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NM】邪惡定論
> 【NM】邪恶定论 21
寐罗觉得自己还不如被一刀捅死算了。那个过分的吸血鬼就像猫玩耗子一样把他拎起来等着他有点力气朝自己袭击时再猛地一拳揍过去。确切地说寐罗现在就活脱脱是这个混蛋的活沙袋——他真希望这恶鬼快点厌了这游戏给他个痛快也好。
“你没有力气了吗,寐罗?”吸血鬼笑嘻嘻地看着他,“怎么头也抬不起来了?”
寐罗哼都懒得哼一声。他干吗要费力气让那混帐更得意?!让他听着他气若游丝奄奄一息的声音一定都他妈的爽死他了……寐罗冷冷看着眼前已经模糊不清的影像,那个吸血鬼像是无趣般地勾勾唇角发出一声冷哼,“真没意思啊——我看也差不多了吧,寐罗?”他等了一会儿,直到远处传来重型货车那出奇巨大的声音才满意地笑了。“再见……寐罗。”
寐罗觉得自己像个轻飘飘软绵绵的布娃娃一样被丢了出去。他勉强睁开眼睛透过不断滑过眼睑的鲜血在一片红色视线里看着那朝自己疾驰过来的大型物体。『靠……一定要被老爸打爆头——就这么窝囊地死在货车底下。』他自嘲地想着,『早知道我他妈的才不管那混蛋死活——看吧这就是多管闲事同情心泛滥的下场不但赔个人进去连这条说不上值钱至少也有点意义的贱命都赔了个干干净净——而那白痴最多只会跟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说到我他妈的忍无可忍从坟里爬出来警告他你再说对不起老子就会把你扁到坟里为止……』温热的东西不断沿着脸颊滑下去。他不知道那是鲜血还是眼泪反正是他妈的什么也都不重要。
OK以后再不用拿巧克力酱夹面包果腹再不用带着满身血腥臭汗就倒在床上睡个昏天地再不用端着猎枪挥着刀棍去卖命厮杀只为了不让老爸嘲笑他没用再不用一天到晚只要不他妈的猎鬼就没完没了超没出息地想着那个混帐男人再不用不好意思承认其实很想再他妈的被那个混蛋狠狠狠狠抱一次也想跟他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天天就是滚床单……
“靠……尼亚……”寐罗嘶哑着嗓子哭了出来。
他闭上眼睛等着被那辆已经只有几米远的重型货车过来轰隆隆一声压个粉身碎骨然后就一切全他妈的GAME OVER。然而在货车把他变成平面招贴画之前寐罗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某个几乎是朝着货车迎面狂奔过来的身影以超级恐怖的巨大力气一把提起来抱在怀里然后以快得吓死鬼的速度从货车上直接踩了过去……靠,他这么快就他妈的见鬼了啊!!
等到寐罗惊魂未定地喘息着看着那辆已经在自己身后几十米远的货车出神足足一分钟,才想起先该确认一下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地狱还是仍然在人间苟延残喘着……他掉转目光回到抱着自己的怀里——从熟悉的衬衫一点点上移——就像舍不得马上看个究竟而要慢慢享受这种挖掘喜悦的过程一样,目光从对方的锁骨沿着脖颈移上下巴最后是脸孔……
……确认完毕。结论一他还活着结论二他没变成平面画结论三那个救他的混蛋是……
尼亚低头凝视着他,很长时间没有任何语言也没有任何动作,就像个已经被雕塑成型的大理石雕像一样保持着紧紧横抱寐罗在怀里的姿势低头凝视着他——那副表情就算让寐罗相信这个白痴会他妈的这么呆呆站着看他看一辈子直到变成木乃伊或者活化石他都会眉毛不皱一皱眼睛不眨一眨地相信……他极力忽视掉尼亚眼里那种类似于失而复得的狂喜和感激,单纯认定那个白痴就是在因为自己终于能够他妈的知恩图报一次而自鸣得意罢了……
“啊哈——碰到有趣的事了……”一直好整以暇地站在贵宾席旁观这场精彩演出的男人发出嘲弄而兴奋的笑声,“瞧瞧我看到了什么?!一个我的同类——救了我们的敌人!哇哦这真他妈的没什么比这事更好笑了!!小家伙我可真不想承认你居然是Eric的后裔……”
寐罗和尼亚的目光同时投向一旁冷嘲热讽的男人。
沉默了片刻,尼亚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抱着寐罗转身走开,留下后面一脸愕然的鬼。继而他听到一阵轻而有力的步伐没有丝毫犹豫地紧跟上来,尼亚想也没想同样开始提速狂奔。他紧紧抱着寐罗用尽全力奔跑,在城市里那些高大建筑物上面闪电般疯狂窜逃,而后面的身影也同样紧追不舍直到那个男人猛地一跃挡在尼亚前面。“你去哪里,孩子?”他灰色细长的眼睛轻蔑地看着他,“你要带着这个猎鬼者去什么地方??”
尼亚退了几步,再次被男人挡在身后堵住去路。
“你管不着。”他终于冷冷开口,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他。“让开。”
“你这个傻孩子——看来我真有该要好好教育教育你的必要。给你新生的是Eric,可你怀里这个家伙是宰了Eric的凶手就像杀害你父母的人而你却大大方方出手相救。”男人无奈地摇头,“Eric对你可真是疏于管教——他怎么能就这么随随便便让你当了他的后裔?!”
