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邪惡定論
> 【NM】邪恶定论 07
I've been hanging round all the places you haunt
spying on your friends to find out what you want
drinking from the glass that you left on the bar
follow you around driving home in your car……
尼亚在一阵轻声哼唱中睁开眼睛。身边是陌生的一切,不是他的公寓。
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巧克力甜味,混杂着咖啡香气和淡淡的烟草味道。从他躺着的位置可以看到正对着卧室的客厅里那个在餐桌前晃悠的身影。寐罗没有穿他的紧身衣,而是换了一套松松垮垮的衣裤——当然,还是色的。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在那里忙忙碌碌,不时地抬起光着的脚蹭蹭另外一边卷起的裤腿,脚底沾满了不知道几天没打扫过的地板上的灰尘。
——真是邋遢到家的一个男人。尼亚无声地叹了口气。看来一个猎鬼者的生活实在没什么可窥探的。最多他只能挖掘到一个比常人更懒散更不着调的家伙。
no one else can love you like i do
feel it when i'm creepinp up on you
i know that it wouldn't be right if i stayed all night
just to peep in on you creepinp up on you……
寐罗还在那里浑然不觉地自我陶醉着,被他哼得不知道调子跑到哪儿去的歌听在尼亚耳朵里居然动听得不可救药。他躺在那里看着寐罗哼着忙着,无端地冒出就这么一直躺下去直到躺死也不错的想法。抱着一种纯粹欣赏的态度,他凝视着那个身影,半天没发出一丝声音。
yeah cause no one else can love you no
no one else should touch you
no one else can love you
touch you love you be with you no……WOO!
被最后一声明显不像是歌词的声音从脱离现实的想法中惊醒,尼亚连忙把注意力集中到不远处大睁着的一双色瞳孔上——他看到寐罗正表情怪异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你什么时候醒来的?!”那个男人问道,“干吗这么盯着我??”
“……我刚醒来。”尼亚回答,“我只是想观察你在干什么。”
“哦,弄点吃的。你不饿吗?”寐罗耸耸肩,转过身去继续忙他的。“伤怎么样?”
尼亚试着动了动手臂,痛楚已经减轻了很多。他想起那时候被丹尼用力扭紧弄到脱臼的一下,由于脑袋的意识全部集中在当时紧迫万分的境地竟没觉出疼痛。他又伸手摸摸脖子,仍然可以摸到突出的伤口——丹尼那一口狠极了……尼亚忍不住轻轻倒吸了口冷气。
“还在痛?”寐罗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回来后就快给你上了药。”
“回来后?”尼亚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你没随身携带药品吗?”
“我醒来时发现你和仪表还有枪都不见了——哪还来得及想那么多?”寐罗皱眉抱怨到,“你怎么不叫我?光以为凭你那点小本事就能解决这些杂碎了吗?!你还差的远呢!”
尼亚默不作声地听着,缩回手对着它发呆。“……这是什么?”他看着手上一抹明显不像血迹也不像药液的褐色痕迹,低头嗅了嗅——天杀的巧克力味。“巧克力??”
“呃?”寐罗端着一只托盘走进来,放在尼亚身边,里面是冒着热气的咖啡和三明治。“噢。这个……”他满不在乎地笑笑,端起咖啡杯子递给尼亚。“我给你临时采取了点紧急救助——你知道被鬼咬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我又没带着药……”
“紧急救助?”尼亚无意识地重复一遍,有些摸不到头脑。“……什么意思??”
“得啦你问那么多干吗——反正我给你治好了伤你就谢天谢地去吧!”
“可是巧克力怎么跑到脖子上来的?”尼亚仍然想不明白。隔了几秒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寐罗,“你不会用巧克力当药给我涂在伤口上了吧?别告诉我那东西还能止血??”
“啧,你这个白痴废话真多……”寐罗一脸不爽地皱紧眉头,“所谓紧急救助就是用舔的,明白?你总该知道人的唾液是能消毒的吧——那很有效又方便还不耽误事!”
“……舔……”尼亚差点把刚喝进去的咖啡全吐出来。“你……居然用舔的……”
“及时药品。超级有效。”寐罗毫不在意地笑笑,“我经常这么给自己临时处理。”他拿起托盘里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下去,口齿不清地加上一句,“在舌头能力所及的情况下。”
尼亚看了他一会儿,不可理喻地摇摇头,抿了口咖啡。味道不错。他重新打量一番房间,里面尽被一些看起来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塞满。各种模样古怪的探测仪,大约十几把大大小小型号各异的手枪或猎枪,散落在地板上活像不值钱的豌豆一样的子弹,银制品,用来融化银制品的锅——尼亚忍不住看了一眼咖啡里面是否有银,盐块,十字架和圣经还有咒符一类的东西,一台相当棒的笔记本,一部数码相机和一部传真机。真有点电影里超级侦探的行头。
他收回目光,停留在寐罗的脸上。那个男人正跟随着尼亚的眼睛四处打量。“怎么,这有趣吗?”他笑着问他,“我一早让你来我的公寓作客。”
“是好奇。”尼亚回答。“你做这个很久了?那么学业呢?”
