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邪恶定论 08> 因為愛II【NM】邪惡定論
> 【NM】邪恶定论 08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而后的时间在两个人不辞辛苦的填补冰箱空缺中度过。
经过对寐罗公寓里那个所谓的『厨房』的空间进行过一番彻底搜索,并准确得到那里面除了巧克力和巧克力酱什么都没有的结论之后,尼亚毫不犹豫地抓着寐罗去洗劫最近的便利商店。在那里,寐罗翻遍了皱巴巴的全身上下每个衣兜却连一半的东西钱都凑不齐。
“这就是一个月领着十七份救济金的富翁生活??”尼亚用自己的钱补上余额。
“好了,你不要总是拿那些说辞来扰乱我的脑袋!”寐罗颇为不满地嘟囔着,“我领着那么多钱是因为有大笔开支要付——你以为我房间里的那些东西都是地摊上的便宜货吗?!”
“我倒是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么健康的身体是打哪儿来的——”
“这叫作上天的恩赐,白痴!就算你再吃几十个人类食用的三明治也比不上我消灭一块巧克力所能得到的超级能量。巧克力对我而言就是一切力量的来源之所在。”
“能把这种可笑的谬论说得有理有据真实可信还真不愧是寐罗。”
“你他妈的少给我废话!!……喔沉死了你这个混蛋!你到底买了多少东西?!”

虽然对尼亚抱着极为不屑的表情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男人从容不迫地忙碌于『人类食物』,寐罗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当尼亚从烤箱里端出散发着阵阵热气和浓厚CHEESE香味诱人到简直可以杀人的佛罗伦萨PIZZA时,寐罗的大脑几乎处于当机状态。他的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被放到一旁的托盘,然后转回目光,看着尼亚开始准备蔬菜沙拉。
“这、这个……是什么?”他结结巴巴地问。手指指向一旁红红黄黄透明的东西。
“布丁。”尼亚简单地答到,“芒果和樱桃布丁。”
“喔……”寐罗再次咽了口口水,低声哼哼着。“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只是很普通的正常人类食物而已。”尼亚说,“这实在没什么可奇怪的。”
“喔……”寐罗走到一旁的餐桌坐下,趴在桌上盯着面前那盘同样无敌诱人的煎蛋卷,肚子不由得跟着抗议般地咕噜一声。随后其他食物陆续被一样样端上桌,寐罗瞪大眼睛看着那顿对于自己这样一个常常食不果腹的家伙来说太过刺激的丰盛大餐。“好棒……”
“你的在这里。”尼亚在他对面坐下,然后把一旁装着超级巧克力三明治的盘子端过来递给寐罗。“我给你加了很多巧克力酱——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为——为什么??”寐罗愤怒地问到,“我不认为你一个人可以把这些全消灭掉!”
“我只是借用一下你的厨房而已。吃不完我会带走的。”尼亚回答,然后切开PIZZA给自己的盘子里放了很大一块进去,他吃了一口,脸上露出满意而享受的表情——同时也是极度挑战着对面那个男人忍耐极限的混帐表情。“稍微……口味重了一点。”他咕哝着。
“这是我的公寓、我的厨房、我花钱买的东西!我有权力享受!!”寐罗抓起刀叉照准更大的一块下手,在碰到之前他被尼亚的刀子轻易挡住,“巧克力不是你的能量来源吗?”
“……我……我随便说说你也信吗?!你脑袋是什么做的??”
“呃,我以为你根本不屑于我这种只能喂食普通人类的垃圾。”尼亚好笑地看着寐罗,对方脸上一副要端着冲锋枪把面前一切连带尼亚狂扫到手酸的表情。“好了寐罗,请吧。”
寐罗的欢天喜地并非一般言语所能形容。尼亚猜测就算把他自从猎鬼以来所有的战果全部堆在面前叠成山让众人瞩目并感叹着『寐罗真是太伟大了』这样令人极度忘乎所以的赞美词也比不上此刻寐罗面前盘子里的食物更让他心花怒放。现在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每次寐罗在外面用餐时都会像打仗一样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并且吃相比非洲难民还难民——那个男人根本就不会喂自己,除了动手做几个甜得吓死人的巧克力酱夹面包。
相反尼亚根本没吃多少东西,整个过程他只是看着寐罗在某种类似于『时间就是速度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他妈的一切的一切』的超级观念指引下以最恐怖的速度最精确的角度最干脆的手法最强硬的态度把面前能够塞到嘴里的所有食物都席卷一空。
当叉子终于自寐罗手里满意地滑落到盘子上发出清脆的当啷一声,尼亚不由自主地跟着那个男人松了口气。总算……他没被噎死也没被呛死更没被撑死。堪称奇迹。
神奇的……连奋战食物都让人感到如此充满魅力到不可救药的猎鬼者寐罗。

