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89.jpg
因為愛IIスポンサー広告
> 【NM】邪恶定论 24> 因為愛II【NM】邪惡定論
> 【NM】邪恶定论 24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TOP↑
他感到五脏六腑难受得都要焚烧起来。在此之前尼亚没有会和寐罗做些什么的打算,根本完全一点都没有——甚至他都没想过会和寐罗面对面。而今晚的一切正像寐罗那时所说的『我们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结果就是他不仅见到了寐罗还和他做了半个晚上。
尼亚冲进房间拿起桌上半瓶血浆迫不及待地灌入口中。上帝。倘若几分钟内再无法保证饮到一滴血的话他会真会忍不住抛弃掉一切所谓的道良心随便抓个路人去咬他脖子——就像那次他毫不犹豫地牺牲一个无辜的醉鬼,那种时候的意识仿佛是被什么可怕的力量牢牢控制住一般,根本容不得他做任何缓冲或是退缩。他真的感觉到自己的邪恶。
而这种邪恶的本性,无论如何他不想再在寐罗面前流露一丝一毫。所以就让那个男人红了眼睛去怒不可遏地叫骂自己吧,即使那样也不能阻止他离开——否则他只能朝寐罗下手。他不知道如果和寐罗打这个商量的时候那个男人会是什么表情。但显然这事可与接个吻拥个抱做个爱完全不一样。何况他根本做不出咬住寐罗的脖子那种举动。
当然,也可能在他失控时会毫不奇怪地出现那种场景。
而那自然是尼亚绝不希望出现的一幕。他会恨自己——恨到要宰了自己。
接连又灌下两瓶血浆,尼亚才感觉好些。他感到身体有些乏重,或许是刚才做得太过激烈——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露出一丝滋味复杂的微笑。原先根本没有想到会和寐罗碰面,他只是觉得远远看着那个男人就够了。然而当寐罗打开窗朝他投来愤怒的目光并气势汹汹地吼着『敢走的话你死定了!!』的时候他突然觉得那个男人真的……很可爱。接下来的一切都出乎意料,而尼亚的表现不仅让寐罗也让他自己吃惊——他从不知道自己会有那样的一面。如此疯狂的饥渴的充满占有欲和掠夺欲的……甚至比丹尼所表现的还要可怕。
然而那一切冲动的情欲过后,当他沉寂下来,另一种比性更加恐怖的欲望开始噬咬他。他想饮血。上帝那种愿望一旦出现根本就无法抗拒每一分每一秒的拖延都是煎熬,如蚁附骨般的痛苦万分的煎熬。他试图借助亲吻寐罗来抵抗那强烈到让他头脑发昏甚至身体微微发抖的恐怖欲望。但挣扎却仿佛只能加速他的沦陷——他的嘴唇顺着寐罗的下巴滑上脖颈时几乎就要忍不住狠狠插入他的牙齿在那脆弱的皮肤里。上帝。他不能伤害寐罗——绝不能。
他不能在寐罗面前流露那样的一面。
他不能让寐罗知道自己是如此可怕。
他必须离开。唯一的仅有的理智告诉他如果再不离开一切很可能就会无法控制。而尼亚在离开之前还能表现地那样镇定和从容不迫让他自己也颇为吃惊——当他走出寐罗的公寓时几乎立刻溢出一声迫切的对于血液万分渴求的哀嚎。头脑里的所有意识都只被这一个想法牢牢占据,他渴望血液到几乎要疯掉的地步。……这就是吸血鬼的本性。
血浆使他急躁慌乱的神经慢慢平息下来。
他走到浴室,边脱衣服边对镜子里的自己发呆。他看到自己的嘴角挂着一丝张牙舞爪的红色血迹,不由得伸出舌尖去舔了舔——然后他发现他的舌头颜色更加恐怖。尼亚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般地朝镜子微微启开嘴唇。哦上帝。太可怕了。他第一次面对自己刚刚饮血过后的样子——那张被猩红充斥的口让尼亚的视觉和神经饱受冲击。
舌头。牙齿。上鄂。喉咙。触目所及他只能看到一片血腥。
尼亚闭上嘴巴困难地咽了口仍然腥气浓重的唾液。他只能感觉到甜美并且想要更多——或许这种感觉就像巧克力对于寐罗的诱惑一样,无法抵挡。而他该如何就以这样的自己去面对寐罗——在他们尽兴过后很煞风景地从他身边爬起来说『对不起我必须去补充血液』,然后在寐罗面前被那个男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如饥似渴地喝掉两瓶三瓶血浆。
如果寐罗也想到这些又会有什么感觉……尼亚烦躁不堪地停下手顿在那里发呆。变成吸血鬼不是他的错,可他已经摆脱不掉这样的事实。到底他和寐罗已经不一样了——即使从外表上看他仍然是个人类,并且他的内心也是非常人类化的。至少他还是个警官。至少他与寐罗一样在猎鬼。至少他仍然有着想要去爱并且希望得到爱的感情……但终究是不一样了。
尼亚沉默了好久,才强迫自己暂时忘掉这些不愉快的事情。至少……刚刚他有个美好的夜晚。有寐罗,有亲吻和亲热,有久违的弥漫着巧克力味道的公寓和那仍然带些灰尘的地板。他的衬衫滚得有点脏,但比起上次记忆中寐罗那双赤足似乎要好点。
如果他能留在那里陪着寐罗,在激情过后让那个男人以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心满意足地和他相拥而眠,没有什么比那再美好的事情了。或许转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仍然可以看到寐罗晃荡着给自己准备什么巧克力酱夹面包和咖啡的身影。他如此怀念。而现在他却只能擦擦有点红肿的眼睛回到卧室继续拿起寐罗的衬衫埋头深吻一番然后抱它入眠。
梦想永远与现实有着差距。并且是遥远的——无法改变的。
当尼亚呢喃着寐罗的名字入睡时,他只希望那个男人此刻不会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

