你想要我陪伴你,我可以每个周末都去你的墓地看望你。我会带你喜欢的……”
“FUCK尼亚!”丹尼在他面前吼到,“不是那样!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你这么说过不下数十次这么说过——然后你看看你现在脑袋里都他妈的在想些什么?……OK,如果你感到莫名其妙我可以念给你听——寐罗更适合我,我喜欢和寐罗合作。那个男人不错。如果他也成为警官的话或许我们会成为更出色的搭档甚至远比我和丹尼……噢该死!尼亚!这就是你他妈的对待一个已经死去的伙伴的态度——以前我们说的那些又都算些什么?!”
“这根本是两回事!你的脑袋里又都在想些什么?!”尼亚有些愤怒,“你已经死了,丹尼——我很难过。真的我很难过我知道我对你的死该负有责任或许当时我该绑住你的手脚至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丹尼我说的是真的。寐罗使我逃过了那场劫难这实属侥幸……”
“所以你就有理由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该死的猎鬼者了吗?!”丹尼吼到。“我恨他!”
“为什么?!”尼亚无法理解,“为什么你对寐罗这么抱有敌意——就因为他晚到了几秒所以没能救你?噢丹尼求求你别像个孩子一样幼稚!对此除了上天注定这个解释我……”
“你是我的!是我的!!”丹尼像疯了一样抓紧尼亚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听着,尼亚!我从没跟你说过什么但是这不代表我心里没这么想——OK我他妈的自认倒霉活着的时候没跟你说这些但是现在我必须告诉你没人能把你夺走……你听着,没有任何人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你要陪着我,我们不可能分开的。不可能。尼亚,来陪着我,陪我……”
“别傻了,丹尼!”尼亚几乎要窒息在他有力的手里,衣领被狠狠揪紧形成绳索一般的束缚物,尼亚被卡得死紧的喉咙发出断断续续的呛咳声。“丹尼……求你,别胡闹了……”
“你在等着寐罗来救你,是吗?”丹尼冷笑,“这种时候脑袋里想的也还是他,是吗?!”
“我说了……这是、两……两回事……”尼亚语不成句,眼睛狠狠地泛出泪光。“拜托,丹尼……不要让、让我……面对你……咳,咳咳……我不想……”
“你不是有枪吗?”丹尼冷冷逼进他的脸孔,棕色眼睛里倒映出尼亚清楚的痛苦表情。“好吧,要是你真那么打算的话尽管拿那个东西来对付我——这里,打我吧!”他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会心狠手辣到用枪瞄准所谓的昔日好友!!”
尼亚的手指扳住枪托,却始终没有力气把它抽出腰间。他看着丹尼,眼神绝望声音凄楚。“丹尼……我不想这样……求你……”还未说完,他看到丹尼的眼睛突然睁大。
“尼亚,来陪我!”丹尼急切地说,“我知道你会那么做的,你从没拒绝过我什么……”他一边说着甜言蜜语的话一边用力屈膝踢中尼亚的腹部,毫无防备的男人立刻被他用足力气的致命一击痛得整个腹部都扭绞起来,脸孔几乎痛到变形。他毫不犹豫地抽出枪,却被眼尖手快的鬼魂一巴掌打飞出去,摔在十几米远的地方。尼亚顿时惊惶失措。
他没有过多考虑立刻抓紧丹尼的手臂用力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到地上。丹尼不甘示弱地爬起来扑向尼亚,在背后住他的手腕用力后拗,一手按住尼亚的头把他整个压下去。“你别想赢过我!”他在他身后丧心病狂般地吼到,“在警校训练时我他妈的从没输过你!!”
“但是你也没有赢我!”尼亚无法抬起脸孔,皮肤紧贴着潮湿冰冷的泥土地,湿漉漉的难受极了。他的手臂被拗得很痛——丹尼几乎要折断他的胳膊,可在警校时他从没这么用力。
“那是我他妈的故意放水!你以为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能和我比吗?!”丹尼俯下身在尼亚耳边压低声音。“尼亚,你不怀念那个时候吗?我们一起训练一起上课一起挨罚一起做任何事情包括吃饭睡觉……我知道你现在早不想和我一起做任何事了,你满心思都他妈的是那个混蛋——那个该死的猎鬼者!好吧你去叫他来猎杀我怎样?你们不是很厉害吗?!!”