但是尼亚没时间浪费在感叹寐罗的神奇到底可以延伸到什么地方,当他轻微地转过头而引起一阵颈部不适的时候,原本已经放松的心情突然间消失了大半。他伸手摸着那个伤口,沉默不语。显然丹尼的问题还没解决,而他一定会再来找他的。
尼亚觉得那真的不像丹尼——虽然那个鬼魂明明白白就是那个男人。
“喂,在想什么?”寐罗伸出手在神游的男人面前晃晃,“尼亚?”
“呃,没什么……”尼亚叹了口气,“我在……想丹尼。”
“你那个同伴吗?他已经是半个恶鬼了,你不必太在意他说的话。”寐罗连忙安慰到,现在他能做的似乎只有这个,况且不知道丹尼此刻到底在什么地方晃荡。“他死去后很容易就被那幢房子里残存的咒念意识控制住,不可能再是你过去的那个好友。你要搞清楚。”
“可是他到底要……他真的要我死吗?”尼亚困扰地皱紧眉头。“或许对他来说这一切真的不公平。我本来是该和他一起死的,可却被偶然路过的你救了。没错这纯属意外……”
“他要你死,你他妈的就真去死吗?!”寐罗挑起眉毛,“你脑袋生锈了??”
“丹尼非常恨你。”尼亚突然又说,“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他非常恨你。”
“这是自然——鬼可能不恨猎鬼者吗?!我也恨它们!”寐罗大咧咧地说到,然后他抬头看了眼时间,“已经天亮了,尼亚。今天你最好别去工作——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别再想那个该死的鬼魂,如果你见了他就干干脆脆给他来颗子弹。没什么好犹豫的。他早不是丹尼了——听到没有?!别他妈的乱发你的慈悲心肠!今天要不是盐块的话你早没命了!!”
尼亚碰碰自己心口的位置,那里仍然在隐隐作痛。不止是被盐打中的关系。
“不,我还是去工作吧——刚才不是睡过了吗。”他站起身,“谢谢你,寐罗。”
“不行。”寐罗一把抓住尼亚的手腕。“今天你无论如何不能去工作——跟我在一起,尼亚。我打赌丹尼很快会再回来,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别跟我狡辩,这是事实。”
“可是……”
“没有可是。”寐罗打了个哈欠,起来朝浴室走去。“我去洗个澡然后睡觉。你也一样。”他抬手懒洋洋地指了下壁橱方向,“那里有干净的衣服,你拿两件换上。”

一直紧绷的神经因为过于舒适的热水浴而猛地松缓下来。当尼亚穿着干净而柔软的衣服坐在卧室里喝着热巧克力的时候,倦意在瞬间便汹涌地泛了上来。他极力眨着眼睛想要自己保持一丝清醒,眼前寐罗的身影晃来晃去却越来越不真实。
“尼亚?”寐罗回头看了眼已经睁不开眼睛的男人,“睡吧。”
尼亚模糊地嗯了一声,放下杯子躺下去拉过毯子裹好,然后闭上眼睛。真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的脑袋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如果能够回到过去的一切该多好。没有恶鬼,没有灵异,没有现在的一切和丹尼的死。他们仍然像过去那样一起搭档,去办数不清的案子——成功失败都不一定,却总是充满干劲和乐趣的。他喜欢这个职业,丹尼也是。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第一天当上警官时举手宣誓的那一幕,丹尼站在他旁边,并肩而立。可现在他不在他的身边,永远也不再可能。最糟糕的是他现在被一个叫做丹尼的恶鬼缠身,而他却真的为此而感到自己的罪恶和愧疚——如果这些都不存在多好。如果那天他们没有接这个任务,如果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呃。如果他也没有和寐罗遇到……
他感觉到寐罗在他的身边躺下来,床适当地深陷下去一些,承载着两个男人的重量。
如果没有遇到寐罗,那么他现在可能也是鬼魂一个——跟丹尼一样。那样是不是更好?至少……至少不会让他总是充满愧疚和悲伤。尤其在听到丹尼那么急切地跟他宣布『我们说过做什么都要一起的!而你现在却抛弃我……你的脑袋里都他妈的是那个猎鬼者……』
他的脑袋里都是寐罗??……呃,丹尼一定是不正常了。他为什么还要计较这些?!尼亚想着那个男人悲愤交加的眼神,竟然难以理解那种感情到底应该称之为什么。……嫉妒?怨恨?无奈?抑或诅咒??他不能准确描述,却感到自己真的无法面对那样的丹尼。
寐罗,你可以帮我摆脱这样的困扰吗??……可我不真的想伤害那个男人……
寐罗,帮帮我。寐罗。只有你能。
尼亚深深地叹了口气。寐罗已经比他更快地沉入睡眠,他侧耳倾听着他均的呼吸声,嗅到一丝轻微的巧克力味道。这种味道甜腻过头,却在此刻让他无比安心,甚至像是在这样熟悉而令人放松的气息里,他才能平静下来,才能闭上眼睛安然睡去。
然而当尼亚终于快要睡着,另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丹尼那张脸孔带着他所熟悉的神情出现在他面前。尼亚大吃一惊,顿时困意全消。他坐起来本能地朝检测仪方向投过目光,发现那个机器已经被彻底损坏了。“……丹尼?!你……”
“嘘。尼亚。”丹尼轻声说,“我只是来跟你说几句话。相信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16:52)|【NM】邪惡定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