寐罗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七窍生烟是种什么感觉。不管那个男人冷血到什么地步但在这里留下一晚也不会要了他的命。而他就那样坦然且从容不迫地在自己面前一丝不苟穿戴整齐,然后优雅步出房间——之前还不忘在他脸上留下一个以示亲爱的吻。
该死的他才不稀罕那个混蛋见了鬼的离别吻他也不需要他安慰自己什么还是任何表示爱意的动作就算抚摸脸庞的动作让寐罗有种他妈的莫名其妙的被珍惜的混帐感觉——靠!他想要他留下来,至少这个夜晚,至少此刻,至少只是让他靠着他舒舒服服地睡那么一会儿。
结果那个混蛋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干脆利落穿上衣服潇洒自如走了个干净。
……OK今晚走了以后就别他妈的想再进来!寐罗愤愤想着,用力抓起一个枕头想要朝那已经空荡荡的门口扔过去。然后他的动作陷入僵滞,对着那没有丝毫尼亚存在气息的地方发呆,到底他已经走了。而自己在这里怒气冲天歇斯底里的又是在干什么??……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这么愚蠢这么令人发指地为了某种混帐感情而他妈的都不像他自己了?!
寐罗扔下枕头,全身无力地在床上躺下来对着天花板出神。从那怒火中摆脱出来,他又陷入另一种因为身体泛出令人有点点难堪的疼痛而产生的愤怒。好吧尼亚大概只认为他带他来公寓就是因为楼下太他妈的冷了而不管怎么说公寓也要暖和点并且地板绝对比水泥舒服。就算是作为点回报——就算是作为他付出那么多(有多多?寐罗也搞不清楚)而给予些小小的回报而已他就不能多待那么一晚吗?!还是他急着在半夜时分去他妈的猎鬼??……
靠。尼亚那个混蛋——去死吧。

接连几天寐罗都没看到尼亚的影子。
他总是忍不住一遍遍去窗户那里张望,当然再也没见过预想里能够出现的身影。像那个晚上,修长挺拔地静立在下面,仰起头看着寐罗。那双眼睛,那张嘴唇,那样的表情和那么沉默的气息。寐罗每次想起都忍不住再去张望一次。
或许之前尼亚常常来『偷窥』而那次被他发现之后就他妈的销声匿迹了。混帐。
寐罗握紧拳头不知道在气愤什么,气愤自己还是气愤尼亚。他甚至花几天时间专心致志动手把那个灵异检测仪的灵敏度调高数十倍——唯恐不能检测出尼亚存在于他周围的气息。或者他干脆做个只他妈的适合尼亚专用的检测仪好了。否则带着这个玩意儿出去除了该死的总是嘀嘀嘀嘀鬼叫个不停让他心烦意乱恨不得一脚踩碎这破东西别无任何收获。
在一周过后,寐罗终于暂时稍微勉强放下他的架子在内心反复宣布确定『其实只是因为尼亚那白痴之前常常跑来罚站』这个自欺欺人的借口中硬着头皮去警署门口堵那个家伙。他站了一会儿,有点无聊,于是就在路边坐下来顺便从口袋里掏出巧克力。
阳光温暖得不象话。让他昏昏欲睡精神松懈。寐罗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想起自己似乎很久都没享受过这么好得不象话的阳光就感到一阵郁闷。OK……
或许他该试着改变一下生活方式,他老爸不在了。所以没人逼着他去拿起家伙干活——他有的是自由,干吗要自己逼迫自己去过那种自寻死路的日子。
他也可以做个正常人,如果某人也深以为然的话。
喔,这主意其实不赖。而且非常他妈的超级不赖。
他可以建议尼亚别再那么卖命工作,他们两个为什么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正正常常的做些他们想做的事——比如晒晒太阳兜兜风喝喝咖啡散散步——当然要是尼亚希望的话只是把活动地点圈在公寓里也未尝不可。没人逼着他们去猎鬼。没人威胁他们要必须去做什么。前提是也没人能阻止某些东西的产生和迅速蔓延直到一发而不可收拾再发而铺天盖地——他妈的他承认他爱上尼亚了。靠。他爱他。他爱他爱到要他妈的死了——就算死了也爱他。
寐罗耸耸肩,把巧克力纸随便团了团从脖子后面呈抛物线丢出去,然后又从口袋摸出烟盒叼了一根点上。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到底起因是什么。一切都发生得悄无声息不知不觉等到他在那个空虚而愤怒的夜晚独自对着天花板发了一晚的呆以后寐罗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跟那只混帐吸血鬼fall in love了。靠……真他妈的太糟糕了。糟透了。
在他因为把尼亚轰出去以后那长时间的杳无音信而不安,因为错过尼亚情况危急向自己求救而后悔,因为知道是自己的大发神经使得尼亚变成了吸血鬼而痛苦,因为那个晚上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尼亚是他妈的如此的帅而另一个晚上站在楼下默默凝望的尼亚又是如此该死的温柔而不可救药地陷进去了。或许现在他该揪着那个男人的衣领朝他怒吼之前他那个混帐答案是完全错误的——他救他不是要亲手害死他而是……去他妈的。是要爱他。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17(16:36)|【NM】邪惡定論コメント(0)トラックバック(0)TOP↑
名前:
コメントタイトル: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管理人だけに表示: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关于爱

Katt

Author:Katt

日志分类
最新日志
友情链接
站内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