“学业?……高中毕业。”寐罗摇晃着杯子,“我刚十三岁就被我老爸逼着拿枪去跟那鬼东西较量——噢你真是无法想象的当时我心里有多恐惧!那家伙就像一堵墙那么高……”
“那么你遇到过其他的猎鬼者吗?”尼亚又问。“我想或许不会只有你一个。”
“是的我也这么想——但事实上就是我一个。我没遇到过其他人。”
“你会一直就这么下去?”尼亚有些难以想象这样的日子永无尽头将会是什么滋味。
“当然,不然你以为会怎样?”寐罗耸肩,“抓鬼——这和你们警察抓小偷一个道理,小偷永远抓不完,所以警察永远要抓下去——所以,警察永远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喔……没错。”尼亚点头表示赞同。他也很厌烦抓小偷,可想而知寐罗的心情不见得会灿烂到什么地方——尽管那个男人总是带着一脸活像天天被金块砸到头一样的没心没肺的笑容。如果换作是他从小就被赋予这种该死的命运又该如何?尼亚不知道。或许他会强烈地抗议,他会不顾一切地挣脱这样的桎梏去考取大学然后极力摆脱这一切……而寐罗却选择从事这个。不管他是否喜欢。这是什么?责任感?使命感??……真可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寐罗看着他的眼睛。“要是你在接到大学通知书后的某天晚上在家里发现你爸妈横尸于面前——就那么鲜活刺激地损坏着你大脑神经时,你就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过去一切愚蠢的想法。当然我可不是什么伟大的人,也不是为了要拯救这个世界还是怎么样……我他妈的就是看着那群杂碎在这里祸害人间不顺眼——这群该死的混帐烂鬼!!”
这真是慷慨激昂的一番陈词——如果你忽略掉那个男人怒气冲冲地咬着巧克力仿佛那就是杀害他父母的罪大恶极的凶手或者危害人间的种种杂碎一样的愤怒表情。他发狠般地咬着它,用力咀嚼,然后咽下。尼亚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喉结滑动,甚至可以感觉到巧克力浆涌入胃部时那股粘腻而浓稠的感觉。……换个比较破坏气氛的词,就像稠血一样。
“我说,你光看着我干吗??不吃东西吗?”寐罗不耐烦地嚷嚷到。
“哦,好的。……谢谢。”尼亚支吾着拿起他那个三明治,看也没看地一口咬了下去。上帝——又是天杀的巧克力味道。他保持嘴里那块咬下去的东西,皱着眉去看手里那个男人刚才忙碌了半天的杰作——两层薄薄的面包片中间是一层超级浓厚的(他一年都不会吃掉这么多的)巧克力酱。并且巧克力酱的味道非常纯正,这就意味着它的甜腻度足以让人发疯。
“你不喜欢?”寐罗含着满口的巧克力问到,“我还特意给你少放了……啊对了我也给你加了点花生酱——”他窃窃私语地咕哝着,“你没感觉到吗?……大概我放得有点少。”
“你一直就吃这个东西?”尼亚难以置信的目光在寐罗身上来回探查。“居然没死人?”
“你他妈的才会吃三明治吃死啊!!”寐罗瞪起他邪恶的大眼睛。“白吃还废话!!”
“改天我要告诉你什么才叫真正的三明治——真正的适合人类食用的三明治——你这个叫巧克力酱夹面包。”用『面包夹巧克力酱』来形容都会扭曲这个东西的实际意义。
面对难以下咽的食物,尼亚鼓了半天勇气才皱紧眉头开始咀嚼。他看到寐罗睁大的色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自己,活像在等待夸奖一样。“……还好。”他极力展露一丝笑意,“我还能凑合容忍它……”三明治突然被那个男人劈手夺走。他愕然看着他。“怎么?”
“就像咽毒药一样——你还是算了吧。”寐罗气鼓鼓地抱怨,“别浪费我的手艺和美食。”
尼亚无奈地撇了撇嘴角,看着寐罗津津有味地消灭自己的巧克力酱夹面包。前提是在他刚刚解决掉比这更恐怖的一个外加一大块巧克力之后,尼亚看得胃部都代他难受起来。“真的……不会死人吗??”他喝了两口咖啡冲淡口里的味道,一丝甘苦冲散开那股甜腻。
“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寐罗吼到,“你看我那里缺胳膊少腿还是智力有差了??”
他因为愤怒而睁得滚圆的眼睛。跟随着动作而晃动的柔顺金发。结实有力的手臂和骨节粗大的手指。从领口处露出的小麦色肌肤。肌理紧凑且线条流畅的腰腹、长腿……还有脏兮兮的光脚。尼亚的眼睛顺着寐罗每一处突出的特点来回浏览一番,回到他仍然在喋喋不休的嘴巴上。残留着巧克力褐色痕迹的嘴角。这一切造就了神奇的猎鬼者寐罗。
神奇的疯狂热爱着巧克力的猎鬼者寐罗。
神奇的疯狂热爱着巧克力和说脏话的猎鬼者寐罗。
神奇的疯狂热爱着巧克力和说脏话并且生活邋遢的猎鬼者寐罗。
神奇的疯狂热爱着巧克力和说脏话并且生活邋遢不修边幅的猎鬼者寐罗。
神奇的……
“你他妈的脑子到底在什么地方?!”寐罗在他耳边吼到,打断了尼亚心里汇集着其他关于『神奇』这个神奇的词语的精要概括和深入理解。“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你刚才说话了?”尼亚愣愣看着他。“你说的什么?”
寐罗脸上涌动着一丝丝因为情绪流窜而起伏不定的怒火。“我说你去给自己弄个所谓的真正适合人类食用的三明治去!!……真他妈的见鬼了,你也被鬼附身了吗?!”他边往嘴里奋力塞着巧克力三明治边伸出手臂一把把尼亚从床上揪起来朝床下扔去,那架势就像如果不是因为尼亚受伤的话还会毫不犹豫地在他后腰上加上一脚——带着满地灰尘的愤怒的一脚。
神奇的……连发怒也性感得一塌糊涂的猎鬼者寐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16:53)|【NM】邪惡定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