“这与我无关,是他自己的事。”尼亚再次朝其他方向退步。“也跟你无关。”
“喔?为什么跟我无关??”男人耸耸肩笑到,“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清除他。”他的眼睛扫过不住喘息的寐罗,“除非——我死。”他朝尼亚眨了眨眼睛,“就这样。”
尼亚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那么,只能你死。”他说。
“口出狂言。”男人皱眉看着他,“我并不想跟自己的同类动手,尤其不想和Eric的后裔过不去。要是你回到我们中间,我保证会代替他很好地照顾你。”
尼亚只是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当那个男人走近一些的时候就后退几步。他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眼睛紧紧盯着对方每一丝眼神变化每一个细微动作,手臂仍然抱紧寐罗。
“你——不放下他吗?”男人奇怪地偏头,“还是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尼亚猛地侧身躲过那个男人的突然袭击。接连躲过几下凶狠致命的拳头,他转身又躲过横扫过来的一脚。寐罗看着这个男人只是竭尽全力躲开每一次攻击却根本不去反击,顿时气涌上头几乎要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是准备玩一辈子老鹰捉小鸡啊,靠!!可是他看看尼亚紧抱着自己的双臂又哑口无言——可他不是还有腿吗难道他妈的这个白痴只会玩过肩摔?!……不过他没力气跟尼亚咆哮,他自己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濒临挂的边缘还去管他干吗。
尼亚抱着寐罗不动声色地和那个男人周旋许久直到对方开始忍无可忍神情暴怒,突然再次转身开始新一轮的逃跑。他低头看了一眼寐罗充满不屑和鄙夷的目光毫不在意地轻扯了下嘴角。“我打不过他。”他坦然承认,“和他较量的话我连平手都做不到。”
“OK……那你他妈的就准备这么抱着我跑上一辈子吗?!”寐罗嘲讽。
“为什么不?”尼亚回答,“我就这么抱着你跑到世界尽头又能怎样。”
“靠,你倒是试试——”寐罗想要瞪起眼睛,整张脸却已肿得没有表情。
他心里突然又觉得尼亚说得也不差好吧就这么被这个该死的混蛋抱着跑跑跑跑跑他个天昏地暗万物皆空他们两个就是以光速穿梭在宇宙里的两粒微子又有他妈的什么不好……这想法的确令人心醉神迷但纯粹是痴心妄想——身后还跟着那个紧追不舍的杂碎肆意破坏掉浪漫无比的幻想算了他现在不去想那个该死的混帐任凭自己一颗半梦半醒的脑袋前所未有地充分喷发想象力——又或者他们是两个红透半边天赚尽少女泪每次出门都会引起世界级轰动的超级好莱坞明星现在正携手合作某个爆吸引眼球的奥斯卡大片而就在这默契无比刺激互动的合作中擦出了叉叉叉的火花然后在镁光灯远离他们的时候两个人在暗地里接个吻拥个抱做个爱喔真他妈的爽死了——可寐罗一睁眼看到他还在尼亚怀里配合上演着人鬼逃命戏顿时就感觉到什么叫做所谓的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或者十有九点九。
“尼亚,你怎么了?”他突然觉得尼亚的手臂变得僵硬,忙把自己从天堂梦幻中拼命拉回思绪。抬头看向那个男人,尼亚的脸上是令他困惑的眼泪。
“没什么……”尼亚模糊不清地回答一句,“抓牢,寐罗。”他命令般地说到,突然折身冲进路边小巷朝角落里喝得醉醺醺的家伙猛冲过去。寐罗感觉到自己身体一空的同时急忙勾紧尼亚的脖子。他看到尼亚猛地一手提起那个醉鬼的衣领顺着他的脊椎骨准确摸到第五块骨头狠命一折那家伙哼也没哼一声即刻毙命。“我不能碰他的血,你来。”尼亚低声说到。
寐罗张大嘴巴——他根本想不到事情会是这样。尼亚就那么在他眼前干脆利落鲜活生动地杀掉一个人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难道不是人类就真的可以那么坦然面对死亡了吗?!情况紧急让寐罗没时间想太多。他翻出匕首割开那人的手臂,把鲜血涂抹在尼亚递过来的子弹上,迅速推入枪杆上膛拉开保险。“准备好了。”他说,同时举起手臂瞄准追来的人影。
尼亚的办法虽然残忍果断却救了他们两个的命。
看着那只刚刚还在对他们不屑一顾冷嘲热讽的吸血鬼痛苦不堪在地上翻滚挣扎,寐罗却觉不出丝毫因死里逃生而产生的万分侥幸和巨大喜悦。慢慢地,男人终于一动不动趴在那里断了气。他站在那里木然地看着,全然没听到身后一步步远离自己的脚步声。
“……尼亚?”终于寐罗从那持续的呆滞中缓过神来,他回过头去寻找,却只看到地上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尼亚的身影早已不知何时又消失在何处。
寐罗轻轻咂了下嘴唇,里面泛出浓郁的血腥味道——明明熟悉之极却第一次感到如此苦涩。或许不是苦涩,而是太多太多复杂得无法形容也难以说清的东西混在一起泛出的滋味。
手里的枪颓然掉在地上发出闷响,摔开的枪膛里滚出还沾着血的子弹。他像过去那样点了把火,看着面前两具尸体慢慢变得焦一团,心里默默为那个无名氏牺牲者做了个简易的祷告。寐罗知道该做些什么。虽然他心里混乱无比头脑却依然该死的清醒异常。
或许他刚才该从那他妈的出神里拼命拉回注意力放在某个溜之大吉的混蛋身上跟着他去他的新公寓看看那里到底比原来的住所好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换了新公寓也不邀请他去做个客。……可现在寐罗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还该不该去找尼亚。他真的不知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16:39)|【NM】邪惡定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