“丹尼,求你……”尼亚扭动着身体——被鬼压身的滋味实在难以忍受。他想起之前寐罗曾经告诉过他千万要避免被鬼从后袭击否则以它的力气绝对会让你崩溃那根本就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大力神——而现在尼亚知道了。如果不是丹尼,他不会让它有可乘之机。尼亚不知道该说什么,脑袋里也乱成一团。不知不觉泛出的泪水濡湿了他的脸庞和泥土,尼亚抽着鼻子发出呜咽,试图以认败让丹尼松懈一丝力气好趁机反攻。
“来吧,好兄弟——我不会让你痛苦的。你会发现这是种舒服的感觉,真的……”丹尼用力扣紧尼亚的双腕在他背上猛地低头咬住他的脖子,在尼亚痛苦异常的叫声中拼命吮吸他的血液。“我不是吸血鬼……”他喃喃着,“我只是渴望你的血,尼亚……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你会喜欢的。我知道,你会喜欢……很快就没事了,一切马上就会结束……”
“放开……啊!丹尼……”尼亚嘶喊着。“你真的要我死吗……”
“当然尼亚、当然!我在等你,我一直都在等你……”丹尼的声音突然顿住。
“说——要我给你脑袋来个窟窿还是心脏?要不就在你那肮脏的嘴巴里,怎么样?”寐罗冷冷开口,洞洞的枪口对准丹尼充满敌意和憎恨的眼睛。“选择一个,杂种。”
“你的嘴巴,小子。”丹尼轻蔑地回答,抓住尼亚从地上一跃而起看着寐罗。
“放开他。”寐罗逼进两步。
“你做梦。”丹尼冷笑,继而抓紧尼亚。尼亚沉重的头摔在他的肩上,他一把伸手揽住尼亚已经轻微瘫软的身体微微后退,朝寐罗做出『你给我去死』的表情。
“我再说一遍,放开他。——你是警官,知道子弹这种东西不长眼睛。”
“没错,但以你现在的速度打不到我。”丹尼摆摆头,“我很熟悉子弹会以什么速度往哪个方向去——以你玩枪的本事还不足以挑衅我,混蛋。别以为这个地球是围着你转的。”
“你他妈的少给我废话!”寐罗话音未落,子弹已经出膛。而他却看着丹尼稍微侧身就躲过了那枚射出的银光,继而朝自己露出无比愉悦的微笑。“我说的什么,小子?”他笑着,抓紧尼亚的腰侧后退出很远把那个已经半昏迷的男人放在地上。“好吧,我陪你玩会儿。”
“嘿,求之不得。”寐罗的脸上扬起更加灿烂的微笑。“我来陪你这目中无人的傻瓜。”
“你他妈的……”丹尼的脸突然出现在寐罗面前不到两公分近处。“才是傻瓜。”

尼亚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寐罗和丹尼在地上滚成一团。他还从没见过寐罗这么卖力的厮打——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厮打,绝非以往那样唰唰两颗子弹解决问题。
而看起来情况不那么乐观的是寐罗处于下风。他知道丹尼很强,或许他的强与寐罗差不多算是势均力敌但在寐罗受伤的情况下势均力敌就演变成了绝对性的处于劣势……
他困难地动了动手臂,牵扯着脖子上的伤口,那里传来剧痛,并且还在不断地渗出鲜血。尼亚喘息着支撑起身体朝那把被打飞的枪一步一爬地蹭过去,寐罗的怒吼和丹尼的咆哮在他耳边交织成诡异的狂风暴雨。该死。他看到寐罗的手臂上又被红色浸染,伤口一定裂开了。
“寐罗,躲开!”他大吼到,抓紧手里的枪微微颤抖着对准那两个身影。
丹尼的脸上出现难以名状的狰狞表情。“你要干掉我?!”他怒喊着,“尼亚!你他妈的真要那么做吗?!……你真的会开枪……”他猛地弹起身体,却没能躲开擦过去的一枚子弹。子弹穿过他的小腿,那里迅速一片焦继而蔓延到大腿上,丹尼顿时神情暴怒。
“丹尼,你消失吧。”尼亚哽咽着答到。“可……我和你一直会是好兄弟……”
“FUCK!少他妈的跟我说那些废话尼亚!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尼亚看到丹尼发狂的眼睛在他面前,手臂脱臼的痛感几乎在同时出现,伴随着后面一声刺耳的枪响。丹尼的表情有些发怔,似乎没有想到尼亚会推开他——从寐罗枪管里射出的东西直接打中尼亚的心口位置,他的表情已经不能单纯用痛苦来形容。
“……可是,我不放你走。”丹尼轻声说到,突然消失在尼亚面前。
“妈的,他逃了!”寐罗气急败坏地叫喊着,“别他妈的这种时候大发你的慈悲心肠!!”他狂奔过来抓住要倒下去的尼亚。“你少给我装死——里面是盐!是盐!!嘿,尼亚……”
尼亚看着那双溢满怒火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慌张,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力气。从寐罗有力的手传来的温暖感觉让他平静下来,然后眼睛一闭心安理得地昏了过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16:54)|【NM】邪惡定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